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五章 浑水摸鱼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大头yang的双月票和打赏!)

    丁万钧骤然坐直,随着南门公安大楼的倒塌,多人被埋丧命,多人被送法办,多人被撤下台,由此而掀起南门政治格局重新洗牌狂潮,金泽滔正逐步成为南门另一政治核心。

    南门人关门吃肉,自然引起有心人的关注和垂涎,而丁万钧就是这个有心人之一,他力邀老领导带队来永州采风,就起了在这次权力重新分配中分一杯羹的念头。

    金泽滔自王燕君调任副书记后,就在猜测此职该由何方神圣担任,但无论是谁,都绝不会是金泽滔提名的人选。

    他向地委推荐组织部长职位的胡飞燕只是一个烟幕,目的是为了攫取更大的政治利益,也是对胡飞燕在重大问题上毫无保留支持的一种善意回报。

    地委不允许自己染指组织部长这个职位,但不代表金泽滔就没想法。

    这些天,他一直在寻找这样一个人,既能获得地委主要领导同意,又能体现自己某些意图,不至于在南门市委再任命一位象孔敏辉那样令自己恶心的组织部长。

    而无疑,老领导丁万钧具备这样的条件。

    丁万钧是王如乔时期的财税局长,后被任命为城关镇书记,但县委常委的任命被王如乔卡着迟迟不办,最后只能无奈转任副市长。

    待他一被任命副市长,王如乔的得意门生,也是金泽滔的老领导。东源镇委书记罗才原迅速接任城关镇委书记,并马上被任命为市委常委。

    罗才原的任命让丁万钧很长一段时间郁郁寡欢,王如乔这种做法确实很打击人,这也是丁万钧后来为什么会欣然接受金泽滔的建议,跳出浜海到地区财税局任职。

    既眼不见为净。也站在更高处看得更远,而到地区财税局以后,确实开阔了眼界,大局观跟以前相比不能同日而语。

    金泽滔的突然提议让丁万钧感觉十分意外,如果换作以前,丁万钧完全有理由相信这是温重岳和杜建学的授意。

    但自公安大楼倒塌事故后,金泽滔和温重岳虽然还不至于说水火不容,但关系迅速冷淡是大家都有目共睹的。

    他该怎样襄助自己,丁万钧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措词,反倒陈老却和蔼说:“小金市长。你且说说,你的一臂之力是怎样相助呢?”

    金泽滔直言不讳说:“温专员那边我去游说显然不妥当,你可以找曲向东县长说项,曲县长谦谦君子,他应该愿意牵这个线。至于杜建学。老领导自己出面,比谁去说都有诚意。”

    金泽滔这一分说,丁万钧连连点头,金泽滔一提起南门组织部长的事,他第一个反应就是找温重岳这两个最得力的心腹,金泽滔能主动提起,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他的诚意。

    金泽滔说:“至于陈建华书记,没有比陈铁虎出面更合适的,老领导莫非忘了陈书记现在还受着你的领导。”

    陈铁虎任南门市委书记前,还担任地区财税局党组书记。跟丁万钧还是同事。

    金泽滔的这条建议,让丁万钧都忍不住暗暗叫好,陈铁虎被追责免职后,和跟陈建华的关系不降反升。

    在这次事故调查中,陈铁虎表现出来的对陈建华这个老同学的维护,有人甚至认为,这是陈铁虎在应对大楼倒塌事故唯一的亮点。

    而自己和陈铁虎一向关系不错,陈建华这里如果有陈铁虎出面,把握性相当大。

    金泽滔说到这里,丁万钧不再认为他所说的一臂之力是信口雌黄,他认真说:“泽滔,组织部长这个职位,位不高但权责很重,我最担心王如乔这一关难过,你也知道,王如乔对我的观感不是太好。”

    丁万钧的担心很正常,身为地区组织部长,王如乔的态度对南门组织部长的最后人选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按金泽滔的估计,南门的组织部长迟迟没有确定,应该在地委内部还有分歧,而这种分歧正是他鼓动丁万钧参与竞争,混水摸鱼的机会。

    金泽滔没有接话,而是看向陈老说:“陈老,刚才您说得非常好,现在不是运穷事蹙的年代,正是举全国之力奋起直追的时候,南巡首长说过,正确的政治路线要靠正确的组织路线来保证,组织工作就是我们各项事业昌盛最有力的保障。”

    陈老缓缓地点了点头:“万钧,南门现在各项工作都走在全省前列,备受瞩目,永州马上撤地建市,正是有所作为的时候,未战先言败,这可不是你的性格。”

    金泽滔说:“南门组织部长迟迟未到位,这也说明,竞争很激烈,大家都相持不下,至于王如乔部长,虽然他的意见很关键,但显然,他在这轮推荐中并没有占上风。”

    丁万钧的眼睛渐渐地发亮,被金泽滔一番鼓动,心中那股战意犹却如烈火烹油,熊熊燃起。

    金泽滔呷了口茶,说:“老领导,那为什么不换个思路考虑问题,或许你参与其中,正是各方乐意看到并愿意接受的呢?你以为王如乔部长是个坎,或许对于曲专员、陈副书记来说,你却是王部长的坎呢?”

