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二章 聪明智慧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东方不败老韩的月票!)

    卢文渊的脸顿时涨成晚霞,结结巴巴说:“金市长,你说,我还能留在部队,可我申请转业的报告部队首长已经批准。”

    金泽滔看了眼远远地站在回廊上落寞的尹小香,心里不由感叹,尹小香的军人丈夫早两年就说打了报告转业,还跑自己家里找自己帮忙,到现在就没了下文。

    金泽滔一边逗弄着顶顶问:“你是哪里的兵?”

    卢文渊迅快地回答说:“我是九二年的保定兵,38军338团,部队番号67393。”

    金泽滔放开儿子,说:“原部队估计你也呆不下去了,换个部队吧,一个团首长的千金,你以为是公主啊,真没出息。回家后,把你的军校课程重新拾起来,探亲一结束,赶紧回部队,准备迎考。”

    卢文渊哆嗦着嘴唇说不出话来,最后只是啪地一个庄重敬礼,大声说:“是!”

    卢文渊激动,他的父亲卢荣归更是激动得难以自已,紧紧地握着金泽滔的手,没有说出话,却落了两行老泪。

    金泽滔转头看向卢文渊说:“我还说过一句话,提什么要求,都是有代价的,这个代价,就是必须考上军校,所以赶紧地回去整装待发,否则,你最后还得打道回府。”

    卢文渊挺直胸膛,声音同样洪亮:“保证完成任务!”

    赵东进离得有些远,看到卢荣归得偿所愿。心里竟然莫名地为他高兴起来。

    如果说东源镇还有金市长不待见的人,那么,就非卢荣归莫属,今天。为了儿子的前途,老卢也是豁出脸皮踏进金家大院的门槛。

    生怕金市长当面回绝,卢荣归煞费苦心地等着大家都进了院,才跟金市长提要求,就是丢脸,也总是私底下丢脸。

    金泽滔为卢荣归这个昔日政敌,都能这么大费周章地代他教子,而且,从目前情况看,效果不错。不仅解了卢荣归的燃眉之急。还借机打磨了他儿子。相信,回部队后,经过磨砺的宝剑将更加锋利。

    相信。对卢荣归都能如此礼遇,没有理由对其他人另眼相看。

    金泽滔此举,也是千金市骨,既收了东源镇的人心,又鼓动了老金家子弟的信心,再说,卢渊文确实也是个当兵的好料,一举三得,何乐而不为。

    卢荣归还想说些感激的话,金泽滔摆手说:“卢镇长。什么话都别说,我是帮孩子,不是帮你,高兴的话,晚上多喝两盅,什么戒酒的话就不要说了,你的身体也没到戒酒的时候。”

    卢荣归颤抖了好久,终于说出一句完整的话:“不说了,一切都在酒中。”

    金泽滔看着卢文渊:“动手你不行,喝酒,不知道你行不行?”

    卢文渊正想拍胸脯,却看到父亲对自己拼命地夹眼,长了一智的卢文渊终于把话咽了一半回去:“不行也得行,金市长有请,舍命陪君子。”

    金泽滔这才笑了:“不管行不行,有这勇气就行。”

    林文铮却在旁边眉开眼笑说:“金市长,都知道你酒量好,就不知道,晚上这么多人,你准备放倒谁,就是十八罗汉斗地主,你都够呛的。”

    金泽滔瞟了他一眼:“各个击破,没什么难度,比如我可以考虑第一个先放倒地,就省得耳边聒噪。”

    林文铮头也不回地赶紧逃之夭夭,李明堂吃吃地嗤笑。

    大家边说边涌向餐厅,至于金市长能不能跟部队说上话,能不能把卢文渊已经递交上去的转业申请给要回来,大家谁也没关心,卢荣归也没有问,唯有卢文渊却还患得患失。

    卢荣归看着比自己还要透出半个头的儿子,拍了拍儿子的手说:“你大概还不知道金市长都曾经跟尚副总理坐而论政,他说行,那就一定行,回去好好复习准备考军校。”

    关于金泽滔的传闻,远在东源的卢荣归听到太多,真真假假他分不清楚。

    但他知道,原来还是他部下的副镇长谢凌,如今都已经做到了副市长,金市长的人脉,已经不是他卢荣归能窥测的。

    金泽滔嘴里虽然说着提要求办事情,需要付出代价,但现在,他帮了自己最大的忙,唯一的代价就是儿子能考上军校,这哪是什么条件,分明是激励儿子的手段。

    金泽滔正准备进入餐厅,李良才却颤颤巍巍地拉住他说:“金市长,你说,我家闺女真能当上总理?”

    金泽滔愣了一下,我不过是打个比方,激励一下年轻人而已,我要有这点石成金本事,我难道不会自己当总理啊,这你都相信?

