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一章意外之喜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fafas的月票支持!)

    柳鑫慌了手脚,连忙低头认错:“爸爸不是打比方吗?小叶子哪能是丫头片子,爸爸一直以你为荣,是爸爸说错了。”

    朱小敏正和母亲说着话,闻讯赶来,对着柳鑫就是一阵数落:“你个**子,可怜只生一个丫头片子?我们不嫌弃你,你倒嫌弃起我们娘俩了,真是反了天了。”

    柳鑫哭丧着脸,只好一遍又一遍地检讨自己只图一时口快,没有顾及娘俩的感受。

    朱小敏愈发不依了:“什么叫没有顾及娘俩的感受,如果我们不在这里,是不是就天经地义了。”

    柳鑫低着麻子脸点头哈腰,朱小敏大发雌威,柳叶眉开眼笑,三口之家演绎着平凡人家的平凡生活。

    金泽滔终于应付完这波恭喜的人群,正好看到柳鑫一家子小声地拌着嘴。

    柳叶弃了还在口角的父母,挽上金泽滔的胳膊,说:“滔哥哥,你说,我要是以后生孩子,会不会也有一大群人在手术室外守着。”

    柳叶认真地扶着眼镜架,看着金泽滔发问,金泽滔心虚地瞄了一眼还在检讨的柳鑫,说:“有没有那么多人我不知道,但我想,你滔哥哥一定会在的。”

    大约是真羞惭了,柳鑫的麻子开始发红,自从金泽滔成家后,柳鑫对他放松了戒心,不再象以前一样,只要柳叶一粘上金泽滔,就象老母鸡护崽,虎视眈眈盯着金泽滔生怕他吃嫩草。

    柳叶这才放下扶镜架的手,喜滋滋说:“就象今天一样!”

    金泽滔吓了一跳,今天我可是孩子他爸,等你一个毛孩子生娃,我都成半大老头了。

    等他再看柳叶时,却见她一头窜了出去,只是隐约间,看到她白皙脸上的那一抹嫣红,这丫头片子!

    第二声啼哭声传来后,无论是爷爷奶奶,还是何父何母,都轻轻吁了一口气。

    虽然剖腹产不存在生育风险,但没下手术台,终归让人担心,现在终于俩孩子平安落地,应该母子无虞。

    只是手术室里的磨砂玻璃门仍紧闭不开,大家都轮流着将眼睛贴近磨砂玻璃,明知道除了白晃晃的灯影,啥也看不到,但渀佛不如此,就不能排解内心的焦虑。

    又大约过了十来分钟,又听到里面一声啼哭,这声音明显比刚才两道哭声要低回沉缓许多,听起来,象是猫咪的呢喃,哭了两声,渀佛累了,就息了啼叫。

    门外诸人都面面相觑,就刚才两位顶天立地小弟弟的哭声,一个高似一个的有力啼哭,奶奶等人都能分辨得出这娃不是刚才俩孩子。

    这一回,紧闭的大门很快打开,里面探出一个只露着眼睛的护士,两道眉毛弓儿似地婀娜弯曲着,一双好看的眼睛笑眯眯地弯成月牙,看着门外黑压压的人头,似是吓了一跳,张望了两眼,高声叫道:“哪位是产妇的家属?”

    金泽滔这个正主儿被人们挤到了外面,只好跳起身来应道:“我就是,我就是,我是孩子他爸。”

    那好看的护士扑哧地笑了:“金市长,最后出来的是个女娃,恭喜了,你现在是仨孩子的爸了,两男一女,龙凤三胞胎。”

    金泽滔傻了眼:“咋多了一个呢?不是说好双胞胎吗?”

    奶奶嘴咧得假牙套都露了出来,说:“只生三个好,只生三个好。”

    罗立茂老娘踮着小脚,努力地往里面张望,喃喃自语:“有儿有女有福气,果然是大富大贵人家。”

    母亲紧紧地抓着何母的手,两亲家母相视无语,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消化这意外之喜。

    父亲还算镇定,无声地高高竖起三根手指,向周围的人们输送着喜讯,只有站他旁边的何父看得明白,亲家嘴唇直哆嗦,实在是说不出话啊。

    好看的护士说:“最后出来的女娃躲俩男娃后面,b超没检出来,恭喜金市长,再等会儿,孩子马上抱出来让你们先见一面。”

    金泽滔拧着眉头还在纠葛,怎么突然之间双胞胎变三胞胎了呢,听到护士的话,突然回过神来:“何悦现在怎么样?没受什么罪吧?”

    好看的护士笑眯眯说:“金市长,何书记现在睡着了,过会儿我们就会送她回病房,你放心吧。”

    金泽滔惊叫:“你是倪杨,你怎么会在里面?”

