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六章 等待时机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送走这些同族老人,庭院开始热闹起来,得知金泽滔已经归家,亲朋好友都纷纷携家带口,来老金家拜年贺岁,走亲访友。

    东源集团已经成长为一个庞大的利益群体,每年年关,金泽滔出面召集集团高层年会,已经成为惯例。

    现在集团运行已经进入轨道,金泽滔很少操心,年会已经从工作例会,逐渐成为旧友聚会。

    大人们到金家宅院,除了感情因素之外,更多的是为了来年能有个更好的开局和发展,不论是为了集团还是个人。

    孩子们到金家宅院,则更多的是为了好玩和热闹,当然还有金家厨房里的美食,以及客厅里精致的零食。

    天增岁月人增寿,金家大院的中庭里,大人们长了一岁,老人们添了一寿,孩子们增了一齿,今年还添了好几口新丁,金泽滔的三胞胎无疑最吸引大家的眼光。

    说是三胞胎,其实十分容易辨别,顶顶肥,立立瘦,唱唱声音象唱歌,大家都围着三兄妹品头论足,仨孩子似乎很享受大家的目光,咿咿呀呀地似乎急着开口说话。

    金泽滔抱着林文铮的女儿正逗着玩,钟佑铃生了孩子后,体格更加的魁梧,京城劳模会议后就没见面的林文铮,看上去更加的弱不禁风。

    金泽滔打趣说:“文铮,瞧你这身板,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孩子是你生的,都快瘦成什么样子,形销骨立的,佑铃,这个月子就不该让你来坐。”

    钟佑铃性情豪放。笑得也很开朗,她说:“金市长,我坐月子时,大鱼大肉他跟着没少吃,但你看看,不顶用啊,吃下去的是肉。不但没挤出奶来,还不长肉,命贱,啥科学都拿他没办法。”

    林文铮并不气恼,多年的高压统治,他不但习惯了钟佑铃的粗犷外形,也习惯了她没心没肺的豪放性情,苦哈着脸亦步亦趋跟在后面。

    金泽滔笑说:“文铮,你的办事处正式从产业办里分离出来。这是永州第一家县级驻京办事处,如今,你孩子也有了,再呆京城,就是浑噩度日,我建议你还是尽快回来。”

    林文铮一向大大咧咧。不求闻达,但求富贵,说好听点。知足常乐,说难听点,胸无大志,再加上钟佑铃性格刚强,如果再在京城办事处混上几年,一块好钢也成废铁。

    林文铮不以为然,倒是钟佑铃犹豫了:“金市长,孩子刚刚出生,家里还离不开文铮,要不。再呆两年?”

    金泽滔摆摆手说:“佑铃,你也不想自己的丈夫象个米虫一样,躲在米缸里坐吃等死吧。文铮,我还记得你刚参加工作那会儿,你亲口跟我说过,当个税务干部是你一生的梦想,你发誓要做一个合格的财税干部,我想,现在是你回归财税部门的时候了。”

    林文铮是他前生不多的几个好友之一,他们一起共事五年,一直把他当弟弟看待。

    林文铮重情重义,最终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坚守住他的梦想,今生,金泽滔提前为他按上一对翅膀,本来很期待他能展翅高飞。

    但现在看来,历史的惯性竟是如此强大,经济及生活环境的优越,竟然提前摧垮了他的雄心。

    钟佑铃担心地看了眼满脸颓废的丈夫,心里隐隐生起悔意,林文铮的变化,钟佑铃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很多时候,她或许有口无心,但正是这日积月累的强势,毁了他的进取之心。

    “就是和你们打声招呼,做好心理准备,年后文铮就调回。”金泽滔呵呵笑着将孩子抱还给钟佑铃,东珠投资公司总经理吕信行抱着儿子过来了。

    吕信行因为重婚案被处理,投身集团负责投资公司,至今和范萱萱合作的通源证券已经遍布环东珠城市圈,一举成为东珠证券行的龙头老大,这其中吕信行功不可没。

    范萱萱明里暗里多次以高额年薪和范家权势威逼利诱,希望吕信行能为她所用,凡此种种都被他婉转谢绝,并曾多次跟集团及金泽滔建议,适当时机,或者收购范家股份,或者另起炉灶。

