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二章 开馆仪式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天涯卧虎的月票和大头yang的打赏!)

    金泽滔和何悦等人下了行政楼,又到妇产科取了检验报告,听取了大夫的一些医嘱,就告辞一路陪伴的王培昌。

    经过b超室时,却看到一个小男人正从里面房间一阵风纵了出来,一边跳一边大声嚷嚷:“我有儿子了,我有儿子了。”

    后面跟着个胖护士,在后面怒喝:“说你呢,说你呢,别瞎嚷嚷知道不,谁告诉你妻子怀的是儿子了,没看到门口张贴着啥吗?”

    金泽滔往b超室门口看去,上面的警示牌换作严禁胎儿性别鉴定,原来张贴的那张纸不见了。

    小男人哈哈大笑:“那么大的把柄当我眼瞎了,这东西一看,就知道是我的种,不用鉴别,我也猜得出来。”

    小男人心理素质明显比金泽滔要高上一筹,此时仍然思路清查,对答如流。

    金泽滔只觉得这种疯癫般的快乐,只有象他们这样初为人父的男人,才能理解,他冲着小男人的背影说:“兄弟,恭喜了!”

    小男人一转脸,就看到金泽滔正扶着何悦缓缓地往医院门口走去,愣了一下,咦,这不是跟金市长长得很象的疯子吗?

    他只是愣了一下,转眼就沉浸在快有儿子的兴奋中,在门口过道上跳着转起圈子,嘴里哼着小曲,情不自禁地唱起了歌:“小呀嘛小二郎,背着书包上学堂……”

    何悦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说:“咋就疯癫了呢?倒是看不出来。长得挺周正。穿得也不赖。”

    金泽滔仰头哈哈大笑。这话听起来挺耳熟的,却正是这个小男人的大肚妻子刚才看他疯癫样子说的一番话。

    一行人相扶着出了医院大门,胖护士看金市长和何书记出了大门,从口袋里摸出一张纸,又贴了回去,上面赫然还是原来那一行字:“严禁男性张望入内”。

    胖护士嘟囔道:“这也是为防止胎儿性别被随意猜测,这些家伙对男孩的身体比医生还熟悉。”

    第二天,金泽滔就打电话要求纪委张山书记结束事故调查。向地区纪委递交调查结论,到现在,他也该交出这柄尚方宝剑,再拖下去,就难免惹人非议。

    此后一段时间,金泽滔基本上没怎么把心思放工作上,再说市政府已经配齐四个副市长,大家分工基本都延续原来的市长分工,还没有作大的调整。

    金泽滔接替沈向阳负责政府常务,王力群管的是金泽滔这一摊。商贸及城市建设,谢凌则是分管着葛敏松的工业。梁波平主要分管农业,郭勇分管文教科卫。

    政府分工目前来说并不合理,还需要进一步调整,但这并不是金泽滔担心的,想必杜建学正琢磨着怎样跟金泽滔开口。

    港区建设只能暂时搁置,目前,金泽滔无法真正越过温重岳和范家,在南门陆地港口建设上自起炉灶,以前想得还是简单,直到现在一期工程立项还未通过。

    目前,金泽滔重点放在南门城市的东翼建设和腹地改造,逐步拓宽城市框架。

    到八月上旬,已经临近何悦的预产期,全家上下如临大敌,正逢暑期,小海等人也都放假回家,一家人就干脆都搬到老营村里居住,另辟一门,单独进出。

    八月中旬,正是最热的季节,英雄纪念馆正式移交给民政局对外开放,经征求省委省政府意见后,准备办个简短而热烈的开馆仪式,省里会有领导出席。

    金泽滔一家人今天将何悦送进永州医院待产,其实离预产期还有几天,但永州医院早将何悦归入高危孕妇行列,王培昌副院长都催促了几次让何悦早点入院观察检查,其实就是等时间一到,直接给架到手术床上给剖腹产。

    很奇怪的现象,在知道怀着双胞胎后,何悦奇迹般地没有了之前严重的孕吐现象,走路也虎虎有生风,仿佛凭空添了一股劲。

    还没进病房,金泽滔就被母亲等人赶了出来,奶奶踮着小脚,两手挥舞着象赶鸡仔一样,道:“出去,出去,这里哪是你男人家进出的地方,该干啥干啥,小悦生产了,会通知你,这几天你食宿自理,没空理你了。”

    金泽滔站在妇产科病房的过道上,明明全家人都在里面簇拥着何悦,却突然感觉有种举目无亲的萧瑟,幸好,乖巧的商雨亭过来安慰说:“哥,你回家吃吧,我给你准备饭菜。”

