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六章 羽翼已成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zho8888的月票,继续求票求支持!)

    柳立海三人都是南门市委提起的推荐,马速书记浏览着王如乔提交的干部考察报告,虽然心有不甘,但还是没有表露出来,点头说:“安排常委会讨论吧,其他人事也一并这次商量了吧,接下来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精力,南门的事情也该了结了。”

    随着省委干部任命新条例改革的全面铺开,而南门公安大楼倒塌事故的结论,到现在还没有正式提交给常委会讨论,马速书记有点着急。

    从现在看,金泽滔无疑是这次倒塌事故处理最大的受益者,虽然他本人因刚刚被任命为常务副市长,哪怕他立下的功劳最大,那也是中看不中用的“不赏”之功。

    但跟着他沾光的人不少,金泽滔虽然没有得道,但跟随他的“鸡犬”们却都纷纷升天,让金泽滔的威望在南门一时无两,也因此,他的羽翼渐丰,俨然成了南门一方巨头。

    温重岳不是受益者,至少目前不是,到现在杜建学的全面负责还没有转正的希望,不是地委压着不办,而是省组部明确要求,对这次南门倒塌事故中责任没有明确的领导,一律不予调整。

    在没有得出事故正式结论前,地委无论如何不敢启动对杜建学的任命。

    而柳立海等人作为这次事故处理的功臣,省委省政府还专门命名表彰,属正常提拔之列。

    杜建学不能提拔,连带着王如乔提名的蒋国强都不能挪窝。

    王如乔因为倒塌事故引起的一系列人事任免。这段时间忙得焦头烂额。再加上大多数又是为金泽滔做嫁衣。心情窝囊可想而知。

    为了后续人事布局,王如乔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但跟眼前心不甘情不愿,一脸肉痛的马速书记一比较,他心里却又莫名平衡了许多。

    马速书记表面上平静如水,但内心里,确实有点煎熬,之前金泽滔和陈建华有矛盾也好。之后,金泽滔和温重岳有疙瘩也好,他都能两不相帮,不偏不倚。

    马速书记为人处事做官,无不以中庸之道为自己的人生信条,秉承喜怒衰乐之末发,发而皆中节的为人原则,他自诩是曾国藩的学生,办公室里常置案头的就是《曾文正公全集》。

    私下里,他常常以曾国藩的忠实信徒自居。常年勤学曾公语录不辍,就连日常饮食坐案也都一板一眼模仿曾国藩。

    只可惜。曾文正公的高调做事,高标处世,低调做人的中庸之道精粹他没有学全,只学了个皮毛,成了个世故圆滑,全无棱角的官场老油子。

    以为这样就能八面玲珑,左右逢源,就能让他在地委里的位置超脱,却不料因此也失去了做人最根本的准则。

    特别在处金泽滔一事上,他或心有所觉,但最后仍然人云亦云,失去了处世的最低基调,造成事故处理决策的严重失误。

    到最后,非但不能再坚持他不偏不倚的中庸之道,反而成了他的心障,只想尽快了结南门的事情,将这段让他不堪回首的旧事尽早埋葬。

    温重岳的心情和马速大同小异,当王如乔送来干部考察报告,征求他的意见时,温重岳冷冷说:“我们要对死难的群众负责,就要抑恶扬善,对这个事故救援中表现突出的干部,就要不拘一格地大力提拔,这才是组织部门所应该遵循的群众公认原则。”

    温重岳说话和他的性格一样,直白如水,有一说一,换作以前,王如乔相信这一定是温专员的肺腑之言,一定笑着附和几句。

    但今天,他却不敢作这么简单理解,直到进了会议室,都还在琢磨着温专员的话。

    这些表现突出的干部,可惜现在跟他温专员全无关系,他能不拘一格地大力提拔才真正见鬼了,那他跟自己说这番话什么意思?

    但不管是怎样,有一点,无论是马书记还是温专员,要求尽快通过这一批人事任命的态度是一致的。

    常委会一开始,当王如乔提出柳立海的南门市委常委的任命时,没有人说话,马速看了眼王如乔,看起来,马速也不想节外生枝,尽快进入最后表决吧。

    却不料,此时,陈建华微微一笑,说:“柳立海同志系南门市公安局长,刘石伟处长最有发言权,不如你先说说吧。”

    刘石伟在常委会上向不独立发言,今天更没有没有发言的念头。

    柳立海是什么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他一路跟着金泽滔从东源过来的,被金泽滔作为心腹左右重用,他的任命是会议室大多数领导不愿看到的,但又是大多数领导所不愿压制的。

