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四章 一臂之力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首日月票推荐票!感谢糖果绿艾、丫丫爹、junliu的月票!)

    金泽滔微微一笑,却原来陈喜贵吃好饭后,会钞的时候,陈喜贵一摸口袋,没带够现金,牛仔裤姑娘献宝似地将土瘪村长贡献出来的一沓钱交给服务员结账。

    结果,出来的时候被酒店工作人员以假钞付账拦住,双方由此发生争执,这个工作人员正是上次拦过陈喜贵一回的包厢服务员,因为工作认真负责,目前晋升收银员。

    小姑娘吵着吵着,眼泪就开始抛珠滚玉一般夺眶而出,边哭边大声说话,就仿佛她在同时做着两件事,哭泣丝毫不影响她说话的思路和频率。

    她哭诉道:“还亏你是南门的成功人士,每次都欺负我,上次明明被注销了签单资格,欺负我刚上班,不识你的真面目,差点让你蒙混过关。”

    小姑娘连珠炮似的诉说令陈喜贵几近无地自容,他恼怒小姑娘的直率和不留情面,就连他身边的男男女女看他的目光都有些异样。

    小姑娘不等陈喜贵应仗,文不加点,继续挖苦道:“如果不是我运气好,手脚快,在酒店门口截住了你,你就留个窟窿溜走了,我这一年不就帮你白干活了?”

    陈喜贵气得额头绽起的青筋直抽抽,小姑娘仍旧不给他下嘴的机会,道:“上回你签单的名字虽然不值钱,但好歹还是真的,这回你付的现钱好象很值钱。但全是假的。你这人还有没有良心。我做包厢服务员的时候,你逃单,我做收银了,你逃钱,你是不是看我好欺负,专门针对我来着。”

    小姑娘边哭,边麻利地数落着陈喜贵的不是,边擦着泪水。陈喜贵只觉得一股热血直冲脑门,眼一暗,差点没给当场气晕过去。

    好歹他陈喜贵也是有身份,有身价的商人,虽然落魄过,但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转眼间,他就东山再起,现在又重新活跃在永州地面。往来的都是有身份的人。

    就说身边这些年轻男女,就是打北边会州过来的富商子弟。专程来这里考察市场。

    陈喜贵自出了小春花事件后,众叛亲离,最后只好关闭了批发部了事。

    商贸系统年后也搞起了轻纺城,学着服装城的经营模式,依样画葫芦,在立项批准后,就开始在越海各地市搞起了密集的广告轰炸。

    陈喜贵走南闯北多年,做生意有些头脑,一咬牙,借着以经营皮鞋、眼镜等轻纺产品批零业为主的轻纺城即将招商的胆,他孤注一掷将所有积蓄投了下去置办了一家皮鞋厂,还真别说,皮鞋厂经几个月打拼就逐步打开了市场。

    会州是越海主要皮革集散地,一来二往,陈喜贵也和会州的厂商有了联系,今天这些年轻人过来考察轻纺商城,其中的牛仔裤姑娘就是他最近交上的女朋友。

    那边陈喜贵被收银小姑娘气得半死,这边牛仔裤被嘻皮笑脸的李小娃气个够呛。

    牛仔裤姑娘恼怒地推了推陈喜贵的胳膊说:“这些假钞就是这个土包子给的。”

    要说陈喜贵的这个女友还真不错,有钱有貌有家世,他也是费尽心机才终于抱得美人归,她什么都好,就是有点大大咧咧,玩世不恭,没有姑娘家的含蓄和矜持。

    其实陈喜贵有点自视太高,就这姑娘的条件,如果不是她离经叛道的性格,又怎么会和陈喜贵这样的离婚男人交往。

    陈喜贵心里恼怒,你作弄人家,难道还能冲上去质问李小娃,为什么你给的是假钱呢?

    一个陌生男人凭什么给你钱,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一个姑娘家做的是皮肉买卖。

    陈喜贵下意识往姑娘所指的方向瞧去,他一眼就看到似笑非笑的金泽滔。

    陈喜贵只觉得心脏不争气地乱跳,连忙收回视线,连收银小姑娘的数落都忘了反驳,匆匆往旁边熟人借了现金结了账,头也不回离开新建楼大堂。

    金泽滔到了门口,正要和李良才等人告别,却忽然见到不远处从附近包院里酒酣饭饱出来的一个熟人,连忙和柳立海等人道:“我看到老领导丁局长,正有事要找他,你们先走。”

    这个熟人正是金泽滔的曾经老领导,永州市财税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丁万钧。

    丁万钧也看到金泽滔远远地跟他招呼,笑眯眯地等在原地等候着金泽滔。

    丁万钧个头不高,人也瘦小,站在树下,就仿佛是树的影子,金泽滔大老远就热情地伸手道:“老领导,又看到你了,看你今晚满面红光的,一定有喜事。”

