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七章 谈笑止戈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小糖儿的父亲重重地点点头,说:“金市长,你的大恩大德,我们全家都记在心里,有来生,再报答,但杀女之恨,我不能不报。”

    金泽滔似乎吃了一惊:“小糖儿是老村长杀的?”

    小糖儿父亲摇了摇头,金泽滔又问:“或者是在场还有嫌犯没有落网?”

    小糖儿父亲涩声说:“金市长,我谢谢你帮小糖儿报了仇,但这仇深似海,还不够。”

    金泽滔哦了一声,道:“说得也在理,算起来,郎家村人人都跟你有仇,这仇该报。”

    金泽滔说话的时候,一直开着手提喇叭,现场一片寂静,他们的对话通过话筒,清晰地送进现场每个即将参战或围观的村民耳里。

    小糖儿父亲说的话得引起现场村民的纷纷议论,特别是郎家村年青村民,都纷纷对他怒目而视。

    金泽滔沉默良久,忽然发问:“那你觉得张大爷跟你有仇吗?”

    小糖儿的父亲惊愕地看了他一眼,赶紧摇头,说:“张大爷是我长辈,我当父亲一样敬重他。”

    金泽滔拍桌道:“既然你敬重他,那你干么把他往死路上逼,今天应该是你一个人的战争,你却把全村老少都拖落下水,你这不是和全村人都有仇吗?”

    小糖儿的父亲张了张嘴,虽然他不想承认,但事实如此。

    纠集村民跑到郎家村扒屋,是他发动的村民,郎家人围村。是他策动村民群斗,今天两村对峙,也是他坚持要打上一战。

    有三路湾村年轻村民大声声援:“金市长,我知道你说这话,是出于好心,但我们都是守望相助的三路湾人,我们不帮他。谁帮他。”

    年轻村民的声援博得他周围人们的一阵欢呼,欢呼声援的大多是年轻人。

    金泽滔没有理会场上的哄闹,而是叹息说:“老支书还好吧?”

    小糖儿的父亲点了点头,金泽滔又问:“小糖儿的妈妈呢?”

    小糖儿的父亲又是点了点头,金泽滔说:“你反正是生无可恋。死无可畏,死了也就死了,可惜了你老父亲,还有你刚脱离生命危险的妻子。”

    小糖儿的父亲低垂着头,谁说他生无可恋,他还有两个住在医院。等待医治的亲人。

    金泽滔摇头说:“其实,你还年青,再过一年半载。还能再添个孩子,生活可以重新开始,你现在成了东元建筑的工人,收入并不低。好日子才刚开始。”

    小糖儿的父亲悲哀道:“可小糖儿没了……”

    金泽滔低沉说:“小糖儿不是你们生活的全部,不是整个世界,你不要忘了,小糖儿也是我女儿。”

    他站了起来,他的脚下,正踏着那条白色的中轴线上,说:“我站的位置。就是当时我们最后一次告别小糖儿的地方,所以,等会儿,你们要打起来,这个地方请不要冲撞。”

    小糖儿父亲喃喃道:“小糖儿!”

    说罢顿时泪如泉涌,他隐隐觉得,他的决定可能错了,但无论对错,他对郎家村的仇恨,却并没有因为金泽滔的劝说而稍减。

    金泽滔说:“我就站在这里,看你们冲锋陷阵,然后,一部人将倒下,永远不会起来,一部分人,会重新站起来,但可能丧失劳动力,你们做好准备了吗?”

    四个中老青年村民,谁都没有信心开口说做好了准备。

    金泽滔朝着小糖儿的父亲微微一笑:“对你来说,这场械斗,最残酷的是什么?”

    小糖儿的父亲恨恨地瞪着郎家村的老村长,说:“大不了一死。”

    金泽滔呵呵笑说:“你错了,对你来说,最残酷的是莫过于人张大爷死了,你还活着,小糖儿的死,你可以将仇恨记在郎家村,但张大爷的死,你去恨谁?只能恨你自己,所以,你会一辈子寝食难安。”

    说到这里,他又转向郎家村新老村长,说:“其实,你们不必恨他,一个失去孩子的父亲,无论做出怎样过激的事情,都是可以原谅的,房子扒了,可以再立,但人没了,立起来的,就是牌位。”

    “不论生死,请你们不要记恨对方,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交代完郎家村村民,他又转头对小糖儿父亲说:“你也不必恨所有姓郎的人,郎家村,只有一个扁担郎,也只有一个扒梁郎,那个人,今天不在这里。”

    “不论生死,请你不要再记恨对方,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金泽滔最后说:“现在,茶也喝完了,你们可以回去准备,发动自己的父老乡亲,举起屠刀,向对面的村民发起进攻。然后,活着或死去!”

