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章 砥兵砺伍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ntwyg的月票!)

    那个舞会,可以说是不打不相识,李明掌打了林文铮一巴掌,结果打散了林文铮和金燕的姻缘,金泽滔敲了李明堂一棍子,结果敲出一个刑侦大队副大队长。

    此后,林文铮多次邀约金燕,不知道是不是那天晚上林文铮给她留下的印象太过不堪,无论他此后怎样的献殷勤,终没能夺得金燕的芳心。

    柳立海品评卢文渊身手不错,柳鑫却拍着腿说:“哎哟,就别打了,金市长,你就是代卢镇长教子,也不用这么耍着玩吧?”

    两人斗到急处,眼拙的,已经是分不清谁是金泽滔,谁是卢文渊,除了卢文渊偶尔还大喝着为自己鼓劲,就听到拳拳到肉的沉闷扑扑声,让旁观者听着都感觉牙根发酸。

    柳鑫这么一说,已经气喘如牛的卢文渊一个急步跳出战圈,虽然被揍得不轻,仍是咬牙活动着手脚以减轻疼痛,金泽滔却是气不喘,脸不红笑眯眯地看着卢文渊。

    卢荣归不懂搏击,看金泽滔无恙,刚松了口气,又开始担心起儿子有没有被打出好歹。

    卢文渊如果刚才看金泽滔目光还带着一丝桀骜不驯,此刻,则只有恐惧,如果在战场上,卢文渊相信,他一招就能被金泽滔翻倒。

    刚才那个大麻子说得不错,金泽滔就是耍着自己玩,卢文渊对自己身手一向有信心,在连队,他多次被评为训练标兵,曾经代表连队参加团里的大比武。在徒手搏击这一项,他还得过冠军。

    不能说是百人敌,但普通人,他自信能对付个三五个没有问题,但此时,他却毫无悬念地败在一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年轻人手里,这人居然还是市长。让他深感失落。

    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两人耍得好看博得了大家一片掌声,谁输谁赢没什么人真正关心,大过年,大家图的就是快乐。

    李明珠和商雨亭正窃窃私语,不知说起什么,李明珠打了商雨亭一下,吃吃地低笑着。商雨亭转着眼珠子地盯着李明珠看,直看得她面红耳赤。

    李明珠羞恼说:“小亭姐,你什么眼神,色迷迷的,说好了,可别打我的主意哦。”

    商雨亭趴在李明珠的耳边低语:“你完了。恋上了叔叔,这是不伦之恋,是要浸猪笼的。”

    李明珠才不上这个当。啐了一口:“小亭姐,我怎么觉得该浸猪笼的应该是你。”

    商雨亭去搔李明珠的胳肢窝,李明珠吃痒不住,东躲西藏,不知什么时候就钻到了正笑吟吟看着卢文渊的金泽滔身后。

    两女孩就绕着金泽滔捉起迷藏,仿佛两只花蝴蝶采着花蜜,看得卢文渊眼花缭乱,刚才还纷杂繁乱的心情,全被俩花季女孩打得支离破碎。

    金泽滔笑说:“你看,十步有芳草嘛。你现在为一个并不爱你的女人要死要活的,若干年后,你会发现。当初你的举动是多么的无知和无耻。”

    卢文渊刚刚好起来的心情又被金泽滔的毒舌打击得体无完肤,梗着脖子说:“无知是因为年少识浅,我承认,但无耻跟这事扯得上吗?金市长,你现在家大业大官大,自然瞧不上我这个为一个女人自毁前途的臭当兵的。”

    说到后来,刚才被金泽滔一直压着打都不喊痛的卢文渊,此刻,声音有些哽咽,眼眶发红。

    金泽滔伸手就啪地打在他的后脑勺上,怒道:“配木不可雕,我可以看不起你的自甘堕落,看不起你的貌似绅士实则懦弱的虚伪本质,看不起你为了一己之私,连累你家老父毫无尊严地上门求人,但我唯独没有看不起你的身份,臭当兵的?你如果对自己所从事的职业都毫无敬畏之心,那你的人生也就止步于此!”

    金泽滔教训着卢家子,眼睛却看着身边的商雨亭、李明珠、金泽海等少年男女,他说:“我希望你们都能明白,热爱人生,就从热爱你的专业,热爱你的职业开始,世上职业无贵贱,做到极致,都能干出轰轰烈烈的大事,都能达至你的理想目标。”

    李明珠和商雨亭停止了吵闹,商雨亭吐着舌头,刚才还张牙舞爪妖怪似的,立马变成温驯的小猫,摇着金泽滔的胳膊,腻声说:“哥,我一定会听你的话,热爱人生,从自己的专业开始。”

    李明珠不甘落后:“哥,我一直很热爱我的专业,我尊重我的学业,就是尊重自己的选择。”

