第六百五十三章 一群狍子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2014第一天,给诸位作揖恭贺新禧!祝诸位大大,大吉大利,大红大紫,大富大贵,最后恳请诸位大慈大悲,赐一张开门第一票大发利市!感谢(稻草人)、大头yang、1949的开门赐票!)

    金泽滔倒是没想到柳鑫担心这个,说:“柳局长,其实你已经很强悍了,我刚参加工作时你才副局长,现在都副处,这才几年时间,还有什么还不满足的呢?”

    柳鑫圆瞪着眼睛说:“我记得你那时还是白身一个,现在都已经做到常务副市长,大哥,你让我以后怎么活?”

    柳立海劝说:“柳局,知足常乐嘛。”

    柳鑫没好气说:“你现在春风得意了,当然知足常乐,小敏现在什么身份,接触的人非富即贵,我若再不思进取,原地踏步几年,她心里还能有我的位置。”

    看起来,柳立海的提拔着实刺激得他不浅。

    金泽滔心里暗叹,若说柳鑫其他都好,就是功利心太强,正如曲县长的担心,柳鑫缺乏脚踏实地的耐心和克制**的心胸,一遇到大事就没有静气,容易急躁。

    金泽滔耐心说:“你做了常委好象也没多久吧,还是扎扎实实做几件实事,再等待机会。”

    柳鑫叹息说:“为什么你和你身边的人升迁就跟喝水似的,你说当我被明堂这小子超越时,小敏还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柳鑫外圆内方,表面精明,其实是个固执的人。想不通的事情容易钻牛角尖。这也是曲向东一直不看好他的原因。

    李明堂此时听到柳鑫居然担心被自己超越。心里不知是受宠还是受惊,连忙道:“柳局长,你也太看得起我了。”

    李良才听到柳鑫说到这里,心里暗自得意,嘴里却劝道:“柳局长,你跟谁比也不要跟金市长比,你这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你也不能跟金市长身边的人比,金市长做官有如神助。身边人跟着沾点光也很正常。”

    李良才不提还好,一提起,又刺激得柳鑫捶胸顿足说:“在西州时候,就因为一念之差,没跟着去越海大厦,眼睁睁和全国劳模失之交臂,你说我倒霉不倒霉?”

    大家都忍不住笑了,柳鑫这顿牢骚,大家也听他唠叨过多次,金泽滔因此得到姜书记和方省长的高度评价。他也因此被推荐为全国劳模,间接地成了他被提拔常务副市长的最大砝码。

    程真金出主意说:“柳局长。好象你当上常委还是金市长帮忙让你参与吕三娃案子才立的功,所以我建议啊,柳局长应该调南门工作,那才能近水楼台嘛,你看柳立海局长,现在多风光呵”

    柳鑫眼睛一亮,但看到正春风得意的柳立海,又黯然摇头,一山不容二虎,即使自己能过来,那置柳立海于何地。

    他倒不是没想过要调到南门,但金泽滔早就警告过他,如此急功近利,只怕曲向东和温重岳都不能容他。

    程真金一计不成,又出一计:“柳局长,按我说,你八字和浜海相冲,你瞧啊,浜海二个水,水生木是没错,可你的名字里只一根木,若要破这个局,就必须再添一木,找个高人,改个名字,或许就能一飞冲天。”

    李小娃和李聪明纷纷拍手叫好,两人都被金泽滔改过名字,对改名字有异乎寻常的热心,李聪明提议说:“要木还不简单,直接叫柳木,不就能一飞冲天了吗?”

    李小娃反驳说:“你这傻子,书都没读多少,柳木只有二个木,叫柳森怎么样,直接四个木。”

    李聪明哼哼说:“柳森怎么有柳森森的木头多?”

    李小娃直接傻眼,骂了一句傻子,悻悻扭转头不理李聪明了。

    金泽滔笑着摇头:“柳森森,怎么不是阴森森。”

    大家说笑了一阵,排遣了柳鑫心中的郁闷。

    柳鑫和赵向红这番赶到南门,却是带着公事来的,看到金泽滔也只是有感而发,倒不是专程来发牢骚。

    自吕三娃案发后,去年柳立海牵头开展打击非法集资高利贷专项治理活动,被永州公安处通报表扬。

    柳鑫专门前来问计,金泽滔提出了个南门浜海合作机制,后来被公安处刘石伟发扬光大,搞了个跨县市办案指挥合作机制。

    刘石伟还因此被董明华厅长点名参加公安部座谈会,专门介绍了这个经验。

    随着浜海经济的发展,各种经济领域的犯罪活动也多了起来,特别在新财政体制改革后,有关涉税案件也频繁起来。

    柳鑫名为合作,实是取经,南门从原来的刑侦大队里独立出经济侦查职能,专门成立了经侦科,柳鑫也是准备单独成立经侦科,并和南门在涉税案件侦查上开展合作。

    听到这里,金泽滔有些恍悟,分税制财政改革后,中央税和地方税体系正在逐渐构建,特别是增值税一般纳税人使用的都是增值税发票,作为购买方扣除增值税的凭证,它可以直接抵扣进项税额。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增值税发票的印制、购领和使用,甚至等同于货币。

