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章 小西蔫坏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稻草人)的第二票!)

    金泽滔提议碰杯,大家纷纷站起,一句借着大龙虾的开场口彩博得了满堂喝彩。

    年小鱼原是浜海一家鱼馆老板,金泽滔到他鱼馆吃过几次,觉得别有风味,就将他介绍到通元酒店,几年下来,一脸络腮胡的年小鱼也做了通元酒店西桥店的总经理。

    西桥店坐落在西桥麒麟山下的脚背上,占地三十余亩,面山向水,风光绮丽,酒店从破土动工到现在,差不多有两年时间,现在万事俱备,就等挑个黄道吉日准备对外营业。

    大龙虾现在是稀奇货,年小鱼做的是两吃,虾肉切成薄片,醮着芥末酱醋,入口爽嫩,味道鲜美,年大厨正指导着爷爷怎样吃龙虾。

    金泽滔笑问:“年大厨,你那道招牌菜豆腐炖鲶鱼可有准备?”

    年小鱼作着揖,笑呵呵道:“头道菜祝大家来年红红火火,第二道菜自然就是我的拿手菜,豆腐炖鲶鱼,第二道菜就祝大家新年里和和美美!金市长,请稍候,马上上菜。”

    没见过大龙虾的,看到被取了肉还能活蹦乱跳着,大家都觉得稀罕。

    鲶鱼最普通不过,一般人家还不愿意吃这玩意,但经年大厨泡制的鲶鱼,入口即化,香糯可口,不亚于山珍海味,博得了满堂叫好声。

    小孩子特别爱吃这道菜,一边哇哇地大声喊烫,一边霍霍吞食着豆腐鱼肉。生怕下筷晚了吃不到。

    金泽滔给何悦盛了小碗,慢慢品尝,年小鱼的鲶鱼确实美味,大家吃过没有不说好的。现在通元酒店也有这道菜,但在金泽滔吃来,都没有年小鱼本人做得地道。

    卢荣归特意坐在金泽滔身边,一边吃着鱼肉,一边含糊说:“西桥要开分店,凭这道招牌菜,就能分走东源店的客源。”

    卢荣归自然不知道,东源和西桥分店都是由年小鱼负责,无论客源流到哪,都是年小鱼的成绩。他会定期坐镇两店。就让客人一路颠簸着来回折腾。赶路累了,还能多点几个菜。

    吃了一道生醮龙虾,再喝一碗热腾腾的鲶鱼豆腐。大家的心情顿时舒畅起来,客人们都开始行动起来,围着爷爷奶奶敬酒。

    奶奶倒了小杯的黄酒,爷爷喝的是茅台,金泽滔刚才就说过,金家好菜没有,好酒尽管开怀畅饮。

    永州人对本地的老烧酒情有独钟,但逢年过节,家庭条件好的,都要摆上一两款名酒。金家家宴,上的酒也都是茅台五粮液之类的名酒,至于红酒,大约除了老丈人何军,没什么人爱喝。

    爷爷酒量不大,但喝酒很豪爽,谢凌等领导敬酒,他本来准备一干而尽,但等他仰脖喝酒时,转念一想,没喝完,剩下大部分。

    谢凌副市长连声感谢,爷爷习惯性地伸手准备抹净嘴角的酒渣,商雨亭适时地递上小毛巾,爷爷很有风度地接过,小心地擦拭了一下嘴角。

    赵东进书记敬酒时,爷爷还准备站起来,赵书记死活不让动,连声说:“老支书今天您最大,哪有让长辈站着喝酒的,您老屁股不动,就是对晚辈最大的尊重。”

    爷爷从善如流,屁股纹丝不动,端着酒杯,平伸着和赵东进书记干杯,又是抿了一小口,赵书记感觉脸上有光,连声感谢。

    刚入座时,人们还为如何称呼爷爷而烦恼,幸好谢凌在老何家见识过一回,开口闭口老支书,爷爷很开心地连连颔首,大家终于明白爷爷原来喜欢别人喊他旧头衔。

    爷爷对面,卢荣归也开始斟酒,金泽滔站起来介绍说:“爷爷,奶奶,跟赵东进书记、王奎良镇长他们一样,卢镇长也是我的老领导。”

    赵东进等人连称不敢当,但脸上还是与有荣焉地欢笑着,卢荣归恭敬地端着酒杯走到爷爷身边,说:“老支书,我和金市长是老同事,老领导可不敢当,金市长能走到今天,有自身的努力,但我看,两位老人家的言传身教功不可没,我敬两位老人家,祝你们身体康泰,长命百岁!”

