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九十八章 捅破天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流氓山刘副镇长,南门还很少有人不认识的,但此刻,看上去有些落拓,衣衫凌乱,一只袖口还被撕成两爿迎风招展,头发乱糟糟象蓬乱草。

    缪永春摇了摇头,大老远就可以看到他鼻青脸肿的狼狈相,一定在歌厅被人欺负了,以他锱铢必较,睚眦必报的性格,哪能这么容易就善罢甘休。

    也不知道谁这么倒霉跟他结怨,鼻涕一样缠着你,自求多福吧。

    不过恶人也须恶人磨,南门上下大约也就金市长方能镇得住这根搅屎棍。

    刘孟山被免职后,原来大家都准备看场好戏,但就是奇怪,原来还摩拳擦掌的刘孟山不知吃了什么药,竟然就这么偃旗息鼓了。

    缪永春心里胡乱想着,李良才匆匆跟了上来,说:“缪主任,你且稍候,怎么也要让你出这口气。”

    缪永春出了包厢大门,刚才心里那股被水蛇藐视的无名怒火就熄了一半,摇了摇头说:“算了,跟她计较,没得掉了身份,再说,这种场合跟他们争执,就算争回一口气,那还要顾及身后的影响。”

    身为财税局长,一手抓着钱袋,一手抓着税收,左右逢源,无论是企业还是单位,谁不是把他当财神爷一样供着,不管心里是怎么想的,当面那是要面子有面子,要里子有里子。

    象国色天香这样明里削他面子的极少,换作以前,怎么也要计较一番,但现在,他的心思可不在这上面。这种争长斗短传扬出去,就变成了争风吃醋。

    缪永春十分清楚,水蛇既然麻着胆子让人截道,自然对方有让歌厅服软的地方,缪永春再呆下去脸上无光,还不如一走了之。

    李良才显然没他想得这么多。东源人,最重脸面,佛争一柱香,人争的就是一口气,东源人动辄拳脚相向,就是因为东源人好面子。

    李良才搓着手说:“缪主任。我知道领导你怕影响到金市长的形象,不用你出面。你只管瞧好了。”

    缪永春摇了摇头,说:“不用那么费心,老李书记,咱当是自己人,跟你唠叨两句,这种场合还是少来。挣钱不易,歌厅就是销金窟,无底洞。花了钱也落不得好,明堂是个有身份的人,也要考虑对他的影响,千万莫要因小失大。”

    缪永春的肺腑之言让老李臊得不行,他喃喃说:“缪主任,老李忘形了,你教训得是,今晚也非是一定要来这里花销,实在是想看出好戏,你再等等。”

    缪永春还在犹豫,却见流氓镇长匆匆忙忙下了楼,隔了不一会儿,李聪明嘿嘿傻笑着跟着他走了。

    李良才这才解释说,刚才在通元酒店碰到马忠明,实在是他行踪太过鬼祟,以前又和金市长有过节,李聪明便自告奋勇跟去看看他到底想干什么。

    然后就李聪明发现,马忠明居然盯上了王如乔部长的梢,东源人不喜欢王如乔,以前在浜海当书记时,每次东源有重大群斗村械,他都会带着大批公安武警出现,王如乔一向视东源人为仇寇。

    在王如乔就餐的包院外面,李聪明看到了一脸狼狈的刘孟山,因为曾经跟踪过马忠明,李聪明对刘孟山不陌生。

    许家还没倒霉时,两人都是许永华在城关镇的得力干将,平时来往就密切,马忠明出事被后,刘孟山是唯一还和他来往的城关镇领导干部。

    马忠明脑子好使,有一肚子的鬼主意,刘孟山被免职后,跑去跟难兄难弟讨主意,马忠明说:“扳倒金泽滔,你就别妄想了,找他当面生事,你就是寿星吃砒霜,趁早挖个坑把自己埋了拉倒,要想官复原职,得找机会。”

    趁着省委工作组进驻永州的时机,跑去地委闹事,就是马忠明给刘孟山支的招。

    只是刘孟山实在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不但没达达成目的,反被王如乔交到公安局白挨了一顿揍。

    刘孟山黄昏被家人从公安局领出来后,就发了疯似地满世界找王如乔,要报这奇耻大辱。

    马忠明断定,王部长喜动不喜静,今晚不是在通元酒店应酬,就是在工作组驻地宾馆陪省组部领导,马忠明果然在通元酒店找到了正和郭勇他们一起吃饭的王如乔。

    刘孟山满脸的疯狂和狼狈,连李聪明都看得出来,他一定是吃了王如乔的大亏,以刘孟山的性格,不在歌厅大闹一场是绝不会善罢甘休。

    李良才他们纯粹就是想看戏,才在饭后决定到歌厅娱乐,当缪永春听到王如乔和郭勇他们都出现在歌厅,就没坚持离去。

    李良才让歌厅开了个空房喝茶聊天,过了大约半个小时,却见李聪明气喘吁吁跑回来了,说:“草他娘的流氓山,还真敢这么干,这得多大的仇啊。”

