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一章 绿部长啊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stevenfatman的月票!)

    金泽滔回过头来,看到陆部长后面还是跟着那个千年老跟班刘处长。

    刘志宏现在被正式任命为政策研究室主任,一年的辛苦没有白费,他现在推行干部任用新条例也算是名符其实,不再是原来可有可无的非领导职务。

    听说金泽滔和一个年轻女孩重叙师生别后情,陆部长十分惊奇,看看西装革履的俊朗官员金泽滔,又看看一身大红束腰职业装的年轻女经理屈辰,看上去一样的年轻有活力,随便说两人什么关系,都比什么师生关系有说服力。

    陆部长一把推开金泽滔,和颜悦色地对屈辰说:“姑娘,你别害怕,我是金泽滔的领导,你真是他的学生?”

    金泽滔开始还有些莫名其妙,等看到陆部长凝肃的神情,顿时一股热血直涌脑门,不用想,也知道陆部长一定是怀疑自己打着师生的旗号,行猥亵女生之实。

    现在有些当领导的,特别喜欢为人师表,给一些企事业单位作个讲座,就以老师自居,领导如此作态,自然会有人低情曲意而来,一口一声老师,恨不得把师生关系坐实。

    当老师的喜欢一些美貌女子做学生,做学生的也希望有个有权有势的老师。

    屈辰不认识陆部长,但她认识陆部长身后的刘志宏,这个春节,刘志宏没少用金泽滔送的那张记账卡在这里宴请客人。

    她瞄了眼正生气闷气的金泽滔,扑通低头笑了:“这位领导,我真是金老师的学生,还是在东源中学念书时就做了金老师的学生呢。”

    陆部长啊了一声:“历史还挺悠久的,他当时应该还是个财税所长吧。”

    屈辰摇了摇头:“金老师那时候好象还没当官呢。”

    陆部长回头看了看面色发黑的金泽滔。严肃说:“一个财税干部跑你们学校跟女生收税,是不是太奇怪了,你是不是还有其他女同学喊他老师。”

    屈辰渐渐地听出陆部长语气的不对,谨慎地说:“那是当然,好多同学都叫他老师。金老师平易近人,和蔼可亲,我们都很喜欢他。”

    金泽滔哀叫一声,完了,你应该说是爱戴他!喜欢他,这不是往这个不知受过什么心理创伤的陆部长火上浇油吗?

    果然。陆部长脸色更难看了:“他怎么平易近人,和蔼可亲了,狼总是要把自己打扮成羊,才能吃到羊肉。”

    屈辰的俏脸腾地红了,她终于明白这个头发梳成三七开,看样子还是一根根数着分开的相貌堂堂的领导。心理是多么的阴暗扭曲,她眼眶都气红了,颤抖着嘴唇说:“你胡说,金老师不是这样的人。”

    金泽滔扭头就走,太侮辱人了,太肮脏了,刘志宏一看陆部长不象是玩笑。连忙附耳过来:“陆部长,金市长在东源财税所搞了个少年税校,带过一年的班,有大批的学生,这些都是他的组织档案里留存的。”

    陆部长唔了一声,既不感觉惭愧,也没想认错,点点头说:“嗯,我只是举个例子,一个女孩子出来打拼不容易。看人千万不要看表面,要看到本质,有些人貌似文质彬彬,实则包藏祸心。”

    刘志宏也附和说:“屈经理,陆部长也是关心你。他是担心你涉世不深,怕你上当受骗。”

    此时,不但是屈辰,就连旁边的服务员,都对陆部长怒目而视。

    屈辰尖着声音说:“我跟你很熟吗?需要你关心我吗?我看你的表面就挺文质彬彬的,但你的本质很让我很怀疑。”

    走在前面的金泽滔向后挥挥手:“说得好,屈辰,老师会为你作证,你的高级经理见习期可以缩短二个月。”

    刚才还泫然欲泣的屈辰顿时眉开眼笑,连声说:“谢谢金老师。”

    缩短二个月试用期,屈辰知道意味着什么,那就是她多享受两个月高级经理的工资福利,她不知道通元酒店就是金老师家的,但金老师说话,酒店公司一向卖账。

    陆部长也没有作色,而是施施然,背着手进了酒店,刘志宏快走两步,跟在金泽滔身后,说:“金市长,你不要放在心上,陆部长最恨师生的不伦之恋,特别是官员,打着老师的旗帜,和学员勾勾搭搭,经他手处理的类似官员不在少数。”

    金泽滔迅快地回头瞥了一眼,陆部长神情自若,与常人无异,但不知想到什么,脸上偶尔流露出的深沉哀恸,令人动容。

    金泽滔心里一动,低声问:“陆部长刚才这么激动,不象是他的为人,是不是家里出过什么事?”