    陈老大笑:“小伙子,不错,事分两面,矛盾着的事物的两端是可以转化的,不利的一面也可以经过努力,促进它转化为有利的一面,辩证法学得不错。”

    金泽滔最后举起茶杯,说:“丁局长,以茶代酒,先预祝你马到成功,省组部这边我可以帮忙打招呼,三管齐下,我想再怎么不利的一面,也相信可以化为绕指柔。”

    金泽滔之所以煞费苦心鼓动丁万钧参与竞争组织部长,一方面,他也真心想帮助老领导,另一方面也是给南门政治格局再添个变数。

    二个月前,陈建华将他从京城召回南门,所有人为着各自的政治目的,都将自己当作事故处理的变数,结果却成了现如今多米诺骨牌倒塌的第一推手。

    金泽滔不甘示弱,丁万钧不甘雌伏,两人一拍即合,当即决定分头行动。

    从老营村酒店回到家里,已经九点多了,按照何悦的作息时间,应该早就歇着了。

    但人就是奇怪的动物,金泽滔老窝家里不出门,何悦听着他叭唧叭唧吃饭的声音都觉得败她的胃口,可真等他出去应酬了,却总觉得没了叭唧叭唧的声音,吃饭更没胃口。

    当金泽滔洗漱完了蹑手蹑脚上床的时候,却骤然发现何悦睁着两眼直愣愣地看着开花板,见到金泽滔上床,也不声言,只是眼珠子转了一下。

    金泽滔吓了一跳,连忙去搭她的额头,没发热,去搭她的心口,心跳正常,说:“咋了,可别吓我。”

    何悦却伸出胳膊把他往自己怀里搂,柔声柔气说:“你老在家,我觉得你是多余的,你一不在,我觉得我是多余,这是咋回事呢?”

    怀孕后的何悦老说些莫名其妙的话,老起一些莫名其妙的念头,医生说这是怀孕综合症,顺着她的意就好,等生了孩子,她就正常了。

    金泽滔闻着她身上的味道,眯着眼睛说:“谁都不是多余的,你瞧,没有我,你就怀不上孩子,没有你,我就生不了孩子,咱们是不是天作之合吗?”

    何悦扑地笑了:“听说你在今年的年会上提到了合作,还专门拿林文铮和吕信行两人妻子怀孕的事举例,真不知道你怎么当哥的,雨亭还是姑娘家,怎么能当着她面说这个呢。”

    金泽滔呵呵笑说:“等小亭念完硕士,年纪不小了,现在就该找男朋友,有空你打个电话跟她说说,不能总顾着玩,把终身大事给耽搁了。”

    何悦嗯了一声,想往金泽滔这方向折转身子,却始终感觉不便,有些恼怒说:“小滔,你说,我这样象头猪一样,整天吃了睡,睡了吃,就为了等时间一到,然后下窝猪崽子?这就是我每天被一大群人象国宝一样照顾着的意义?”

    金泽滔笑了:“天下哪有那么漂亮的母猪,你不感觉生命一天天在你的身体里孕育,然后,亲手将他迎入人间,这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情,最重要的,这个生命是我们俩共同创造的。”

    何悦所有的恼怒瞬间都化为乌有,用手轻抚着他的脸,说:“也真是为难你了,每一次我抱怨时,你都会绞尽脑汁安慰我,虽然意思千篇一律,但我还是愿意听,也愿意相信。”

    金泽滔就这样和何悦并排躺着,两眼看着天花板,一手握着她的手,说:“人世间最美好的事情,就是在黑暗中我们能彼此执手相拥,一睁眼,就能看到沐浴在晨光中你的脸庞,岁月流逝,我们互相陪伴。”

    何悦听着他的呢喃,在这夏夜里,心里面却充满着温暖和爱,她紧紧地执着他的手,只觉到在这黑暗中,能用手传达着彼此的体温,已经胜过千言万语。

    此后几周,金泽滔人在办公室心在家,等待着何悦的预产期到来,这一天,地委召开常委会,讨论南门的人事调整,这一次将讨论柳立海、胡飞燕、谢凌等人的职务安排。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