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 开山祖宗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蔡一雷的月票,感谢大头yang的支持,春节期间尽量不断更,我的保证也就这么多了。)

    老何耐心解说说:“老亲家,小滔现在只还负责着西桥设县的前期筹备工作,离当县长还远着,也早着呢。”

    在下属面前,金泽滔还不好出面解释,由老丈人何军释疑是最为妥当。

    爷爷摆着手说:“亲家,我没得失心疯,好歹我我也当过村干部,这些道道我懂,小滔才当上副市长没两年,没那么快就当县长。”

    “老亲家不出仕,心里却跟明镜似的,就是这个道理。”何军嘴里恭维着,心里却不免嘀咕,既然明白,那你激动啥呢,还县太爷,幸好王力群等都不是外人,不然还不被笑掉大牙。

    “西桥设县,金贵的不是县长书记,这些官位迟早都会一任一任往下传,但那个什么筹备组长就金贵了,西桥人不会记得每一任县长书记,但只要西桥一立县,包管家家户户都把小滔当西桥县的开山祖师爷来敬。”爷爷说到后面手舞足蹈,激动得连鼻涕泡出来都还不自知。

    金泽滔拿纸巾擦了爷爷的鼻涕,爷爷打着摆子,紧紧地抓着金泽滔的手不愿放开。

    奶奶没计较爷爷喝的酒已经超过了今天的定量,神情甚至比爷爷还激动:“滔儿,你跟奶奶说,老头子说的是真的。”

    金泽滔只好苦着脸又说了一遍,奶奶听完后拔腿就往后院走,边走还边说:“光宗耀祖啊。光宗耀祖,副市长算什么。县长算什么,小滔,你才是实打实的西桥县开山县太爷,今后,西桥人见我们金家人都要矮三分,敬三分。我得赶紧收拾收拾回家,下午咱金家祖祠堂要开堂祭祖。”

    金泽滔愣愣地看着两位激动得无以复加的老人,忽然觉得出山任西桥设县筹备组组长还真是不错的选择。

    爷爷满满地倒了一杯酒,一一和王力群谢凌两人碰杯,非常严肃说:“王市长,谢市长,刚才听小滔说了。你们俩也要进那个筹备组,老汉就拜托两位好好辅佐小滔。将西桥立县这件大事办好,老汉先谢谢你们。”

    王力群谢凌都收敛笑容,认真说:“老支书放心,西桥不立县,筹备组决不关门,我们就决不收兵。”

    这话等于废话,西桥不立县,这个筹备组就永远存在。金泽滔他们也别想轻易抽身,

    爷爷咕噜咕噜又喝了一杯,才刚刚进门的奶奶哪有什么行李收拾,拎着个小包儿早等着爷爷。这一回,她也没阻止爷爷的开怀畅饮。

    爷爷抹抹嘴角,心情舒畅,酒也喝得痛快,他夺过何军手中的酒瓶,又往自己的高脚杯里倒了一满杯,何军刚才胡乱塞给爷爷的杯子是个啤酒杯,一杯可以顶两杯,心疼得老何腮帮直抖抖。

    爷爷这一大杯子下肚,有些上头,脸色更加的红润,金泽滔劈手夺过他的酒杯,说:“爷爷,你要再喝上一杯,下午你就啥也别干了。”

    这可不行,回去后事情多着呢,开堂祭祖宗可不能有丝毫的怠慢,他还盘算着是不是将老姑也带回家,想想算了,家里几个儿子都没出门,可以搭把手。

    本来金泽滔这个正主儿是必须在场的,但西桥立县这么大的事,可不能耽误,春节还要祭祖,到时候再一并祭告祖宗。

    除此之外,他还有个重要任务,金家孙子担纲西桥立县这样的大事,必须得从他这个金家老祖宗口中传出,那才显得煌煌大气,堂堂正正,名正方能言顺。

    “不能喝酒,那就喝茶,爷爷还得跟你再叮嘱两句。”爷爷大马金刀地坐了下来,身形端正,气势不凡,也是,这趟回去,再踏入西桥镇,不,应该是西桥县的地界,他老金就是西桥县开山县太爷他爷爷了。

    金泽滔笑吟吟说:“爷爷,你请吩咐。”

    爷爷语重心长说:“小滔啊,这趟差事不好办,南门立县不是第一糟,解放前西桥就闹过几回立县,都没有结果,解放后西桥镇也曾经申请过多次,但都石沉大海,没有回音,西桥镇也因此不被人待见,属县也几经更改。”

    金泽滔印象中,上辈子闹了十多年的西桥独立建县,开始还以为根源是永州撤地建市,听爷爷现在说起,却原来还有着这么悠久的历史,难怪西桥单独设县,都快成了西桥人的一块心病。

