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 重要品质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稻草人)的月票和srqg的打赏,昨晚和中午有事,更新迟了,抱歉!再求票!)

    金泽滔好不容易战战兢兢地挂上电话,不敢再给父亲打电话,他此刻应该还在学校,要是发了癫,身边还没人照顾。

    本来何母准备打电话回家给老何报喜,听到爷爷奶奶的遭遇,也暂时息了这份心,还是回家当面告诉他吧。

    金泽滔纷纷攘攘到处打电话的时候,只有何悦神情镇定地坐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安静而又快乐地看着亲人为自己报喜。

    这种喜悦,就是自己做最大的官,金泽滔赚最多的钱,都不能代替。

    这种喜悦,是生命的延续,是希望的展翼,是梦想的开始。

    这种喜悦,是让过往的所有努力,都变得更加踏实,是让所有的爱情和亲情,都变得更加光辉灿烂。

    何悦抚摸着高高隆起的肚子,原来还引以为丑的大河马身段,此刻却是那样的生动活泼。

    她深情地呢喃着:“儿子!”微微地闭上眼睛,却在眼角处滴下了一颗泪水。

    给家人报过喜后,金泽滔第一个电话打给老师苏子厚厅长:“老师,向你报个喜,我怀了俩孩子,两个大胖小子,何悦争气,我也用功,咱俩珠联璧合,团结一心,终于快要瓜熟蒂落,不知道老师做没做过超声波,怀上啥了呢?”

    苏子厚厅长开心说:“恭喜,恭喜,双胞胎哪,我还没照过呢,再等等吧,甭管怀上啥,我都开心。”

    金泽滔哈哈笑说:“但愿老师能怀上个女孩,师母可是说过了,要跟我家小子结亲家的。”

    两位母亲听着师生俩颠三倒四地说着互相恭喜的话。包括王培昌副院长,谁也没给他纠正,人生就这么一遭疯癫,不管怎样的出格,都是可以理解。

    给苏子厚报过喜后,金泽滔又给曲向东打电话:“曲县长,给你报个喜。我家小悦怀了双胞胎,俩大胖小子!”

    金泽滔这回反应正常了,但神情骄傲得象个得了好成绩的学生,急于得到老师的表扬。

    曲向东县长果然深悉金泽滔的脾气,哈哈笑说:“小子,了得。生儿子还不够,还要一次生俩,真够生猛的。”

    曲向东在浜海有个外号,叫冷面虎,形容他不苟言笑,在金泽滔刚接触曲向东时,曲向东的脸是僵硬的。笑容是苍白的,对话是乏味的。

    曲向东学生年代对温重岳就十分敬佩,到性格定型时,曲向东和温重岳在性格上有很多相似处,有些就象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曲向东又不同与温重岳,他骨子里并不冷漠,也不拒人于千里之外,他很愿意改变自己。也愿意改变周围,这是他和温重岳最大的不同。

    正如金泽滔之前曾经感叹的,温重岳因为他性格跳脱而看好自己,最后也因为性格跳脱而疏远自己。

    其实有一点,曲向东比金泽滔看得更清楚,金泽滔热情如火的性格很容易感染人,同化人。说到底,如果一开始他们就保持一定距离的接触,就不会出现现在的误会。

    温重岳和金泽滔的关系僵冷至此,其实何尝不是温重岳的强势性格的本能抗拒。他容不得受人影响,更不允许被人改变。

    曲向东能琢磨人,他也能琢磨自己,他和金泽滔亦师亦友的关系,相处起来很让人温馨,就比如现在,何悦怀孕,他第一时间告知自己,现在检出怀了双胞胎,他又是最先告诉自己,这种工作之外的交往,其实更弥足珍贵。

    在曲向东的印象中,大概除了范萱萱,任何俗人俗事,都不能让温重岳动心,他一直以为温重岳这种厚重如山,官威如狱的性格特质,应该就是一个领导干部所应该具备的精神和气质。

    但当他尝试换一种方法去尝试和干部沟通,去转变工作思路,却让他颇有收获,而这些,都是金泽滔潜移默化带给自己的性格的改变,或者说,让自己挖掘出性格深处的某些被一直掩藏起来的东西。

    换作刚开始交往时,如果曲向东忽然说出这番话来,不但会把金泽滔吓疯,就连曲向东自己都会感觉神经。

    金泽滔老实不客气地自夸:“谢谢曲县长,我也感觉自己很了得。”

    曲向东又问候了何悦几句,说:“泽滔,这对你来说,是继结婚后的又一件大喜事,冲冲喜吧。”

    金泽滔默然,他当然明白,曲向东所谓的冲喜是指什么,曲向东说:“温专员他不是个体,他还要考虑身后某些人的观感,再说,你以为就凭着你手中的所谓尚方宝剑,就真的一往无前啊?”