    这个适当时机,就是金泽滔两年前成立通源证券的初衷,等的就是这个时机,目前,期货公司下属多个分公司,分别在东珠及其他几个城市落户,主要从事国债期货。

    吕信行也认为,中国期货市场刚刚起步,国债是固定利率,风险相对较小,而国债期货又能促进国债市场的发行,能得到上层的支持,利于在混乱的金融市场生存,经过两年打拼,通源国债期货在业内也小有名气。

    国债期货市场之所以在近年来逐渐火爆,主要是基于财政部调整国库券发行条件的公告出台。

    公告称,在通货膨胀居高不下的背景下,政府决定将参照中央银行公布的保值贴补率给予一些国债品种的保值补贴,国债收益率开始出现不确定性,国债期货市场的炒作空间扩大了,但风险也大了。

    金泽滔抱过吕信行的儿子,说:“一起走走吧。”

    吕信行这是第二次参加集团年会,去年被正式任命为投资公司总经理,今年年会,金泽滔亲自打电话,他有事关集团未来几年命运的重要事项交代。

    吕信行郑重说:“金市长,你说的1990年发行的5年期国债期货,也即527品种,于今年6月即将交收,现货保值贴补率明显低于银行利率,故颇受市场青睐,一向是十分活跃的炒作题材。”

    吕信行的儿子长得十分粗壮,被陌生人抱着,不自在地扭着屁股,向着旁边对自己遭遇视若不见的爸爸挥舞着莲藕般的小手表示不满。

    金泽滔一边安抚着孩子,一边说:“有消息称,财政部可能要以148元的面值兑付527国债,而不是之前大家预估的132元。但也有人持相反意见,其中以东珠万旗证券为代表,他们认为,财政部不会割肉掏出13亿元来补贴527国债,预计财政部将下调保值贴息。”

    吕信行脚步慢慢缓了下来,说:“如果这样,这将是一场龙争虎斗,我敢肯定,如果消息属实,范萱萱的中经发公司一定会提前做多,而被业内人士称为中国证券三驾马车的万旗证券,一定会做空。”

    说到这里,吕信行又沉思了一会,说:“去年底今年初,通胀率已经被控下调了2.5%左右,众所周知的是,早几年通胀率一直居高不下的这三年里,保值贴息率一直在7至8%的水平上,万旗证券有理由作出这样的判断,而且,万旗证券从来只相信自己的判断。”

    金泽滔平静说:“另外,还有个消息,财政部将在月底向证监会移交国债期货交易的监管权力,交割前,财政部会向证监会移交了监管权力,并在新的监管条例还未出现前,公布消息,以此规避监管责任的风险和受到新监管条例制约的风险。”

    吕信行失声惊叫:“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财政部确凿无疑是准备提高保值贴息率,按照8%的正常贴息条件下,537将以132元兑付,而当市价在148元左右波动的时候,万旗证券将会联合其他公司,成为市场空头主力,而财政部下属的中经发已经得知上调贴息率的消息,将成为市场多头,这不可能!”

    金泽滔笑说:“为什么不可能,财政部既然规避了风险,那么它就完全可能通过下属公司做一场多头,来弥补损失的13亿财政贴息,现在中央财政并不宽余,能有机会咬上一块肥肉,没有理由不做。”

    吕信行面色微变:“如果真是这样,那么,以万旗证券为首的空头主力疑问将成为这场盛宴的输血者,他们就不担心这样一来,会扼杀刚刚起步的证券业吗?”

    金泽滔冷笑说:“证券投资,本来就是不确定的风险投资,从投资开始你就应该预估风险,从经济学的角度来看,国库券的保值贴息应该与通货膨胀率的实际值相等,而在国际惯例上,大多数国家都取消了这一补贴,原因在于,国债购买者在购买时应当自行预见金融产品收益的不确定性,这就是风险。”

    “根据规定,个人持仓不得超过3万口,机构不得超过5万口,最多只允许开40万口,所以,只要万旗证券遵守游戏规则,最多让他们伤些元气,还不至于动及根本,所以,投资,最重要的是冷静和理智,不管你是赢还是输。”金泽滔补充说。

    吕信行失笑摇头:“我还真是想多了,证券投资,考校的就是耐心和理智,这次回去后,我们就密切注视537国债的价格,只要市价有波动,我们马上建多仓,资金上希望集团支持。”

    金泽滔划了划手说:“国债期货的保证金定为2.5%,集团资金按照需要和规模无条件支付,期货公司严格按照游戏规则来,每个机构不允许超过四十万,但可以发动所有下属期货公司参与。”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