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五章 争水遇袭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推荐票月票!感谢(稻草人)的第五票,感谢傻傻狂奔中和书友130321004432501的赐票!)

    孩子们整齐地有节奏地挥舞着双手,如果手里有枚小彩旗,那就更完美了。

    小糖儿个子最矮,站在第一排第一个,挂着长长的鼻涕,她挥舞双手的节奏总要比别人慢上一拍,虽然急得满头冒汗,但仍一丝不苟地尽量跟上大家的节奏。

    后面有个高年级的的孩子在喊着口令:“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这是孩子们所知道的最隆重的欢迎仪式,无论是伢伢学语的学前孩童,还是已经快升入初中的高年级学生,他们都一样的虔诚,一样的认真。

    由此,金泽滔忽然想起他和单纯记者采访东源涂下村时,也有过类似的遭遇,每次看到孩子们率真而朴素的笑容,金泽滔都有流泪的冲动。

    他们仰起的小脸上,洋溢着欢快和骄傲,或许这是村里的孩子第一次自觉地用这种形式表达内心的真诚,而不是校方组织的官方活动,他们有理由感到骄傲。

    祝省长微笑着,他不厌其烦地和每一个小朋友拉拉手,或是摸摸头,虽然笑着,但金泽滔还是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份凝重和感动。

    金泽滔摸了摸小糖儿的头,说:“谢谢小朋友,再见小朋友,小糖儿,希望下次见你的时候,你的头发不再象个小鸟窝,能做到吗?”

    小糖儿嗤地用力将两条鼻涕虫吸了回去,用力地点点头,瘪着嘴。带着哭音说:“市长伯伯,你什么时候再来给小糖儿送小糖儿?”

    金泽滔摊开手,里面有一颗硕大的奶糖,糖纸上面的一只大白兔正对着小糖儿呲牙。

    金泽滔笑说:“只要小糖儿变得象小白兔一样的白净,市长伯伯就出现在你眼前。”

    小糖儿紧紧地抓着大白免奶糖,哇地大声哭了出来。

    直到走出路口,仍隐隐约约听到小糖儿等孩子大声地,整齐地喊着热烈欢迎的号子。让人听起来那么遥远,又那么的亲近。

    最后分手时,老支书却趁着金泽滔落后一步,小声地在他耳边嘀咕说:“金市长,都说天有大旱,是大凶之兆。我看这朝里有奸佞当道,不能不小心啊。”

    金泽滔吓了一跳,老支书朝着梁波平和温重岳努了努嘴。金泽滔哑然失笑。

    老支书还是看得出来,这场旱灾,说是天灾,还不如说是人祸,至少在老支书的眼里,梁波平副市长就是三路湾村受旱的罪魁祸首。

    在老支书眼里,温重岳这些地委领导就不是什么好人,上次倒塌事故救援一样,这次抗旱救灾也一样,有好处争着往前赶。有坏处努力往后退。

    防汛抗旱最吃力不讨好,不出事情是正常要求。出了问题就可能被问责攻讦。

    温重岳堂而皇之地要求金泽滔牵头负责,全市这么多乡镇农村,一个不小心,就可能落人话柄,而这也似乎成了南门市政府调整分工的前奏。

    金泽滔拍了拍老支书的肩头,说:“不要担心。有广大农民朋友支持,我相信,我们一定会取得抗旱救灾的最后胜利,至少,在三路湾村,我有这样的信心。”

    老支书张着豁牙的嘴,霍霍笑着:“金市长,你放心,别的地方我们不能保证,三路湾村,我们只听金市长的。”

    回来的路上,人们都没有说话,大家都各怀心思,有的在想着,下一步该怎样发动群众抗旱救灾,有的在想着,该怎样利用这次抗旱达到攫取最大的政治利益。

    下车的时候,祝海峰感慨说:“孩子们用最隆重,也最真诚的方式,表达他们的欢迎,那么,作为党员干部,我们又用什么行动,回报孩子们的善意?各司其职,把旱情降到最低损失,就是我们领导干部的最实在的回报。”

    祝海峰第二天就到浜海等北边几个县市察看灾情,祝海峰副省长前脚离开南门,杜建学市长后脚赶回南门。

    杜建学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成立南门抗旱救灾领导小组,金泽滔被任命为组长,市政府班子成员都被列为领导小组成员。