    金泽滔问得婉转,他很怀疑陆部长家里有什么女眷曾被老师糟蹋过?或者干脆被戴了绿帽?

    不然,哪能反应这么激烈,自己不过与自己的学生聊了几句,就象踩了陆部长的尾巴,惹得他暴跳如雷。

    刘志宏脸色一变:“我啥都没说,你也别瞎猜。”

    金泽滔没有再深问,有些同情地看了一眼陆部长,真是可怜,一定是被人生生戴了绿帽,省组部分官帽的陆部长,成了戴绿帽的绿部长,性情要还能正常,那才是咄咄怪事。

    刘志宏脸都白了,连忙说:“小祖宗,陆部长的事情不是你想的那么糟糕,你别瞎想了。”

    嗯,不是太糟糕,那就是绿帽未遂,或者戴着的帽子不够绿了。

    金泽滔理解地说:“绿部长啊,我知道,我理解,我一定不瞎想。”

    绿和陆用永州话是同一个音,只是单调不一样,刘志宏感觉金泽滔这话说得怪异,正待进一步解释,却被陆部长叫了过去。

    金泽滔刚才还对陆部长的问话愤不欲生,此刻,心里再无怨恨,只有深深的同情,以及对曾经给陆部长留下严重心理创伤的某位老师,表示深重的谴责。

    进了包房,才发现庄局长、孔书记两人早早就等候在这里,一见到金泽滔,庄局长一个箭步就走了上去,紧紧握着金泽滔的手说:“兄弟,老哥我谢谢你,你有心了。”

    金泽滔还没来得及客气,庄局长脚底象装了风火轮一样,一步窜了出去,紧紧地握住后面跟进的陆部长的手说:“陆部长,非常感谢你能百忙中抽出时间吃饭。”

    金泽滔愣了一下,这是我请的客好不,什么时候你成主人了,孔书记十分有眼色,连忙跟在庄局长后面拾遗补阙说:“金市长,你是个有心人,这份情,我和庄局长都记在心里,这个客,得我们来请。”

    金泽滔摆了摆手:“孔书记,这个你们就不用客气了,客人是我请的,让你们破费,说不过去啊。”

    此时,陆部长在庄局长引导下,一屁股在主位上坐下,金泽滔张了张嘴,想说话,等看到陆部长那张面无表情的脸,总觉得陆部长在扭曲的性格外表里面,还有一颗慈悲的心,竟是不知道该怎么提醒才好。

    他让刘志宏约请陆部长时,并未言明晚上都请了哪些客人,刘志宏也理所当然地认为,陆部长应该是晚上的主宾。

    庄局长只知道今晚有重要领导到场,刘志宏年前给他吹过风,这次全省干部调整,他可能要动一动,至于动到哪里,工作组有腹案,但还需要省里主要领导点头。

    庄局长请金泽滔援手,今天,他能请来陆部长,让他十分惊喜,至于,他跟金泽滔提起的,希望有机会的时候,给铁司令金泽滔吹吹风,这事说易行难,得等机缘。

    年前他多次请刘志宏出面,想请陆部长吃顿饭,结果全被刘志宏给婉拒了,说干部调整没有到位前,陆部长不方便露面,还是金泽滔有面子,一请就来,算是解了自己一件心事。

    那边庄局长围着陆部长献殷勤,这边孔书记却坐在金泽滔旁边说话:“金市长,出来的时候,庄局长都交代清楚了,无论如何,这个东得我们广电局来作,你的高情厚谊,我们都心领了,为我们的事,让你破费,说不过去啊。”

    庄局长说了一会儿,就吩咐服务员备菜,金泽滔哭笑不得,算了,既然你们这么爱付钱,我何必枉作小人。

    庄局长还没吩咐完,就听得门外有人哈哈大笑:“小金市长,赶快上菜,我饿得可不浅,大鱼大肉不嫌多,好酒好菜不嫌贵,斩你这个土财主,我可没什么压力。”

    大门一开,屈辰浅笑嫣然,走在前面说:“祝省长,您请!”

    屈辰后面跟着一个中年男子,不胖不瘦,不高不矮,脸上架着一副黑边眼镜,正是祝海峰副省长。

    坊间盛传,全省干部调整到位后,方建军副书记将卸去常务副省长职务,这个职位就非祝海峰莫属。

    祝省长一看到包房里陆部长及广电局的庄局长、孔书记等人都在,愣了一下,随即呵呵笑说:“小金市长,还有这么多客人在,你可打了我个措手不及啊。”

    庄局长张着嘴,孔书记抬着腿,刘志宏弯着腰,几人就象被施了定身术似的,唯有陆部长却非常迅速地站了起来:“祝省长,你好,你过来了,请坐,请坐。”(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