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复兴之路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刘贝贝、zho8888的月票!)

    铁司令和姜书记联袂来永州考察时,因为李聪明表现突出,金泽滔曾感叹,用聪明两个字都不足以形容李聪明的聪明,建议改名叫李智慧,李聪明很智慧地把这个名字留给儿子。

    李聪明是个有心人,父子俩一个聪明一个智慧,让所有人都望洋兴叹,扼腕唏嘘。

    李聪明高兴地咧着嘴道:“这个名字不正是金市长建议的吗?我回家就给孩子上了本,去学校改名的时候,老师不让改,说正常人哪有名字叫聪明智慧的。”

    李小娃在旁边插话道:“傻子当场就发作了,咋没呢,咋没呢,我不就叫李聪明吗?”

    李聪明愤愤不平说:“这个老师不咋的,傻儿八叽的,人话都不会说了,金市长,你评评理,正常人哪有名字叫聪明智慧的,这是老师说的话吗?难道非要叫傻子才算正常吗?”

    金泽滔一本正经地说:“不错,这位老师的智慧明显不如你。”

    李聪明拍着儿子的头:“死娃子当时还要死要活不愿意改名,这个名字就是金市长给取的,你们老师能有金市长聪明吗?”

    金泽滔随口问了一句:“孩子原来叫什么名字?”

    李小娃笑得扑扑响:“李伶俐,聪明伶俐,全他妈的叫这傻子一家给占全了。”

    金泽滔晃了晃身子,喃喃道:“聪明啊。你要再生个女娃,建议还是叫李伶俐,让天下聪明人都哭去。”

    说罢,不等李聪明说话。拔腿就走,再呆下去,十分受伤,李聪明啊了一声,追着金市长就喊:“金市长,我家智慧的事情怎么办?”

    金泽滔加快了脚步,边走边说:“让孩子参加高考吧,这么个半大孩子你让他直接进公安,不知道的还以为公安局招童工,也不利孩子成长。先进警校读几年书吧。”

    李聪明还要追去。李明堂拽住了他:“聪明叔。你有福了,金市长都答应送智慧进警校了。”

    李聪明兀自念叨:“可金市长没答应送咱孩子进公安啊。”

    李小娃啪地打在李聪明的后脑勺,骂道:“都进警校。你还怕进不了公安,真他妈的奇了怪了,傻子偏叫聪明,一棍子打不出一个屁的孩子要当警察,他妈的跟你呆久了,我都发现自己的智力刷刷地下降,看不明白这个世道了!”

    李聪明呲着牙嘿嘿傻笑,李智慧咧着嘴霍霍憨笑,父子俩杵在大门口,进出的人们都自觉地避让绕行。生怕大过年的被傻气熏着了。

    小汉关不认识李聪明父子俩,远远地站在门外,犹豫着不敢进餐厅,拉着小帽帽往后退,小帽帽耷拉着屁股不走,说:“汉关哥哥,奶奶都说吃饭了,不能再玩去了。”

    小汉关咂吧着嘴说:“傻子堵着门呢,我们一起叫小海叔叔把傻子赶跑,听说傻子会打小孩。”

    小帽帽咯咯笑说:“没关系,这个傻子不打人,我跟他熟。”

    小帽帽蹦蹦跳跳在前面开路,小汉关战战兢兢鼓起勇气跟在后面,小帽帽站在李聪明跟前,仰着头叫:“聪明叔叔,你站门口看什么?”

    李聪明回过神来,抱着小帽帽就进了门:“刚跟你爸爸说事呢,咱们进屋喽!”

    李聪明三人进了餐厅,小汉关落在后面,搔了搔头,不解地自言自语:“明明是傻子,偏偏叫聪明,难道这样会让自己变聪明?看不明白!”

    大人都不明白的事,小汉关能明白才怪。

    餐厅临时加了三张圆桌,幸好老金家年货准备充足,临时又调来几个通元酒店的大厨帮忙,客人虽多,但也有条不紊。

    西厢房左右打通,摆上六张桌也显宽敞,主桌设在中间最大一桌,爷爷奶奶高居首座,其他领导都围坐一起。

    爷爷奶奶过年服装惯例由商雨亭负责,爷爷穿着一身得体的淡紫色西装,十分的喜庆,爷爷穿西装的时候不多,非大节日不穿这玩意,太不自在,一举一动仿佛都被束缚着似的。

    大家都说爷爷穿西装很象学问人,就这句话击中了他的软肋,以爷爷现在的身份,最怕人家说他没见识,虽然难受,但也乐此不疲。

    奶奶每当打量着穿西装的爷爷,脸上不时地露出难得的似水柔情,爷爷十分得意地扬着头,白发赛雪,傲视全场,恰似一头老天鹅。

    奶奶赶紧揪着他的西装袖口,小声地嘀咕:“老头子啊,这大喜日子,可千万不能开口,等会儿小滔让你说话,你才能开口,明白不?”

