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四章 牵头抗旱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an赐票,感谢东方不败老韩的第三票,今天这章因身体发热,可能写得有些语无伦次,见谅!)

    金泽滔两只手在口袋里掏呀掏,最后伸出两只拳头,说:“你要猜得出来,哪只手有小糖儿,那糖儿就属于你了。”

    小糖儿为难了,她看看右边的拳头,又看看左边的拳头,一时间难以决断。

    站门口瞧热闹的小孩子分成泾渭分明的两派,有人喊:“左边拳头。”有人喊:“右边拳头。”

    金泽滔朝这些孩子招手:“都进来,都进来。”

    站在门槛外的孩子们一窝蜂拥了进来,团团将金泽滔围住:“市长伯伯,我说是左手。”

    小糖儿终于下定了决心,说:“市长伯伯,我说左手有糖儿。”

    金泽滔伸开了右手,里面都是五颜六色的糖纸,支持右手有糖的孩子齐声欢呼。

    小糖儿刚刚还熠熠生辉的两只眼睛,顿时灰暗一下,瘪着嘴巴,委曲得直想哭。

    金泽滔将糖儿分给支持右边有糖的孩子们,一边朝垂头丧气的小糖儿夹夹眼,小糖儿两眼红红的,羡慕地看着分到糖而欢天喜地的孩子们,却是一言不发。

    金泽滔倒是惊奇了,说:“小糖儿,你如果改口,伯伯奖励你一颗糖。”

    小糖儿垂着头嗫嚅了一下,终于还是摇了摇头:“错了就是错了,猜错了就要挨罚,哪能奖励。”

    祝海峰听到这儿。感慨地摸了摸小糖儿乱草似的头发,对马速等人说:“错了就是错了,小孩子都明白这个道理,难道作为党的领导干部。还不如一个孩子?”

    马速书记首先检讨说:“祝省长,出现这样的情况,是我们地委严重失察,我们回去后马上行动。逐村逐村检查落实,绝不让一村一户受灾。”

    祝海峰语重心长说:“现在情况还没有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搞农业和农村工作,要经常深入农户田头,坐在办公室是做不好工作的。”

    马速书记表了态,温重岳坐不住了,他狠狠地瞪了梁波平一眼,诚恳说:“祝省长,你放心。回去后。我们一定在地委领导下。将抗旱救灾作为政府当前的头等大事来抓,我在这里表个态,不论是谁。如果在这次抗旱救灾中表现不力,我们都将严惩不贷。”

    祝海峰摆了摆手。说:“我今天不是来听你们表态的,还要看你们实际行动,既然来到这里,我们就请农民朋友进来拉拉家常,看看农民都有些什么实际困难,算是现场办公吧。”

    金泽滔朝着老支书努了努嘴,说:“祝省长请农民朋友谈谈心,你找几个人进来坐坐。”

    老支书唉了一声,迈出大门,招呼人去了,小糖儿嘴巴很犟,但看着剥了糖纸正津津有味吃糖的小伙伴们,忍不住咽了咽口水,脸上的失落还是让人心软。

    金泽滔哈哈笑了,张开左拳,里面是一堆小糖儿,小糖儿就象重新焕发了生气似的,又蹦又跳,还挥着拳头说:“我就知道左手有糖儿。”

    说罢,也不等金泽滔分配,从中捡了块最漂亮,最肥硕的糖果,急不可耐地就往嘴里塞,其他几个猜左手的小朋友们也一声欢呼,纷纷仰起头,说:“市长伯伯,我也猜对了。”

    祝海峰看着欢呼雀跃的孩子们,笑说:“你倒准备充分,出门都还带糖啊?”

    金泽滔又从口袋里掏摸了一阵,递给祝省长说:“这是喜糖,在场领导都分发过,这里跟省长讨个口彩。”

    马速书记说:“泽滔市长那位上个月生了一窝三胞胎,他现在是二男一女的父亲,这也是我们永州不大不小的新闻。”

    祝海峰愣了一下,接过喜糖,伸手说:“弄璋弄瓦,你倒占全了,恭喜恭喜!”

