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七章 血勇之人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junliu的月票)

    铁司令这番话算是先庆后号,先安抚一下自己脆弱的心灵,然后直接吓死自己,金泽滔吓得面无人色,这地方果然不是人来的。

    金泽滔又鞠了一躬,然后什么话也没说,就坐回小马扎,这回他紧紧地闭上嘴,死活都不准备开口说话。

    铁司令饶有兴趣地看着他,说:“你如果害怕,等会儿就直接打道回府,京城就不用去了,还是回你的南门当副市长,西桥立县的事情不办也罢,小命要紧。”

    金泽滔张了张嘴,最终没有说话,金泽滔去年劳动节前夕以越海亲善大使的身份赴京交好范家等势力,懵懵懂懂被铁司令、范主席和尚副总理三方牵着鼻子对长江科技案的处理达成共识,矛头直指卢家仁书记,这是自己能掺和的?

    已经做了一回猪,这一回,打死他都不准备吭声,京城此刻对他来说,就是龙潭虎穴,他只办他的西桥设县的大事,其余一概不沾。

    金泽滔两脚并拢,两手按住膝盖,缩着脖子拱着背,规规矩矩做他的缩头麻雀,说什么都不准备露头。

    祝省长叹息说:“京城的卢家仁书记今天被宣布停职检查。”

    金泽滔吓了一跳,小马扎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卢家仁书记停职检查?!

    太混乱了,上辈子这出戏不是这样唱的,起码要等到今年年中。卢家仁会因另外一桩事引咎辞职,最终引来中纪委的关注和查处,他的倒台跟沈太福长江科技案没有丝毫的关系。

    宣布停职检查,这已经是中央掌握了他确凿的违纪事实。才会做出的决定,自己这只小麻雀,难道已经能扇动到这头大老虎的命运轨迹?

    不出意料的话,应该是凌卫国祭起税务检查的大旗,从卢家仁的儿子卢阳经营的公司着手突破的,而这把武器还是金泽滔亲手提供给凌卫国的。

    说到底,这一切都是自己幕后推动,跟什么蝴蝶效应没有半根毛的关系。

    铁司令似乎不把金泽滔吓死,就不准备罢休,他吃吃地笑说:“我还听说。税务检查。是你这个财税专家出的主意。不错的打击武器,现在都听说,纪检系统准备大规模引进财税人才。加强财税源头的反腐监管。”

    金泽滔动了动嘴唇,最后还是没有出声,只是把头垂得低低的,做麻雀不成,就做鸵鸟吧。

    铁司令不知是童心未泯,还是觉得偶尔逗弄一下金泽滔也挺赏心悦目的,今天特别地想说话,嘴也特别的碎,他说:“何悦同志是你妻子吧,她出身财税系统?”

    金泽滔一个激灵。晃了晃身子,重心失衡下,屁股底下的小马扎终于发出吱呀的惨叫,直接被崩飞,金泽滔一个屁股坐在地上,终于当不成鸵鸟了。

    金泽滔拍拍屁股,站了起来,往大院门口走去。

    刚才还泥菩萨似的一言不发的方建军副书记,这一回也不淡定了:“怎么,就这样被吓跑了?鸵鸟不当,当逃兵了?你的勇气呢?你在大楼倒塌事故现场那一往无前的精神气哪去了?”

    金泽滔理都不理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却又一头扎进警卫值班室,笑眯眯说:“解放军同志,再借条结实点的小马扎行不?”

    年长的军人朝地上努了努嘴,金泽滔很礼貌地说了声谢谢,取了两条小马扎又回到铁司令身边坐下。

    方建军悻悻道:“还算是血勇之人,没有让人失望。”

    金泽滔却说:“我听说,勇者有四,血勇之人,怒则面赤,脉勇之人,怒则面青,骨勇之人,怒则面白。怒形于面,实为匹夫之勇,血勇之人,市井匹夫而已,打架斗殴还成,干大事是不成的,领导千万不要抱太大的期望。”

    方建军恼羞成怒道:“不会说人话啊,什么乱七八糟的血勇脉勇的。”

    金泽滔摇了摇头,不读书真可怕,自己不懂的就一律斥为乱七八糟,当领导的难道都是这副德性?

    铁司令却说:“你搬两条小板凳干么?一条难道还不够你折腾的?”