    爷爷下意识地问了一句:“这是为啥,我咋就不能开口呢?”

    奶奶声音压得更低:“你一开口就有股土腥味,露馅了,佛靠金装,人靠衣装,你不开口,还象那么回事,一开口,这身衣装就变泥装,今天到场领导全都是小滔的部下,你怎么也得给小滔挣份脸是不?”

    爷爷高扬的头顿时矮了半截,老天鹅变成打了霜的老紫茄,特地坐俩老人身边服侍的商雨亭吃吃地低笑,奶奶啪地一巴掌打在她的胳膊上:“你也一样,等会儿不许胡闹,今天都是客人,不许丢你哥的脸。”

    奶奶外面穿暗红羊绒短大衣,里面着奶白色毛衣,自入座后,就一直笑容满面,看上去既显年轻,又有节日气氛。

    不时地,奶奶乐呵呵地招呼着熟悉不熟悉的人入座,爷爷不满了:“你咋就能开口,我就装哑巴?”

    奶奶笑眯眯说:“我是女主人,招呼客人不就是我的责任,老头子,你是一家之主,这种小事,劳你开口就太小家子气了。”

    爷爷更加不满:“按你说的,我就合该做个草包泥菩萨,一声不吭,看着你风光?”

    商雨亭摇着爷爷的手:“外公,你要是闷得慌,我陪你说说话。”

    爷爷生着闷气扭头不理商雨亭的献殷勤,幸好此时金泽滔和现场的人们打过招呼后,走了过来,作为家宴,金泽滔和何悦坐在最下首,正好和爷爷奶奶对面而座。

    谢凌、赵东进等人没有谦让,坐在两老人身边,爷爷虽然一言不发,但同桌的谢凌和赵东进等人可以忽略金市长,却对金家祖宗谁都不敢怠慢。

    客人主动跟自己问好,爷爷爽朗地笑着,正要开口寒暄几句,一眼瞥见奶奶对着他缓缓地摇头,只好紧紧地抿上嘴,笑而不语,连打招呼都是从鼻腔里发出唔地声音。

    爷爷可以不在乎奶奶的警告,但在座的大多是孙子的部下,这个脸一定得挣,岂料爷爷谨慎,在谢凌等人眼里,更显气度不凡,高深莫测,态度愈加恭谨。

    爷爷这才发现不说话有这么多好处,难怪大领导都不太爱说话,打招呼也从鼻腔深处发音,原来如此。

    受到启发的爷爷更加地自重身份,慢慢地连笑容都减了一分,回应他人的唔声拉长了一分。

    爷爷越不说话,围着他说话的人越多,反而金泽滔和何悦俩正主儿却冷冷清清地只能自己没话找话。

    何悦掩嘴笑了:“爷爷很有大领导的风度,也很享受被人围观的气氛,如果换作好年代,没准,爷爷就当大官了。”

    金泽滔感叹:“爷爷没赶上好年代,但有生之年总算赶上了改革开放的好时光,他现在整天就琢磨怎样把老金家发扬光大,你没看到他连家谱都只往上修三代,这样才彰显爷爷扶大厦之将倾的煌煌功绩。”

    金家往三代上追溯,还算得上是西桥颇有名望的豪绅,近三代就日渐没落,到爷爷这一辈,连安身立命的老房子都被政府没收了。

    何悦白了他一眼,说:“爷爷苦了一辈子,老来能看到金家兴旺,后辈出息,心情开朗,也能延年益寿,不许你打击爷爷的积极性。”

    金泽滔摸了摸鼻子说:“我现在鼓励还来不及,怎么能打击爷爷的积极性呢,现在家谱快要完工,我给爷爷出了个主意,让他再修个家训,这是个极考验智慧的事,爷爷整天拉着爸爸,挖空心思写家训,开始他伟大的家族复兴之路。”

    何悦嗔怪道:“哪有作孙子的这么折腾爷爷的,大不孝!”

    金泽滔摇了摇头,说:“这是爷爷的梦想,也应该是每一代金家先祖的梦想,做晚辈的,只能推波助澜,加油鼓劲,心有所系,才有精神所寄,这就是爷爷的信仰,我坚信,金家会因爷爷的信仰而复兴,爷爷也会因金家的复兴而无病无灾。”

    两人正窃窃私语,一个穿着白色工作服的中年厨师,端着一个巨大的盘子,上面还趴着一只张牙舞爪的大龙虾。

    厨师将龙虾盘恭恭敬敬端放在俩老人面前,拱手作揖说:“年小鱼给两位老人家,给诸位领导拜年了,祝大家在新的一年里步步高升,事业有成,西桥通元酒店年后即将开业,希望大家能经常光临捧场。”

    金泽滔抬头一看,忍不住乐了:“年大厨,辛苦你了,头道菜上得不错,我就讨个口彩,来,诸位一起碰杯,祝大家龙马精神,大红大紫!”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