    “但有一点,我再奉劝诸位,请不要再记恨对方,仇恨,只会蒙蔽双眼,丧失理智,那么,现在请你们离开。”

    双方来的时候,还昂首挺胸,走的时候却都象打了败仗似的,怎么也挺不起脊梁。

    有孩子开始哭闹:“我不要爸爸打架,我不要爸爸死。”

    也有妇人在劝说:“当家的,你要走了,我们娘儿俩可怎么办?”

    有脾气火爆的参战村民破口大骂:“走你妈啊,乌鸦嘴,谁说我就会死,就没句吉利话,滚!”

    妇人坐地大哭:“那我该怎么劝说你,劝你杀人,当家的,杀人也是要偿命的,我们不要打了,我们回家吧,打生打死,图的是什么呀!”

    脾气火爆的村民顿时哑火,杀人是要偿命的,没看到现场这么多公安武警虎视眈眈,杀了人,只怕下场更惨,等待他的将是比死亡更恐怖的铁狱和审判。

    金泽滔举起喇叭说:“让这些孩子,看着自己的父亲流血,死亡,或者受伤,都是不道德的,如果你们要继续战斗,就先让你们的孩子离场吧。”

    大人还在犹豫是不是先劝退孩子们离场,孩子们却纷纷冲进村民队伍里,和他们的母亲一起,死死地拉着各自的父亲,号啕大哭着不让他们打生打死。

    金泽滔看着远处被扒屋顶,仿佛咧嘴嘲笑的大瓦房,象是自语,又象是对小糖儿父亲喃喃说:“这是你想要的战争,不是小糖儿想要的,她此刻,或许有惊和怕,但就是没有恨和怒,所以,等会儿,你要报仇雪恨,你要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的时候,请千万拿下你头上的红布,那不是小糖儿想要看到的。”

    走了几步的小糖儿父亲无力地蹲在地上,呜呜地抱头痛哭。

    张大爷佝偻着腰,扶起他,张了张嘴,最终只发出长长的一声叹息。

    郎家村两任村长回头看着蹲在不远处痛哭的小糖儿父亲,心里却没来由地堵得发慌。

    人心乱了,队伍就不好带了,金泽滔的攻心策略终见成效。

    刚才还兴高采烈的观战群众,此刻都沉默地看着乱作一团的两村村民。

    刚才还跟金泽滔对话过的那人大声说:“金市长说得对,还是不要打了,打死打活,图的什么呀,意气之争害死人啊!”

    有不怀好意的人嘀咕道:“金市长说不打就不打了,那我们跑这么远的路,不是白费力气了?”

    他的抱怨引起不少同道中人的支持,却也吸引周围更多人的怒目。

    不怀好意的人还沾沾自喜:“打啊,快开打,我们等得脖子都伸长两寸。”

    他的话终于激起众怒,不知道谁先动的手,只听有人怒骂道:“打你妈打,我先砸死你这个丧尽天良的坏胚!”

    然后就见到一块土碴子扑地砸在这人的脸上,不怀好意的人顿时血流披面。

    围观的人们顿时乱作一团,扭作一团,柳立海和柳鑫面面相觑,相视苦笑,果然,该打的人没打起来,不该打的人却打作一团。

    全副武装的公安干警们早就手痒,见状,不等两位局长发话,如狼似虎,挥舞着警棍橡皮棍,望着动手的人们劈头盖脸打去。

    围观人群中顿时发出一阵鬼哭狼嚎声:“警察叔叔,你们打错人了,我们是看热闹的,不是械斗的村民。”

    这人正是被砸了一土碴子的不怀好意者,追着他打的是李明堂,边挥舞警棍,边骂骂咧咧:“打的就是你这种唯恐天下不乱的坏种!”

    不怀好意者终于跑不过耐力过人的李明堂,抱头蹲地,大哭求饶:“警察叔叔,别打了,我都投降了!”

    李明堂一脚将他蹬得四脚朝天,骂道:“我让你投降,我让你求饶,你这颗老鼠屎,差点没坏了金市长的好事。”

    刚刚还呼爹叫娘的两村村民队伍,此刻,都出奇地一致观看起乱作一团的围观人群。

    孩子们兴高采烈地又跳又叫:“警察叔叔加油!打死这帮坏胚子!”

    孩子他娘霍霍地在一旁抽着凉气说:“当家的,幸好,不是你们动手,不然,这一阵子乱棍下来,可够你受的。”

    火爆脾气的孩子他爹闷闷说:“你咋就知道公安的棍子就一定打我。”

    孩子他娘说:“你我还不知道,一打上手,就没了理智,公安不打你,打谁?”

    机警一点的早就躲到一旁,人群中,最早和金泽滔对话的人摇头晃脑说:“谈笑止干戈,杯茶释世仇,金市长要是放在古时个,那就是个诸葛亮一样的智多星。”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