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九章 首任县长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大头yang坚持不懈的支持和月票!)

    “倒没吹牛,身手不错。”铁司令笑眯眯说,随手就往他头上敲了一个暴栗,“就是太滑头,做事情瞻前顾后,前怕狼后怕虎,如何能成器,按你说的,非神勇之人不可成事,难道要我老人家替你走一趟?”

    方建军副书记和祝海峰副省长等几人都跟在后面,看到铁司令突然转身,吓了一跳,等金泽滔一个眼花缭乱的急转避让过后,已经出了一身冷汗。

    唯有跟在最后面的宁宇星部长,忍不住击节叫好,这话岂是一般年轻人能说得出来的,只可惜这样的人才不能为我所用。

    没看到一向拒人于千里之外的铁司令,此刻伸手象对待顽皮的后辈一样去敲他的暴栗,这又岂是一个外人能有的待遇。

    金泽滔惶惑鞠躬,连说:“不敢,哪敢劳动铁书记亲自出马,方书记出手,就能以一挡百。”

    说是不敢,也不知道自己不敢什么,什么时候,跑老范家说项,成了我的份内事,要不是你铁司令非要插上一脚,我又何必有求于范家,金泽滔愤懑地想道。

    对铁司令不敢提要求,方副书记,他是怎样也要将他拉下水。

    铁司令笑眯眯说:“都是匹夫之勇,你去跟他去有区别吗?”

    金泽滔脸顿时拉得老长,这下算是搬直石头砸自己脚了,方建军副书记霍霍笑得很开心:“有事服其劳。作为后生晚辈,你替我跑一趟青山园,不过分吧。”

    金泽滔只好恨恨地咬牙说:“不过分,太不不过分了。”

    铁司令背着手。哼着一曲不知流传自哪里的民间俚剧,得意洋洋地进了正堂,后面方建军等人鱼贯而入。

    金泽滔拉在最后,果然,厚道的祝海峰特地落在后面,他看着宁宇星也跟着进了屋,才说:“我不知道你和宁部长发生了什么误会,如果能澄清,还是不要留有后尾,宁家加上他们背后的夏家。在京城都是算得上号的豪门大族。”

    金泽滔正要说话。祝海峰摆了摆手:“你不必跟我说你们之间的恩怨。心里有数就好,你应该清楚该怎么做。”

    金泽滔感激说:“谢谢祝省长,我明白该怎么做。祝省长,今天你们都不约而同地将我拒之门外,难道就不能找个可信点的理由,接见重要外宾?这个理由也太敷衍了吧。”

    祝省长微笑着不说话,金泽滔垂头丧气说:“铁书记这是要借躲猫猫来考验我的政治勇气啊。”

    祝省长也忍不住拍了下金泽滔的后脑勺,恨其不争说:“能劳动铁司令亲自发话,考验一下你的政治智慧和勇气,你何其幸运!”

    金泽滔摸着脑袋说:“祝省长,被你们支使得都绕了西州城大半圈,难不成我还要感激不尽?”

    祝海峰骂了一句:“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让你捉迷藏,就看看你能不能堪当大任。你不错,找不到我和方书记,能想到找到姜书记,也算你有些胆魄,最后直接找到铁司令家,你很好,前后不过一个钟头,我很满意,这也说明你做事果敢,有大将风度,可堪大用。”

    金泽滔汗津津地浑身难受,这样就可堪大用,如果不是什么有重要外宾这个理由实在编得太过牵强,让他觉得被人当猴耍了,心里有气,谁才耐烦跑铁司令家担惊受怕。

    祝副省长语重心长说:“你不要认为西桥立县是小事,这是省委省政府调整全省经济和行政布局的重大战略部署,要不然,一个普通县市的筹备组长需要省组部任命吗?”

    金泽滔涎着脸问:“莫非这个筹备组长还是省管干部?”

    祝副省长扭头就走,金泽滔跟在后面不住道歉:“我这不是对未来充满想象力嘛,想象力才是社会进步的原动力。”

    祝副省长回头说:“如果你能顺利把西桥县申请下来,我可以代表铁司令答应,西桥首任县长就是你,这对你这个西桥人来说,就是莫大的荣誉。”

    金泽滔在祝副省长后面小声嘀咕道:“为什么不是书记,申报工作这么艰难的事我来做,书记别人当,那为什么不让未来的书记担纲西桥设县筹备组呢?”

