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六章 另一天地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大肚why和浦江回忆的月票!)

    陆部长很满意他一手泡制的喧嚣,非常享受地观察着人们的议论。

    马速书记连忙移过话筒说:“请同志们安静一下,陆部长还要作重要讲话,务必保持会场秩序。”

    陆部长这才重新将身子前倾,敲了敲话筒说:“这是正常的组织推荐,也是干部任用新条例强调必须遵循的制度,大家不要感觉意外,那么,我宣读永州地区符合省管后备干部条件的候选人名单,在此之前,我要强调一点,民主推荐只是一个步骤,后备干部最后还需要经过地委常委会最后确定。”

    金泽滔不在意后备干部推荐,无论怎样改革干部任用新条例,党管干部原则都是第一要则,陆部长刚才都已经强调过了,民主推荐只是其中一个步骤,最后还要领导画圈圈。

    再说,后备干部,听起来象那么回事,如果不用你,就跟车库里的备用胎没什么两样。

    随车携带的后备胎还迟早有上路的一天,车库里的后备胎可能等到车辆报废都不一定有用武之地。

    很多年轻干部刚被推荐后备干部,也曾经踌躇满志,以为即将壮志得酬,一飞冲天,左顾右盼都没有等到组织重用,此时才发现华发早生,已经泯然众人矣。

    对大多数人来说,后备干部都是挂在牛角上的草料,看到吃不到,但后备干部又是进入组织视线的最有效途径,对年轻干部来说,还是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金泽滔的心思早飞到了西桥设县筹备组长候选人上面,这是个好听但不好干的活。

    永州建市,无非是换个脸面重新开张,但西桥设县。却是百丈高楼平地起,实实在在的无中生有。

    直到现在,西桥设县的前期申报工作就连都八字还没一撇,此后机构设置,行政区划,人员配备。经费保障等一系列问题,对筹备组长来说。将是一项十分考验和折磨人的工作。

    这些都不是重点,关键是西桥县没有一到两年时间的张罗开张不了,到那时候,谁能保证这个筹备组长就能顺利主政,为他人作嫁祸这种傻瓜,谁都不愿做。

    这张馅饼够大,也够香,但真正要挑起筹备组的重担,这个决心就不是那么容易下的。

    金泽滔心动。但顾虑更大,他之前着手的人事调整,既为应对港区建设分工调整,也为厉志刚他们预备一个更广阔的舞台,唯独没有想到自己也要亲身参与其中。

    金泽滔强压下纷起的念头,勉强把注意力投到主席台上。看着陆部长上下翻飞的嘴唇,今天的后备干部推荐,明显是为下面的西桥设县筹备组长推荐作组织上的铺垫。

    他忽然有个强烈的预感,只要自己上了后备干部候选人名单,那么,也会顺利进入筹备组长候选人名单。

    陆部长到永州后,多次对他有过暗示。态度十分暧昧,难道省委有意让自己负责筹备组?以他目前的资历,似乎并不足以被组织胜任并推荐。

    杜建学心不在焉地听着陆部长象念着治丧委员会名单一样,干巴巴地念着候选人名单,心里面却象烧开了的水一样沸腾起来。

    金泽滔在南门政治格局里面多么的强势,杜建学心知肚明,大半年来,两人都战战兢兢小心地维护着脆弱的平衡,还算风平浪静,没闹出什么不和。

    杜建学至今还只是主持和尚,没有被正式任命为市委书记,念起经来总有那么一分名不正言不顺。

    南门目前的局面就连地委都无法打破,干部任用新条例实施前,所有副县级以上人事一律冻结,只有等到这次全省性的干部调整到位以后,才有望考虑他的问题。

    所以,省委工作组进驻永州,他是寄予厚望的。

    陆部长同时宣布推荐永州建市和西桥设县的筹备组人员推荐,还是让他意外,稍加考虑,他就意识到,这是一次机会,一次将金泽滔风光送出南门的机会。

    如果金泽滔能进入西桥设县筹备组,对自己来说,南门的政治力量对比瞬间逆转。

    筹备组组长只是兼职,不是正式行政职务,金泽滔即使进入进入筹备组,其组织关系还是挂靠在南门,但他的工作重心将很快转移,此消彼长下,金泽滔在南门的政治影响就将大打折扣。

    杜建学越想越觉得可行,到后来,都激动得两手有些颤抖,回头看看孔敏辉、梁波平等人,都对着他微笑着点头,能想通此中关节的不至他一人。

    被陆部长念到名字的干部,都忍不住眉飞色舞,杜建学市长也榜上有名。

    陆部长放下手中的名单,没有念到金泽滔的名字,金泽滔似乎松了口气,又似乎有些失落,他微微地摇了摇头,就连杜建学都有些意外地扭头看了金泽滔一眼:“怎么没有你的名字?”

