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七十六章 愈演愈烈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年青村民愣愣地看着手中的扁担,哇地惊叫一声,扔了手中的扁担,望着远处仓皇而走。

    倒地的老支书前额的豁口象婴儿的小嘴,嗤嗤地往外直冒血,年长的村民赶紧脱了外衣,手忙脚乱地把老支书的头包扎起来,喊着其他几个村民说:“走,赶紧送医院,可千万不能出人命,不然就是一场弥天大祸。”

    金泽滔接报时,老支书已经送进了永州医院,砸了老支书一扁担的年青村民回家转了一圈,在家人的劝说下,跑西桥派出所自首去了。

    幸好,这一扁担打的是前额,要是再偏上一公分,砸上太阳穴,或许老支书就一命呜呼了。

    老支书命大,挂了一枚针,就懵懵懂懂清醒过来,看到大气都不敢喘的年长村民,他才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有些丧气说:“你们这群鳖造子,下手还真是狠,没死在公安大楼的废墟下,差点被你们一扁担砸死,你说,我要归天了,我这到底是好心呢,还是歹意呢,值得你们下这狠手?”

    年长村民长吁了一口气,说:“他叔,你这样说,我都要惭愧死了,我们心里都明白,开渠放水这事,我们做得不地道,都是这老天逼的呀,也都亏老叔你不计较,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老支书看了一眼,厉声说:“你明白就好,换作往日,我不会计较。但看现在这天气,一时三刻。还下不了雨,开渠放水这事,就到此为止,再这样下去,少不得要跟你们说道说道。”

    年长村民身后其中一个中年村民不满说:“老叔,大家都是地里刨食的穷苦人,你们的水渠也借我们村的责任田经过,分匀一点。也旱不了你们的田,你这话说得就有点过了,什么叫说道说道,我们难道还怕了你们三路湾村。”

    砸了老支书一扁担的年青村民,正是这个中年村民的亲兄弟。

    三路湾村甚少象老支书这样天天到田边地头巡视的,三番两次被老支书数落,这些村民心里本来就有气。再加上刚刚虚惊一声,正憋了一肚子的火。

    此刻,老支书没有生命危险,中年村民也就没了顾忌,说话语气就冲了一点。

    老支书气得嘴角直哆嗦,就连年长村民都没有制止。仿佛自己阻拦他们开渠放水,变成了多管闲事。

    老支书只觉得自己好心被当成驴肝肺,急火攻心之下,两眼一黑,头一歪。又晕了过去。

    几个村民面面相觑,一时有点不知所措。正在这时,却听门口传来一声怒吼:“我草你们八辈子祖宗,做贼还做得有理了,我揍不死你们这群王八蛋!”

    还不等几个村民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就见一只钵大的拳头直往中年村民砸来,跟老支书遭遇一样,中年村民哼都没哼,象段木头般,应声倒地。

    年长村民晃着双手正要说话,那只拳头就往他脸上砸来,旁边另几个村民见状,也顾不得解释,纷纷涌上前去和来人扭作一团。

    来人正是老支书的儿子,小糖儿的父亲,现在在程真金的工程队干活,此刻,他刚从工地上匆匆赶来,连衣服都顾不上换,蓬头垢面一副凶神恶煞的样子。

    他一动手,跟着他一起过来的工友也都不敢落后,这些人大多是三路湾村村民,算起来都是老支书的晚辈,虽然不清楚其中内情,但老支书额头开了个大口子,还被这中年村民一顿抢白刺激得晕过去,却是看在眼中。

    双方人手相当,这一场混战,直惊得急诊室病房里的病人尖叫四起,这些病人大多是行动不便的患者,生怕被这场混战波及,患者家属为保卫自己的亲人,也都纷纷加入战团。

    双方都打红了眼,哪还顾得上这是医院的急诊室,等到金泽滔闻讯赶到医院时,病房里已经一片哀鸿,狼藉满地。

    医院的保安此刻正控制群架双方,两边村民个个带伤,就没一个囫囵的。

    金泽滔气乐了:“你们倒是明白人,知道在医院打架,有个好处,只要当场没有趴窝,就没有性命之虞,倒是放得开手脚。”

    三路湾村的建筑工人,有几个还是金泽滔带人从废墟底下挖出来的,或多或少都将金泽滔视作救命恩人,不管心里怎么有气,见到金泽滔,那是大气都不敢出的。

    唯有西桥镇这些村民,颇有些桀骜不驯,最先被老支书儿子放倒在地的中年村民,此刻,黑肿着两只大眼圈,瓮声瓮气道:“今天势单力薄,我们认栽,这事情没完。”