    好看的护士正是倪杨,闻言瞪着眼睛说:“不许喊我娘,我都说过,我已经改名。”

    说罢就要关门,站在最前排的爷爷此时渀佛才清醒过来,说:“怎么多了个女娃,哎,我说闺女,你让医生再仔细查查,是不是还有孩子留在肚里没掏出来,没准还能再扒拉出一孩子。”

    倪杨按着门框的手猛一颤抖,差点没夹着头,换作其他人,早就劈头盖脸骂了过去,孩子又不是猪仔,哪能掏掏就掏出来的。

    只是老头是金市长的长辈,倪杨不敢造次,和颜悦色解释说:“老大爷,生孩子是有科学根据的,又不是变戏法,哪能随便就扒拉出孩子呢。”

    爷爷不悦了:“那这孩子哪来的,你们医院的科学根据不是照出俩男孩吗?这女娃难道不是扒拉出来的?”

    看着老人殷切的目光,倪杨语塞了,她无法跟他们解释清楚,即使超声波也有失误的时候,只好捏着鼻子点了点头:“我再让医生扒拉一下。”

    说罢,赶紧呯地关上了门,生怕老人再提什么匪夷所思的要求,爷爷隔着门缝又喊了声:“闺女,可一定要把话带到,要是孩子被关在门里没出来,那是要出大事的。”

    倪杨差点没摔倒,倪杨本是高干病房的护士,何悦在永州也算是个高干,跟倪杨挺投机,产房手术室又不准家属进出,倪杨就成了何悦的临时陪护。

    手术室的门一关闭,过道沸腾了,作为三孩子的父亲,刚刚恭喜过的亲朋好友又重新开始恭喜。

    金泽滔搓搓脸,他现在是仨孩子的父亲,有儿有女,这种感觉很奇妙,上天凭空给他添了千金,原来还以为双胞胎就是何悦经常挂在嘴上的三头六臂,原来还真是三头六臂。

    上辈子夺走了他一个儿子,今世给予了他三个孩子。

    上辈子他落拓了一辈子,今世他重新出发,终于找回了些许的尊严。

    金泽滔还在沉思的时刻,奶奶忽然一拍腿,连声说:“坏了,坏了坏了。”

    母亲吓了一跳:“妈,你好好说话,今天可是大喜日子,可不能说坏了。”

    奶奶说:“家里只给俩宝贝儿做了宝宝衣,可没给闺女准备啊。”

    何母说:“就穿老大老二的衣服,不是什么大事儿。”

    奶奶直摇头:“不行,不行,穿着哥哥的衣服,闺女能高兴才怪。”

    老姑挤在奶奶旁边说:“妈,都是小娃儿,宝宝衣不都一样吗?穿在身上,她难道还能分出这是哥哥还是妹妹的衣服啊。”

    奶奶瞪了她一眼:“你咋知道她就分不出来呢,生你那会儿,给你穿你哥的旧衣服,你一天到晚不乐意,嚎个不停,后来扯了块布,给你缝了件新衣服,你就不哭了。”

    老姑嘟囔说:“我有这么挑剔吗?念西就是穿他姐的衣服过来的,也没见他嚎过。”

    奶奶不满说:“你做妈都稀里糊涂,能养好孩子吗?你瞧雨亭越来越象男孩,念西反象个女孩,小娃儿穿衣戴帽都是有讲究的,不懂就别乱打岔。”

    奶奶凭借她丰富的人生经验,让老姑讪讪地只好冲着越来越男孩的商雨亭发火说:“一个女孩子学什么车,野小子似的,小胳膊小腿能转得动大解放的方向盘吗?也不知道帮我管管生意,不知道供你上大学到底图的什么?”

    商雨亭吐着舌头,乖乖地挨训,她在老金家是个特殊的存在,第三代就她一个女孩,兼之金泽滔又特别宠她,一般人说话还真不管用。

    看家里人都陆续学会开车,这个假期,她偷偷通过柳立海,在南门公安局下属的汽校报名学开车,学的还是大解放重型货车,老姑此刻数落的正是这起事。

    商雨亭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老姑发火,打小没父亲,被寡母拉扯长大,对老姑是又敬又怕。

    商雨亭不敢当面顶撞,只敢低声辩白说:“女孩开车又怎么了,小悦姐也会开车。”

    老姑更怒:“小悦一口气生三孩子,你能比吗?都怎么大了,也不知道关心一下自己的终身大事,整天就知道疯玩。”

    能转大解放方向盘的商雨亭此刻只好掩面败退,说话间,手术室的门又一次打开了,出来三位护士,每人抱着一个襁褓,打头的正是好看护士倪杨。

    人们呼啦啦地一拥而上,倪杨护士吓了一跳,大声说:“只许观赏,严禁抚摸。”

    激动如金泽滔都忍不住被倪杨的话逗乐了,爷爷没顾得上看孩子,往后面张望了一下,一脸的失望:“闺女,没了?”

    倪杨愣了一下:“什么没了?”

    爷爷恼火了,敢情把他刚才的话当耳边风了,说:“不是让你带话给医生,再扒拉扒拉吗?”

    倪杨咬着唇说:“扒拉过了,没了,都开始缝伤口关门了。”rs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