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六十四章 英雄母亲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还在感慨的时候,刘校长心里叫苦不迭,南门一中校长作为市管干部,由市政府任命,名义上受市教委管辖,实际上双方都互不卖账,教委和学校向来就龃龉不断。

    本来胡飞燕市长在的光景,学校哪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政治任务,新领导郭勇市长上任后,市教委多次提出要改革教育管理机制,郭勇市长也有些心动,新官上任总要点上几把火。

    市教委自然要借机敲打,纪念馆开馆仪式,开口就让学校组织百名学校,就有故意为难的意思。

    刘校长也是气愤不过,才借故推托,最后虽然亲自带了四十余名学生参加,但内心还是惴惴不安。

    刘校长能当上校长,靠的是业务过硬,能力不错,说到关系,除了胡飞燕,市里还真没有说得上话的领导,今天偶遇金市长,他自然象捞到救命稻草一样,只希望金市长能伸一把手。

    金泽滔轻描淡写地安慰着刘校长,纪念馆里,领导们终于养精蓄锐完毕,梁波平副市长在前面殷勤引路,后面跟着地市委一大串领导,花团锦簇地拥着两位领导出来。

    刘校长顾不得再发牢骚,连忙和其他几位老师象赶羊一样驱赶着学生集合。

    两位领导,金泽滔都认识,除了笑容可掬的方建军书记,另一位领导,就是金泽滔曾经在京城饭店见过一面的民政部竺副部长。

    竺副部长身形微胖,十分怕热。从里面出来不过短短十几米的距离,已经是衣衫尽湿。

    竺副部长拼命摇着一把摺扇,仿佛不如此就寸步难行,只是他却忘了,这样的天气,你越摇扇子越容易出汗。

    方建军稍好些,但也额头见汗,刚从阴凉世界出来。只觉得连吸进肺的空气都觉得充满火药的味道。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小声地议论着纪念馆的事情,旁边岔道上,不知从哪窜出一高一矮两个学生。

    高个子同学低声埋怨:“领导要作报告,还专门搭了遮阳主席台,唯恐听报告的人数不够,拉我们凑数,唉,领导要是个话痨,我们可就苦了。”

    矮个子同学附和:“可不是。小领导拍大领导的马屁,只是可怜我们无权无势的学生娃。”

    高个子压低声音说:“刚才我听到金市长跟刘校长发脾气,学校跟英雄纪念馆什么关系。反倒是关系最大的部队却一个都没有。”

    矮个子低声骂道:“什么开馆仪式。不知道的还以为开棺验尸。”

    这话就说得有点恶毒,矮个子说完还心虚地四周张望了一下,看到旁边直道上一大群人前呼后拥着,连忙捅捅高个子的后腰。

    高个子脸有些发白,连忙低声催促:“快走,快走。叫人听见,可不得了,刘校长在集合队伍了。”

    两人从旁边的便道一溜烟窜了出去,他们还以为自己说话隐蔽,正庆幸没人注意到他俩。只是不知道,方建军一行却听得清清楚楚。

    方建军刚才还挂满笑容的脸刹那间黑了下来。此时,刘校长手忙脚乱地集合着学生队伍,其他机关干部及群众代表,都已经按照划分好的方队,整整齐齐地在裘星德等人的指挥下各就各位。

    方建军脸色难看了,其他陪同领导的脸色能好看到哪里,温重岳和马速当即就黑脸了,温重岳朝着杜建学喝斥道:“谁让你们这种天气组织学生过来的?”

    杜建学摸不着头脑,转头问正在前面引路的梁波平:“梁市长,你们有安排学生代表吗?现在不是都放暑假了吗,怎么会想到让学生过来?”

    梁波平尴尬说:“因为英雄纪念馆是学生爱国教育基地,郭勇市长就提议让一中派学生代表参加。”

    郭勇市长此刻正陪着老领导王如乔夹人群中,听到学生的议论,心里就慌了。

    听到梁波平直接将责任推给自己,想都没想,直接说:“我当时考虑,纪念馆开馆仪式也是一次难得的爱国主义教育,因为自己分管着教育,就提议让学生参与一下,但最后还是梁市长拍板敲定活动方案,怎么都把责任推到我身上。”

    梁波平的脸顿时涨得通红,刚才杜建学问起,他自然要解释清楚,倒没有要推卸责任的意思,但郭勇这么一说,反倒让人觉得自己在掩饰推卸责任。

    他有些羞恼说:“郭勇市长,我是以事论事,你也清楚,我没有推卸责任的意思,协调会虽然是我召集,但也是在你的同意下才最后拍板敲定最后方案,怎么能这样说话。”

