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一章 未来总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商雨亭和李明珠都收起嘻笑,小魔女瞬间变身淑女,规规矩矩地站在一旁听金泽滔的说教。

    金泽滔虽然摇头,但看向卢文渊的目光却比刚才温和许多,卢文渊没有冲动抢话,而是想听听金市长怎么说。

    金泽滔摇头拒绝,情理之中,卢文渊在他最拿手的拳脚上都无法取胜,刚才金泽滔说得明明白白,做什么事情,提什么要求都有代价,他能付出什么,他又有什么资格去谴责金泽滔没有答应帮助自己。

    金泽滔说:“不见风雨,哪见彩虹,经过这番挫折,我想你至少明白一个道理,成功的彼岸鲜花铺道,但走向成功的道路却必须用汗水和泪水铺垫,想要不劳而获,一步登天,可以,你得付出代价,这就是世道的艰难之处。”

    金泽滔问儿子,卢荣归问自己,他能付得起这个代价吗?跟金泽滔同事时也仅点头之交,差点儿还反目成仇。

    相逢一笑泯恩仇后,卢荣归基本与之老死不相往来,如果不是出了儿子这桩事,估计再相见时,就在自己的追悼会上。

    卢文渊没有回避金泽滔的眼光,听到这里,居然还认真地点了点头,至此,他对金市长答应帮忙已经不抱希望,奇怪地,心里却再没有生起一丝的愤恨。

    金泽滔凝视着卢文渊的眼睛,说:“我看得出来,你热爱部队的生活,你天生就是当兵的,你父亲将你送到部队这个大熔炉,可能是他这辈子作出最正确的决定。”

    卢文渊眼睛一亮:“金市长你也认为我适合当兵?我不是个孬兵?”

    金泽滔展颜一笑:“你这是什么逻辑,打痛了你。难道把你的身上那股唯一还值得称道的那股傲气都打掉了?你错了,你是个好兵,这一点我坚深信不疑。”

    金泽滔转头指向站在老姑身后的商念西说:“那是我的小表弟,目前已经考取了美国霍普金斯大学医学院,原本我们家还准备资助他自费留学。但他以一个三流医科大学毕业生的身份,考取了世界一流的医学院,请你们记住他,他姓金,叫金念西,若干年后。他一定是大家耳熟能详的顶尖医学大家,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商念西的户口本上早改了金姓,经过半年准备,他终于顺利考取美国排名第二的医学院,年后,他即将远涉重洋赴美国求学。

    商念西内敛深沉。大多数时候都是静静地看热闹,不要说外人,就是金家大院的人们,也甚少注意到这个一向沉默少言的年轻人。

    商念西听到金泽滔提到自己的名字,并不拘谨,而是落落大方地站了出来,对着卢文渊说:“我哥没做错过一件事。也没看错过一个人,他说你是个好兵,那就是个好兵,这一点,我同样深信不疑!”

    金泽滔又指向昂首挺胸一副狗熊模样的金泽海,说:“这是我家小弟,毛病很多,贫寒出身,却天生纨绔气,家里长辈都很担心。但有一点,你不及他,他有责任心,有进取心,有屡败屡战的大毅力。大恒心,你的身上恰恰缺乏这股气势,我家小弟,他读的是工商管理,未来,他一定会是个出色的商人,这一点,我同样深信不疑!”

    后世小弟起步低,一直挣扎在社会的最底层,吃尽了苦头,尝尽了艰辛,白手起家,挣下了一份不错的家业,但最终自己并没有给他一个完整的家。

    金泽滔一一点评了几个金家子弟,被点到名字的莫不喜笑颜开,虽然免不了被批评几句,但最后,总能让他们信心百倍。

    在说完商雨亭后,他摸了摸身边正跃跃欲试李明珠的头,一直很享受金泽滔抚摸的李明珠此刻却拧了拧头,很不习惯金泽滔在大庭广众面前,还象个孩子似的被他宠爱。

    金泽滔笑说:“这个大多数时候象个小魔女,偶尔玩累了,会装一装淑女模样的女孩,原本她只想安分守己地替家里挣一份家业,让两个不成器的兄弟成家,就是她最大的愿望,但某一天,她立大志了。”

    李明珠此时仿佛又回到那个晚上,金钱湖畔,酒店过廊,自己追在金泽滔的后面,大声喊:“哥,等等我!”

    李明堂在后面接话:“你不是跑前面吗?”

