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章 部长有请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陆部长比金泽滔想象得来得急,国庆刚过,省委工作组就在陆部长亲自率队下,浩浩荡荡进驻永州。

    这个时候,南门组织部刚刚发出关于表彰抗旱工作先进个人和先进集体的通知,这是南门历史以来,首个对抗击自然灾害的表彰文件。

    有人欢呼雀跃,咱干的工作与天斗,与地斗,领导咋就瞧不上呢,现在老天终于开眼看到了。

    有人暗自咒骂,抗旱工作也就金市长亲自牵头负责,才引起组织部重视,以前谁当回事。

    借着表彰东风,金泽滔为主发起了南门新一轮干部调整,这一回,人们才发现表彰文件载明的对抗旱工作不力,绝不姑息的说法,不是闹着玩的。

    一批在抗旱工作中表现优异的干部被提拔使用,一批表现平庸,甚至扯皮拖后腿的,降级或撤职也不是没有。

    金泽滔办公室里,今天高朋满座,这次干部调整中榜上有名的,此刻,都汇聚在金泽滔办公室里。

    其中声音最洪亮的当属光头大肚汉杜子汉,这个粗鄙文人正在会客室里高谈阔论:“要我说,这回调整当数志刚书记最是飘逸,志刚书记,二进宫了吧?”

    厉志刚从城关镇党委副书记,被一纸调令送到海岛乡镇后洋镇任书记,貌似提拔了,但在很多人看来,则是明提暗贬。

    城关镇党委副书记,调到一般乡镇任书记,在人们看来,就已经是贬谪了,更何况还调到后洋镇这个天苍苍,海茫茫,风吹浪高见海鸟的外海孤岛,那就是大大的黜落。

    只是厉志刚此刻,不但没有被贬谪的失落,相反却满面红光。神采奕奕,他说:“老杜,大哥别笑二哥,我飘逸了,你老兄也高明不到哪里去,堂堂物资局长,当哪啥子的水产局长,是不是大材小用了,以你老兄的锦绣肚肠,就是当个文化局长都比这强。”

    厉志刚心里清楚。金市长将他安排在这个位置。既是未雨绸缪。也是预先抢占高地。

    第二舰队将在永州设立军港基地,不论最后落户哪个县市,后洋镇都是军港基地建设绕不开的优良军港。

    南门外海,后洋镇是唯一有正式编制的建制镇。不论军港基地怎样折腾,他都是方圆百里的海岛行政区划最高行政首长。

    用金市长的话说,先占先得,这是国际上宣告领土所有的通行做法,随着军港基地的设立和开发,后洋镇的军事和政治地位,将远远超过海岛的经济价值,可以预见,厉志刚的政治地位也必将水高船涨。

    杜子汉因为抗旱物资的调配和管理上成绩突出。被通报表彰。

    随后的干部调整中,他被金市长一举推荐至水产局任局长,有资深民间组织部长说,杜子汉一定是得罪狠了金市长,不然。干么把他贬到水产局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任局长。

    一个是销金窝,物资局别的没有,就是有钱,在物资局当局长,那就是掉落米缸里的老鼠,肥啊。

    一个是百草园,水产局什么都有,就是没钱,堂堂正科级机构,至今还租着老四合院办公,草比人肥。

    物资局少说管着近千号干部职工,直到现在,杜子汉都还没认全中层干部职工。

    水产局算上局长,连上看门,也就两只手加起来多一些,杜子汉转了一圈,全认齐了。

    但此刻,无论是杜子汉还是厉志刚,都洋洋得意,说话声音数他们俩最高亢。

    杜子汉一听厉志刚的大声嚷嚷,心虚地往里面虚掩的办公室张望了一下,作色道:“哎唷,都说志刚书记是个厚道人,我看以讹传讹了,你说这么大声,不是把我往火上烤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心里有多委曲似的。”

    厉志刚哈哈笑了:“委曲才不假嘛,水往低处流,杜局长也往有水的低洼走,不过,杜局长生财有道,水产局有你坐镇,这帮孙子有福喽。”

    翁承江笑了:“别的什么福不知道,口福肯定会有的,杜局长,小弟以后分管的就是城建土管,仰仗你的地方很多,单位搞点福利什么的,可千万不能推辞。”

    翁承江此番调整离开金泽滔,任城关镇副镇长,分管城建土管,接替原卢海飞的位置。

    杜子汉拍着肥硕的胸脯道:“翁镇长,你这不是瞧不起人嘛,靠海吃海,靠着兄弟吃海鲜,没说的,以后你一年的水产吃食兄弟我包了。”

    坐翁承江边上的卢海飞嗤地笑了:“杜局长,你滑头了,明知道承安镇长不沾鱼腥,说得天花乱坠,其实不费一钱,都说杜局长精明,果真名不虚传。”

