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四章 尊重领导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金泽滔视力不错,他大老远能看到这张纸记载的是一些名字,但不知道具体写些什么。

    直到现在,他都没从陆部长那张嘴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陆部长准备解惑的时候,马速书记纯属巧合地进来了,此刻金泽滔恨不得脖子能长到看清那张纸都写了什么。

    坐在主席台上的永州主要领导不紧不慢,不慌不忙地念着稿纸,将他们各自近几年的辉煌工作业绩解读得花团锦簇,掷地有声。

    现在才刚刚轮到温重岳专员,温专员一如既往地面无表情,声音苍白,仿佛他念的是和他毫不相干的稿件。

    在这之前,马速书记已经规规矩矩地完成了口头述职,马速坚持中庸之道,说话做事,都不急不缓,对自己从来没有好眼色,但也不疏远。

    旁边的陈建华看着手中的讲稿,念念有词,陈副书记比较讲究演讲和口才,每次报告前,他都习惯先念上一遍,文章最经不得念,多念念,能发现一些问题。

    所以,陈副书记的秘书也换得最勤,没有谁能受得了吹毛求疵,鸡蛋里挑骨头的领导。

    再旁边,郑昌良副书记大背头梳得整整齐齐,气宇轩昂,两眼炯炯有神地扫视着会场,连金泽滔都感觉他刚才微微点头是冲着自己来的。

    地委班子,似乎自己现在能说得上话的只有郑昌良副书记了,金泽滔不由得怀念起以前和温专员相得的日子,没有一个重量级的领导在自己身前遮风挡雨。总让他有些恓惶。

    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事实。他现在有些力不从心,南门市委,自己说话办事也没有半年前那么得心应手。

    沈向阳是个难得的君子,但他是夏新平一手带出来的,他也有自己的政治诉求,跟自己走得近,不过因为志同道合,谈不上政治同伴。

    王燕君就不用说了。性格上有严重的缺陷,金泽滔都怀疑什么时候她就得了精神分裂症,宣传部长孔敏辉就是杜建学他们拿来恶心自己的,没半点共同语言。

    组织部长丁万钧,财税局老领导,跟郑昌良走得比较近,但由陈建华最先推荐,政治取向十分复杂。

    纪委书记张山,昨晚得悉,地区纪委准备调回接任何悦的副书记。估计留在南门时间也不会太长。

    遍数南门的常委们,金泽滔悲哀地发现。苦心经营这么长时间,最后竟然还是孤家寡人。

    王力群和谢凌还没成长到独挡到一面的高度,他一直小心提防着,什么时候,他们俩人就被打发得远远的,如此的话,在南门市委市政府,他就更加孤掌难鸣。

    自从上这个常务副市长,他似乎就快和独夫等同起来,温专员不待见自己了,杜建学把自己当成了对手。

    和范家一开始就说不上友好,范仲流也好,范萱萱也好,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总后的范副部长压根就没有看得上自己,大约除了对自己提出的军事港链概念有点兴趣,其他就一无是处。

    范家的几个外戚,为人倒真不错,不管是董明华厅长,还是凌卫国副部长,为人都还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

    就是温重岳,直到现在,自己都没有太大的成见,政治派别害死人,自己虽然极力在这其中左冲右突,避免受到池鱼之灾,但显然,他是失败的。

    对于温重岳专员及范家来说,自己已经是地地道道的越海本土势力在永州的代表,属于政治上的异己分子。

    有苦难言啊,看着旁边不远处的梁波平,就这样一个政治上的白痴,温重岳都宁愿托之以港区建设的重任,也不愿自己沾手。

    无论是温重岳,还是总后的范副部长,大概都没有预料到,军港基地的设立还有变数,军港基地不会设立在南门,已经确信无疑。

    这也是他为什么他愿意将手中的港区建设分工移交给梁波平,而且还把身边的人都往西桥方向撒。

    当时自己还在猜测民政部竺副部长的政治倾向,现在他有些恍悟,方副书记都亲自陪同竺副部长一起到永州,方副书记工作分工同竺副部长又没有交叉,他凭什么以省委第三把手的身份一路陪着竺副部长。

    这个时候,他对西州金钟山后,那座戒备森严的深宅小院里,那个老得都快成精的小老头铁司令十分神往,心怀敬畏。

    铁司令让他以越海本土亲善大使的身份,赴京城和范家等家族交好,最后竟被范家老祖宗和尚副总理,将越海绑架上围剿京城书记卢家仁的战车。

    自己当时面对方副书记时,心里还挺愧疚的,谁能说,这不正中铁司令的下怀,而总后范部长关于军港基地的提议,不也正是他将这事捅给方副书记。

    他妈的,他妈的,真他妈的是头猪,自己从一踏足京城,就成了铁司令和方副书记手中的牵线木偶,难怪他一回来,温专员就对自己那么不待见。

    自始至终,都没有人跟他解释,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其实在西州抱金别院时,师母宋雅容提议让他跑跑交通部,何尝不是提醒自己。