    临时调整政府分工,暂由金泽滔分管农业,全面负责全市抗旱救灾工作,农业口所有相关部门都必须向组长报告。

    金泽滔不分管农业,但实质上已经行使农业副市长的使命,相反正儿八经的农业副市长梁波平却做起了甩手掌柜。

    到十月初,金泽滔走遍了全市所有受灾乡镇,南门共有三口小容量水库,蓄水量不大,但还能应付眼前旱情,开闸放水很快就有效缓解了旱情。

    库水只能解燃眉之急,不能从根本上解决旱情,人们开始看天,希望老天能发个善心,下场大雨或者来一场台风,旱情就能全面告缓。

    这场史无前例的旱灾波及到永州所有县市,到现在,已经整整快两个月没下过一滴雨,而此时,无论是水田还是旱地庄稼作物,都是最后一轮用水的高峰时期。

    这一天,金泽滔忙里偷闲,一家人坐家里的草席上正享受天伦之乐,一个多月的孩子还不会转折腾挪,只能在襁褓中咿咿呀呀地发着无意义的声音。

    但无论是金泽滔,还是何悦,都将这种声音,当作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看着三个孩子一字并排躺在眼前,金泽滔和何悦都默默地对视一眼,没有什么比这更震撼的,这是生命的奇迹,也是人生的至高成就。

    在金泽滔安享天伦之乐时,三路湾村的老支书,仍然一如既往地每天晌饭后,都要例行公事般,到田头地尾转上一圈。

    金市长负责抗旱救灾后,全市的旱情得到有效缓解,金泽滔将所有出现旱情的乡镇分解落实到市政府每个领导成员,他亲自联系洞头镇。

    洞头镇和西桥镇毗邻,虽然分属两县,但不论是历史还是现实,两镇都有着天然的渊源,脾性相近,血脉相通。

    三路湾村水渠密布,说起来,还是他当支书时候冬季兴修水利时候修起来的,直到现在,村里的老辈人都十分感佩,要不是老支书的水渠,不知道还能不能挨过今年的旱天。

    这些水渠成了现在三路湾人的救命水道,也成了老支书的骄傲,老支书一般都是沿着水渠察看水田,就象一个王者在自己的领地巡视。

    很快,他就巡视到自己那几亩责任田里,这里远离村口,和邻村的水田连成一片。

    此时,老支书看到一群赤膊的村民,正鬼鬼祟祟地在开挖着水渠,仔细看去,他们都是邻村几个熟面孔。

    西桥镇缺水,跟南门一样,也需要对库区水源开闸放水才能缓解旱情,但邻村因为缺少三路湾村星罗棋布的沟渠,水源要引到他们村,基本不太可能。

    西桥镇临时动员村民兴修水利,但谁也不愿意大热天挥汗如雨兴修水利,靠近南门一侧的这些村落,就经常作一些偷鸡摸狗,偷放水渠的事情。

    这样的情况,老支书遇到过几次,也制止过几次,以前因为蓄水量还充沛,老支书也睁一眼闭一眼,都是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邻村村民。

    但随着天气的持续干旱,开闸放水周期越来越长,从原来二天一次,到现在隔三差五才能放上一次,本来蓄水容量就不足的库池,也经不得长时间的干旱折腾。

    这回,金泽滔亲自下令蓄水库池定期放水,节约利用,这是洞头镇邻近几个乡镇的唯一水源,

    今天刚放过水,水渠里的水正畅快地往前流淌,随着这几个赤膊村民的开挖,水渠很快被分出一半往邻村的农田流去。

    老支书的四亩田就在这沟渠附近,在这里开渠,自己的水田铁定要被断水,想到这里,老支书冲了上去:“我说,你们几个鳖造子,还要不要脸,偷东西都偷得理直气壮了,赶紧地自己封了渠,我当没看到,不然,少不得大家都难堪。”

    附近村民都知道老支书在三路湾村人望很高,一呼百应,如果真让他回去呼唤村民,少不了一场混战。

    其中有个年长的村民,从口袋里摸出一包压扁了的烟壳,抖抖索索地从里面掏出一颗烟,两指仔细捻直了,才递给老支书说:“他叔,你瞧,我们也是实在没活路,再不给这几亩田灌点水,眼看着就要绝收了。”

    老支书暗叹了一口气,每次碰到他们放渠的时候,他们总用同一个理由敷衍,现在不是大发善心的时候,还是怪自己心太软。

    老支书叹气说:“不是我心狠,实在是我们自己都缺水,再这样给你们放下去,我们村里的田地都不够用,你让我跟村里的老少们怎样交代。”

    年长村民恳求说:“就放十分钟,田里只要有点水分,庄稼就死不绝,他叔,当我求你了。”

    老支书抬头正想说话,却听得其中一年青村民大骂一声:“老不死!不就放你几滴水,每次都弄得象偷了他家的黄金一样,人五人六的看着心烦。”

    老支书愕然,年长村民还没明白过来,年青村民随手将手中的扁担往老支书的头上砸去。

    没等年长村民喝止,老支书哼都没哼出一声,就象一段木头一样,应声倒地。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