    金泽滔苦着脸说:“铁书记,有啥话不能一口气说完,非要这样一惊一乍的,这样吓唬人后果是非常严重的,我吓坏了可以姑且不论,反正是私人财物,坏了就坏了,小马扎可是公共财产,破坏公物连小学生都知道是不对的。”

    铁司令张口结舌,铁司令身后的一个中年人却扑地笑了:“后生可畏,一张铁口利齿果然可以大杀四方,铁司令不但慧眼识人,更善于用人,一石可以激起千重浪,一个小人物也可以撬动了京城这个铁菩萨,善战者,无赫赫之功,说的就是铁司令。”

    铁司令脸上殊无喜意,金泽滔也面无表情,心里却骂道,一听他开口说话,就知道是个深奸巨猾之辈。

    什么善战者,无赫赫之功,纯粹脱裤子放屁,铁司令早联系好一切,部署好一切,他求的也是赫赫之功,要不然,他闲着没事干专找人斗智斗勇,为的就是博人一笑?

    只有自己这头猪才不知道深浅,一头扎进这个大泥坑,一头猪抡了大老虎一拳,无意间还抡得他皮开肉绽,猪立功,那才叫无赫赫之功。

    这个中年人不知出于什么样心思,貌似给铁司令和金泽滔两人唱赞歌,行的却是推涛作浪,搬弄是非的能事,话里话外都包藏祸心。

    铁司令眯细着眼睛,似乎已经睡着了,不知什么时候,院中多了一个穿白大褂的大夫,抱着一床薄毯,正要给铁司令盖上,铁司令忽然睁开眼睛,说:“给这年轻人搬张椅子过来,坐小马扎算怎么回事,我们不是范家,要用小马扎来招待客人。”

    金泽滔屁股底下的小马扎又是一阵激烈的咯吱声,差点又没崩掉,他愤愤不平地站了起来,好象自己很爱坐小马扎似的,如果不是自己嘴勤腿快,就这条小马扎都不定能坐上。

    明知道自己要上门,连张空椅子都不给,现在被中年人惹恼了,才想到给自己搬张椅子,这是奖励,还是鼓励?

    铁司令说:“何悦同志牵头负责沈太福长江案件的调查,纪委已经提前介入。”

    铁司令这话其实不准确,纪委不是提前介入,而是在长江案初露端倪时就已经介入,不过现在是从暗转明而已。

    何悦赴京前,自己还千嘱咐万叮咛,长江科技案涉及到京城,这滩水太深,千万不要轻涉其中,看起来,何悦已经身不由己,心里忍不住暗暗为何悦担心。

    白大褂去搬椅子的时候,金泽滔赶紧去值班室还了三条小马扎,还故意大声说:“谢谢解放军同志,刚才我跟铁书记说好了,他承认破坏公物是不对的,这条损坏的小马扎就算在铁书记的账上。”

    铁司令嘴角直哆嗦,恼怒地将飘落在薄毯上的落英拂落在地,方副书记眼角抽搐,赶紧把头扭向另一侧,只有厚道的祝省长微微苦笑,摇了摇头。

    中年人惊奇地看了不远处的金泽滔一眼,心里不由对他和铁司令的关系重新评估。

    一个小小的副市长,方建军副书记刚才碰了壁,也对他没奈何,铁司令被他堂而皇之地指责破坏公物,也象没听见,祝海峰副省长干脆装聋作哑,抱以苦笑。

    铁司令一门三杰似乎对他的言行都挺容忍,来西州之前,他可是仔细了解过金泽滔的底细,西州大学财政专业毕业,师从苏子厚教授,如果说背景,苏子厚大约就是他从政生涯的唯一背景。

    大学毕业后,一步一个脚印,从普通财税干部做到今天永州府城南门市的常务副市长,这中间,没有半点取巧,也无半点投机。

    除此之外,在国内名声雀起的东源集团,和他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换句话说,他现在的所有,都是他赤手空拳搏来的,但细细研究他的履历,又不难发现,无论在从政路上,还是东源集团的发迹史,都不开团队的作用。

    在金泽滔的身边,总有一个若隐若现的强力团队围着他运转,所以,与其说是他白手打天下,不如说是抱团打天下,这是个很会借势,也很会用势的年轻人。

    中年人琢磨着金泽滔,金泽滔却琢磨着铁司令,今天是他生日,按惯例,老书记生日,省委说什么也会有重要领导上门慰问安抚一番。

    想到这里,忍不住拍了拍脑门,方建军副书记和祝海峰副省长难道还不能代表省委省政府啊。

    还真是睁眼瞎,方建军自小被铁司令扶养长大,祝海峰是铁司令的原秘书,一直将他俩当作铁司令的家人,却忘了他们也都是一方封疆大吏。

    铁司令睁开眼,奇怪地看着正拍打着脑门的金泽滔,说:“刚才你提到勇者有四,才说了三勇,还有一勇所谓何人?”

    金泽滔啊呀一声,连忙停止这种无意识的自虐,有些尴尬地干笑说:“第四勇者,谓之神勇之人,喜怒不形,铁书记如果有什么大事要交待,非神勇之人不可胜任。”

    铁司令颔首道:“那你说说,在场的谁为神勇之人,谁为匹夫之勇。”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