    方建军不给他好颜色还是有理由的,这小子就是不能惯着他,一惯他,就能打蛇随棍上,让你头疼不已,祝海峰这回铁了心不再理会他。

    金泽滔进正堂的时候,里面却早已经摆开两席,上一回老太太过寿诞,宾客盈门,今天铁司令过生日,反而冷冷清清,除了刚才坐老梅桩下的几人,其余全是铁司令身边的工作人员。

    自己这个不速之客,大约是唯一不请自来的来宾,难怪祝副省长都打趣说是自己是外宾,外来宾客。

    金泽滔在这院子里吃过一回寿宴,只是当时寿星老太太卧病在床,寿宴也就不欢而散。

    金泽滔张望了一下,忽然说:“咦,怎么不见老太太过来呢?”

    金泽滔上一次来铁司令家还是祝海峰省长给领过来的,借着给铁司令汇报英雄纪念馆的规划设计图纸,第一回见识了高级领导的住宅。

    当时,老太太死活不愿吃药,还是金泽滔哄着吃了下去,金泽滔因此还赚了铁司令一把生锈刀。

    祝海峰副部长回答说:“老太太每年这一天都不在家的。”

    金泽滔一听就知道怎么回事,感叹说:“老太太是个体谅人,上一回为了不拖累铁书记,宁愿自己受罪不吃药,老人家都是这样,我家老姑离家出走二十余载,杳无音讯,二十多年,我奶奶没有一天停止过思念,夜夜号哭,日日牵挂,长辈的心肝从来都是从上挂念下,我们这些做晚辈的些微孝敬之心,不及长者之万一,想想都惭愧得很!”

    金泽滔说着自己的家事,眼睛瞟向宁部长,老姑父也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不论其出身多么的不可告人,总是有父有母,到死都不见有其家人出现,天下之凉薄无情,无出其右。

    铁司令面现哀容,坐在主位,指指右席让金泽滔过来,说:“你能说出这番话,也是一个孝顺孩子,来,跟我说说,你家老姑找回来没有?”

    金泽滔笑说:“托铁司令的福,老姑找回来了,只是找回来的时候已经成了植物人,奶奶就当这个闺女刚出娘胎,一把屎一把尿重新抚养,最终醒了回来,现如今,老姑一切如常,她只想好好守着父母,以报答父母两次生养之恩。”

    金泽滔之所以说得这么具体,只是想告诉宁部长,老姑一家劫后余生,大难不死,只想平静地生活,至于老姑父一家的恩怨,他们不想理会,也请你们别来骚扰。

    铁司令神情哀恸:“最难报父母恩,我是个不足月早产儿,生下来就多病多灾,母亲是个信佛人,为了我,老人家一辈子吃斋念佛,每日不停,我生日这一天,她定是要到附近的庙宇念上一天的佛经为我祈福,你说,我的生日能过得愉快吗?”

    金泽滔沉默良久,说:“世界上的母亲都是伟大的,古有人遇诞生之日,必斋沐焚香端坐,说,今天是父忧母难之日。刚才见铁司令端坐老梅桩下,颇有古风。佛教也有云,亲生之子,怀之十月,身为重病,临生之日,母危父怖。”

    铁司令不知想到什么,竟然潸然泪下,不能成语,金泽滔握着铁司令的手说:“再过生日,我建议铁书记请老太太一起吃顿饭,鞠个躬,你跟老人家说,这是佛说孝子经上说的,老太太一定会十分高兴跟你一起吃饭,也不用在父忧母难之日,老太太一个人难受。”

    金泽滔的话,让在座的人们心情都十分沉重,就连宁部长看着金泽滔都缓缓点头,似是答允这事情在他手就至此为止,互不侵扰对方生活。

    铁司令听到了这话,翻身站起,说:“我马上把老太接回来,金泽滔,给我找到这本佛经。”

    金泽滔摇着手说:“不用找,我给你默写出来,孝子经不过几百字,你回来,给老太太念一遍,老太太一定十分开心。”

    宁部长早早告辞离开,他看得出来,铁家并不欢迎他继续留下,现场除了金泽滔,都是铁司令亲近之人,现在,铁司令因为一部孝子经,也当他是半个自家人。

    铁司令就象个孩子,跟老太太一边吃饭,老太太吃一口饭,铁司令就念一句经,念完一句,还要看老太太一眼,老太太总会适时地表扬说,嗯,孩子你念得真好。

    一个白了头掉了牙的老太太管一个古稀老人叫孩子,却一点都不让人感觉突兀,反倒象一幅和谐温暖的人间真情画卷,让陪同人们的心境都难得地变得宁静安祥。

    金泽滔的字写得漂亮,老太太爱不释手,拉着金泽滔手直说:“你这孩子有福缘,也有佛缘。”

    金泽滔受到激励,又默写了一部父母恩难报经,不过几百字,两部经加一块儿,够铁司令花几天时间熟读了。

    只盼望铁司令一高兴,就把自己到范家的差事给免了,只可惜,直到他从铁家院子出来,铁司令还沉浸在母慈子孝的情怀中,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直接疏忽了金泽滔热切的目光,更不用说点这个头。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