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一章不搞特殊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yhbie的月票!)

    金泽滔带着两人进通元酒店一号院时,大家都象看怪物一样对他行注目礼。

    永州主要领导都在,南门杜建学、沈向阳及组织部长丁万钧等人也到场。

    陆部长性情古怪,要求严格,为表示尊重领导,马速书记等人甚至在酒店外远远地就停了车,安步当车进来的,更不用说带秘书主任。

    金泽滔不但高调,而且还摆谱,就算大家都知道陆部长跟你金市长亲近,你这作派,也是对陆部长的不尊重。

    果然,陆部长斜睨着他,嗤嗤笑说:“金市长现在起来越有官威,出个门,吃个饭,主任秘书司机一个都不能少,不知道的还以为是省长大驾光临。”

    金泽滔嘿嘿干笑着,缪永春却变了色,陆部长他是久闻大名,听说金市长能上这个常务副市长,还是陆部长亲自发话。

    愈是这样,愈要放低身段,愈要谦虚谨慎,只是聪明如金市长,今天怎么也会走这出臭棋,不但姗姗来迟,还带着主任秘书一同出席,这架子未免罢得太大。

    陆部长声音突兀,大家明明都听在耳里,却愣是都装作没有听见,谁都没有搭话,谁也没露出异色,只是大家的耳朵都支楞起来。

    金泽滔搓搓手,说:“陆部长,我们仨人正好没饭吃,就是想蹭顿饭吃,没想到这么多领导光临,失礼失礼。”

    翁承江跟陆部长打过交道,倒没什么反应,领导既然带着自己来,自有领导的用意,唯有缪永春却尴尬得不行:“金市长,要不我们在外面随便应付一顿吧。”

    金泽滔摆摆手,说:“陆部长雍容大度,幽默闲雅,没听出他是开玩笑吗?一顿饭而已,添双筷子罢了,领导哪会跟我们计较,没得看轻了陆部长。”

    金泽滔很自觉地坐在末座,缪永春战战兢兢地看了陆部长一眼,屁股悬在半空不敢落座,生怕陆部长一声吆喝,他又重新起身。

    陆部长闷闷地哼了一声,挥挥手,大家都鱼贯而入,入座时,大家都不由诧异地看了眼金泽滔,这就过关了?看起来,陆部长跟他的关系还真不是一般的深厚。

    丁万钧硬要和金泽滔互换位置,金泽滔死活不肯:“你是老领导,理应坐在上首。”

    丁万钧不肯,还要谦让,陆部长看得厌烦:“吃顿饭,哪那么讲究,屁大的官,偏要让来让去。”

    丁万钧立即不再劝说,只好坐在金泽滔前位,金泽滔还犹自说:“你瞧,陆部长最讨厌繁文缛节,在陆部长面前还是抱诚守真为好。”

    丁万钧连连点头,有熟悉陆部长为人的忍不住撇嘴,此话明显是误人子弟,不知道的还真以为陆部长天性率直,不拘小节,你若这样想,那就离死不远了。

    陆部长首先端杯,说:“第二次来永州,上一次是来观摩干部提拔任用新条例的实施,这一回是亲自来永州组织实施,希望大家支持!”

    马速书记带头表态说:“陆部长亲自来永州坐阵,这是我们永州荣幸,我相信,在陆部长的亲自领导下,省委落实新干部任用条例一定会取得圆满成功。”

    温重岳一向惜字如金,现在场合,陆部长的性格又难以捉摸,他谨慎地没有出言。

    倒是陈建华附和说:“大家都对陆部长翘首期盼已久,陆部长此番永州之行,永州干部群众莫不欢欣鼓舞。”

    金泽滔心里暗笑,马速不管说得多么露骨,他还是地委一把手,陆部长尚不会对他恶语相向,而陈建华此言,明显是刺激陆部长毒舌发作的前奏。

    果然,陆部长瞟了还满面兴奋之色的陈建华,说:“期盼是真,翘首未必,鼓舞可能,欢欣全假。”

    陈建华脸上堆出的敬仰表情瞬间凝固,端着酒杯的手,此刻,愣在半空,不知道该继续伸出去,还是缩回来。

    站金泽滔旁边的丁万钧和缪永春还是第一次见识陆部长的风采,此刻,都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省委工作组落实干部任用新条例,除了一些谈话,走访,还有一个重要环节,就是民主推荐,群众测评,这些要在全地区范围进行。