    爷爷最后告诫说:“小滔,西桥立县如果成功,你就是西桥县的开山祖宗,你爷爷我就是祖宗的祖宗,如果失败,咱金家就没面目再在西桥呆了,十万西桥人,每人一口唾沫都能把我们金家老宅院给淹没,可千万要在心,爷爷不想被人指着脊梁骨骂。”

    金泽滔努力想挤出笑容,让爷爷回家的心情轻快些,只是不知为什么,却怎么也笑不出来,只是默默地和爷爷以茶代酒碰了一下。

    奶奶有些不耐烦,拍打着手里的背包说:“老头子,酒店的车子都在院外面等了,快点走吧,小滔的事,你就别穷担心了,小滔要就你那点能耐,能被领导委以重任吗,也不掂量一下自己的斤两,废话那么多,就知道添乱。”

    爷爷他们心急火燎地终于离开,金泽滔等人重新入座,何军担心说:“小滔,西桥立县,作为未来永州市的补充,从长期来说,是可行的,但短期来讲,千头万绪,很难一时间理清,方方面面的关系,没有长时间的水磨功夫,此事大不易。”

    爷爷离开前的告诫和老丈人何军的担心,正是地委大多数领导所想,上午会议刚结束,金泽滔就被陆部长留下谈话,不用说,在陆部长的强大暗示下,西桥设县筹备组长的推荐应该十分集中。

    干部群众推荐集中,地委部分领导也乐意看到金泽滔坐这冷板凳,再加上省委早就有意让金泽滔提纲筹备组,三方一拍即合,陆部长和马速书记两人一凑头,事情就定下来了,金泽滔被直接抬进了筹备组,

    省委急于让他负责西桥设县筹备组的工作,是因为第二船队军港基地的确立应该提上日程,这恐怕是温专员他们没有想到的,但也因此提升了西桥设县的申报难度。

    金泽滔不敢想象,当他们得知军港基地将被越海划归八字还没有一撇的西桥县管辖,会是怎样的暴跳如雷,不知道范家到底会在京城设置什么障碍。

    刚才在会场里,金泽滔还咬牙切齿发誓,神仙打架,坚决有多远躲多远,但从现在情况看,自己不但不能躲,还得硬着头皮冲上前。

    越海准备和老范家掰手腕,自己被陆部长一把推上前成了冲锋陷阵的过河卒,裁判是谁,这要等他到了京城后才能知道。

    金泽滔解释了一下:“爸,西桥设县,永州最先提出,但到了现在,已经不是永州的事情,南门港区,已经被列入军事建设的重要区域,永州撤地建市后,无论从其地理位置,还是军事地位来说,西桥代替南门单独设县已经刻不容缓,所以,西桥设县,不是人们所想的遥遥无期,它是有时间表的。”

    在陆部长宣读省管后备干部候选人名单时,南门杜建学市长等人甚至欢呼雀跃,就象王力群他们刚开始担心的,西桥设县就是个大泥坑,生怕沉陷其中难以脱身。

    金泽滔十分清楚,西桥设县大势所趋,范家和越海的角力最后结果就是权力分配。

    金泽滔只是被陆部长他们推出先行了一步,他最早提出军事港链这个方略,最先跟民政部区划司提议西桥单独设县。

    再加上金泽滔在京城里有着得天独厚的人脉关系,尽管范家不待见他,尚副总理也曾经利用过他,但金泽滔却是永州唯一能够近距离接触这些大老虎的小兔子,省委权衡利害,才最后决定让他牵头负责西桥设县。

    至于西桥顺利设县后,身为筹备组长的金泽滔本人将何去何从,这正是包括刘志宏所有关心金泽滔的人们所担心的,也是幸灾乐祸者所期盼的。

    被任命为筹备组长还是陆部长代表省委向宣布并找他谈话,可见,西桥设县,已经不是永州的事情,永州地委,以及今后的永州市委,都无权决定自己的去向。

    金泽滔并不担心过河拆桥,就象他跟刘志宏说的,西桥无桥可拆,陆部长以及躲在重重铁幕后的铁司令他们不会,也不屑为之。

    这才是金泽滔最后同意牵头筹建组的最大底气。

    刚才他和陆部长对话时,第一个问题就是向陆部长,他能反对任命吗?其实就是向他求证,自己命运的线头到底掌握在谁手中。

    陆部长说无权反对,那是在告诉金泽滔,他的命运线头在西州,而不是在永州。

    时间很快到了年末,西桥设县筹备组筚路蓝缕地开始了它艰难的创业之路,王力群和谢凌如愿以偿地被地委一纸公文打发到了筹备组。

    金泽滔南门市政府和筹备组两边兼顾,但王力群谢凌两人则就没那么幸运,被要求脱产具体负责筹备组日常工作,他们的分工被堂而皇之地肢解。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