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 弹冠相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珠山游子的双月票!)

    开创另一个天地,这是一个致命诱饵,也是一场政治豪赌,陆部长向他伸出了橄榄枝,但你能说它就代表和平友谊吗?或许它就是催命的拘魂铁链。

    王力群忧心忡忡:“金市长,永州撤地建市的口号已经喊了十年,至今才初露曙光,西桥设县没有申办下来,是不是这个筹备组就不撤?”

    谢凌不满说:“撤地建市都这么艰难,西桥单独设县涉及方方面面,没有三五年时间下去,恐怕连个水泡泡都不冒,让你蹲筹备组,不是纯粹消遣人吗?”。

    王力群劝说:“设立县级行政区域,这中间的环节太过繁杂,牵涉到的关系太过复杂,不是关系到重大政治经济大格局调整,国务院会放这个口?不如就委婉地回绝了吧,这不是我们地方政府和地方干部能把握的。”

    谢凌在旁边不忘火上添油:“力群市长的担心不无道理,金市长,筹备组还要地委常委会讨论,趁着还没有定下来,跟陆部长说说,另选贤能吧,这就是一个大泥淖,一脚就能深陷其中,要抽身谈何容易。”

    金泽滔呵呵笑说:“事情没有你们想象的那么悲观,南门港区建设一期工程已经立项,谢凌,上次京城之行,国家计委的评审会还记得吧,当时我们提出的永州湾外海设立军事港链的方略已经被中央采纳,这就是西桥设县的最根本动因,省委都已经决定西桥单独设县。那么它就不是空中建楼。沙上筑塔。”

    谢凌还要说话。金泽滔摆了摆手:“你明白就好,不用说出来,过程可能艰难,但只要闯过,它就是另一片天地,再说,事情并不是你说的没有定下来。”

    谢凌回头一看,刘志宏处长正跟着王力群在握手寒暄。

    金泽滔迎了上去。打趣说:“刘处长,今非昔比啊,如今衣锦还乡,威风八面,心中有何感想?”

    刘志宏处长如今再也没有在南门任职时的龙钟老态,环境能改变人,心境更能塑造人,刘志宏哈哈笑说:“金市长,祝贺你,远在西州。都能在电视上经常见到你的音容笑貌,南门公安大楼抢险救人。抗旱救灾以一当千,让我老怀大慰啊。”

    金泽滔的笑容顿时凝固,闷闷道:“刘处长,我还活生生地站在你跟前,就不用音容笑貌了,了不起,我送你一张工作照,让你时时缅怀,免得你老怀不慰。”

    “刘处长,我们不说威风八面,扬眉吐气却是有的,衣锦还乡容易让人产生还乡团的嫌疑,但今非昔比却是再恰当不过。”王力群跟刘志宏比较熟悉,说话比较随便。

    刘志宏笑容可掬:“一唱一和,前呼后应,力群市长不愧是金市长的得力助手,什么时候都能跟上领导的节奏。”

    金泽滔没有再寒暄,直截了当说:“刘处长,我们都还饿着肚子呢,是不是陆部长摆下盛筵,要请我们几个共进午餐?”

    刘志宏收起笑容,说:“金市长,陆部长让你留下谈话,请跟我来。”

    看着刘志宏两人走远,谢凌不无担心说:“力群市长,你被刘处长点将了,筹备组应该有你的一席之地。”

    王力群沉吟道:“谢市长,我本是南门一弃卒,能重回南门市政府,并且上了一台阶,已经是高天厚土,金市长都说了,前路艰难,闯过了,就是另一片天地,你不觉得这样更富挑战性吗?”。

    王力群是个轻不言输的理想主义者,他并在乎功成名就的结果,而是享受屡战屡败的过程,对这样的人,连金泽滔都心怀敬意。

    谢凌重重地拍着他的肩膀,说:“金市长早就下这一步棋了,你没看注意到吗,除了承江少数几个,其他人早早被撒向市区外,我们都当他这是磨砺干部,可能金市长自己都不是很明确,其实,他早就心向往之,别忘了,他是西桥人。”

    王力群开心大笑:“如果组织上真找我谈话,我第一个就推荐你,咱都是一条绳子上的蚱蜢,跑不掉你。”

    谢凌微微一笑:“你也别忘了,我来自东源,如果西桥设县,东源必定划入西桥的版图,广义上来说,我也是西桥人。”

    马速书记办公室外的会客室里,陆部长和马速书记并肩而坐,两人都没有太多表情,金泽滔微微鞠躬,坐在对面的沙发上,刘志宏在一旁落座。

    陆部长没有客套,开门见山说:“泽滔市长,今天我代表组织正式找你谈话,省委和永州地委都有意让你牵头负责西桥单独设县筹备组,你有什么想法?”

