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五章 四世同堂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东方不败老韩的月票,这几天更新时间不稳定,请见识,尽量保持更新,再祝大家新年愉快!)

    老宅院回购前,住在老宅院的庄户为各自进出和生活方便,整体结构已经被破坏得面目全非,支离破碎。

    第一年过年仓促入住,也仅是让程真金简单收拾了一下,保证这幢古老的三进院落大致完整,入住里面,至少使各房各院回廊相通,形成整体。

    去年春节全家迁至西州抱金别院居住,更是将整个老宅院腾空,金家两个老祖宗还特地在西州住到入秋,直到何悦产子方才回到老宅,为的就是彻底翻修老宅院。

    用爷爷的话说,这是老金家的根,解放初打土豪分田地那会儿,幸好家道中落,老金家受的冲击不是太大,但老宅院还是让政府没收分给无房的赤贫人家。

    数十年来,爷爷一边挥着红本本,一边盘算着怎么才能收回金家的老宅,只是一直不能如愿。

    直到金家长孙金泽滔横空出世,花了大钱收回了宅院,到如今,老宅院经过大修,不但恢复了往日荣光,更是随着金家四代曾孙出世,三进院准备扩建五进。

    大伯出面和邻近几户人家谈妥,出了年等他们的新房子落成,就搬出老屋。

    在金家带动下,永丰村几乎家家户户都做起绣服生意,在西桥算得上是小康村庄,作为毗邻老金家的庄户,最先受益。属于先富起来的一批人。

    有感于老金家情义,这几户人家连价格都不还,就答应将老屋转让给金家,用于金家大院扩建。

    老金家的长孙如今正筹备西桥立县,那是何等的光宗耀祖。将自家的老屋卖于金家作祖屋,也是脸上有光的事。

    金泽滔和何悦手牵着手,穿过一进院落,进入二进的中庭院子,金家仿照抱金别院,专门将西厢房辟出用作餐厅,内置两张大八仙桌。

    八仙桌并不实用,一般只能坐上八人,插桌角可以坐上十二人,个子矮很吃亏。夹个菜还要爬上桌去,平时人少的时候,还可以将就着用,但一到四时八节,金家老少团圆。就要搬出大圆桌。一张大圆桌可以坐十五六位。

    从前院到中庭,金泽滔发现老宅院这经过修缮后,已经焕然一新,宅内每个房门上都贴上了春联,门上贴满了福字,窗户上还贴着窗花。

    无论是地上还是壁上都一尘不染,干净得甚至找不出一根蛛丝,庭院里移栽了许多花草树木,显得更有生气。

    中庭左右栽着两株大樟树,也不知怎么搬进来的。树上挂满了红纱围成的小灯笼,远看象结了红果实。

    中庭正堂,左右挂着两只喜字大灯笼,两侧挂着硕大的对联,正堂不住人,充当着老金家的客厅。

    正堂左边正房住着爷爷奶奶,右边正房就是金泽滔的卧室。

    正堂雕梁画栋,白墙青瓦,里面却是十分的潮流,各种现代家电一应俱全。

    小海握着话筒正在鬼哭狼嚎,侧耳一听,唱的却是儿歌《小燕子》:“小燕子,穿花衣,年年春天来这里,我问燕子为啥来,燕子说,这里的春天最美丽。”

    老宅院屋檐下筑着好几个燕巢,来年春暖花开的时候,都有燕子到这里安家,燕子归来寻旧垒,这是小时候金泽滔翘首以待的喜事。

    现如今,金泽滔已经很久没看到燕子归巢的热闹场景,回想起燕子喂食唧唧喳喳,雏燕学飞歪歪扭扭的欢乐童年,才发现,童年,已经成了回忆。

    小海能把一首充满童趣的儿歌唱成撕心裂肺的摇滚,确实是是个伟大的创举,一曲唱罢,技惊四座。

    顶顶被他抱在臂怀里,听得最真切,塞进嘴里的美味指头都忘记吸吮,两只大眼睛目不转睛地瞪着小海发呆。

    商雨亭怀中抱着的唱唱从小海一开喉,小眉头皱得让商雨亭心疼得心都快碎了,连忙用襁褓包住她的耳朵。

    何父早早就把立立抱到隔壁的爷爷房间,避免立立幼小的心灵蒙上阴影。

    小海得意地狼嗥两声,沾沾自喜:“瞧瞧,小顶顶都听得入神了,可见这我歌唱得是多么的委婉动听。”

