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 三头六臂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大头yang的月票和打赏,感谢苏姐的喜悦的打赏!)

    正在这时,却见翁承江飞快地跑了进来,如果不是见他面带喜色,就他走路前脚绊后腿的慌张架势,还以为又出了什么大楼倒塌的急事。

    翁承江低声汇报说:“金市长,地委常委会已经结束,柳局长、谢凌局长以及胡飞燕市长等人任命都已经顺利获得通过。”

    金泽滔不觉大喜,说:“这倒值得庆祝,南门其他几个职位最后都花落谁家?”

    翁承江说:“组织部长这个职位,听说常委会已经推荐考察丁万钧局长,另外还提名郭勇和梁波平担任市政府副市长。”

    翁承江显然对这两人都不是很熟悉,郭勇是王如乔在浜海时的秘书,先后担任县委办秘书科科长,副主任,此后下到乡镇干了两年乡镇长,最近调至地委组织部任办公室主任。

    而梁波平则一直在温重岳身边任职,现在担任行署办公室副主任,这两人,金泽滔碰面较多,但无深交,这次倒是一次弄了两位领导身边的人和自己共事。

    郭勇还有基层工作经验,梁波平干脆没有,不过温重岳专员也无基层工作经历,还不是照样干得风生水平。

    金泽滔眯着眼睛思索了一阵,说:“这两天,如无特殊事情,我就不去办公室,有什么事情,给我留言就行。”

    翁承江又说了些工作上的事,就告辞离开。此时,倪杨正在和男医生交头接耳,不知在说些什么。

    只是金泽滔准备离开时,那个男医生却叫住了他:“金市长。原来你就是南门市政府的金泽滔市长,久仰久仰,难怪见你端尿杯子的样子,都那么有领导的风度。”

    金泽滔愣了一下,也不知道医生说这话是褒还是贬,只好讪讪说:“啊,是吗?医生你真幽默。”

    金泽滔在小倪护士毫不留情的笑声中,仓皇逃离了尿检窗口。

    却说金泽滔回到洗手间边上的坐椅上,不一会,何悦吭哧吭哧在两位母亲的搀扶下坐了下来。

    何母说:“今天做个超声波吧。看看胎位。也便于医生最后决定是顺产还是剖腹产。”

    何悦咕哝道:“不都说照超声波对孩子不好吗?”

    母亲担心说:“你的肚子这么大。还是照一照,万一有什么医院也有个预备。”

    何悦最后看向金泽滔,也真是奇怪。两位都是副处领导,平时都是果敢之人,做个超声波检查也不是什么难以决断的大事,偏偏这时候两人都犹豫了起来。

    倒是何母最后决定说:“查吧,为了大人小孩安全起见,还是要照照。”

    这一回,两位母亲,都不约而同地拒绝了金泽滔的陪同,她们将亲自陪着小悦进检查室。

    此时,金泽滔公文包里的传呼机不住地响着。母亲挥挥手说:“你去忙吧,我们在这里就行,有什么事,给你传呼。”

    金泽滔一翻看来电,却有不少,转身上了王培昌副院长的办公室,王培昌虽然挂着副院长,很少在院长办公室里坐班,此时,正忙里偷闲在翻看一本医学杂志,见到金泽滔说:“何书记检查得怎么样?”

    金泽滔挥挥手,随手拾起他桌上的话筒,说:“能有什么事,例行检查罢。”

    一接通电话,金泽滔哈哈笑说:“郑书记,我代表我的老领导谢谢你。”

    电话另一头正是地委副书记郑昌良,他笑说:“谢什么,我不过是锦上添花,给丁万钧同志推荐的常委不少。”

    金泽滔郑重说:“郑书记你谦虚了,不论哪位领导出面推荐丁局长,在组织部长这个职位上,你的态度有一锤定音的分量。”

    郑昌良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只是电话另一头的金泽滔没有看见。

    他没有就这个话题再说下去,而是说:“泽滔市长,我不知道你推荐丁万钧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但这里,我不妨给你泼盆冷水,丁万钧出任组织部长,他不会是你的助力,相反,我倒觉得你这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金泽滔嘿嘿笑说:“郑书记,不论最后谁任这个组织部长,我很清楚,他都不会是我的助力,但丁局长坐这个位置,我还结了个善缘,至少,我心情不至于那么糟糕。”

    郑昌良愣了一下,忍不住哈哈大笑:“你这想法倒也别致,为了让自己心情不至于那么糟糕,就不惜大费周章,串连了这么多常委,也不怕这事情传出去?”

    金泽滔压低声音道:“这事,我也就出面跟郑书记你招呼,其他人都是丁局长自己找的关系,我发现你现在的心情就很不错,郑书记,你不觉得让丁万钧搅得这个局,挺顺天应人的吗?”