    不等李良才等人动问,李聪明说:“刘孟山直接跑省委工作组找陆部长实名告状,陆部长正怒气冲冲地出来,后面还跟着马速书记和温重岳专员,这下捅破天了。”

    缪永春目瞪口呆:“还真是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这下热闹了,得赶紧报告金市长。”

    李良才兴奋得双手直哆嗦,紧张得连手包的拉链都拉不开,李小娃看不过眼,一把接过手包,用力一拉扯,只听得嘶的一声,整个手包被撕成两半。

    李良才此时连一向视如珍宝的真皮手包被撕都没放在心里,只是喃喃道:“这下子不是屎也是屎了。”

    连刘延平这个官场新丁都清楚,省委工作组来永州实施新干部任用新条例,你组织部长不来身边侍候也就罢了,居然跑歌厅大鸣大放,你这是想干什么?庆贺邪,嘲讽乎?

    说轻一点,你这是目无领导,说重一点,你这是顶风作案。

    显然,刘孟山也清楚这一点,省里面领导下到基层,吃吃喝喝,搂搂抱抱不是罪,但你得看场合,也要看时候。

    现在明显不是你王部长燕舞莺歌庆升平的时候嘛,干部群众谈话都还没开始,推荐考察都还没正式启动,

    缪永春接过大哥大,抖抖索索地拨出电话。

    自升级为爸爸后,金泽滔就有我爱我家模范丈夫的趋势,每天准点下班,端碗稀饭,就着咸菜,都比酒店的大鱼大肉要有滋味。

    逗逗儿女,听着他们咿咿呀呀地哭笑,都比歌厅的最美妙的歌喉动听。

    生了孩子,何悦的胃口瞬间就降了下来,身材也渐渐地开始恢复中,再休养几天,何悦准备正常上班。

    一家人围着桌子吃顿家常饭,看着三把摇篮里三个并排躺开的孩子,那真是他最大的享受。

    三个还在牙牙学语中的孩子,数女儿唱唱跟他最亲,两儿子一个亲他外公老何同志,一个亲他奶奶,作为英雄母亲何悦书记,则悲惨地被三个孩子不约而同地当作路人忽略。

    何悦翻阅了大量了的宝宝书,书上都说,母爱培养要从娃娃抓起,不能母乳喂养已经不是一个称职的母亲,痛定思痛,那就和孩子同起同睡,培养感情。

    从生产后就一直和三个孩子分开睡觉的何悦,找了个身心愉悦的黄道吉日,决定和三个孩子同睡一屋,本来何悦还盛情邀请金泽滔同甘共苦。

    金泽滔微笑着婉言谢绝,和孩子闹闹可以怡情悦性,但若跟三个孩子共度良宵,你就等着明天瞪一双熊猫眼。

    没看到三个孩子都是几个大人分开带的,你可以怀上三头六臂,你还真当自己三头六臂啊。

    果然,没到天明,身心交瘁的何悦就将三个孩子一一亲手送出,从此谈儿色变,不敢再提什么同起同睡,亲情培养。

    就是三个大人照顾,持续一段时间也是疲惫不堪,幸好家里女眷多,隔上一段时间,家里的老姑婶婶伯母,都会过来轮流照顾。

    三个孩子给金泽滔带来无穷的欢乐,也给家里的长辈带来无穷的烦恼。

    父亲最近连旧书籍都没功夫收了,一下课就往南门跑,想要和孙儿亲热,母亲总嫌他有一股旧书的馊味,非要他洗过澡,换过衣,才允许抱上孙子。

    父亲痛并快乐着,虽然每次母亲让他洗澡,他总抱怨:“看看自己的孙儿,还要沐浴戒斋,孙儿就是皇帝,也不用这样隆重。”

    母亲反唇相讥:“孙儿要是皇帝,你还得三跪九叩。”

    父亲大怒:“百行孝为先,史上哪个皇爷爷给自己皇帝孙子叩头的,书读得少,不怪你,不懂别装懂,最可悲!”

    父亲和母亲在绊嘴的时候,金泽滔吃好了饭,抱起躺一旁早已经不耐烦的女儿唱唱,先抛两绣球,逗得她一阵银铃般的欢笑,然后,唱唱会主动跟爸爸做顶牛的游戏。

    顶顶和天天瞪着大眼睛,手舞足蹈,咿咿呀呀地开始强烈表达不满。

    金泽滔正要逗两小子,何父喊话,缪永春来电话。

    缪永春声音颤抖:“金市长,省委工作组陆部长亲自带队,马速书记和温重岳专员陪同,他们刚进国色天香歌厅。”

    金泽滔皱起眉头:“陆部长要到歌厅唱歌?”

    缪永春答所非问:“王如乔部长和郭勇市长正在歌厅娱乐,可能梁波平市长和任总也在,是刘孟山告的状。”

    金泽滔喃喃道:“这是要捅破永州的天来了!”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