    正要当个笑话骂他一顿,看到老李老俩口都瞪着眼睛,目光幽幽,神情切切,只要自己一开口说没这回事,金泽滔很担心,以李良才的心理素质,没准这块棺材板真要被装进棺材里。

    李明堂虽然不以为然,但支楞起的耳朵,也很想听听到金市长是怎么说的。

    只有李明珠没心没肺地抱着她母亲,她知道这是金泽滔激励自己的一个看得见,却吃不到的葡萄,但内心里,却埋下了一颗还没发芽的野心。

    金泽滔咳了两声,很严肃说:“不要总以为生女不如男,这种观念要改变,明珠是个有慧根的好女孩,只要培养得法,一定有出息,而且是大出息。”

    金泽滔只字不提女总理,但显然,李良才刚才还忐忑的眼瞳深处立即开始燃烧出火苗。

    李明珠撇了撇嘴,连慧根都出来了,我这是当总理,不是当尼姑庵的主持,也就骗骗自己没见识的父母。

    果然,李良才结结巴巴说:“我家明珠真有当总理的慧根?金市长,这可怎么办?”

    金泽滔气恼说:“还怎么办,凉拌吧,难道你还准备零切碎蒸啊,好好待女儿,不要总把她当免费劳力使唤,女孩就要当明珠一样宠着养着,这样你们老李家才可能出史上第一位女总理。”

    别的孩子放假回家参加社会实践,父母总要想方设法给找个好单位。

    唯有李良才,年年社会实践都让她进自己家的绣服工贸公司打工,还美其名既能长才干,又能长财富,只有傻瓜才会不用这不发工资的免费劳力。

    金泽滔说过几次,李明珠学的是行政管理,你让他实践企业管理是怎么一回事。

    李良才还振振有词,全国改革开放了,当官的都不好意思说自己不懂经济管理,让明珠进企业就是提前熟悉业务,一举多得的好事嘛。

    李良才连忙伸出两手,习惯性地要握金泽滔的手,金泽滔连忙避开,李良才只好往衣襟擦了擦湿漉漉的手,说:“金市长,我明白了,你说,这个寒假,就让明珠到你们的筹备组实践行不?”

    李明珠瞄了金泽滔一眼,心里甜滋滋的,哥原来不想让我整天被困在家里,按她爸爸的性格,从今往后,自己算是解放了,如果不是一家人都在,她恨不得上去狠狠地亲两口。

    听到父亲提起到筹备组参加社会实践,李明珠就忍不住两眼熠熠生辉,盯着金泽滔,只盼他能点头应允。

    金泽滔却拂袖而去,说:“寒假我们筹备组也要放假,哪有大学生在寒假参加社会实践的,暑假吧!”

    李聪明却拦了上去:“金市长,你看我家孩子再过一学期就毕业了,刘志宏书记当时还答应我让他收他进公安的,我问过柳局长了,他说,这事,得你点头才行。”

    金泽滔知道这个事儿,当时因为建农贸市场事情,许家操纵了一批社会闲散人员跑公安局闹事,李聪明撞飞为首歹徒的凶器,解了危机,也救了李明堂,一时高兴就答应了李聪明这个要求。

    金泽滔随口问:“娃带来了没有?”

    李聪明连忙将躲他身后一个害羞的半大孩子拉扯了出来,说:“金市长,这就是我家娃,赶紧叫金叔叔!”

    孩子急得额头都快冒汗了,鼓着勇气叫了一声叔叔,不是金泽滔立着耳朵,还真听不清他咕哝啥,稚嫩的脸不知因为紧张还是激动涨得通红。

    李聪明回家跟家里人说话,十句话有九句半话都跟金市长有关,耳濡目染下,孩子细小的心灵,金市长的地位等同于上帝。

    金泽滔伸手摸了摸孩子的头:“金叔叔不是妖魔鬼怪,不用紧张,叫啥呢?”

    李聪明正想张口,金泽滔摆了摆手:“让孩子自己说,你干啥把孩子的事都包了呢。”

    孩子又是一声咕哝,金泽滔没有听清,笑着说:“大声一点,男子汉说话就要象洪钟一样响亮,只有女孩子才学猫叫,对不?”

    孩子看着金泽滔鼓励的目光,努力挺直胸膛,几乎是吼着说话:“报告金叔叔,我叫李智慧。”

    金泽滔拍了拍孩子的肩头,赞道:“这就对了,人和人之间交往就是从对话开始,要想让对方了解你,你得把话说明白,是不是这个道理?”

    孩子重重地点了点头,金泽滔一拍额头,说:“你说你叫啥?”

    “李智慧!”孩子这次可比刚才清脆多了。

    金泽滔努力让自己站直,没有当场趴下,他沉默良久,感慨万千说:“聪明啊,你们父子把聪明智慧都一窝端了,以后让天下的聪明人还怎么活呢?”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