    郑昌良久久没有说话,直到话筒里传来忙音,金泽滔才发现,不知什么时候,郑昌良竟然挂了电话。

    金泽滔叹息一声,郑昌良目前在地委势单力孤,看起来洒脱,但内心压抑,正如金泽滔说的,推荐丁万钧,能搅黄王如乔的局,就值得让郑昌良发出自己的声音。

    搁下话筒,这回,他没有再拨电话,而是坐在王培昌的对面,认真说:“王院长,有个不幸的消息,我这里要告诉你,希望你作好思想准备。”

    王培昌是个纯粹的医生,专业之外的事,他从不打听,也不关心,金泽滔坐他对面旁若无人般地打电话,丝毫不影响他阅读医学杂志的专注。

    他一听了金泽滔的话,霍地抬起头来,惊疑地打量着金泽滔说:“金市长,你可别吓唬我,我胆子少,惊不得吓的。”

    金泽滔不敢玩笑,直接说:“飞燕市长已获地委同意,被任命为浜海县委宣传部长,今后,你在南门将形单影只,孤身一人。”

    孰料金泽滔话音刚落,王培昌竟然刷地纵了过来,激动地握着金泽滔的手说:“金市长,你说真的?”

    金泽滔心里暗道,谁说王院长不通世故,他也知道妻子升迁是件大好事,连忙道:“地委常委会刚刚通过,真得不能再真。”

    王培昌连声道谢:“太好了,太好了。”

    金泽滔也被王培昌的热情感染,说:“王院长,飞燕市长能上一台阶是好事,但从此,你们两口子分居两地,工作生活就有诸多不便。”

    王培昌哈哈大笑:“什么不便,方便得很,飞燕去浜海上班,我就将家搬到医院,你不知道,飞燕在家的时候,是坚决禁止我接触医学,现在总算解放了,你说我能不开心吗?”

    金泽滔愣了一下,连忙低头拨打丁万钧的电话,传言不可全信,但也不能不信,王副院长总归是书生意气,老婆不在身边,他不忧反喜,出人意表。

    只是拨了几下,都没有接通,却见手里的传呼机嘟嘟响了起来,打开一看,只见在上面一行字:“速来b超室。”

    金泽滔吓了一跳,站起来就跑,跑到门口,转身拉过王培昌说:“一起过去看看,小悦不知出什么事,人还在b超室。”

    等金泽滔赶到b超室门口,却见何母还在门口张望,见到金泽滔,乐得合不拢嘴巴,只是霍霍地发笑。

    金泽滔看到岳母这副模样,早把吊在半空的心放回肚子,说:“妈,你还真是吓死人了,小悦呢?”

    何母依然霍霍地笑,金泽滔将头往里一探,只见里面一个肥胖的护士瞪眼喝道:“喂,喂,说你呢,贼头贼脑地在门口张望什么?没看到门口写着什么字吗?你是文盲还是眼盲?咋那么没素质!”

    金泽滔一抬头,却见门口贴着一张纸:“严禁男性张望入内!”

    金泽滔眼尖,看到里面有男性医生正在看屏幕,嚷嚷道:“里面那医生难道不是男性?他怎么就能入内?”

    胖护士勃然大怒:“那是医生,能跟你一样吗?医生不准入内,难道让你来检查啊?出去,出去!”

    金泽滔恼道:“那你写得也要严谨一点,医学应该是最严谨,最科学的一门学科,如果写张便条都马马虎虎,我就有理由怀疑你们的b超诊断,是否也象这张便条所表达意思一样的模棱两可。”

    王培昌直接推门进去,那胖护士见到王副院长,吓了一跳,金泽滔大咧咧地跟着王副院长进来,此时,何母才结结巴巴道:“小滔,医生说,何悦怀了双胞胎。”

    金泽滔刚迈进的脚步象是凝固了一样,刚抬起的腿还悬停在空中,脑子里就一个念头,双胞胎?难怪何悦的肚子堪比河马,原来真是肚里有货。

    难怪何悦经常说肚子里的孩子长了三头六臂,原来不是她妄言,而真是长了三头六臂。

    难怪何悦的妊娠反应比常人都强烈,原来她怀着人家两倍的孩子。

    金泽滔蓦地转身,窜出b超室大门,一时间,他竟不知如何消化这个惊天动地的喜讯,他想呐喊,想歌唱,想大笑,可他最后嘴里只是无意识地发着咯咯的响声。

    金泽滔的举止甚至比刚才的何母还不如,何母只是激动得一时说不出话来,还能安静地呆在门口傻笑。

    而他此刻,就象只得了驯猴人一块干果,就兴奋得直打哆嗦的杂耍猴子,不能言笑,只会耍猴戏以表达内心的激动。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