    那时候,她听到金钱湖水轻拍着湖草,桃花树上落下桃果敲打着大地,转眼间,再过一年,她就将大学毕业,而他还在身边。

    金泽滔说:“有志者事竟成,立大志者,有大毅力,立了志向的李明珠,她就象一颗拂拭了尘垢的明珠,闪闪发光,若干年后,如果中国出一任女总理,我觉得,她就是!对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说到这里,人们的呼吸都急促起来,金泽滔说话,就象被施了魔力似的,现场的人们,并不觉得金泽滔的话有如何的耸人听闻,相反,当他深信不疑的时候,人们都毫不怀疑。

    李良才开着黑洞洞的嘴巴,象哭又象笑,被念了定身咒似的,连表情都瞬间冻结。

    李明堂看着在金泽滔身边喜不自禁的李明珠,心里不禁怀疑,这个整天就知道教训自己的小妹,能当总理?当个总经理他都要觉得要天下大乱。

    李小娃挤挤李良才说:“老李支书,你就别象个癞蛤蟆的样子,口水都流出来了,有这功夫做这个白日梦还不如去喝一杯,即使明珠这丫头能当上女总理,估计你也早归天了,看不到的东西都是空想,这也是金市长说的。”

    李良才好不容易才醒过神来,抹了抹口角,说:“我是总理她爹,我决定了,从现在开始戒酒戒烟,锻炼身体。”

    李聪明托了下他的额头,担心地李明堂说:“明堂啊,你爸病得不轻啊,按他这临床表现,不是傻了,就是疯了。”

    李良才啪地一声打飞李聪明的毛手,说:“我要养身体,我要长命百岁,我要做了总理她爹才能闭眼啊,谁都不能拦着我。”

    李明堂担忧地嘀咕:“完了,真傻了,还傻得不轻,聪明叔,你觉是我爹是不是无限地向你靠近了?”

    李聪明肯定地说:“如果金市长说我家小子能当公安部长,我也要戒烟戒酒,戒个烟酒,能换个总理,傻子才不干呢。”

    李明堂哀叹,金市长是能人没错,但金市长不是神人啊,傻子都看得出来,金市长这是在砥砺他们金家子弟和在场的年轻人,连他刚才都听得热血沸腾。

    没听到金市长说了,如果中国能出个女总理,李明珠才有可能做这个总理。

    中国能出女总理吗?用脚后跟想想都明白不过的事情,偏偏所有人都当是真。

    李聪明才不傻,他今天就带着儿子李智慧过来,他还要向金市长讨句准话,儿子眼看着就要毕业,当初答应收下了儿子当警察的刘志宏书记却飞到西州去了,当警察的梦想还需要金市长帮他达成。

    李明珠也学金家几个子弟一样,大刺刺地拍着卢渊文的肩膀说:“小伙子,做男人,就要做我哥这样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哭鼻子不行,垂头丧气更不行,看看你的父亲,你就应该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卢文渊不知道未来女总理嘴里说的哥到底指谁,但被小姑娘拍着肩膀,骨头顿时轻了三两,连连点头,大声说:“你说的对,我天生就应该做个堂堂正正,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被母亲和何母抱着的顶顶和立立立即咿咿呀呀地叫唤起来,虽然不会说话,但他们的名字都取自顶天立地,这个词,几个月来都被他们听烂了,他们知道,一说顶天立地,就是他们哥俩。

    卢荣归羞愧得连忙扭头,孩子还是缺乏历练啊,被个貌美如花的小姑娘一拍肩膀,竟然比金市长的说教还有效。

    至于金泽滔说的什么女总理,以卢荣归的阅历,如何能当真。

    说到这里,天也开始晏下,金泽滔目的也已经达到,看到顶顶和立立手舞足蹈的快乐模样,就准备招呼大家一起入席吃饭。

    卢文渊却挤了上来,大声表态:“金市长,过完这个年,我就回部队办理退伍手续,回来服从组织安排,组织上让我干什么,我就干什么,你说了,热爱自己的职业,做到极致,不管干什么,都能干出轰轰烈烈的一番大事。”

    金泽滔伸手就敲他的脑门,竟然快得卢文渊连闪避的意识都还没产生,一记重重地暴栗就落在头顶,痛得他直呲牙。

    金泽滔恨铁不成钢地怒喝:“我说了这么多话,你就单记住了这一句,我还说过,你是个好兵,我对此深信不疑,为什么要退伍转业,继续在部队这个大融炉锻炼,这才是你要走的路。”

    卢文渊想说话,卢荣归眼睛一亮,一把推开儿子,说:“金市长,你说,文渊还能呆部队里发展?”

    金泽滔横看了卢文渊一眼:“你确实应该上军校,钢枪能武装身体,智慧能武装头脑,我说这么多话,话里话外,好象都没说你不适合当兵吧,既然适合当兵,那就继续当兵。”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