    李明珠是个胸怀大志的女孩,早立志,立大志,金泽滔在浜海金钱湖酒店的劝诫还犹在耳边。

    小叔站在后面,一巴掌拍在正嘻皮笑脸的小忠脑门:“听到你哥的话没有,你要想跟你哥一样风光,就得从自己的学习开始。”

    小忠脑子里想的不是哥哥的风光和李明珠的大志,却是金钟山下那个被野狗追得花容失色的小姑娘周静诺。

    扎着羊角辫,慌不择路,看到自己,就象看到救星,那双慌乱的眼睛顿时安静,这一瞬间,他决定保护她一辈子。

    两个少男少女还没开始自己的梦想,就被小诺那个缺个筋的当公安局长父亲周博山打击得痛不欲生,小忠甚至都起过要转学到小诺学校的念头。

    但此刻,他却隐隐有些明白,哥哥已经做了许多,避免了自己和小诺那分朦胧的好感被腰斩,接下来,就是自己的事了,他仿佛觉得,哥哥这番话就是对自己说的。

    小海惭愧地低下头,再过一年,他就要告别他的学业,进入社会,哥早就安排好他的出路,不出意外,自己将成为这个庞大家族产业的代言人。

    他对哥哥的安排并不抵触,他也喜欢从商,能在商海搏击风浪,是他一向的梦想,大海航行靠舵手,舵手也要有一身过硬的本事,才能服众,才能领航,才能确保金家这艘大船不倒。

    随着哥哥地位提升,他将越来越少精力去过问家族企业的经营,就象今年的年会,哥甚至都没有多少时间坐下来,听取长篇大论的汇报。

    很多事情,哥只能见缝插针地单独交代,这些哥跟自己提过,他是希望自己慢慢地接过这副重任。

    今后,哥更多的职责是联络关系,维系感情,企业经营需要自己迅速成长起来挑起重担。

    小海恨不得现在就能飞回学校,不能再任着自己性子胡来,他需要沉下心来,多学点东西,武装自己,一个纨绔子弟,是永远成不了气候的。

    小洋最沉静,现在他负责集团西州服饰公司,主打产品为服装辅料。

    他知道自己天赋有限,书读得也不多,为了使自己能跟上集团和家族的步伐,他已经报考了自学考试,去年他沉下心报了两门课,虽然最后都折戟沉沙,但他有信心,今年能顺利通过。

    让身边的人都变得坚强自信,让每一个人都能独挡一面,这才是金泽滔所苦苦追求并希望的,他不想一辈子做护犊的母鸡,庞大的家族需要每个金家人都能发光发热。

    卢文渊的脸色要说有多精彩就有多精彩,时红时白,时青时黑,牙齿被他咬得咯咯作响,拳头被他捏得青筋直绽,仿佛一言不合就准备大打出手。

    金泽滔并不想就此作罢,他说:“我说你无耻,你别不承认,你觉得自己高大伟岸,你觉得你有一个强壮的体魄,有一颗坚强的心脏,其实你什么都不是,刚才我说了,你虚伪懦弱,你自私自利,你不孝不敬,你缺乏敬畏,我说你无耻,有错吗?”

    卢文渊无论看上去多么的强壮,毕竟还是个孩子,金泽滔说完,他就蹲在地上,两手抱头,呜呜低泣,刚才被揍得那么惨,都能一声不吭,此时却象个无助的小孩,哭得那叫一个天昏地黑。

    卢荣归嘴唇哆嗦着,金泽滔代他教子,其殷殷之情,他能心领神会,但看到孩子的苦痛,心里就象被割了刀似的难受。

    金泽滔扫了他一眼说:“卢镇长,你别心痛,让他发泄一下,再站起来,他就是真正的兵,有些人一夜之间长大成人,有些一件事之后长大成人,不经一事,不长一智,这既是成长的代价,也是达成目标的代价。”

    卢荣归嗫嚅说:“金市长,谢谢你对我们家文渊的教诲,我想走出这个院子后,他一定能明白许多事理,文渊刚才和你交手已经输了,我们也无脸再留下提要求。”

    商雨亭摇着金泽滔的手臂说:“哥,你就帮帮他吧,你看他哭得多可怜。”

    其实商雨亭不是看小伙子哭得可怜,而是满头花白的卢荣归低声下气的模样让人看了心酸。

    金泽滔看了卢荣归一眼,摇了摇头,卢荣归这是以退为进,为了儿子,他真的连老脸都不要了。

    卢子渊突然站了起来,大家都以为小伙子这回再无脸呆下去,以他的心性,一定是抓着老父拔腿就走。

    不料卢子渊抹了一把脸,站在金泽滔身前,毕恭毕敬地鞠了一个九十度的大躬,说:“金市长,你的良苦用心,我已经领会,希望金市长能给我一个机会。”

    金泽滔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不为所动,他借卢子渊这个大头兵砥砺老金家的子弟兵,自然不能在最后关节懈怠。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