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深水炸弹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陆部长却低吼一声:“尊重领导?我看你这是污蔑领导,哪个领导能象你填写的那样十全十美,那不是领导,那是圣人,态度十分恶劣,对省委工作组交代的工作敷衍了事,重做!”

    金泽滔十分无辜地看着陆部长,振振有词:“我觉得地委领导都是我们学习的楷模,如果他们连这些绩德勤能都没有做到最好,怎么能为人师表,以身作则呢?”

    陆部长气乐了,接过刘志宏匆匆过来递给他的空白测评表,甩在他的桌上:“如果这是考场,你刚才的卷子就是作弊,重新做过,否则不予通过。”

    金泽滔只好无奈地接过空白测评表,刘志宏幸灾乐祸地收缴了他都快填好的测评表,临走时还教训他说:“一看就不是好学生,尊重领导也要实事求是嘛。”

    金泽滔没有再象刚才的大开大阖,而象老母鸡护着小鸡崽一样,将空白测评表全都揽在怀里,看着身后虎视眈眈的陆部长,却忸怩着不落笔。

    陆部长没好气说:“又怎么了?”

    金泽滔还是振振有词:“你让我实事求是,万一你一转身告诉了被测评领导怎么办,那还不是自己找不自在,所以,请部长回避一下,我才好下笔。”

    陆部长气呼呼地走了,旁边的杜建学向他竖起了拇指,能对陆部长这样说话的,整个会场大约就数金泽滔了。

    金泽滔东张西望,手里的笔却没有丝毫犹豫,还是和刚才一样。一律打好。绝没有其他选择。

    给领导测评打分。打差了,如果以为自己做得神不知鬼不觉,那就是猪脑,收卷的人不知道是谁,统计的不知是谁,最后保管表格的人依旧不知道是谁。

    所有人,只要在这里填写过测评卷的人,全都有迹可循。金泽滔正准备夹着尾巴做好人,哪敢在这种无足轻重的细小事情上,平白得罪人。

    这些领导,平时哪怕跟他当面翻脸,领导自惜身份,不会拿你如何,但此刻,关系到自身的政治命运,如果出现不可预料的后果,他一定会追根揭底。一定会想方设法找到他失分在谁身上。

    这种蠢事,前辈子自己也干过。然后厄运就一直跟着自己走。

    在他想来,干部好坏,不是几张表格就能决定的,更不是在场的干部能决定的,没有谁被黜落,被调整是单纯因为干部群众测评不过关的。

    但如果谁在这次新条例实施后被黜落,肯定会有一条强大的理由,不被群众公认!

    组织上不动你,你就是群众公认的好干部,组织上要动你,必然不被群众公认。

    会议室参加测评的干部,总有对台上领导心怀不满的,这些人或许不会被发现,因为他不被注意。

    但对于在座的王如乔部长、陈建华副书记等人,若是出现这样的情况,毫无疑问,自己就是最大的嫌疑,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金泽滔不屑为之。

    想到这时,金泽滔难免伤心,官没有当多大,或明或暗的仇人却结了不少。

    当陆部长又过来巡视时,金泽滔趁机将手中的所有测评表都塞在旁边杜建学市长的手中,说:“麻烦领导一起上交。”

    杜建学苦着脸,不敢看陆部长的死人脸,被陆部长惦记上,总不那么让人愉快。

    金泽滔对着陆部长咧着嘴笑:“陆部长今天真有为人师表的风范,小子佩服。”

    陆部长咬着牙说:“都是按照实事求是的原则独立完成的,没有敷衍塞责?”

    金泽滔神清气爽,十分干脆说:“当然,这回,我是经过郑重思考,反复检查,终于完成,一定符合工作组的要求,请陆部长放心。”

    很多怀着同样心思的干部,有了金泽滔的前车之鉴,在陆部长等省委工作组如狼视虎的巡视下,都偷偷地重新填写,修改了原来的答案。

    金泽滔感觉好笑,我不打你差,但我也不能阻止别人实事求是填写,这都是陆部长为人师表闹的,却不能怪我。

    在杜建学起身将手中的测评表递交给工作人员时,金泽滔看到杜建学借着整理手中表格的瞬间,迅速地瞄了一眼,忍不住偷笑,交给你手,就是为了让你过目,不用这么偷偷摸摸的。

    所有的测评表格被回收,金泽滔看看时间,差不多午饭时候,陆部长最后总结几句,今天的测评推荐,应该告一段落。

    陆部长咳了两声,只字不提刚才台下的风风火火,说:“下面,还有一张推荐表需要大家填写,永州即将撤地建市,省委组织部拟组建永州撤地建市筹备组,筹备组组成人员将在今天推荐基础上产生,请大家充分酝酿,行使好手中的权力,不许交头接耳,不许交换意见,务必独立填写完成。”