    金泽滔正要说话,翁承江额头冒汗,跑了进来,一般情况,如果市里面没有什么大事,这段时间,翁承江也不会来打扰金市长,翁承江急匆匆说:“金市长,快走吧,方书记来了,办公室通知让你赶过去。”

    方书记就是原副省长方建军,目前已经正式任命为省委副书记,省政法委书记。

    英雄纪念馆从立项到建设,一直都是金泽滔牵头负责,但整体移交到民政局后,金泽滔就没再过问。

    今天开馆仪式,如果不是市里领导集体活动,一般也不会通知他参加,但方省长来了,并亲自点名,那就另当别论。

    金泽滔听说,跟商雨亭告了个别,就直接乘车往英雄纪念馆方向赶去。

    英雄纪念馆位于西顶山下,原来山坡上有片烈士墓,埋葬着解放英雄列岛的烈士,这里离码头不远,离市区也近。

    英雄纪念馆为三层建筑,无论形状还是功能,紧握成拳头状的主楼既美观又实用,左右裙楼各达五层,形似镰刀铁锤,近看,倒不显形,但从进来的便道远处正面看去,正面远看,就象立体党旗左右张开,中间一个刚劲有力的拳头,仿佛要砸向天空。

    纪念馆前面就是广场,称英雄广场,由一片公共绿地和休闲广场构成,当初设计,这里既是英雄栖息地,也是市民休闲游玩的好去处。

    纪念馆后坡,经重新设计成烈士陵园,将高坡上散落无状的烈士墓穴重新集中安葬,为解放英雄列岛牺牲的英灵栖息地。

    英雄广场,尚未最后完工,草皮还没有植上,绿化还没全部完成,正陆续做着一些最后的修整扫尾。

    金泽滔下车的时候,在广场上方,纪念馆大门直出,已经搭了一块简易的遮阳舞台,现场闹哄哄一片,工人们还在清理舞台。

    现在下午三点多钟,正是一天最热的时辰,干活的满面通红,汗流浃背,负责协调的干部更是大声吆喝,忙得唇焦舌敝。

    现场陆续有干部群众进场,应该是有关部门临时组织的观众,翁承江说:“领导都在馆内参观,金市长要不先进去?”

    金泽滔挥了挥手:“不用了,你一起帮忙,我就在这里转转。”

    负责临时舞台搭建的是东元建筑公司,程真金虽然没出现在现场,但工人大多都认得金泽滔,金泽滔就站在大门口,看着人们忙活。

    现场指挥的是市民政局干部,无论威望还是号召力,跟金泽滔都不能相比,他挥汗如雨,四处张罗,现场还是乱糟糟一片。

    但金市长这一站台,不用开口,干活的,调音响的,搬椅子的,显然都有秩序多了,虽然天气仍然燠热,人们仿佛都有了主心骨。

    分管民政的是刚上任的副市长梁波平,原温重岳的秘书,此刻也不知在哪忙碌,现场并没有见到他的影子。

    市政府办公室只有几个办事人员在布置主席台,联系民政口的副主任及主任裘星德都没有出现。

    金泽滔暗暗摇了摇头,市委大院干部现在看起来有点浮躁,按理说,现在南门市委主要领导基本已经调整到位,也该静下心来理理工作。

    但不知是因为杜建学的市委书记没有正式任命,还是因为人员刚调整到位,市政府从领导到干部,都还人心浮动,不知道他们还在等待着什么。

    金泽滔负责政府常务工作,分管着市府大楼里的大多数内设机构,办公室就属他分管,看起来要抽空整顿整顿,就今天仪式现场看,办公室已经严重失职。

    从分管民政的梁波平副市长,他又联想到祝海峰副省长,祝省长分管着民政,今天没有到场,反倒是方建军副书记亲自参加纪念馆的开馆仪式。

    方建军曾经说过,英雄纪念馆落成后,一定来这里看看,上次来南门指挥救援公安大楼倒塌事故,都没见他抽空去墓地祭拜他的烈士父亲。

    正在金泽滔浮想联翩时,却见纪念馆大门冲出一人,喘着气说:“金市长,不好意思,只顾着接待省里领导,倒是疏忽了现场布置,你先进去,这里我来盯着。”

    来人正是市政府办公室主任裘星德,金泽滔摇了摇头,声音有些严厉:“裘主任,省领导自有地市领导接待,不用我瞎操心,倒是这里,万一出点什么差错,不用我说,你也知道后果的严重。”

    裘星德有苦难言,他虽然是市府办主任,干的却是两办主任的活,市委办主任是夏新平任书记就留下的老主任,陈铁虎没有动,杜建学也没有调整。

    主持市委全面工作期间,杜建学的用人洁癖又开始发作,弃市委办主任于不顾,大事小事习惯差使裘星德。(未完待续。。)

    ∷更新快∷-<海>-∷纯文字∷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