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二章 夜长梦多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紧赶慢赶,终于在新年钟声敲响前敲出了今天的更新,十分抱歉,拖到现在,感谢在除夕晚投票的恭贺新禧香烟、ganbu!恭贺新春快乐!)

    后面的邱海山泊好车,正拾级而上,庄局长又准备恭喜,金泽滔连忙拉起他的手说:“庄局长,都知道你古道热肠,惜客好义,咱俩都这么熟了,再客气就见外,你瞧,小刘都被你的好客吓得大冬天都出汗了。”

    庄局长哈哈笑道:“礼多人不怪,都快过年,见面第一句,恭喜恭喜,主人欣喜,客人惊喜,最后皆大欢喜!”

    金泽滔随着庄局长进了大门,却见打扮得花枝招展的风落鱼风总正亭亭玉立在酒店大堂,见他进来,盈盈弯腰,行蹲身礼,道:“金市长,小女子祝贺你在新的一年里大展宏图,大显身手,大功告成,大红大紫。”

    金泽滔拱手作揖道:“恭喜恭喜,恭喜发财,除夕将至,风总怎么还没有回家,咦,不对啊,你不是在东珠吗?”

    风落鱼也是真可怜,西州的通元酒店没过上几天安稳日子,就让金泽滔打发到东珠,东珠酒店一开业,又被刘止惠打发到京城,今天刚下飞机,听说金市长恰巧在西州出差,她特地赶了过来。

    风总幽怨说:“金市长真的贵人多忘事,不知是因为小女子弱不禁风好欺负,还是因为我忠职勤事能听话,这一年来,被支使得象狗一样,连个喘气的空闲都没有,金市长,我现在早被你打发到京城侍候你那个风一样的华董。”

    金泽滔和风落鱼说着话的时候,庄局长知情识趣地错开几步。走在前面。

    金泽滔恨恨地瞪着眼说:“什么我的华董,那是你的合伙人,别把我跟她扯一起。还有,让你负责筹办京城酒店。这是集团的安排,什么叫我打发你去京城,说得这么伤心欲绝。”

    一想起自己差点没被华似玉的汹涌波涛憋死,就让他恼羞成怒。

    风落鱼见大老板恼怒,连忙娇声说起正事:“金市长,京城那幢楼已经盘了下来,按照我们三方协定。那幢楼产权登记在新成立的京城唐人俱乐部公司名下,会所餐饮由我们通元酒店全权负责,目前俱乐部已经重新对外营业。”

    金泽滔点点头,说:“风总辛苦。今年年会公司董事会会论功行赏。”

    风落鱼极有眼色,金市长嘴里虽然说着勉励的话,但眼里隐隐有火苗在跳动,她连忙借口还要招呼客人,赶紧脚底抹油。也不知道她都不在西州分店任职,哪还有客人需要她招呼。

    金泽滔没有理会风总,随着庄局长进了包厢,看到包厢里济济一堂,自己竟然是最后一拨客人。心里惭愧。

    堂堂正厅领导,亲自恭立门口作揖打躬,祝贺新年的恭喜声不断,这个温馨而又喜庆的细节,令金泽滔十分感动。

    庄局长今天是主人,也是在座职务最高者,当仁不让居中而座,客人就金泽滔和刘志宏两人,广电局班子都来了,外加几个骨干中层。

    庄局长右席刘志宏,空着左席虚位以待,非要请金泽滔入座,金泽滔坚辞不受,在场官位最低的单纯也是副处中层,庄局长客气,他就不能不识好歹。

    刘志宏情况不一样,组织部出来的干部见官大一级,他坐在主宾位置心安理得。

    金泽滔以陪老领导说说话为由,坐到刘志宏身边,庄局长这才作罢。

    金泽滔谦让,最后庄局长的左席坐了一个姓孔的广电局副书记,中年人,笑眯眯很好说话的样子。

    庄局长首先举杯,惯例要说几句场面话,他说:“今天我们聚在一起,不是请客,也不是会餐,就是吃顿年夜饭,团圆饭,很荣幸,能请到刘处长、金市长,两位都是我们广电系统的贴心人,在座的应该都不陌生,大家不要当他们是客,就当仨俩个亲戚来我们广电人家里走亲戚来了,有亲戚上门,是不是该请他们喝一盅?”