    年长村民嘴角破裂,霍霍的吸着凉气,一巴掌打在他的头上,恼怒道:“人在屋檐下,你就不能少说两句,有完没完,在南门的地盘上,你也讨不得好。”

    老支书的儿子委曲说:“金市长,你也看到了,他们嚣张得很,我爸都被他们打成这个样子,还恶言相向,我们也是着实气不过,这事情本来就是他们理亏。”

    金泽滔挥挥手,招呼过身后的柳立海,说:“让医生给他们上点药,全部带回去,还真是反了天了,开渠放水,还出手伤人,有这闲气力,挖条水渠,用得着跑南门偷水吗?”

    年长村民说:“金市长,这事你得两手摊平,说我们出手伤人,那刚才这小子带着一大帮子人进来是咋一回事?”

    金泽滔呵呵笑说:“你还是挺明白事理的,行,都带回去录个口供,柳局长,派人去西桥提人,将凶手带回来。”

    中年村民吓了一跳,老支书都给救回来了,咋就成了凶手呢?

    金泽滔转身离开的时候,又嘱咐了一句:“别忘了,将那条扁担一起带回来,那可是凶器。”

    金泽滔的话,让年长村民听得心惊肉跳,他期期艾艾说:“金市长,事情没有这么严重吧,不过是无意识地碰撞了一下,你瞧,如果真是故意行凶,这一扁担砸的就不是前额,而是其他地方,再说,他也主动投案自首,只能算是一般的村民纠纷,用不着上纲上线吧。”

    金泽滔呲着牙笑说:“老大爷还挺明白事理的,不过凡事讲证据,还是等公安侦查后,才能得出最后结论,这算不算故意伤人事件。”

    此时,老支书也清醒过来,他看着急诊室的一片狼藉,心里只觉得悲哀,这事说到底是自己心软。

    如果一开始就坚决给予制止,也不会一而再,再而三地开渠放水,直到现在双方的仇越结越深,还连带着将金市长都牵累进去。

    金泽滔之所以不想轻拿轻放,大事化小,实在是随着旱情越来越严重,南门各地都出现类似不同程度的争水纠纷,特别在和西桥镇毗邻地界的几个村庄,争水纠纷愈加频繁。

    如果不再重拳出击,这种局部纠纷完全可能演变成大面积冲突,东源两村械斗的血腥场面还历历在目,金泽滔至今都心有余悸。

    柳立海指挥着干警带走斗殴双方的时候,洞头镇书记镇长才匆匆赶到。

    金泽滔让两人直接跟西桥镇协调,争取尽快移交打人凶手,将这起可能引发的村民冲突事件,尽量消灭在萌芽状态。

    不论是金泽滔,还是柳立海,都没有意识到这起看似平常的争水纠纷,始料不及地发酵成南门和浜海最大的村民冲突。

    当天傍晚,当柳立海亲自带人去西桥镇派出所提人时,起先是派出所所长推三阻四没有顺利移交。

    等柳立海好不容易打通老领导柳鑫电话,说明事由获得同意后,打人凶手的同村村民已经团团围住了派出所。

    在东源镇派出所任职时,柳立海经常遇到类似的情况,倒也不是太惊慌,他一边向金泽滔求助,一边严令紧闭大门。

    金泽滔接报时,一方面要求柳鑫全力配合,一方面向曲向东县长说明情况,请求当地党委政府配合。

    西桥镇现任党委书记许西,原任县委宣传部副部长,跟金泽滔有过不大不小的过节,金泽滔直接跟他协调,碰了个钉子,许西不冷不热地说:“金市长,这是公安部门的事情,我们党委也不好贸然插手。”

    西桥人脾气比较倔,在南门栽了跟斗只能作罢,现在南门的公安局长跑西桥镇来提人,上上下下都不由同仇敌忾,所以无论是公安派出所,还是当地党委政府,都对这起村民包围派出所事件冷眼旁观。

    再说,许西书记对金泽滔还心有余恨,往昔的种种难堪,让他最后决定一走了之,当夜就赶回县城,袖手旁观做起了看客,就看金泽滔这一回怎么收场。

    西桥人脾气虽然不好,但西桥人不象东源人那样好勇斗狠,这些村民可能会给南门人一些难堪,但绝对不至于胆大包天要袭击派出所的地步。

    所以许西心安理得地跑回县城当起了看客,离开前,还交代镇长,派出所的事情让公安部门自己解决。(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