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六章 谈“楼”色变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票,求推荐!)

    金泽滔和柳立海都异口同声说公安局不再适宜接手大楼,倒是让杜建学松了口气,似乎最大心病霍然而愈。

    但随即,方建军书记提出南门准备怎样处理这座大楼,又给他出了一个难题。

    杜建学倒还真没有仔细考虑过怎样合理利用这幢大楼。

    金泽滔微笑说:“公安大楼是按办公用房设计申报建设的,不适宜改作他用,改变用途不合算,废弃更是巨大浪费,我觉得还是要物尽其用。”

    杜建学连连点头,说:“整体来说,我们南门办公用房还是欠缺的,如果能整合使用,倒是可以一举多得。”

    方建军书记的脸色才缓和下来,说:“嗯,有这个考虑还是妥当的,不浪费就好,要尽快启动,不能再任这幢楼光着屁股雨打风吹。”

    杜建学恭敬道:“方书记,我们会争取短时间内把南门这个伤疤补上,一定不教领导失望。”

    方建军微笑点头:“当时建造这楼的初衷是要建成南门标志性建筑,如果这楼一直烂着,它就成了南门标志性耻辱,也成了越海的标志性耻辱,所以当务之急,南门要尽快把这幢大楼盘活。”

    金泽滔笑说:“十八层办公楼,不是一般单位能盘活得了的,我还记得年初的时候,当时陈铁虎书记曾经提过市委大楼目前办公用房十分紧张,有意另觅一地建造市委大楼,不用劳师动众,这里就是现成的办公大楼。”

    杜建学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让市委搬这里办公,把市委大院让于市政府单独办公?

    这不符合他的政治利益,虽然他还没有最终被任命为市委书记,但如果他以临时负责全面的身份将市委大楼搬到这里,不等他正式任命,市委上下一人一口唾沫就能将他淹没。

    公安大楼是个什么地方。看不远处行色匆匆路人的仓皇脸色就知道。共产党人虽然不讲究这一套,但真要搬这里办公,不要说别人,就是杜建学自己心理都过不了关。

    他可不想还未正式就任,就先失了人心,人们不会因为你杜建学带头搬到这幢大楼里办公就赞美你高风亮节。

    相反,人们可能会更加轻视你,你瞧,终于得报应了,杜建学虽然不对大楼倒塌承担领导责任。但在救援环节,杜建学还是做了一些不光彩的小动作。

    杜建学一时间只觉得金泽滔的提议十分的恶毒。连带,他的笑容看上去都十分的阴险,金泽滔的提议明显是挟私报复,而且还是正大堂煌,让杜建学瞬间怒火中烧。

    马速书记迅速表示赞同:“这幢大楼毕竟出过事,一般单位很难承担后续的加固维修费用,如果市委能带头搬这里办公。那是最好不过,既能缓解办公用房紧张矛盾,又能有效盘活国有资产,不至于让这幢楼成为南门的耻辱,一举三得。”

    马速书记轻描淡写地将大家谈“楼”色变的原因归结为资金短缺,杜建学很想质问你们地委新办公楼正好结顶,近期正进入装修环节,要不我们换换?

    陈建华等人也纷纷表示赞同,唯有杜建学低垂着头。一言不发,温重岳则疑惑地看着金泽滔,他不认为金泽滔会浅薄到用这种近乎恶作剧的手段报复杜建学。

    杜建学抬起头,强笑着说:“目前市委大院的办公室场所还没有紧张到另觅一地重建的地步,公安大楼的后续加固维修还没有定论,现在就考虑使用是不是有点太草率?”

    杜建学尽管强抑着内心的怒火,但大家都听出他的不满,此时,现场除了金泽滔被方副书记点名陪同,再没有其他南门市委领导,杜建学的声音就显得有点孤掌难鸣。

    金泽滔说:“早规划,早打算,就可以在加固维修时,通盘考虑大楼的使用功能,这不是草率,相反,我认为这才是未雨绸缪之举,至于大楼能不能使用,我想力群市长会给我们明确答复。”

    此时,王力群市长已经随着裘星德匆匆过来,王力群分管城建,被杜建学从市府办驱逐出来后,一直在工程指挥部协助金泽滔负责服装城建设,算得上半个城建专家。

    王力群解释说:“大楼经过专家多次论证,如果再作些技术性处理,不存在倒塌的质量问题,完全可以放心使用。”

    王力群的讲解让方副书记等现场领导吃了一颗定心丸,却让杜建学象吃了一坨大便。

    金泽滔点了点头,说:“正如方书记所说的,公安大楼处置已经刻不容缓,市委大楼搬出后,就能从根本上扭转我们市政府办公室拥挤的状况。”

