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九章 我杀了你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东方不败老韩的第二票!感谢大头yang不弃不离的打赏鼓励!)

    只要西桥单独设县的申请得到支持,永州撤地建市方案也会顺利通过。

    竺副部长此时的态度,直接决定永州撤地建市方案是否可行,虽然这两套方案都是拜金泽滔所赐,应司长和刘处长才开了金口指点的,但民政部是否同意,最后决定权还在竺副部长身上。

    竺副部长看了一会金泽滔,才笑眯眯地说了一句:“滑头!”

    金泽滔大喜,恭恭敬敬地双手捧杯,道:“还是以一个西桥人的身份,敬竺副部长一杯酒,只要竺副部长踏进西桥的土地,你就是西桥最尊贵的客人!”

    竺副部长也不说话,举起酒杯,马速书记和温重岳专员相视一眼,马上站了起来,举杯同敬。

    刚才还一头雾水的陈建华等人,此时都恍然大悟,纷纷站立举杯。

    竺副部长从头到尾都没说过一句准话,但他也没有出言反对西桥单独设县,到现在,竺副部长端起酒杯,他的态度已经不言而喻了。

    永州撤地建市是几任地委领导孜孜以求的政治大事,今天终于迎来第一缕曙光,令人感慨,令人惊喜。

    申报过程中,金泽滔从中穿针引线,起到了关键作用,无论是马速还是温重岳、陈建华等人,欣喜之余,看向金泽滔的目光都有些复杂,一时间大家百感交集,都不知道说什么表达此刻的心情。

    方建军大约感觉房间的气氛有些异样,晃着手点着金泽滔,佯怒道:“难道非要这样,竺部长才是最尊贵的客人?小金市长。功利主义要不得!”

    金泽滔愣了一下,二话没说,端起酒杯一干而尽,又重新倒了一杯酒,才说:“心情激动之下,难色语无伦次。请领导原谅。”

    方建军这才转嗔为笑,道:“来,我们一起举杯,欢迎竺部长来我们越海作客!”

    至此,房间的气氛才重新活跃起来,大家纷纷对竺副部长表示感谢。

    竺副部长说:“永州地委领导都在。这里先吹个风,经中央批准,国务院同意,永州、乐水及明港等地的海防岛屿,重新调整行政区划。后天,将在南门召开上述三地市有关行政区划调整会议,请党政主要领导参加,具体内容,明天会有正式通知。”

    说完这些,竺副部长仰脖干了杯中的酒,就没再说话,对马速等人的单独敬酒都婉转谢绝。

    金泽滔悚然一惊,都已经提到了海防岛屿重新调整行政区划,看来。范副部长在京东宾馆提出的第二舰队军港基地一事,已经正式提上日程。

    金泽滔在京东宾馆跟范副部长所述的南门军事港链,岛屿星罗棋布,犬牙交错,行政管理权属混乱,其中就涉及到永州、乐水和明港。

    后天这个会议,应该就能决定,第二舰队基地最后花落谁家。

    而前提就是重新调整这些海防岛屿的行政区域,以形成相对集中的行政和军事资源,既便于管理。也利于长远规划。

    金泽滔不由自主地扭头看向温重岳,正好温重岳也看向他,两人都微微一笑,还互相碰杯,对永州撤地建市初步成功表示祝贺。

    只是在两人扭回头后,都有些心神不属,温重岳已经得到范家暗示,最近总后勤部和民政系统将共同对永州湾外海海防岛屿重新整合,可能涉及到行政区划问题。

    但范副部长语焉不详,具体内情温重岳也不得而知,只是范副部长在最后收线时,说了一句:“你们南门那个小金市长是个人才啊。”

    但当温重岳还以为范副部长有什么话要交代时,范副部长却喃喃说了一句可惜,就啪地挂了电话。

    此时,再看向方建军和金泽滔两人时,心里隐隐有些明白,又似乎什么都没明白。

    温重岳在感慨时,金泽滔却一直在想着一个问题,莫非第二舰队基地真要落户南门?