    你要说翘首企盼,欢欣鼓舞,那也没错,现在永州上下,暗流涌动,就是在座的领导,也都是各怀心思。

    明哲保身者希望能安全过关,蠢蠢欲动者希冀永州能发生点事,心怀愤懑者期望工作组能发现些问题。

    大家都当陆部长是钦差大臣,都当工作组是检查组。

    陈建华正面诠释这种现象,陆部长反讽这种心态,说起来,不过是看问题的角度不同。

    但此刻,陆部长借着陈建华的当头一棒,给在座的领导干部敲了一下不轻不重的警钟,工作组还未开张,先给大家心理蒙上一层阴影。

    大家都沉默不语,唯有马速硬着头皮打哈哈说:“不管是不是真的欢欣,大家盼望着工作组到来的心情,那都是一样的迫切。”

    省委围绕干部任用新条例开展新一轮干部调整,在越海上下传说很久,就是只听雷声不见雨,各种流言蜚语尘嚣甚上,今天才真正启动。

    无论大家心里怀的什么样心思,都迫切地希望新条例早点实施,干部调整早些启动。

    干部调整就是这样,耽搁得越久,人心越乱,情况也越复杂。

    举杯喝酒时,金泽滔才发现,好象在座的,除了陆部长、刘志宏,杯里斟的都是一色的老烧酒。

    金泽滔看了看杯中的老烧酒,难怪刚才自己斟酒时,很多人都盯着自己看,此刻终于明白过来。

    原本马速等人准备跟着领导喝黄酒,只是永州人不喜黄酒,也不擅黄酒,看金泽滔都没有刻意向陆部长看齐,也就不以为意。

    就是这个不以为然,让马速第一回敬酒就碰了壁,马速殷勤地满杯敬领导,无论怎样,一杯对一杯,以白酒敬黄酒,都不能说失礼。

    但当马速恭敬捧杯站起,陆部长却连眼皮都没抬,顾自吃菜饮酒,马速书记开始还以为陆部长眼神不好,出言提醒了一下:“陆部长,我首先代表地委,代表全地区八百多万人民,欢迎陆部长到来。”

    只是陆部长象个聋子似的,仍是不闻不问,马速书记站也不是,坐更不是,极其尴尬地立在席间。

    最后,他只能求助地看向刘志宏,这一年来,马速书记每次到西州,必然要拜访刘志宏,架子放得很低,也因此迅速修复并改善了和刘志宏的关系。

    刘志宏实在不忍看着老领导难堪,自己不敢说话,却朝着金泽滔努了努嘴,大家的目光都刷地看向金泽滔。

    金泽滔差点没有骂出声来,马速书记向你求助,你把皮球踢给我是咋回事,马速书记不能舀陆部长这么样,心里这股郁闷早晚发作在自己头上,不厚道啊!

    金泽滔支吾了两声,说:“陆部长不喜欢搞特殊化,喝白酒不是不行,但要倒两杯,陆部长才能和你对饮。”

    喝黄酒的居然要求喝白酒的以二当一,这还不喜欢搞特殊化?

    如果换作陆部长喝白酒,大家喝黄酒,估计非要四杯才算不搞特殊化,官大一级压死人,官大三极不是人。

    大家都吩咐服务员多备了一只杯,自觉地接受搞特殊化的惩罚。

    马速书记瞪了金泽滔一眼,早知如此,干么不从善如流,非要喝老烧酒,害得当众出了这么大的糗。

    马速书记瞪他,他只能狠狠瞪着刘志宏,刘志宏有些讪讪。

    马速左右开弓,捧着两个酒杯,再度邀酒,陆部长这才施施然举杯和马速书记干了。

    陆部长虽然看人用下巴,敬酒用眼皮,但喝酒却是实实在在的不摆架子,一口饮尽杯中酒,很是让敬酒者面上有光。

    在座领导都齐齐松了口气,知道特殊就好办,就怕领导不搞特殊化,那才难办。

    接下来,大家都纷纷举杯敬陆部长,连带着,为了表示尊重,同饮黄酒的刘志宏都是两杯当一杯敬。

    刘志宏喝了两杯酒,有些上头,十分谦虚地说:“不敢当,不敢当两杯相敬,各位都是我的老领导,咱不搞特殊。”

    刘志宏是真感觉不好意思,谦让一番,只是顾头不顾腚,博得了在座领导的好感,却踩了陆部长的尾巴。

    只喝酒不说话的陆部长开金口了,他说:“也对,回到永州,你是不能搞特殊化了,两杯敬,你就两杯回,白酒敬,你就白酒回,这样才算不搞特殊。”

    老刘同志有些酒意的头脸顿时臊得血红,就象桌上煮熟的螃蟹。

    金泽滔扑地低头发笑,幸灾乐祸地看着西装笔挺的刘志宏处长垂头丧气地换杯换酒,这下搬石头砸自己脚了吧。

    陆部长一如既往的强大,在他眼中,大约除了杯中物,就是眼前菜,特殊化可以搞,但就是不能犯了他的忌。

    陆部长都发话了,老刘同志没办法,只好把刚才搞的特殊化都补了回来。

    刘志宏几杯老烧酒补下肚,这回是真上了头。rs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