    但由于刚实行增值税发票,无论是一般纳税人的认定,还是发票的购销和使用,都十分混乱,时有乱开票和乱抵扣的形象发生。

    兼之此时的发票都是手工填写复写纸开具,大头小尾,代开虚开的形象十分严重。

    增值税专用发票使用混乱,导致税款大量流失,直接影响到中央财政收入。

    中央看到这个问题,最高法院专门就《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惩治虚开、伪造和非法出售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的决定》作了司法解释,对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伪造专用发票罪及出售专用发票罪作了具体规定。

    解释规定,利用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实际抵扣税款或者骗取出口退税100万元以上的,属于骗取国家税款数额特别巨大,可以依法判处死刑。

    这是新税制改革后对打击专用发票犯罪最权威也是最厉害的司法解释。

    随后,国家税务总局及公安部专门联合发文,要求各地严打违法使用增值税发票行为。

    柳鑫要求和南门联合打击增值税专用发票犯罪行为,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进行的。

    除此之外,柳鑫到南门也顺带着想沾沾金泽滔的光,金泽滔亲自分管着税务工作,在税收管理及增值税专用发票监管上在永州最为健全,南门公安打击涉税犯罪方面也颇有成效。

    说到公事,两位柳局长认真起来,就在酒席上讨论起合作事宜,李良才等人不耐烦听他们商量公事,频频举杯和金市长干杯。

    李良才酒量不是太好,和金泽滔对饮,每次和金泽滔聚餐,开始还能顾着老脸,矜持一把。

    但当两杯黄汤下肚,就开始头脑发热,象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地冲在最前面,最后下场都千篇一律,走着进来,横着出去。

    每次都被嘲笑为不自量力,螳臂当车,但号称东源第一聪明人的李良才就是屡败屡战,乐此不疲。

    被人劝急了,就嚷嚷道:“你们懂个屁,现在咱还能隔三差五跟金市长喝上酒,再过两年,你瞧着,你哭着喊着想喝醉酒,都不定给你机会。”

    按照金市长一年一大步的升迁模式,再过两年,确实能达到一般人不能接触的高度,趁着现在还能跟金市长见面喝酒,不多醉几次,金市长能记得你是谁?

    不管李良才出于什么的用意,但确实,金泽滔和李良才喝酒都十分放得开,也很乐意看让他被抬着出去,不过才几杯,李良才开始絮絮叨叨,这是他开始醉酒的前兆。

    李良才说:“金市长,早些天我家明珠还打电话过来,你去京城接受中央首长接见的时候,还顺道看过我家丫头,这情份,我老李记在心里。”

    李良才似是感谢,实在炫耀,李小娃等人都不无嫉妒地看着李良才,不就金市长带便看了你家的闺女,用得上说了一遍又一遍,幸亏金市长已经名花有主,不然,还不吹到天上去啊。

    金泽滔有些不自然地连连谦虚,明珠这丫头是个早熟早惠的女孩,李良才几个孩子一律唤金泽滔为叔,唯独这丫头在念中学时坚持叫他哥。

    在京城试衣间里,李明珠如歌如诉的表白让金泽滔既感动又被动,怀春少女明珠的烦恼,也是金泽滔现在面对李良才最大的心障。

    一看到李良才,他就难免想到花蕾一般鲜艳的明珠姑娘,却是怎么也不能将两者用父女关系联系起来。

    李良才念叨完了闺女,又念叨起儿子,他说:“金市长,我家明堂就托付给金市长你了,要打要骂,金市长你就当自己亲侄子管教,这一回,明堂大难不死,还被方省长表扬,全是托了金市长你的福……”

    李良才酒醉得得厉害,说话却一点都不糊涂,一口一个金市长,说多有恭敬就有多恭敬,这象是醉酒的人正常的反应吗?精明如程真金等人都看糊涂了。

    一行人酒酣饭饱,离开包厢,下到底下大堂,却见陈喜贵等人正被酒店的服务员拦着起了争执。

    那个牛仔裤姑娘一张粉脸涨成粉红色,就象她的线头颜色,看到金泽滔等人下来,对着李小娃怒目而视,其他男女也都纷纷面露怒色。

    李小娃笑容可掬,道:“一群傻狍子!”(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