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二章 恶客上门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陆部长事先并不知道祝省长也会到场,他狠狠地瞪了金泽滔一眼,怪他没有提前提醒,让自己出了好大的丑,认定他这是对刚才事情的蓄意报复。

    这却是冤枉了金泽滔,他对陆部长曾被人戴绿帽一事,抱着深切的同情,一时间觉得难以启齿,已经是提醒迟了。

    祝省长看着金泽滔说:“不是你请的客吗?组织部作东,我就不能提要求了,吃饱就行,不要太费钱。”

    陆部长赶过来和祝省长握手,说:“祝省长,我们也是小金市长邀请的,主人自然是他,只怪他没说清祝省长也会光临,让你见笑了。”

    屈辰愤愤不平地瞪了一眼陆部长,身为客人,一点也没有作客的自觉性,还好意思高坐主位,坐错位了,又埋怨主人没有提醒他,这都什么领导?

    陆部长苦笑不已,都怪自己心急,看不得金泽滔因为这事犯错误,多问了两句,竟然被一个小姑娘记恨上了。

    屈辰瞪完了陆部长,马上换上甜甜的笑脸,对祝省长说:“金市长早已经排好了菜,我们马上上菜,您稍等!”

    金泽滔到通元酒店吃饭,从来没有点菜的习惯,酒店自然会安排下去,不需要金泽滔事先交代。

    祝省长对屈辰点了点头,表示感谢,又转头对陆部长说:“咱们都是客,做客人的只要不反客为主,就没那么多讲究了,你不要放在心上。”

    祝省长安慰着陆部长的无心之语。听在还发懵中的庄局长和孔书记耳里,却是热辣辣地被臊得面红耳赤。

    庄局长此时已经回过神来,象兔子一样敏捷地窜到祝省长身边,整个人。平地矮了三寸。

    祝省长不等他说话,就主动伸手说:“庄局长,你好,今晚我们受邀而来,大家都是客,就不讲客套话。”

    不知是因为祝省长认识自己,还是因为祝省长态度温厚,竟让他眼眶都红了,哆嗦着嘴唇半晌说不上一句囫囵话。

    金泽滔连忙扭过头来,妈的。真他妈的太会装了。见个副省长。都快热泪盈眶,不知等会儿方建军副书记过来,是不是要痛哭流涕。

    你庄局长又不是第一回见省领导。在越海大厦发生群体踩踏事件中,姜书记和方建军副书记都在现场,也没见你那么激动。

    金泽滔却不知道此一时,彼一时,此刻的庄局长正是最彷徨的时候,见到省领导哪能不激动失态,虽然有做作的成分在,但也发自肺腑。

    祝海峰经过金泽滔身边时,低骂了一句:“你小子太不让人省心,这算是将我们的军。还是对你的京城之行表达不满?”

    金泽滔眨着眼睛说:“哪敢对祝省长动这等心思,当时,两位领导答应赴宴,我回来一想,请领导吃饭,哪能就小子一人作陪,这不是对领导不敬吗?我一琢磨,就请了几个领导过来陪同。”

    在他想来,陆部长铁定是铁司令的人,不算外人,庄局长初来乍到,在越海无根无脚,没有明显的政治倾向,算是可以拉拢的人,至于还未到场的董明华厅长,却是自己进青山园范家的敲门砖,领导不会有其他想法。

    祝海峰曲指就去敲他的脑袋,金泽滔不敢躲避,只好生生地受了他一个爆栗,今天,真是倒了十八辈的霉运,去了铁司令家一趟,这个头不知被敲过多少次,再敲几次,自己的头就要变成满头包的佛头了。

    金泽滔还在自怨自艾,庄局长等人却看得目瞪口呆,这得多深厚的感情,才能被祝省长视作自己子侄一般,说打就打。

    惊愕过后,庄局长的心脏就不争气地激跳,有金泽滔出面,只要祝省长不当场拂袖而去,这事就成了一半,谁不知道祝省长是越海太上皇铁司令的原秘书,心腹中的心腹。

    陆部长就要淡定许多,他知道金泽滔和祝海峰副省长过往密切,但还是没想到关系会融洽到这等程度,不由得对他又高看了一眼。

    刘志宏和谢凌等永州旧人,都欣欣然喜笑颜开,不要说祝省长仅打了金市长一个爆栗,就算是把他按在地上打得鼻青脸肿,面目全非,那也是金市长的造化,金市长的造化,不就是自己的造化吗?

