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九章 鸡飞狗跳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南天两剑的月票支持!)

    但金泽滔的表现还是让夏新平扎扎实实地吃了一惊,他非但没有之前自己所预料的坚拒不受,反而买一送一,不但同意将他手中的港区建设拱手相让,还主动提出调整梁波平的分工。

    这还是他熟悉的金泽滔吗?这分明是逆来顺受,小心小气的典型受气媳妇的作法。

    金泽滔收起之前的笑容,严肃道:“夏专员,在这次抗旱救灾中,南门涌现了许多先进人物和先进事迹,但也有个别领导干部作风拖沓,漠视群众疾苦,缺乏服务宗旨。”

    夏新平平静地听着金泽滔侃侃而谈,心中却起了波澜,金泽滔主动提出调整南门市政府分工,却原来都落在这番话上。

    果然,金泽滔说:“如今,南门抗旱救灾工作取得了决定性胜利,我认为,对这次抗旱斗争中表现突出的干部就要大力表彰,对抗旱不力的干部就要予以调整。”

    换作往昔,金泽滔工作归工作,要求归要求,两者从不混作一谈,但此刻,他不但提了条件,还学会用妥协和交换达到自己的政治目的。

    如果第一次金泽滔用公安大楼事故调查作为条件,提出了政治上的诉求,那还能理解为借势而起,属特殊情况。

    那么这一次,他是以一个日益成熟的政治人物的身份,堂而皇之地向温重岳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和条件。

    半年前的那场政治盛宴,他第一次学会利用手中的政治资源,为自己争取到最大的政治利益,当时,他的举止还略显稚嫩生疏,提出要求时,羞羞答答,遮遮掩掩。

    但此时,他已经光明正大到毫不掩饰他内心的政治冲动。而且还学会隔山打牛,利用抗旱救灾这面旗帜,达到打击异己的目的,不知不觉间,他已经成长到和温重岳讨价还价的地步。

    夏新平看着一脸平静的金泽滔,目光复杂,心情纷乱。

    其实,金泽滔并没有夏新平所想的那么复杂,在这次抗旱救灾工作中,各地各部门。涌现了一批德才兼备的好干部。同时。也暴露了一批浑噩度日的官场米虫。

    金泽滔有意放大抗旱救灾工作,就是为了整顿南门干部作风,至于夏新平和温专员怎样理解,金泽滔并不在意。

    离去前。夏新平专员告诉他:“省委紧急通知,为防止突击提拔干部,要求各地市、各有关厅局停止干部调整,省组部已经酝酿了小一年的干部任用新条例,将在最近正式启动。”

    省管干部调整不涉及县处级干部,夏新平告诉他这个消息,只是让他抓紧提出干部调整方案,以防地委有人借口人事冻结,反对南门人事调整。这是一个善意的提醒。

    金泽滔表示了感谢,从夏专员办公室出来后,他默默地在门口站立了一阵,并没有马上直接离开。

    夏新平高估了南门港区建设的重要性,对现在的金泽滔来说。南门港区建设已经是鸡肋。

    竺副部长在永州召开的永州、乐水及明港三地市行政区划调整会议,根据调整方案,第二舰队的军港基地设立在永州已经无疑。

    至于具体哪个县市,应该还要考虑到永州撤地建市的行政区划。

    金泽滔甚至怀疑,南门作为未来永州市的一个直辖区,是否还具备军港基地建设所需的一级财政。

    对于温重岳及梁波平来说,南门军港基地规划建设还未明朗化,但港区一期建设项目还搁在国家计委范副部长手里,却是实打实上亿元投资的大项目。

    这大约就是温专员急于要求调整南门政府分工的最内在动因。

    至于谢凌分管的工业,更是鸡肋,谢凌已经跟他抱怨过多次,当这副市长,管的还是工业,还不如城建局长事多。

    金泽滔清楚,南门的经济活力在于商业经济,工业既无基础,更无潜力,除了服装鞋帽等轻工业产品,南门并无成气候的骨干产业和龙头企业。

    而且,金泽滔也不准备在南门大力扶持工业企业发展,南门的现状,也不允许当前的经济建设向工业倾斜。

    所以,对谢凌的抱怨,他只是笑笑,一直没有予以正面回应。

    但此刻,却正好借着梁波平的分工调整,干脆也调整了谢凌的分工,在南门,农业比工业要出彩,至少在金泽滔看来,农业里的渔业一块,是能出成绩,而且是出大成绩的。

    南门港区建设一期工程,重点打造安全渔港的防浪堤,一期工程完工,南门的渔业生产将更上一个台阶。

    金泽滔让出他分管的港区建设,却让谢凌分管渔业,实是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举。

    以梁波平眼高手底的作风,让他独自负责超亿元的港区一期工程,实在不能让金泽滔放心,有谢凌把关,至少在渔港建设上,金泽滔心里有底气多了。

    金泽滔在夏新平副专员的办公室门口发了一会儿呆,拐了个弯,找到郑昌良办公室。

    郑昌良办公室正坐着丁万钧,现任南门市委组织部长,两人在郑书记办公室里相见,都有点意外。

    丁万钧愣了一下,哈哈大笑着先起身,说:“传说中的诸葛市长来了,欢迎欢迎!”

