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八章 你真幽默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推荐票月票!)

    更重要的是,丁万钧作为金泽滔的老领导,能坐镇组织部,对金泽滔也是一种无形的威慑。

    王如乔考虑让罗才原来南门任职,也有这方面的考虑。

    从这一点来说,丁万钧担任南门组织部长,比钟山更符合自自身利益。

    王如乔以为自己揣测的,虽不中也不远,但他却怎么也没有想到,今天常委会节外生枝,出现了推荐对象更弦易辙这出插曲,却正是金泽滔极力撺掇老领导争取的。

    而金泽滔当时所承诺的一臂之力,自然就是说动被冷落已久的郑昌良出面襄助,至于郑副书记所提及的省组部领导的肯定,谁吃饱饭真的跑省组部印证。

    王如乔暗暗叹息,看起来,罗才原这次是没有机会了。

    果然,马速环视了会议室一周,看与会常委们的态度大多倾向陈建华的提议,决定快刀斩乱麻,说:“既然各位常委对前几轮的推荐人选意见分散,本着慎重态度,重新推荐考察对象也没有什么不妥的,组织部门就辛苦一下,会后组织对丁万钧同志考察。”

    马速这么一说,王如乔心里黯然,但面上他还得接受这个事实,他点了点头。

    温重岳不由得轻轻吁了口气,今天能通过对丁万钧的推荐考察,也让他如释重负。

    时至今日,杜建学已经如愿负责南门市委的全面工作,但温重岳却对全面掌控南门越来越有点力不从心。

    老范家已经着手提交南门港区的军港基地报告,南门港区建设也要尽快提上日程。

    但目前,由于港区建设一直由金泽滔负责,范家将南门港区建设的一期工程一直压着不批。

    但这毕竟是尚副总理的办公室王主任亲自交代,范仲流再是目中无人,也不能无视尚副总理的存在,再拖下去就有点不识时务。

    范家更是训斥了温重岳几次,如果南门人事不尽快调整到位。范家不再考虑将南门港区列入备选军港基地。

    目前南门市暂时由王力群分管港区建设,如果在组织部长这个位置失手,杜建学根本就无力发起对南门市政府分工的调整,而显然,这是温重岳所不能接受的。

    但好在,马速最后还是拍板通过了对丁万钧的推荐,接下来就是对南门还空缺的两位副市长人选的讨论。

    这一次。大家没有任何争议,就顺利通过组织部的推荐人选,他们都曾经担任过温重岳和王如乔的秘书,目前都在市委任职,跟在两人身后都有几年时间。

    对于领导干部的身边人,哪怕是陈建华都没有提出不同意见。这是大家都心照不宣的事,没有根本利益冲突,谁也不会出言反对。

    今天常委会比人们所预期的结束得要早,紧闭了一上午的常委会会议室大门一开,各种关于今天常委会真真假假的消息就纷纷扬扬,但总体来说,金泽滔是最后的大赢家。已经毫无疑问。

    温重岳收获不浅,在拿下组织部长的同时,更是收获了副市长一职,这为他下一步调整南门市政府分工创造了条件。

    所有这一切,金泽滔都不知情,他此刻正战战兢兢地扶着大河马何悦在永州医院做着各种检查。

    何悦临产在即,今天全家出动,就是给何悦做最后一次全面检查。再过些天,金泽滔就打算送何悦住院待产。

    检查很麻烦,各种生化指标都要检验,各种屎尿都要检查,各种仪器都要过一遍。

    今天也不知道何悦怎么想的,不论是做什么样的检查,都必须要金泽滔陪伴在侧。什么事都要他亲手亲为,用何悦的话来说,这是让金泽滔为自己所犯下的罪恶行径赎罪。

    金泽滔哭笑不得,但此刻天大地大。怀孕的何悦最大,哪怕金泽滔心中纵有千万个不肯,母亲和岳母都严令金泽滔不得对何悦的要求有任何的忤逆。

    要是何悦心情不悦,情绪不佳,有个三长两短,孩儿早产了,这个责任,就是你贵为常务副市长都不能负担。

    金泽滔只好捏着鼻子,老老实实地在女厕所外面恭候,他将亲自负责为何悦端屎端尿。

    但说实在的,金泽滔对何悦是心怀愧疚的,一个多么曼妙的何悦姑娘,如今却长成堪比河马的身段。

    没有比较,何悦照镜子的时候还沾沾自喜,虽然身材变异成魔鬼,但面孔还是天使模样。

    今天到医院妇产科一转悠,妇产科里例行检查的孕妇人来人往,都没有何悦身材这么夸张。

    金泽滔生怕何悦难受,还开玩笑夸奖何悦说,小悦你这是胸藏充栋诗书,腹隐百万雄兵。

    何悦看着自己极度变形的胸腹,差点没有委曲地当场哭出声来,这还是正常孕妇的肚子吗?