    想到这里,刘石伟不觉暗暗摇头,金泽滔以一纸事故调查结论,绑架了地委所有领导,成为这次倒塌事故的最大受益人。

    严格来说,刘石伟也是这次事故的受益人之一,南门公安大楼倒塌事故处置中,他有幸受邀进入地下室救援队伍,他还因此被记二等功一次,并同样受到省委表彰。

    如果不是柳立海先一步通知他到场,并被邀进入地下室,作为公安处长,刘石伟对倒塌事故所应负的领导责任,绝对不会比陈铁虎轻多少,即使不被追责,一个党纪处分是免不了的。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内心对柳立海和金泽滔的好意是感激的,但他也明白,正因为如此,他和温重岳的关系就变得微妙起来。

    温专员眼里揉不下沙子,齐石伟还因此被董厅长隐晦地提点,这两个月来,除了公事,他连柳立海都甚少见面,就是为了避嫌。

    但所谓树欲静而风不止,他想置身事外,有人却不想让他如意,陈建华对老同学陈铁虎最后被免职的处理结果,心里是有想法的。

    如果在事故废墟底下发现幸存者时,马速等人能及时接见陈铁虎,事情也不会被动至斯,陈铁虎也不会撤职处理。

    关键时候,马速等人非但没有施以援手,相反还袖手旁观,他并不是替陈铁虎抱不平,实在是马速等人的作为让他心寒齿冷。

    尽管知道这是官场常态,但有机会动动嘴皮,就能给他们添添堵,搅搅局,陈建华何乐而不为。

    温重岳神色夷然不动,仿佛陈建华说的事跟他没丁点的关系。

    刘石伟盯着手中的茶杯,沉默了几秒钟,咳了一声,道:“柳立海同志系南门市公安局长,他在大楼倒塌事故中的表现大家有目共睹,不用我赘言。”

    大家感兴趣的不是刘石伟对柳立海的评价,而是他的态度,显然,刘石伟对组织部的推荐提名是持赞成态度的,大家的兴趣渐渐地被提了起来。

    刘石伟声音越说越洪亮,他说:“该同志能充分发挥公安职能作用,在保平安打黑恶,打击经济领域中的犯罪活动方面犹有成效,特别他提出的跨县市合作机制,为我们建立公安工作新机制提供了借鉴,也得到了部里的充分肯定,综上所述,我个人同意组织对他的考察意见。”

    对刘石伟的发言,人们还是有些意外,陈建华出了这个难题,人们以为,刘石伟或者会最后表示同意,但在此之前,也会提些缺点,先扬后抑一番,这样无论对谁都能交代。

    但刘石伟通篇发言里面,没有一句有贬低之词,人们不由自主都看向温重岳,此时,他的脸色阴沉得都快要滴水。

    陈建华还想说话,马速沉沉地一挥手,说:“今天要讨论的议题还很多,就不要浪费时间了,表态吧。”

    说罢,他首先举手:“我同意组织部的考察结论。”

    马速实在不想节外生枝,如果前面几个最应该得到大家同意的人事任命都出现意外,那今天的常委会休想达到预期目的。

    陈建华微微一笑,紧跟着第二个举手表示同意,温重岳举起手,一言不发,柳立海的任命全票通过。

    接下来对胡飞燕和谢凌的推荐,常委会都水波不兴地很快通过了任命表决,胡飞燕接替孔敏辉,被任命为浜海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谢凌被提名为南门市人民政府副市长。

    至此,金泽滔在南门市委常委中再添一员大将,如果加上王燕君,他在南门市委中的发言权,已经远远压过目前的名义市委一把手杜建学,这还不包括沈向阳和纪委书记张山两人。

    市政府里,不管未来谁任市长,他和王力群、谢凌三人构成的铁三角,完全可以和任何力量抗衡,已经成为实质上左右市政府决策最重要力量。

    换句话说,金泽滔此时羽翼已成,认识到这个既成事实,即便马速等人,心中都不免哀叹,金泽滔有这些股肱心腹相辅,在南门市委大院,寻常人已经难动矣!

    在这场因大楼倒塌引起的重新洗牌,金泽滔成为最大嬴家,他充分利用手中的政治资源,实现了政治利益的最大化,攫取了这场政治大餐中的最肥美大菜。

    王如乔摇了摇头,尽量将脑子里所有有关金泽滔的念头甩开,他要集中精力在接下来的博弈中取得先手,不至于在这场政治盛宴中一无所获。(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