    今天的英雄纪念馆开馆仪式,应该是两位副市长上任以来接手的第一起重大公务活动,仪式还没开始,两人就闹起了内哄,这不但让杜建学脸色难看,更令马速等地委领导感觉无地自容。

    反倒方建军收起了怒色,语重心长说:“年轻的副市长同志,我知道大家的出发点都是想把今天的仪式搞好,但想问题,办事情也要从实际出发,刚才那位同学说的没错,纪念馆还是国防教育基地吧,怎么没见安排驻军部队参加呢?你们的安排考虑还欠妥当啊。”

    方建军说得虽然婉转,但大家都听得出来,方副书记对南门市政府的仪式安排是不满的。

    马速书记连忙说:“方书记,都怪我们太官僚,事先没有主动过问方案,出了这样的纰漏,我们地委应该首先检讨。”

    马速书记说得十分诚恳,温重岳、杜建学不但没有如释重负,反而更加难堪,就刚才杜建学的反应,大家也看得出来,这个方案估计杜建学都没有认真过问,更不用说提交地委领导过目。

    南门倒是在仪式结束后的祭扫活动环节,安排了一班武警抬花圈,但南门没有驻军部队,一般公务活动都不会考虑地区军分区的驻军部队参加。

    杜建学嗫嚅着最后没有出声,这个时候,他是非口莫辨了。

    一干领导都有些讪讪,杜建学尴尬问温重岳:“那怎么办,学生们都已经集合完毕,部队再通知也来不及了。”

    温重岳还没说话,竺副部长挥手说:“人都来了,再让他们离开,就更显得草率,争取早点结束吧,别让孩子们遭罪。”

    竺副部长实在不想在这种天气里多呆,能有这么个光明正大的理由,正好可以争取早点结束。

    马速书记看到竺副部长汗流浃背的狼狈相,连忙说:“简化程序吧,竺副部长这个建议很好,除了马书记和竺部长的讲话,其他都免了吧。”

    这些领导在临时更改仪式议程的时候,金泽滔迎了上来,方建军没有理会他们的商量,刚才不悦的黑脸也开心地绽放出笑容:“泽滔市长,又见到你了。”

    金泽滔恭敬说:“领导冒着酷暑亲自参加今天的纪念馆开馆仪式,让我们很受鼓舞,也是现场唯一让人感到清凉的地方。”

    方建军哈哈大笑:“你这马屁我爱听,不过,我要对你提出批评,姗姗来迟不说,到了现场,宁愿站外面晒太阳也不愿意进来和我见面,是不是有什么想法?”

    方建军虽然说的是玩笑话,但无论是杜建学,还是梁波平等人脸色都不自然起来。

    今天的开馆仪式,如果不是方建军和竺副部长联袂而来,地委要求南门四套班子主要领导都参加,估计梁波平他们也不会通知金泽滔参加。

    金泽滔看了杜建学一眼,笑吟吟说:“首先对领导作个检讨,今天正巧送妻子进医院待产,耽误时间,来晚了,其次,我分管着市府办公室,现场协调布置如果出问题,我也有责任,所以就没有进去。”

    金泽滔的解释让杜建学等人都暗暗松了口气,关键时刻,金泽滔还是个厚道人,没有借此落井下石。

    方建军伸出手说:“那真是件大喜事,就要做父亲了,心情想必不错,难怪大热天站在太阳底下,还甘之如饴。”

    金泽滔一边握上方建军的手,一边笑得都快合不拢嘴:“还真是件大喜事,前段时间刚做了个超声波,小悦怀了个两个大胖小子。”

    吕三娃案件的后续查处及审理,方建军几乎全程参与,对何悦并不陌生。

    方建军愣了一下,感慨道:“倒没想到,何悦同志不但是反腐斗士,还是个英雄母亲。”

    何悦怀了双胞胎,金泽滔并没当是什么个人隐私,亲朋好友早就广而告之,在场的大部分领导都已经得悉,方副书记这一番感慨,自然有人附和说:“英雄母亲,英雄母亲!”

    金泽滔面孔不自然地扭曲,心里连呸了两声,真是乌鸦嘴啊,这英雄母亲能随便说吗?

    这是什么地方?英雄纪念馆,纪念的都是解释英雄列岛的烈士们。

    在这里做英雄母亲,这是恭喜的话吗?

    如果说这话的不是方建军,金泽滔都有理由相信,他是不是故意的。

    金泽滔不迷信,但在罗立茂老娘及奶奶这两个老神棍的长期影响下,对怪力乱神,他还是保持着足够的敬畏之心。

    金泽滔连忙撇下方建军,向方建军身边正挥汗如雨,强作笑容的竺副部长迎去:“竺副部长,你好,我是金泽滔,很高兴又见到你。”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