    如果基地落户南门,就涉及到后天会议要明确的海岛行政区划调整,撤地建市因为还要涉及到县区界址的勘定,没有完成勘界的原则上是不予审批的。

    区划调整目前还在保密阶段,竺副部长自然有理由对永州撤地建市一事不予置词,也难怪刚才马速书记等人无论怎样的旁敲侧击,他都不予正面答复。

    想到这里,金泽滔不由自主地看向方建军,他一要明确第二舰队是否落户南门,二要明确在这件事,是否范家主导。

    在离开京城前,金泽滔就曾将他和范副部长的会面,原原本本地向方建军书记作过汇报。

    方建军到达南门指挥大楼倒塌救援,就曾明白告诉金泽滔,铁司令已经插手第二舰队军港基地的选址。

    在南门港区开发改造上,金泽滔相信,以铁司令为首的越海本土势力,对范家的警惕甚于任何人。

    军地两张皮,如果由范副部长主导第二舰队军港基地的选址,就根本没有本土势力插手的余地。

    金泽滔也相信,以铁司令在军界政界多年积累的人脉,他有这个能力扭转乾坤。

    方副书记微微一笑,点了点头,看着方建军副书记笃定的神情,金泽滔心里莫名地一松。

    看起来,铁司令应该出手,就是不知道军港基地是否最后花落南门,但显然,军港基地之争,越海本土势力占了上风。

    无论范家是否最后插手南门港区建设,只要第二舰队备选军港最后的确定权还在越海手里,南门就成不了范家的飞地。

    如果真要落户南门,那么未来的南门就可能成为东南第一大军港,而作为永州撤地建市的直辖区,南门不具备一级财权。

    按照新财政体制财权和事权相匹配的原则,南门以一个市辖区,它怎样去管理建设庞大的外海岛屿海港?

    看起来,不论是永州撤地建市,还是舰队军港基地的选址,都还存在变数,隐隐地,金泽滔感觉心里面一块石头象落了地。

    对他亲自分管的南门港区建设,温重岳和杜建学一直虎视眈眈,对此,金泽滔苦恼了很长一段时间,港口一期工程到现在还卡在范仲流手里,迟迟没有得到批复。

    但此刻,金泽滔忽然有种柳暗花明,豁然开朗的感觉,之前,让他一直耿耿于怀的南门港口建设,现在看来,也不是非要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温重岳一直注意着金泽海和方建军两人之间的短暂互动,此时,温重岳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范副部长最后挂电话时说了一句可惜。

    金泽滔从京城回来后,转身就成了铁司令号召的纯粹的越海人,在军港基地的确定中,范家和铁司令掰了手腕,但就不知道谁是最后的赢家。

    在这其中,金泽滔应该发挥了作用,但这个时候,温重岳能质问金泽滔吗?

    范家上下,除了董明华、凌卫国几个外戚,谁又当金泽滔是自己人?

    范主席没有,他的岳父范书记没有,范副主任更没有,连他自己都没有!

    如果铁司令出面,军港基地最后花落谁家,还是个未知数,想到这里,温重岳不觉心烦意乱。

    对于这一切,金泽滔都不关心,至于后天的行政区划调整,这种事关未来的军事战略部署,也轮不到他来关心。

    其他如范家和越海本土势力的角力,以及竺副部长的政治倾向,就更不是现在的金泽滔所能关心的。

    金泽滔现在更关心何悦的肚子什么时候能开花,第二天,方副书记和竺副部长乘坐快艇考察英雄列岛,金泽滔就将床搬到了王培昌副院长的办公室。

    三天后,何悦进了手术室,老金家,上至古稀金老支书,下至小堂弟小忠,一家老少全都围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着手术室里传出破晓的啼声。

    生产之日,金泽滔没有再惊动任何人,但还是很多亲友扳着手指算计着时间,和金泽滔一起守候在手术门外。

    家里人或站或蹲,将过道挤得水泄不通,幸好,柳立海、李明堂穿着警服,充当临时保安,维护秩序,不至于让外面太过嘈杂。

    罗立茂带着一家老少过来等候,小帽帽已经能跑会跳了,此时,比金泽滔还焦急,一边朝着手术室张望,一边拉扯着金泽滔的手说:“爸爸,小弟弟怎么还不出来,都急死人了。”

    金泽滔拍着小帽帽肥硕的屁股,说:“帽帽急,爸爸也急,可这事急不来呀,就象西瓜,得长成熟了,才能瓜熟蒂落。”

    小帽帽扭动着屁股,奶声奶气说:“爸爸说得不对,西瓜好吃,小弟弟又不能吃。”

    跟个小孩说什么瓜熟蒂落,金泽滔也觉得可笑,他连忙认错:“小弟弟自然是不能吃的,爸爸打错比方了。”

    小帽帽眨巴着眼睛说:“如果是小妹妹就能吃了。”

    金泽滔看向罗立茂,罗立茂刷地站了起来,对着正从楼梯口冒出头来东张西望的柳鑫奔去,远远就招呼道:“柳局长,你怎么才来呢?”

    小帽帽高高地抬着下巴,等待着爸爸的表扬,金泽滔嘴角抽搐,笑得十分牵强:“小妹妹又不是西瓜,怎么能吃呢?这是谁教你的?”

    小帽帽指着正撒腿跑远的罗立茂说:“爹爹。”

    过道上响起金泽滔凄厉的吼声:“罗立茂,我杀了你!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