    永州习俗,孩子满月不兴大操大办,只请至亲聚聚庆祝一下,但爷爷奶奶却是无论如何都要铺张大办,前几天,一家人还悄悄回到老家,在大宅院置办了流水席,请村里人庆贺了一下。

    不一刻,老支书就请了几个年长的村民回来,金泽滔倒都认识,都是公安大楼事故现场见过面的,这几个村民一见到金泽滔,就热情地上前问长问短。

    金泽滔紧紧地握着其中一位老人,给祝省长介绍说:“这位张大爷,他的小儿子在公安大楼倒塌事故中遇难,对不住啊,都怪我没用,没能救出你家的孩子,你老人家可要保重。”

    刚刚还谈笑风生的张大爷,顷刻间泪如雨下,哽咽着说:“金市长,哪能这样说呢,都怪孩子福浅命薄,怨不得金市长,你是我们三路湾村救苦救难的菩萨,多少孩子因为你而活命。”

    承建公安大楼的大多是农民草台工程队,三路湾村有很多村民就在大楼工地上干活,当时跪在地上恳求金泽滔救命的就有张大爷。

    祝海峰握着张大爷的手说:“死者逝矣,生者还要努力前行,老大爷,孩子不在了,家庭还有什么困难,你跟我们说说。”

    张大爷抹着泪说:“金市长都安排妥当了,我们没什么别的要求,就一点,金市长是个好官,能为我们老百姓着想,多提拔象金市长这样的领导,我们心里也踏实。”

    另一位老人接口说:“就说这次干旱,我们都知道金市长不管农业,如果有金市长管着,就不会到现在庄稼都快旱死了,都没人管。”

    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地赞美着金市长,却仿佛没注意到南门分管农业副市长梁波平的脸色从刚才的苍白,渐渐地阴沉下来。

    村民的议论让温重岳都感觉脸上无光,他提议说:“祝省长,南门情况特殊,无论是波平市长还是燕君书记,对农业和农村工作都不熟悉,不如让泽滔市长牵头负责抗旱工作,这既是民心所向,也是对南门的农业和农民负责。”

    金泽滔淡淡一笑,温重岳终于还是要对他的分工下手了,上个月,竺副部长和方副书记连袂来永州召开三地市行政区划调整会议。

    第二舰队最后落户谁家,金泽滔不得而知,但会议后,杜建学多次旁敲侧击要求重新调整市政府分工。

    从这些一鳞半爪的信息中,金泽滔隐约了解到,第二船队的军港基地似乎有意落户永州,但并未明确就落户南门。

    这大约就是他所猜测的变数,没有直接明确南门,应该有可能考虑撤地建市后,南门将成为永州市唯一的直辖区,从行政管理来说,南门并不适合成为军港。

    但无论怎样,他分管的港区建设将变得炙手可热,为配合港区建设,南门市政府正在申报成立港务局。

    温重岳提议让金泽滔牵头负责抗旱救灾,也不是无的放矢,三地行政区划调整会议,范副部长亲自参与,虽然最后只是笼统地说原则上同意在永州湾设立军港基地,但无疑,南门是首选港口。

    温重岳看着一脸淡笑的金泽滔,心情复杂,当初范副部长说金泽滔是个人才,其实就是暗示京城有意将军港基地设在南门,他在京东饭店及国家计委的发言,在军事战略上符合中央的意图。

    祝海峰没有贸然答允,他看向金泽滔说:“泽滔市长,你怎么看?”

    金泽滔几乎没有犹豫,说:“领导小组我可以牵头,但希望有关部门能形成合力,步调一致,一切行动听指挥,如果南门其他乡镇的旱情都跟三路湾村的情况相类似,那么我们就要尽早行动,按南门的气候条件,我担心,大旱以后会有大涝,这些都要未雨绸缪。”

    这个时候,洞头镇书记和镇长畏畏缩缩地从外面进来,梁波平劈头盖脸骂道:“三路湾村都旱成这个样子,镇里为什么不放闸?”

    镇长小声地抗辩说:“水利局通知我们乡镇放水都要梁市长同意,我们哪敢擅自主张。”

    梁波平脸色顿时涨得通红,金泽滔摆了摆手:“全市抗旱救灾工作现在由我负责,不管此前怎样规定,我要求在最短时间内,开闸放水,梁市长,水利局那边你来协调。”

    梁波平面色变了变,还想说话,温重岳挥手道:“如果在抗旱救灾这起事关全局的大事上,有推诿塞责,敷衍了事的,组织上将直接追究领导责任,波平市长,你现在唯一要做的事就是落实好领导小组的工作部署。”

    温重岳的语气不可谓不严厉,梁波平瞪了洞头镇长一眼,默默地点了点头。

    祝海峰严肃地说:“当前抗旱救灾是压倒一切的大局,希望永州上下,都能引起高度重视,省里防汛抗旱指挥部,要求各有关县市,建立一日一报制度,希望在不久后,能看到南门的抗旱救灾工作取得成绩。”

    祝海峰又和村里的村民座谈了一会儿,看暮色已现,婉言谢绝了老支书一家的殷勤留客。

    当祝海峰省长一行人离开老支书大瓦房,走到村口时,却见村口的土路上,整整齐齐地从高到低排列着三排孩子,这些孩子,有刚从学校里放学回来,也有未到放学年龄的。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