    卢荣归混了半辈子官场,这些场面话信口拈来,逗得两位老人老怀大慰,奶奶笑容可掬说:“卢镇长太客气了,到了我们金家就象到了自己家一样,菜就将就吃,但饭要吃饱,酒要喝尽兴,千万不能把自己当客人受拘束。”

    老人的话都是农村里长辈对上门作客晚辈的劝酒语,朴素得让人暖心窝。

    爷爷岿然不动,嫌笑久太累,干脆就板着个老脸,唔了一声表示赞同,等卢荣归的酒杯伸到眼前了,才慢吞吞地端起酒杯,老支书的架子端得十足,但一口喝了大半杯,还是暴露了他对卢荣归的话表示了严重同意的心声。

    商雨亭在旁边看得低头吃吃掩嘴轻笑,奶奶从背后打了她一下,让她注意影响。

    大家陆续敬过两位老人,都渐渐地将目光对准金泽滔夫妇,作为主人,金泽滔自然不能失礼,正准备站起替爷爷奶奶回敬客人,卢荣归先发制人,说:“金市长,我敬你三杯。”

    金泽滔连忙说:“到了我家,就按我们家的规矩来,没有客人先敬主人的道理,我敬你,不为过去,就敬将来。”

    卢荣归欣然受敬,还喊来儿子卢文渊作陪,卢文渊和小海等年轻人另坐一桌,刚才金泽滔在中庭教诲他时,特地将这些金家后辈作为他励志的榜样,让他感触颇深,心底里也愿意和他们亲近。

    平时不怎么喝酒的卢文渊难得地豪气一回,硬拉着商念西喝酒,卢文渊大学都没考上,最后被老父送进部队参军,商念西都已经考上大洋彼岸的美国医学院,让他极为钦佩。

    商念西喝上一杯,脸色就开始潮红,让刚才被金泽滔一顿好训的卢文渊找回一点信心,连忙再敬一杯,商念西的脸又红了一分,每一杯酒下去,都让卢文渊觉得就差一点点,就能得胜回朝。

    商念西的脸虽然越喝越红,看上去摇摇欲坠,可等到卢文渊看手里的酒杯都看出重影时,商念西仍旧浅笑如初,不温不火地一杯一杯陪着他喝。

    小海和堂兄金敏祖吃吃低笑,小西就是这副害死人不偿命的温吞水模样,任何人都觉得他好欺负,但任何人等到碰得血流满面时,都不觉得自己是被他害的,真是贼蔫坏。

    小西是学医的,做大夫既能医生,自然也能医死于无形,这大约就是现在卢文渊被折磨得欲生欲死,还犹不自觉的原因。

    幸好卢父此时召唤了他,才让他逃过一劫,只是等他摇摇晃晃过去时,才觉得头重脚轻,回头看商念西还生龙活虎似地和小海碰杯,心里奇怪:“他怎么还能没事呢,我都快被自己放倒了。”

    卢荣归看儿子红光满面,走路都歪歪扭扭,有些尴尬地对金泽滔掩饰道:“这小子酒量浅,不懂得藏拙,还好,心性不差,没什么心眼。”

    金泽滔摆手说:“年轻人就该和年轻人闹腾,跟我们掺和不到一块,我们就不管他们的事。”

    卢荣归深以为然,只有何悦却低头胁肩掩嘴直笑,若论年纪,同桌就金泽滔最年轻,但说话每每老气横秋,奇怪的是新老同僚无不视为同龄人。

    卢文渊大老远就招呼说:“金市长,刚才你的话都说到我心里去了,就为你这番教诲,当浮三大白!”

    卢荣归狠狠地瞪了儿子一眼,说:“走路都在打颤,还浮什么三大白,既然知道要敬金市长,也不知道留点酒量,一点不晓事。”

    卢荣归嘴里虽然训斥着儿子,但内心里还挺为儿子的懂事开心,儿子说话有些轻狂,但年轻人不轻狂,连老天都会不高兴,没有什么不可原谅的。

    金泽滔笑眯眯说:“年轻人就当如此,来,来,我们一起浮三大白!”

    卢文渊确实喝不得不浅,最后一杯,还是卢父喝了,卢荣归和主人敬过酒后,就撤了酒杯,今天开戒算是为儿子破例,金泽滔看到这一幕唏嘘不已,卢荣归还是放不下他的最后一丝尊严,年纪大了,心里的执念更加顽固。

    这个时候,餐厅的气氛渐渐地高涨,看到出来,主桌最是热闹,金泽滔夫妇敬过同坐主桌的客人后,他也成为人们争相敬酒的对象。

    同桌的老所长刘永达一声令下,呼的一声,邻桌的东源财税所老同事开始排起队,准备轮流敬老所长,金泽滔来者不拒,凡上前敬酒的一律杯到酒尽。

    待财税所十八罗汉都敬了一杯酒,金泽滔的脚下已经多了一长溜的酒瓶。

    餐厅里另一个热闹中心,集中在年轻人一桌,未来的女总理李明珠被其他年轻人拥围着,非要敬上一杯酒沾沾贵气,李明珠连金泽滔都曾经挑战,虽然身为女流,酒量却着实不赖,大开大合,镇定迎战四面来敌,丝毫不落下风。

    商雨亭不知什么时候也溜了回来,爷爷奶奶不需要自己照顾,旁边的人们比自己服侍得还要殷勤。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