    曲向东说到这里,没有再深说下去,金泽滔心里一惊,他以为凭借方建军的尚方宝剑,已经拥有了和地委领导讨价还价的资格,这既高估了自己,也低估了别人。

    虽然他也知道,这种资格是短暂的,随后,他可能要面临更大的困难。

    但他仍是不惜一切将王力群、谢凌两人送上副处职位,目的,就是为了增强自身力量,以图能和杜建学,以及杜建学背后的温重岳一争长短。

    至于王燕君从组织部长转任副书记,不过是个附属品,谁都没当回事。

    但他能顺利完成南门人事布局,没半点波折,还是得益于杜建学和温重岳两人的支持和配合。

    杜建学市长在市委常委会都很一直没有设置障碍,地委常委会也没听说温专员提过什么反对意见。

    杜建学这么做,有他政治上的考虑,毕竟他还没有被正式任命为市委书记,在事故调查结论没有正式提交前,只要金泽滔在常委会上提出的要求不是太过分,一般都不会拦着。

    但温重岳这么做,就不是那么简单,虽然金泽滔并不愿意承认,但内心里,他知道,已经欠了温专员一分情,或者,这是温专员留给他的最后一份香火情。

    想到这里,他就忍不住有点伤感,即使没有曲向东的提醒,他也知道,温专员这么做,无非基于两方面的考虑,一是往日的情分,谁都不想在这上面再撒把盐。

    二是南门港区建设,该项目对温重岳的重要意义,在永州没有人能比金泽滔更清楚的了。

    甚至,金泽滔能隐隐预料到,如果金泽滔一定坚持把港区建设攥在手中,那他就要做好承受温重岳雷霆怒火的准备。

    不管金泽滔最后怎样的坚持,在港区建设这件事上,金泽滔没有与温重岳讨价还价的余地,既不合情理,也不合规矩。

    曲向东最后说了一句:“意气之争,那都是小孩脾气,政治人物,最重要的品质不是眼光和手腕,而是理智和宽容。”

    曲向东说到这里,竟是差点没让金泽滔落下泪来,曲向东真正算是苦口婆心,这才是一个师长的风范,一个长辈的胸怀。

    挂了曲向东的电话后,办公室里一片寂静,两位母亲虽然不清楚金泽滔和温重岳之间的恩怨,但金泽滔说话时的凝重和淡淡的伤感,还是感染了在场的人们。

    金泽滔思索了一下,拨通了温重岳的办公室,温重岳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冷漠,金泽滔尽快调整了一下情绪,说:“温专员,我是金泽滔,给你报个喜,我家小悦怀了双胞胎,俩大胖小子!”

    温重岳显然是愣住了,这还是自商贸系统闹出了老干部上访案后,两人第一次通电话,对彼此来说,对方的声音既是那样的遥远,又是那样的亲近。

    金泽滔说完这番话后,两人都很默契地没有说话,只有对方轻微的呼吸声。

    温重岳没有愣神太久,仍是用一种水波不兴的语气表示祝贺:“先恭喜,其次,作为领导干部,计划生育政策还是要遵守,生儿生女一个样,不能带头搞性别鉴别。”

    换作一般人,听到温重岳这番没有人情味的话,第一个反应就是扔了话筒。

    换作不熟悉温重岳的其他人,听到这番话,以为这是温专员的敷衍之词,其实是拒人于千里之外。

    唯有金泽滔清楚,这才是温重岳的正常反应,他既没有刻意亲近,也没有故意疏远,笑说:“哪能让医生专门鉴别呢,是我不小心从屏幕上瞧到,就看到两个带柄的玩意,猜也猜出来。”

    温重岳咕哝说:“那也是作弊行为。”

    金泽滔也叹息说:“那也只能怪我眼好脑子好,一般人还真辨别不出。”

    温重岳没再理会金泽滔的贫嘴,沉吟了一下,又说:“替我问候何悦同志,请她保重身体。”

    何悦怀孕也快九个月了,这还是温重岳第一次带话问候何悦的。

    两人不咸不淡地又说了几句家常话就挂了机,但金泽滔挂下话筒时,一直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温重岳的心病竟然霍然而愈。

    两人都不约而同没有提及工作上面的事,其实换一种方式和温专员相处可能让双方都感觉更轻松。

    而显然,金泽滔用何悦怀了双胞胎的喜讯,冲淡两人之间已经形成的隔阂,这既是双方不失情面保持沟通的一种方法,同时,也是金泽滔日趋成熟的一个标志。

    曲县长提醒得没错,理智和宽容,比眼光和手腕更有力量。(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