    不一刻,在里面服侍何悦小解的何母端着满满一大杯小便出来了,金泽滔傻了眼,尿检不都是弄一丁点样品就好,需要这么一大杯吗?

    可他没有孕妇尿检的经验,上辈子也是妻子自己端去尿检,还以为孕妇情况特殊,要检验的项目多,就需要比正常尿检多得多的尿样。

    何母递过尿样塑料杯,还嘱咐了一句:“小心,别漏了。”

    何母是让金泽滔小心别洒了手,金泽滔以为是别漏了尿,从女厕到样品检验间还有段距离,金泽滔战战兢兢地双手捧杯,一步一个脚印,生怕洒落在外。

    金泽滔如奉珍宝,小心翼翼的模样,吸引了无数路过男男女女的侧目,有大肚孕妇赞叹:“你瞧,人家对老婆多好,你要多跟人家学学,让你陪我来医院检查身体都还不情不愿。”

    大肚孕妇身边的小男人不满了:“不就端个杯吗?有什么好学习的,在家里,还不都是我做饭烧菜端盆子?”

    大肚孕妇不满道:“一点不谦虚,就这么点小事一路上不知唠叨了多少遍,你瞧瞧人家,端个尿杯子都比你端菜盆用功,我要你学他这种态度。”

    金泽滔虽然不敢移动目光,但听得出来,这个孕妇一定是个老师,善于做学生思想工作。

    小男人嘟哝道:“端个尿杯子,用得着这么恭敬吗?这摆明就是做花样文章,摆花架子,讨领导欢心,真正尊重要放在心上,落实在行动上。”

    金泽滔差点笑了,不用说,这个小男人一定是个政府机关的小官僚。

    大肚孕妇瞪了小男人一眼:“你哪只眼睛看到他摆花架子,他妻子没跟在身边,他都能这样恭恭敬敬,这叫领导在与不在一个样,难道这还不算真正把对老婆的尊重放在心上?”

    金泽滔连忙气沉丹田,压下心里泛起的那股喜感,生怕自己一乐,这杯尿就全洒落了。

    小男人终于败北,缩着脑袋赌咒发誓一定跟这位大哥学习,学习他时刻把老婆放在第一位的精神。

    金泽滔颤颤巍巍,好不容易终于赶到了目的地。

    尿检样品间里,两位戴着口罩的男医生和女护士正在聊天,小护士看到金泽滔的模样首先笑出声来,男医生回头一看,就看到金泽滔正恭敬地双手捧着尿杯,对着他微笑。

    男医生看了看,幽幽地说:“你这是来敬酒呢,还是斟茶?”

    金泽滔尴尬地笑了笑,说:“医生,你真幽默!”

    小护士扑地笑得前仰后合,一手指着男医生,一手指着金泽滔,笑得真抽抽。

    金泽滔苦笑说:“护士小姐,悠着点笑,我都怕你笑闪了腰,笑岔了气。”

    男医生从桌上摸出一个空试管,说:“不是让你们家属在洗手间里就直接灌进试管里,还真是难为你,一路上端到这里,更难得的,居然一滴都没洒落在外面,看你这模样,就是端惯了酒杯的。”

    金泽滔傻了眼,难怪,这一路上没人象自己一样,傻傻地端着尿杯一路招摇过市。

    他接过试管,正要往里面灌尿,却听得那个笑得直抽抽的护士霍霍笑说:“金市长,你还真是威风,连端个尿杯都这么威风凛凛。”

    金泽滔惊叫一声:“倪杨!”

    这一惊,让他一直端得稳稳的尿杯一抖,竟洒落了一片,慌得金泽滔手忙脚乱摊开手掌,兜住洒落杯外的尿渍。

    小护士红了脸,嚷嚷道:“不许叫我娘,我改名了。”

    这护士正是小春花的特别护理倪杨,因为老被金泽滔称呼成娘,后来痛定思痛,改了名。

    “小倪护士,你怎么跑妇产科来了呢?是不是也有情况了?”金泽滔一边说,一边准备将手中的尿渍灌回杯中。

    小倪护士脸一红,说:“金市长就喜欢胡说,我在这里等病人的检验报告呢。”

    男护士皱着眉头说:“这是尿,不是酒,洒落了还可以沾回喝,谁知道你手中干不干净,万一你手里有病菌,这尿检结果算你的,还是孕妇的?”

    金泽滔被医生训得面红耳赤,十分难堪,小倪护士连忙说:“不需要这么多的,留个半管足够了,我来给你灌尿样,你先洗洗手。”

    金泽滔连忙到旁边的洗手槽洗净了手,再贴上标识,递给医生,男医生嫌恶地努了努嘴,金泽滔一看旁边排得整整齐齐的尿检试管架,连忙排了进去。(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