    听到这里,杜建学脸开始发黑,他肝不太好,一生气,面色就难看,他都还没同意搬出市委办公楼,金泽滔就开始琢磨怎样瓜分使用市委办公大楼。

    如意算盘打得不错,目前市委大院里,共青团妇及人大、政协都挤在市委办公大楼里,市委大楼一迁出,原市委大院就轮到金泽滔猴子称大王了,市政府也成了远离市委掌控的独立王国。

    杜建学正想说话,金泽滔摇头说:“其实市委办公大楼搬到这里,还是太浪费,十八层楼啊,一个部门占据一层都还有空缺,也不知道公安局当初是依据什么作出要造十九层的决策,公安局即使将所有派出机构都搬进大楼里办公,都还绰绰有余。”

    杜建学此刻连肝区都隐隐作痛,莫非还嫌我们市委搬这里太宽裕,准备再搬进几个单位?

    金泽滔感慨说:“南门还有很多行事单位没有独立办公场所,租借民房办公,可以考虑搬到这里办公,有些准备建造新办公楼的单位,也可以考虑搬进来,这样既可以节约一大笔财政资金,还可以置换老办公楼,星德主任,这段时间,你要辛苦一下,对全市行政事业单位的办公用房梳理一遍。”

    裘星德看着杜建学黑里透红的脸色,哪敢点头,杜建学终于忍不住低吼一声:“你就光想让市委办公大楼搬这里办公,怎么就不提让市政府搬这楼里办公?”

    金泽滔吃惊道:“杜市长,你不是还兼着市长吗?这要你最后拍板同意,杜市长如果能带头搬到这幢楼里办公,我是举双手赞成,我想政府其他领导也会同意。”

    金泽滔冷眼看着气急败坏的杜建学,这几个月来,无论在人事调整还是工作安排上,杜建学面上宽宏大量,但经常会在一些细节上设置障碍,背后搞些小动作,总体来说,他的气量和格局还是小了一点。

    就象今天的开馆仪式,自己堂堂常务副市长,却几乎是最后时间被仓促邀请,而王力群和谢凌直接被忽略不计。

    如果都一视同仁,金泽滔也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但偏偏梁波平和郭勇两位副市长,却早早在纪念馆现场陪同省委领导,这不能不让他心生芥蒂。

    杜建学终于明白,不管是市委还是市政府搬迁,金泽滔这是铁了心要他杜建学搬这楼里办公,让他每天面对曾经死难八人的事故现场,时刻忏悔曾经参与的错误救援决策。

    金泽滔和杜建学唇枪舌剑时,杜建学却还仰视着千疮百孔,仿佛在咧着嘴嘲笑世人的公安大楼,他喃喃说:“任何人一踏足南门,他第一眼就会先看到这幢光溜溜的烂尾楼,然后,他会指点说,这就是南门著名的公安大楼,曾经埋葬八个死难者的大楼。”

    金泽滔收起笑意,说:“出了裙楼倒塌这桩惨祸,任何人都不愿和这幢楼沾上边,不要说坐进楼里,就是站在这里,都让人碜得慌。”

    你也知道碜得慌,那你还出哪门子的馊主意,或拆或卖,都比自己坐这里强,至少白天不会做恶梦,杜建学恨恨地想道。

    金泽滔直视着方建军说:“方书记,不论是市委还是市政府搬迁到这里,都是恰当的,公安大楼的倒掉,是南门的耻辱,也是越海的耻辱,知耻近乎勇。”

    你知耻个屁啊,你的人民好公仆光荣称号,还是拜这次倒塌事故所赐,你倒可以大摇大摆地进出大楼,谁不知道你是这次事故成功救援的大功臣,心理自然没有负担,也不想想杜建学要搬进这座楼里,能踏实得了吗?

    陈建华看着大义凛然的金泽滔,心里暗骂的时候,也为旁边脸色渐渐灰暗的杜建学抱不平。

    金泽滔最后挥手说:“我们搬进这幢楼里办公,昼警夕惕,常思己过,时刻警醒自己,作为领导干部,应该科学决策,谨慎拍板,市委市政府每个决策,都关乎民生,关乎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我想所有干部职工,市民群众,都会理解,并且支持我们的搬迁。”

    温重岳看着侃侃而谈的金泽滔,心里不仅感慨,其实他内心是支持金泽滔的建议,不论是柳立海还是杜建学,一谈到公安大楼,几乎谈“楼”色变,无非是担心这幢楼死过人,不吉利。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