    一石激起千重浪,陆部长的话音刚落,台上台下一片哗然,金泽滔杜建学两人相顾骇然。

    省委酝酿了大半年,才开始轰轰烈烈实施干部任用新条例,自然不会开个会,填张表,然后谈个话就万事大吉,大家心理都有准备,传言已久的干部调整并非空穴来风。

    但陆部长当场宣布推荐筹备组组成人员,还是让金泽滔始料不及,难道刚才地委领导述职时,陆部长手中那张神秘的名单就是永州撤地建市筹备组的候选人名单?

    台下哗然,是因为永州撤地建市都快成了永州人的心病,喊了这么多年,终于要水落石出。

    台上哗然,是因为筹备组组成人员,毫无疑问会成为新成立的永州市第一任党委政府班子,这对在座的地委领导来说,既是承前启后的历史性传承,更是一份沉甸甸的政治荣誉。

    刚才地委领导对民主测评还能勉强保持镇定,但此刻大家都不淡定了,如果不是陆部长坐镇,想必台上的领导都会找理由和台下的与会人员互动一番,说说自己的政治抱负,表表自己的心迹,甚至开几张空头支票。

    现在不能众目睽睽之下打招呼,但和自己亲近的人眨眨眼端端茶杯之类的暗示还是有的。

    推荐名单很快就传了下来,地区四套班子主要领导名单都赫然在目。

    金泽滔仔细看了,王如乔的名字并没有因为昨晚的歌厅事件被陆部长无情地划去,看起来,那份长篇检讨一定触及灵魂,让一向吹毛求疵的陆部长非常满意,最后都笔下留情。

    金泽滔没有犹豫,凡是进入候选人名单的一律打勾,陆部长刚才在补充说明时说,如还有候选人名单之外的其他人选,可以另行推荐。

    这种违背组织意图的画蛇添足行为金泽滔是绝对不做的,你就是真认为某人行,那也不能在这里体现,这不是爱护人,这是糟蹋人。

    金泽滔很担心,现场是否会有人把自己的名字也添加进去,难说没有,台下不知道,台上未必就没有人起这个歹心。

    金泽滔忐忑不安地四处张望了一下,前后左右的人们都下意识地扒在桌子上,小心地打着勾,生怕被人瞧见。

    不远处的王力群和谢凌还对着他眨了眨眼,更远处的浜海宣传部长胡飞燕还冲着他友好地点了点头,金泽滔脸都白了,可千万不能做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以为好心,不知轻重地添上自己的名字,那都是跟自己有仇的人才干的事。

    金泽滔打了一半的勾,就开始走神,陆部长幽灵般地又飘了过来,在他背后看着他打了一半勾的推荐表,很满意地点了点头,说得还很大声:“党员干部就要实事求是。”

    金泽滔刚刚苍白的脸顿时铁青,连忙说:“陆部长,走神了,我还没填好呢。”

    说罢,也不管陆部长的脸色,在推荐表上全部打满勾,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转头对面色不善的陆部长说:“我觉得推荐表上的候选人,都是我心目中新一届永州四套班子领导的合适人选,陆部长明见万里,工作组高瞻远瞩,我十分钦佩。”

    陆部长气哼哼地走了,金泽滔仍然将手中的推荐边拍在杜建学的桌上说:“杜市长,麻烦你代为转交一下。”

    杜建学心照不宣地点点头,这回,他很大方地接过还顺带浏览了一眼。

    筹备组组成人员推荐耽搁了大半个小时,此时早已经过了午饭时间。

    陆部长似乎还没有要结束的意思,他没有对刚才的推荐作任何的评论,而是说:“再耽误大家一会儿,下面,还有两张推荐表需要大家填写,一张是推荐省管后备干部名单,一张是西桥设县筹备组组长推荐名单。”

    陆部长今天真准备要语不惊人死不休,如果说刚才的地委筹备组组成人员推荐是块顽石,那么现在两份推荐名单,就是两颗深水炸弹,炸得会场与会人员里焦外嫩。

    金泽滔抹了一把脸,尽量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一下,陆部长曾经询问过他对撤地建市有什么想法,让他抓耳挠腮了好几晚都没睡踏实,原来就着落在这里。(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