    祝海峰并没有在主位落坐,而是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喝茶,陆部长等人如众星捧月围着祝省长说话。

    此时,屈辰又走了进来,后面跟着两个雄赳赳气昂昂的公安警察,正是董明华厅长和警务处长石富广,这还是石富广因吕三娃事件被处理后的第一次露脸。

    屈辰照例一进包房,先朝陆部长怒目而瞪,足足瞪了好几秒钟,小姑娘瞪眼,尽管怒气冲冲,但看着也让人赏心悦目,那是对旁观者来说。

    但陆部长实在不堪被一个姑娘家这么惦记着,时不时地瞪瞪眼,不知内情的,还以为自己把她怎么了,没看到祝省长看自己的眼神都十分怪异。

    董明华现在是省委常委,论政治地位,比目前还不是常委的祝海峰都要高出半格。

    祝海峰站了起来,向董明华迎去,却对一同过去的金泽滔投以赞赏的目光。

    不错,金泽滔嘴里虽然抱怨不迭,但行动上还是让人放心,让他出面协调范家,果然不负所托,还没进京,就已经将目光着落在董明华身上,开始做准备工作。

    祝海峰客气,董明华可不敢托大,连忙快步迎了上去,大老远就伸手说:“祝省长,抱歉抱歉,来迟了,等会儿以茶代酒向你陪罪。”

    董明华真戒酒了,以前还喝点红酒解馋,但身体每况愈下,医生建议,不宜再饮酒,董明华就此戒绝了酒。

    祝海峰笑眯眯说:“我也是刚刚才到,董厅长来得不算晚,后面更有晚来人。”

    祝海峰副省长和董明华厅长寒暄,金泽滔却招呼着石富广处长,说:“石处长,久违了,最近还好吗?”

    金泽滔其实和石处长并不是太熟,仅有的几次见面,也都是和董厅长一起,说过的话加起来不会超过一只手。

    石富广被处理后,和现任永州公安处长刘石伟换了个位置,如今没到两年,竟然又出现在董明华身边。

    董明华是个十分护短的领导,董明华既然能带着石富广出现在这里,足以说明,石富广又重得董厅长的欢心,相信他这个处长仅是个过渡,复出是迟早的事,金泽滔不敢有丝毫怠慢。

    石富广经过两年沉淀,变得更为深沉,倍加珍惜眼前机会,在场的也就金泽滔对他打招呼。

    刘志宏出自南门,明明认识自己,却是陪着陆部长只围着董厅长问长问短,楞是相蓬不相识,让石富广极为感慨,握着金泽滔的手久久不愿放下:“金市长,我虽然远在西州,但你做的一切都看在眼里,后生可畏啊。”

    金泽滔呵呵笑说:“能在这里得得见故人,当是人生一大快事,石处长,等会儿得好好喝几杯。”

    石富广豪爽说:“金市长的酒量我早就见识过,直到现在,我都还没见识过有谁比金市长更海量的,但故知相邀,明知不敌也要舍命相陪。”

    石富广马上把金泽滔说的故人上升到故知,可见他对金泽滔能在被冷落时热情招呼,心中是如何的感激。

    这边金泽滔和石富广寒暄,那边董明华和祝海峰说过话后相相偕入座,回头朝着金泽滔就吼道:“小金市长,大过年的,有什么好酒好菜等会儿都给我端上来,不要藏着掖着了,我知道酒店有私货藏着,你董大爷无福消受,就借你的光了。”

    金泽滔拍着脑门道:“董大爷,哪有客人伸手跟主人要这要那的,你这分明是恶客上门,提要求也罢,你要上好酒好菜,就别借口大过年,早就过了正月,这是常识性的问题,董厅长别弄岔了。”

    董明华却指点着屈辰的高耸胸口,说:“看到没,春,春什么意思知道吗?”

    如果换作风落鱼或朱小敏可能就一笑置之,毕竟董厅长指的不是她的胸口,而是胸口上的那个大大的春字。

    屈辰还是个姑娘,顿时给董厅长闹得一张俏脸飞满红霞,她上任时,风落鱼可是专门交待,董明华厅长可是名列前三甲,属于酒店必须当大爷侍候着的重要贵宾。

    董厅长她不敢发作,屈辰就冲着陆部长瞪眼,而且还委曲得目含泪光,那副凤目含泪的模样让陆部长看得头皮发麻。

    “董厅长想象力太丰富,看到春就联想到春节。”/>

    酒店服务员春节期间的服饰都是正面一个春字,背面一个喜字,很有节日气氛。

    祝海峰和陆部长等人莫不哈哈大笑,其他人等则不敢这么放肆,但也是乐不可支。

    董明华老脸顿时涨成暗红,恼羞成怒说:“小子目无尊长,羞与你为伍。”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