    丁万钧个头不高,身体单薄,站在金泽滔面前,矮了差不多一个头,两人握手时,丁万钧还要仰头,才能和金泽滔对话。

    丁万钧是金泽滔的老领导,调整到南门市委也有几个月时间,两人平时见面不多。

    但每次见面,金泽滔都有个错觉,在小个子的丁万钧面前,他虽然俯视,却仿佛仰望。

    在郑昌良的办公室里,丁万钧反客为主,忙前忙后为金泽滔张罗着座位,泡水上茶。

    金泽滔迅快地瞥了一眼郑副书记,却见他笑眯眯地不但不以为忤,反而伸手挥退了闻迅进来的秘书。

    老领导果然非常人,金泽滔可以肯定,在丁万钧调任南门组织部长前,两人甚至都不熟悉。

    这才几个月时间,丁万钧竟然和郑昌良的关系处到这等程度。

    金泽滔和郑昌良倒不用那么客套,打了声招呼就直接坐了下来。

    郑昌良夹了夹眼,问:“夏专员那边过来的?”

    金泽滔没有隐瞒,笑说:“是啊,刚接受领导批评,正精神着呢。”

    郑昌良微微一笑:“年轻人就是活力四射,换作我们,处理类似事件,一向是稳字当头,你倒好,直接让两村上千村民摆开战场,也不知道谁借你这么大一个胆。”

    金泽滔直到现在,都不认为他这样处理三路湾村和郎家村两村械斗事件,有那么的惊世骇俗。

    郑昌良见他并不以为然,也只能感叹初生牛犊不怕虎,只是拿手指点了点他,没有再提这事。

    金泽滔却扭头对丁万钧说:“丁部长,抗旱救灾已经胜利结束,接下来,我想向市委正式建议,表彰一批抗旱工作中表现突出的干部,同时对一些在抗旱工作不力的乡镇和部门提出批评,这也是为弘扬正气,鞭策落后,希望组织部门支持。”

    丁万钧认真说:“金市长的工作组织部一定支持,南门是个灾难频发的城市,台风、洪水不断,多年下来,大家有个思维定势,总以为,平庸是本分,做好是情分,做好做差一个样,我们就要打破这种思维惯性,就要体现做好做差不一样,对表现的干部,不但要大力表彰,还要大力提拔。”

    金泽滔心里暗叹,真是闻弦知雅意,难怪上辈子在丁万钧离任后这么多年,人们还一直传说丁万钧是浜海财税局历任最厉害的局长。

    丁万钧业务能力不突出,到市委汇报工作都要带着业务骨干,但就是这样一个财税局长,却在南门市委市政府中极具分量,这种分量就体现在他惊人的政治嗅觉,以及过人的政治敏感性。

    郑昌良深思片刻,道:“万钧部长的提议很好,我也觉得现在干部队伍一潭死水,正需要有新鲜水源激活,抗旱工作是块试金石,这个抓手抓得好,可以起到以点带面的作用。”

    金泽滔抚掌说:“两位领导不愧是搞组织干部工作的,眼光独到,刚才还听夏专员说,省组部酝酿了快一年的干部任用新条例,就将在最近正式启动,永州如果在这方面做做文章,我想,省组部一定是喜闻乐见的。”

    附和金泽滔的建议,丁万钧是投金泽滔所好,郑昌良则是有感而发,但此刻,金泽滔却将此事跟省委组织部的干部选拔任用新条例结合起来,让两人都不觉眼前一亮。

    丁万钧担心说:“说起来,负责永州及乐水两地省管干部考核调整的,正是金市长熟悉的陆部长,金市长,依你所见,陆部长会对这个感兴趣吗?”

    金泽滔笑说:“陆部长感不感兴趣,我不知道,但陆部长作为多年的老组工,熟悉干部任用条例,对干部使用十分有见地,却是大家都知道的。”

    金泽滔一听陆部长负责乐水、永州片的干部考察,心里不由乐了,以他用下巴看人的倨傲性格,就不知道,他的到来,将会引得永州怎样的鸡飞狗跳。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