    庄局长话音刚落,大家都哄然叫好,金泽滔也不由感慨,庄局长做官有官威,做人得人心,确实是个妙人,就这话,说得在座的人们心里都暖洋洋的。

    刘志宏刚来西州时,人来客往每逢职务比自己高时还畏畏缩缩,几个月下来,他也逐渐深得其中三昧,一般处级干部已经很难请得动他,副厅干部看关系,正厅领导凭感情,不过一年,竟也混得风生水起,左右逢源。

    一般场面,刘志宏已经很少主动说话,但今天,他竟有些动情,他说:“庄局长待人真诚,思维活跃,作风勤恳,给我省的广电工作带来一股新风,庄局长大名庄子齐,陆部长都盛赞他的名字起得好,他还曾经感慨说,要是庄局长姓孔,那就更了得,幸好,广电局后继有人,孔书记后来居上,这些都是玩笑话。”

    金泽滔没有当它是玩笑话,马速书记要走,庄局长也要走,而孔书记应该就是继承者,省委酝酿了大半年的干部任用新条例终于结出累累硕果。

    刘志宏说是玩笑,貌似冲动,但作为多年老组工,什么场合说什么话,他最是清楚不过,可能会因为一时冲动就信口开河?

    很显然,刘志宏今天不是走亲戚那么简单,他就是来给广电班子吹吹风,敲敲钟,为下一步的干部调整打基础,广电系统情况复杂,在上一次通元酒店聚会中,金泽滔早有领教。

    刘志宏停顿了一下,说:“现在省委正紧锣密鼓地组织部署干部任用新条例的实施,广电系统是党的方针政策的宣传喉舌,更应该做下一步全省干部调整先锋模范,干了这一杯,这顿饭就团团圆圆。”

    刘志宏反客为主,手中杯高高举起,人们还在回味着刘志宏的话,金泽滔率先响应,呵呵笑说:“刚才一进门,庄局长开口就是恭喜恭喜,在这里,我也向广电各位领导道一声,恭喜恭喜,恭喜各位在新的一年里,红红火火,风风光光,和和美美,有句话说得好,心平百难散,家和万事兴,和诸位共勉!”

    金泽滔这番话终于带动了席间气氛,大家纷纷碰杯互致新年问候,庄局长敬过刘志宏后,特地和孔书记转到金泽滔身边。

    庄局长正要开口介绍,孔书记笑说:“庄局长,金市长你就不用介绍,不说天下谁人不识君,至少咱们省广电局,应该是无人不识君了,套句俗语,大名久闻,如雷贯耳,今天能和金市长共谋一醉,实在是人生幸事。”

    金泽滔十分谦逊地先递过酒杯,笑说:“孔书记抬举了,愧不敢当啊,现在我们南门群众打开电视,首选越海电视台的,要比中央台的多,这就足以说明,越海广电的改革是成功的,老百姓是喜闻乐见的,庄局长咱不敢表扬,但孔书记在其中的汗水怕是流得不比庄局长少,就凭这一点,我敬孔书记!”

    庄局长得到陆部长支持后,雷厉风行地提拔了一批业务骨干充实中层,大刀阔斧地进行了频道改革,获得了越海上下的一致好评。

    庄局长也因此得到省领导的青睐,投桃报李,其中的大功臣,也是最先支持庄局长改革的孔书记,在庄局长的推荐下,已经进入组织视野。

    蜇伏多年,终于就要一飞冲天,换作他人,难免会喜形于色,得意忘形,但孔书记仍然谦虚:“金市长谬赞,这都是庄局长领导有方,我不过是做了一些份内的工作。”

    刘志宏扭头说:“庄局长,你是让我们来吃饭的,还是听你们互相吹捧的,你是正主儿,喝了开门酒,你还得先开筷,我们才好动手。”

    庄局长哈哈笑着回到主位,杯来盏往,自有一番新春热闹气象,刚开始广电局的家宴因为多出两个远亲而略显沉闷,酒过三巡后,大家都勾肩搭背,亲如一家。

    特别在金泽滔豪兴大发,将广电局两位酒量最好的干部送入桌底下后,气氛更是达到高潮,人们自觉地绕过金泽滔,将火力都对准了刘志宏处长。

    金泽滔干坐着无聊,拍拍屁股又准备到外面走廊欣赏画作,庄局长也趁乱跟了上来,说:“不如到外面走走,通元酒店菜好,风景更好。”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大门,沿着小道朝酒店后面的小花园行去。

    离开喧嚣的人群,庄局长才开口说:“宴前,刘处长也吹过风,这次干部调整我可能要动一动,不出意外,孔书记会接我的班。”

    金泽滔诧异地看了他一眼,连忙说:“恭喜恭喜,这回真要恭喜。”

    庄局长说:“可能你觉得奇怪,为什么我的工作调整要找你商量,托大喊你一声老弟,金老弟,老哥我是外面风光,其实是有苦难言,广电系统改革,难免涉及利益分配格局,省里已经定下来我要动,但动到哪里,到现在我心里都没底,就怕夜长梦多啊,老哥厚颜,请老弟援手!”

    金泽滔迟疑了一下问:“庄局长,按理说,你的事我是义不容辞,但小弟人微言轻,就怕帮不上忙啊。”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