    金泽滔苦笑说:“陆部长,我能反对吗?”。

    陆部长和马速书记对视一眼,说:“这是组织最后的决定,你没有反对的权力,你可以谈困难,表决心,但不能反对。”

    金泽滔严肃说:“陆部长,既然是组织的决定,我无条件接受,西桥设县的困难,我想陆部长比我清楚,西桥设县这是每一个西桥人的梦想,作为西桥人,我义不容辞,至于表决心,陆部长,你也不爱听这一套,还是见行动吧。”

    马速书记有些动情说:“西桥单独设县,既是永州撤地建市方案的重要内容,也是省委谋划全省经济布局的重要举措,具有重大的政治意义,泽滔同志,任重道远,希望你不要辜负省委,以及地委的期望,我们期待及早听到西桥正式设县的喜讯”

    说到这里,似乎意犹未尽,添了一句:“永州添一县之域,这是可以写进永州史志的盛事,万望用心谋划,立县之日,我必定赶到西桥,亲眼目睹这一盛况。”

    金泽滔欠身表示感谢,不出意外,这次新条例实施后,马速书记将要调离永州,他嘴里虽然只字未提干部调整的事,但话里话外,听得出他甚为遗憾,永州撤地建市第一任市委班子的殊荣与他无缘,但他也无失意之色,应该谋得了好位置,就是不知谁会接任永州第一任市委书记。

    金泽滔虽然没有慷慨激昂的表态,但似乎更合陆部长的意,他点头说:“西桥建市,前期申报工作繁杂,难度很大,省委省政府以及地区都会竭尽全力给予支持,你有什么要求?”

    金泽滔认真说:“我就两个要求,筹备组人员由我点将,请马书记给予方便,经费要充分保障,以目前的永州财力可能无法保证,需要陆部长支持。”

    陆部长和马书记同时点头,两人又嘱咐了几句,陆部长站了起来,说:“中午就不留饭了,你也别指望让我破费,尽快将工作重心转移到筹备组上来才是正事,就这样吧。”

    出来的时候,刘志宏善意提醒说:“你个人有什么要求?”

    金泽滔笑了:“刘处长,我说让省组部明确一下筹备组的编制和职级,行吗?”。

    刘志宏翻着眼睛说:“筹备组是临时机构,你的组织关系还是在南门市委,还没干事,就妄想一步登天?”

    金泽滔讥笑:“那还谈什么个人要求,这不是逗我开心吗?”。

    刘志宏扭头就走,嘟哝说:“好心当作驴肝肺,你就不担心西桥建县成功后你的个人前途?”

    金泽滔冲着他背影喊:“刘处长,陆部长让你送我出去,这都还没到大门口呢。”

    刘志宏头也不回摆手道:“走出马速书记的办公室门口,我就完成任务了,接下来的路你得一个人走,不要说我没提醒过你,有空,多到西州走走,拉车不要忘看路,不要总期盼着天上掉馅饼。”

    金泽滔咧嘴一笑:“刘处长,西桥没有桥,那就是一个过路廊,就是有人想拆桥,也无桥可拆,再说陆部长是过河拆桥的人吗?”。

    刘志宏脚步一顿,摇了摇头,一步跨进电梯门,走了。

    金泽滔走出地委大院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破旧的办公大楼,春节后,新地委大院就要落成,新一届的永州市委班子就要落定,短短不过十分钟的谈话,却将他推向一个未知的路口。

    门口还等候着王力群和谢凌,谢凌比较心急:“陆部长怎么说,定下没有?”

    金泽滔边走边说:“省委已经明确由我牵头筹备组工作,你们俩都要作好心理准备,筹备组组成人员我可以点将,但筹备组领导班子地委另有安排,我估计,你们应该榜上有名。”

    地委既然有意让金泽滔出任筹备组长,作为他最得力的助手王力群和谢凌,不会被允许坐视旁观,自然会有人出面借着支持西桥设县的大义,将他们打发到筹备组。

    只要陆部长不会反对,一切都水到渠成,此刻,想必有人在举杯庆贺了吧。

    王力群笑说:“金市长,立县大事,当载史志,如果我们能有幸和金市长一起共襄此盛举,更应弹冠相庆,金市长,不如中午我们就先庆贺一番,可不能让人专美于前。”

    金泽滔哈哈大笑:“大善!”

    三人没有随俗跟大多数与会干部一样,跑通元酒店去庆贺,绕过酒店大门,往老营村另一头独院独门行去,这就是金泽滔在老营村安的家。(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