    商雨亭一跺脚,将唱唱递给老姑,上前踮起脚尖就去揪小海的耳朵,小海稍稍地脚尖一踮,商雨亭就够不着他的耳朵,只能举起拳头落雨般地打在他的肩臂上。

    只可惜,商雨亭的粉拳,对如今长成狗熊一般的小海来说,就如同搔痒。

    金泽滔十分担心,小弟金泽海都上大学了,怎么还没停止发育啊,这一学期似乎又长个子了。

    商雨亭捶了几下,累得香汗淋淋,委曲得泫然欲涕,看得小洋、小忠、商念西等人都忍不住对着洋洋得意的小海摩拳擦掌。

    小公主在老金家地位超然,绝不能轻侮,看到惹了众怒,小海只好矮了半个身子,好让商雨亭揪耳朵更顺手些。

    商雨亭揉揉生痛的拳头,揪着小海硕大的耳朵,狠狠来回转圈,直揪得小海呲牙咧嘴。

    刚刚还发呆的顶顶此刻却开心地咧着小嘴,咯咯欢笑,不住地舞着双手,象是在鼓掌欢呼。

    商雨亭立刻破涕为笑,逗着顶顶吹弹得破的婴儿脸,顶顶一开心,痴心不改地拿出好东西要和姑姑共享,商雨亭虽然喜欢顶顶,但让她吮他那根沾满口水的手指,还缺乏勇气。

    看到这一幕,金泽滔拉着金泽滔离开正堂客厅,转到隔壁的爷爷的正房,刚才爷爷进去的时候,让他来自己屋里,有几个客人需要他出面见见。

    爷爷的正房很大,中间用木板隔成前后两进,前面为卧室,外面作会客室,专门用来接待昔日的老伙计。

    用爷爷的话说,老金家今非昔比,他不能再象以前一样,抱个大茶壶到村里的大队屋就能打发一天。

    现在爷爷自矜身份,一般场合很难看到他的身影,村里有什么大事,要老支书拿主意,都得跑爷爷的会客室里请教。

    爷爷走的地方多了,见的人面广了,说话开始咬文嚼字,虽然避免不了在村里这些老伙计面前好自矜夸,但胜在爷爷见多识广,老金家也开始变得规矩多了起来。

    老金家一门出了一窝子的大学生,大孙子金泽滔做了大官,现在都准备在西桥立县了,几个孙子都陆续成了大老板,俨然一方大族。

    再说,到了爷爷的会客室,好烟好茶不断,天气放晴出太阳的时候,搬张小方桌,摆在樟树下,置上几样小菜,喝上一盅,天南海北,神聊海吹。

    在老金家总能听到外面听不到的新鲜事,比如,西桥立县,就是爷爷在这个会客室最早发布的,久而久之,爷爷的会客室也成了永丰村有身份的耆老才能出入的高档场所。

    金泽滔和何悦携手进去的时候,爷爷会客室坐满了人,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人,何军和父亲都在。

    爷爷站了起来,这些面生的老人也都跟着手忙脚乱站了起来,爷爷平静地介绍说:“几位大兄,这就是我家孙子,金泽滔,南门常务副市长,西桥立县的带头人,这位是我家孙媳妇何悦,何主任的闺女,现在是永州纪委副书记,很快就当局长了。”

    爷爷说得平静,但难掩他眉宇间的骄傲,提到金泽滔两口子的身份,老人们的态度更加谦恭,爷爷说:“小滔,他们都是我们老金家分散在永州的同房长辈,他们准备编撰永州全族族谱,今天特地过来给我们南门一房上族谱的。”

    金泽滔知道父亲一直在编撰老金家的家谱,从现存资料看,只能向上追溯到五代,金氏是个大姓,要是推本溯源,更是个庞大到令人崩溃的工程。

    爷爷对这些同族大兄既不冷淡,但也说不上有多热情,可见爷爷只想做好自己这一房的金家老祖宗,并不想掺乎所谓的金姓族谱编撰。

    金泽滔先是一个鞠躬,说:“各位爷爷辛苦了,金姓是个大姓,要想编撰完整的永州一地的金姓族谱,殊为不易,永丰村一房的金姓都在这个老宅院里,我们家人丁单薄,本房家谱到现在都还没有整理出头绪,实在无力参与编撰族谱,但我们愿意出钱资助。”

    爷爷碍于情面,让父亲过来说话,摆明是很难婉拒金氏同辈族兄的请求,金泽滔快刀斩乱麻,割断了和他们的来往联系。

    随着自己的地位不断提升,各种深山远亲都陆续露面,再不刹住这股风,不知道会出什么乱子。

    这些金氏族人,血脉关系已经很淡,早出了五服,再加上平日素无来往,这个时候来金家攀亲,让金泽滔暗自警惕,出一笔钱能割裂和这些金家族人的联系,也不失为良策。

    金泽滔的决定,一般就是金家的最后决定,爷爷眉开眼笑说:“小滔的提议不错,大兄刚才不是说,有力出力,有钱出钱么,我们金家人丁单薄,大家平时都很忙,族谱编撰就不参与了,我们出些钱吧,表表心意,至于家谱,刚才小滔也说了,等理出头绪再说吧。”

    随着顶天立地两个胖小子的出现,老金家算得上是四世同堂,人丁也逐渐兴旺,这才是金家的头等大事,至于其他的,能不参与,就尽量避免。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