    卢海飞之前任城关镇副镇长,现调洞头镇任副书记,副镇长,原镇长调回南门,降一级使用,任农业局副局长。

    说是副职,平调,但市里至今无意配备镇长,却是实际的镇长。

    其实卢海飞已经够条件直接任镇长,按永州惯例,从市区到基层乡镇任职,一般都提拔一级使用。

    但最后,金泽滔为平衡起见,还是留了余地,倒是财政局副局长骆辉,此番一步到位就任富康乡乡长。

    如果再加上局长缪永春,金泽滔任局长时的财税局班子全都齐了。

    缪永春此刻正襟危坐在金市长面前,毕恭毕敬道:“金市长,我听你的,不论在哪个岗位,我都是你手下的一个兵,再说,这次调整到市府办,就在金市长身边工作,而且还是金市长亲自分管,我心里就更踏实。”

    缪永春被调整是个意外,金泽滔之前没有准备,裘星德正式调任市委办主任,原市委办老何主任,被安排到财税局任局长。

    杜建学一如既往地想将老何主任扫地出门,老何主任年纪偏大,随便往人大政协里挂个虚职也就打发了。

    但实在是老何主任情况特殊,他资格老人缘好,对他的安排,就连久未露面的陈铁虎,都亲自打电话给杜建学。

    最后,甚至惊动已经调至省组部的刘志宏处长,最后温重岳告诫他,一定要把安置老何主任当政治任务来完成。

    老何主任提出到财税局发挥余热,杜建学只好找金泽滔商量。

    虽然杜建学管着财政资金,但财税具体人事及业务工作,一向是金泽滔亲自把关。

    金泽滔这个度把握得很好,凡涉及财政资金分配,该杜建学市长签字的,他绝不沾手,也因此,杜建学默许了金泽滔的存在,再说,金泽滔的分工里还分管着税务工作。

    最后商量的结果,裘星德任市委办主任,老何主任任财税局长,缪永春调任市府办主任。

    本来,按金泽滔建议,老何主任任财税局党组书记是比较妥贴的,财税局长这样的业务性强的主管部门,还是有业务之长的财税干部担任为妥。

    花钱是门大学问,聚财更是个精细活,金泽滔不认为,老何主任能信任财税工作?

    金泽滔心忧财税工作,缪永春却担心市府办主任是否善终。

    按说,两办主任是个出干部的岗位,至不济任满也能到人大政协干个副处,但南门几任市府办主任都不得善终,原因大同小异,几任市长仓促落马,殃及池鱼,几任市府办主任都遭无妄之灾。

    前市府办主任王力群若不是有金市长另眼相看,结果也是一样,哪还有今天副市长的风光。

    想到这里,缪永春开始还有些抵触的心又开始活泛起来,只要金市长长盛不衰,自己就不用担心没有前途。

    和缪永春还没谈几句话,刘志宏处长亲自打来电话,陆部长点名让他陪同晚宴。

    金泽滔心里叫苦不迭,你陆部长这不是将他架火炉上烤吗?现在永州上下风声鹤唳,草木皆兵,哪是寒暄叙旧的良机。

    省组部来永州也有两天,金泽滔倒是在非正式场合拜访过一回陆部长,此后,他不敢再往陆部长身边凑。

    涉及到本职工作机密,陆部长嘴巴就象上了锁似的,论及其他,陆部长的嘴巴不但毒,还有点大,不怎么让人放心。

    所以思来想去,闲着无聊,就是千万别跟陆部长闲聊,不知什么时候就让你后悔莫及,这才是金泽滔担心的。

    所以,刘志宏的邀请不但没有让他欣喜,相反,他犹豫着该以什么样的理由回绝,不至于让刘志宏同志太过难堪。

    刘志宏象是明白他的心意似的,嘿嘿笑说:“金市长,陆部长说了,你如果工作繁忙,可以不用来的。”

    金泽滔赶紧说:“陆部长面前,哪敢谈繁忙,怎么忙,能忙得过陆部长?一定来,一定来。”

    刘志宏哈哈笑了:“你明白就好。”

    金泽滔欲哭无泪,匆匆打发了门外的杜子汉诸人,想了一下,带着尚未正式履任的缪永春一起赴宴。

    陆部长到永州公干,请他吃饭,现场陪同的永州领导肯定少不了,带着缪永春,陆部长或许不会太过为难自己。

    到了门外,翁承江还在收拾秘书室,等着金市长下班,城关镇离市委大院不远,在金市长还未物色到合适秘书前,已经正式到任的翁承江还不时抽空回来帮忙。

    金泽滔一挥手:“走,部长有请,我们一起吃大户。”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