    丁万钧对金泽滔印象不错,他当浜海财税局长时,金泽滔还是个普通干部,转眼间,就做到了常务副市长,资浅齿小,但处事老练,礼数周到,公开场合,一口一个老领导,让自己脸上十分有光。

    就象现在,谦逊有礼,毕恭毕敬,不认识的人还以为是财税局刚分配来的学生,偶遇领导,主动招呼。

    丁万钧开心地跟周围的人说:“这是我在浜海财税时的老部下,我们财税系统的后起之秀,现在南门常务副市长,非常了得的一个年轻人。”

    金泽滔走近了才发现,丁万钧陪着出来的都是一些上了年纪的老干部,大多穿着洗得发白的老旧税务制服。

    丁万钧对离得最近的一位鹤发老干部特别介绍说:“老领导,他还是今年全国财政系统劳动模范,很多工作走在全省前列,可惜了,财税部门没有留住他。”

    鹤发老干部说爽朗地对金泽滔说:“我认识你,金泽滔是不是?还是双料劳模,南门公安大楼倒塌事故救援的最大功臣。”

    其他老干部也纷纷说:“金泽滔?认识,认识,都快成为南门市的形象代表了。”

    金泽滔快步上前,冲着正炯炯注视着自己的老干部们先是一个大幅度的鞠躬,说:“各位前辈好!后学晚辈金泽滔,做的都是份内事,当不得各位前辈夸奖。”

    原来,最近省财政厅和税务局联合搞了个财税老干部采风活动,在场的都是全省德高望重的副厅以上离退休老干部,今天正好到南门考察参观。

    带队的鹤发老人姓陈,原财政厅副厅长,后来调至省人大财经工委任职,现在以正厅待遇离休在家,是丁万钧局长的真正老领导。

    金泽滔说:“刚吃好饭,各位前辈如果不着急休息,就随晚辈走上几步,找个好去处喝杯茶,去去腥腻,诸位前辈以为然否。”

    丁万钧正发愁晚上怎么安排老同志,有些想法也想和老领导交交心,汇报一下最近的思想动态,马上打道回府,有些失礼,搞些活动,老干部精力不济,喝茶聊天,正是合适。

    金泽滔这一番提议,正中丁万钧下怀,仿佛金泽滔早就预备好在这里等候着似的,他首先赞同:“不错,这个提议好!”

    众人就边走边聊,很快就到了酒店临湖休闲区,夏夜的湖泊,波光粼粼,站在延伸在湖面上的露天楼台,左右都是清澈的湖水,偶尔有湖鱼翻跃,发着清脆的水波激荡的声音,翻起的湖水,仿佛就浇灌在心田,满身的暑气这一刻都消散于无形。

    老干部们随意找把椅子,坐落在楼台的角角落落,此时,大家似乎都没了说话的兴致,只有穿着青白夏装的服务员,踩着楼面,发着咯吱咯吱的声响。

    金泽滔和丁万钧陪着陈老坐在正中的位置,金泽滔介绍说:“这里原本是个村落,叫老营村,这湖原来是个小型的蓄水湖,没有名字,解放英雄列岛时,前线指挥部就设在这个村,铁司令一直在这里坐镇指挥。”

    陈老呵呵笑说:“那还是个英雄村啊,听说你们南门还搞了个英雄纪念馆?”

    金泽滔说:“不错,整体建筑已经完工,现在正在最后的装修及展厅布置,再过一个月,就可以对外开放,这将是我们越海最重要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陈老叹息说:“修得有些晚了,解放英雄列岛是我军第一次海陆空三军配合作战的战役,即使在我军战史上也有着重要地位。”

    丁万钧说:“老领导,这还是金泽滔在新城市规划中最先提出来的,奠基仪式时,铁司令和姜书记都曾经出席。”

    陈老意外地看了金泽滔一眼,缓缓地又将目光投向湖水深处,喃喃道:“历史需要铭记,它由前辈书写,应由后辈传扬,而你们,既是历史的创造者,也是历史的维护者,我们这一代人,真正沉下心来干事业的也就改革开放后的十数年,荒废了大好光阴!”

    金泽滔微微一笑:“但历史会记住,正是你们改革开放的十数年,唤醒了中华民族重新崛起的大国梦,陈老,无论前辈晚辈,无论男女老少,都不应该袖手做个旁观者,而应该积极投身其中,做个伟大时代的伟大见证者、创造者。”

    陈老哈哈一笑:“少年有壮志,现在不是运穷事蹙的年代,正是你们大展宏图的时候。”

    金泽滔转而看向丁万钧,说:“丁局长,南门市委最近人事调整频繁,组织部长一职还人事空悬,老领导有无意向就任该职?若是有意,我愿助一臂之力!”(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