    金泽滔装作若无其事地说:“可能组织上还感觉我不够成熟,需要进一步接受考验,再接再厉吧。”

    杜建学转头求证沈向阳:“向阳书记,陆部长有没有念到金泽滔的名字?”

    此时,收起名单的陆部长凑近话筒,缓缓地从嘴里吐出三个字:“金泽滔。”

    金泽滔愕然望着陆部长有些恶作剧的笑容,刚刚因为杜建学的失态莫名好转的心情又开始糟糕起来。

    金泽滔进入省管干部后备干部候选人名单,南门坐席欢呼雀跃,杜建学率先伸手表示祝贺,接着,孔敏辉、梁波平等人都不约而同地向他表示由衷的高兴,王力群、谢凌等人也紧跟着凑热闹。

    南门和谐热烈的祝贺盛况,甚至惊动了主席台,陈建华副书记甚至还感慨说:“众望所归啊!”

    马速书记点头表示同意,王如乔似乎还沉浸在对该不该上歌厅的反思中,温重岳面无表情,郑昌良皱着眉头,陆部长似笑非笑。

    金泽滔一只手挥舞着空白推荐表,一只手被热情的人们争相握着,这都还没开始推荐,咋就开始庆祝了呢?

    这一回,在填写后备干部推荐名单时,大家都放得很开,做到了充分的公开透明,写好后故意放在桌上,自己扭头和别人闲话。

    孔敏辉没话找话:“金市长,我可就推荐了你跟杜市长。”生怕他不信,还挥动起推荐表,上面果然只有自己和杜建学两个人的名字。

    金泽滔感叹说:“老孔,你这样是不对的,这要是考试,你就是作弊,当心陆部长给你记零分。”

    孔敏辉头一缩,不知什么时候,陆部长又到这里溜达来了,还问候起大家:“南门的同志很热情,也很团结,值得提倡。”

    大家都讪讪笑了,金泽滔建议说:“陆部长,今天接连考了好几门功课,你看,现在食堂都关门了,部长中午要请客啊。”

    陆部长置若罔闻,离开时却说:“我看你很有请客的潜质,群众威望很高嘛。”

    这次推荐表回收得很快,陆部长转了一圈又回到主席台,说:“后备干部是我们党的事业兴旺发达的重要后备力量,是严格按照组织程序选拔出来的有培养前途和发展潜力的优秀干部,刚才转了一圈,我欣慰地看到,一些德才兼备,群众公认的年轻干部推荐比较集中,陈建华同志也感慨说这是众望所归。”

    这到底是褒呢还是贬,金泽滔将头垂得低低的,他对进入西桥镇筹备组后的命运开始变得患得患失。

    陆部长语气一转:“众望所归好啊,这既说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也说明被推荐同志德才素质是过硬的,是我们可以放心使用,也放心委以重任的领导干部。”

    完了,这是要捧杀了。

    陆部长停顿了一下,刷地抖出会议一开始翻来覆去看了大半个小时的那份名单,说:“下面我宣布西桥设县筹备组组长推荐候选人名单,金泽滔……”

    下面的干部顿时轰地议论起来,不熟悉的打听着金泽滔是何方神圣,熟悉的都扭头看向金泽滔所坐的区域。

    后备干部名单自己排在最后,筹备组长候选人名单自己却排在第一,这不是明目张胆的组织暗示吗?

    不用最后结果出来,金泽滔就清楚,自己这个筹备组负责人早就被陆部长内定了,或者说是被西州那帮大老虎预定。

    西桥设县筹备组,是一个非常设机构,应该挂靠在地区行署下面,没有明确职级,没有明确职责,没有明确人员,纯属三无机构。

    万事开头难,一切从零开始,一时间,金泽滔五味杂陈,说不清到底是好还是坏。

    当陆部长宣布上午测评推荐会议结束时,刚才还热情地向他表示祝贺的杜建学等人都一哄而散,王力群、谢凌则一脸迷惘地跟在金泽滔后面。

    西桥设县筹备组,听上去就有兔死狗烹的味道,西桥设县了,是不是这个筹备组成员打哪来回哪去?

    金泽滔却从这里面还嗅到另一层味道,陆部长让他负责筹备组,未尝就没有考校的味道,筹备好了,论功行赏,也不一定就鸟尽弓藏,或许就是另一个天地。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