    刚刚他还嘲笑梁波平是个政治白痴,就是这个白痴,昨天晚上,王如乔和他的前秘书郭勇,都中了刘孟山的招,跟着他们一起进歌厅的梁波平,却屁事都没有,最后还施施前在陆部长眼前离开。

    温重岳咄咄逼人地夺走他手中的港口建设分工,谁说就一定是歹心,梁波平表现出来的心比天高,手比眼低,温重岳一直倚为心腹,信任却丝毫不减,何尝就不是一种政治态度。

    环顾四周,自己纯洁得就象刚下山的小和尚,人人都象吃人的老虎。

    南门不能再呆了,再不能在众老虎的眼皮底下呆了,太危险了,温专员直到现在,都没真正拿自己怎么样,换作方副书记或者范副部长他们,恐怕自己早就死了好了几回。

    看着台上意气奋发的陆部长,自己的常务副市长,不正是面目可憎的陆部长为自己争取的吗?而这正是自己和温专员以及他身后的范家决裂的标志**件。

    难道他很早就预估到会是这样的结果,他不住地诱惑着自己对永州撤地建市有点什么想法,到底是因为他猜测到自己的心思,还是陆部长,或者陆部长身后的大老虎的想法。

    金泽滔想到这里,冷汗津津,手脚冰凉,直到现在,自己都没有可以真正倚为靠山的强大政治势力。

    铁司令算是越海最大的政治势力,但你敢求这头大老虎庇护吗?

    老虎尾巴他都不敢抚摸,更不要说与虎同穴,除非自己成长到可以让老虎侧目的地步。

    一个小小的副处级干部,在这些大老虎眼里,不过是顿可口的早餐。

    还是夹紧尾巴,神仙打架,最好少掺乎其中,此时,他突然想到已经奔赴京城的妻子何悦,又不觉头疼,为什么自己总是避免不了和他们的纠葛。

    金泽滔想到这里,台上刚轮到陈建华副书记述职,听着陈副书记抑扬顿挫,声色并茂的报告,会场的气氛都为之一振。

    旁边的王如乔脸色如灰,精神十分不振,不知道昨晚他回去后,陆部长交代的长篇检讨完成了没有。

    听缪永春说,陆部长还严厉强调,不许假手秘书,估计,他现在满脑子都是歌厅的危害性。

    就是等会在述职的时候,可千万要小心别脱口把这篇检讨念出来,金泽滔不无恶意地想着。

    主席台另一边是夏新平常务副专员,前南门市委书记,是个温和谦恭的领导,金泽滔对他一直深怀敬意,此外的几位常委,除了公安处长刘石伟,其他都不太熟悉,更谈不上什么好坏。

    昏昏沉沉间,台上该念稿子的领导都圆满完成了任务,就是王如乔部长都很顺利念完述职报告,中间没有丝毫的停顿。

    陆部长对述职领导都一一给予点评,很中规中矩,没有台下的刻薄刁钻,让台上台下了解陆部长性格的人们都齐齐松了口气。

    随后就是发下大量的测评表格,都是对台上地委领导的评价和推荐,金泽滔左右坐着南门所有副处级以上领导。

    大家收到测评表,就象课堂上收到试卷一样,小心地呵护着,动笔打勾写名字时,都警惕地看着四周,生怕被人窥见到什么。

    金泽滔大开大阖,测评表格散得满桌都是,就象课堂上吊儿郎当的坏学生,答不上试卷时,总爱用这种方式彰显自己的性格。

    金泽滔却是个好学生,没有片刻的思索,所有的测评表格,他都是按第一拦答案挑上,到最后,他甚至都没有看左端的名字,闭着眼睛挑最好的挑上。

    政治思想,好,工作作风,好,工作业绩,好,廉政建设,毫无疑问一直很好,然后,又开始下一个名字。

    直到有人在背后睃巡,他才霍然抬头,却见陆部长象个考官一样,背着手,笑眯眯地看着答卷,还不断点头:“不错,不错,下级尊重上级,在你的笔下表现得淋漓尽致。”

    金泽滔随口答道:“那是当然,我一直都很尊重领导!”(未完待续。。)

    ∷更新快∷-<海>-∷纯文字∷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