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盖棺定论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推荐票月票!)

    金泽滔嘎嘎笑道:“理穷词屈者总会这样说,还有啊,你老人家是公安厅长,什么叫酒店还有私货藏着,酒店能卖什么不能卖什么,你老人家难道不清楚,为了满足口腹之欲,你欲置法律于何地?”

    董明华终于识相地闭上了嘴,跟金泽滔斗嘴,莫不是要把自己气出病来,还是装聋作哑的好。

    至此,除了方建军副书记,该来的领导都到场到了,在场的人都是手握大权的一方豪贵,真是冠盖云集,蓬荜生辉。

    董明华和陆部长一左一右坐在祝海峰旁边,这两人都是西州有名难说话的人。

    董明华整天笑呵呵貌似老好人,却是一个老犟头,只要一言不合,天王老子的面子都不给。

    陆部长更不用说,看上去文质彬彬,很有礼貌的文明人,一开口,你就会发现野蛮和文明的区别在哪里。

    唯有这两个最难说话的人中间的祝海峰省长,却是真正的好人,在金泽滔的眼里,省委大院里,再也没有谁比祝省长更好说话的。

    董明华败下阵来,屈辰就象班师得胜的小母鸡一样,横了尴尬的陆部长一眼,挺着她高耸的胸脯噔噔地出了包房。

    临走时,金泽滔朝她点了点头,说:“董厅长不懂法,酒店还是要守法经营的,通知厨房,违法的东西不能上,要上就上合法的。”

    很多大酒店都会珍藏一些法律明令不能上桌的珍馐。交易也是私下里进行,明里是不敢摆出来的,董明华面子再大,酒店也不敢堂而皇之地上一些诸如熊掌之类的菜肴。

    董明华气呼呼地喘着粗气。终于忍不住掉了句书袋:“竖子不足与谋,还是坐你远点,免得你大爷我坏了心情。”

    屋里没人说话,屋外有人接腔:“董厅长这话说到我心坎了,这小子请客吃饭,就是不安什么好心。”

    金泽滔嘀咕道:“难道领导都喜欢隔门说话,这耳朵还够长的。”

    金泽滔对方副书记颇有怨言,不用说,让他去京城趟趟水,联络范主席。一定是方建军给铁司令出的馊主意。祝海峰副省长是个厚道人。不会为难自己的。

    金泽滔还在抱怨时,头上又是一个爆栗,却见祝海峰竖目瞪眼说:“就知道你瞎猜猜。是我建议铁司令让你去京城的,年轻人不经磨练,哪能成材。”

    这倒令金泽滔感觉意外,对方建军他可以有意见,但对祝海峰,他连忙识相地闭嘴。

    屈辰恭敬地在前面带路,引导着方副书记进来,屈辰今天已经三进三出,够辛苦的。

    方建军一进门,扫视了屋里一圈。目光在庄局长脸上停顿了数秒,转头对金泽滔说:“小子,你这顿饭可不好吃啊,可别让我消化不良。”

    方建军是个威严的领导,虽然脸上带笑,但当目光落在自己脸上时,庄局长感觉自己心脏都停止了跳动,跟方副书记不是第一次见面,但此刻,却格外的忐忑。

    方建军不象祝海峰副省长这么好说话,有话就挑在明里,此刻,他说得虽然隐晦,但大家都明白他是什么意思,方副书记是意有所指,吃饭归吃饭,别夹带别的东西,坏了他的胃口。

    庄局长和孔书记等人眼睛都看向金泽滔,就看他怎么说话,才能留住方建军副书记,不至于不欢而散。

    金泽滔连忙一本正经说:“方书记,我点的都是地方菜,家常菜,保证可口,绝不会让领导消化不良,你就放心吃吧。”

    金泽滔这是跟方建军说,来的都是家里人,自己人,不会让你没胃口,你就快乐地接受吧。

    方建军摸了摸肚皮,点了点头:“说到吃,真有点饿了,快上菜吧。”

    说到这里,大家都齐齐松了口气,庄局长和孔书记悬在胸口的那块石头算是落了地,他们是真正没想到,金泽滔竟然能请动方副书记和祝副省长这两尊真神。

    更没想到,金泽滔这是为他们牵线搭桥,吃了这顿饭,喝了这杯酒,他们就算是被认可了,以后在越海,就不算是无根之萍,也算是有组织的人了。

    陆部长松了口气,是因为庄子齐他们的调整方案获得方建军和祝海峰的点头,就是代表铁司令认可。

    姜书记看过方案,基本同意,陆部长的干部调整方案至今迟迟没有提交常委会,就是因为陆部长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获得铁司令的认可。

    他很清楚,在越海,没有铁司令认可的方案,常委会是无法获得通过的,他还正准备找机会跟方建军他们汇报,方建军不分管党群,不能堂而皇之地请示他,今天这样的场合最是合适。

    金泽滔没有庄局长他们想得这么复杂,方书记说完话,就跟祝海峰、陆部长他们握手见面。

    等他进来后,金泽滔才发现方书记后面还缀着一根小尾巴,此刻,那根小尾巴正对着他挤眉弄眼,不正是方建军的外甥女,二楞子公安局长周博山的女儿,周静诺。

    二楞子周局长自从出了西州广场群众踩踏事件后,就被方副书记一脚踢回到公安系统搞刑侦,目前任公安部刑侦局副局长,也算是得其所哉。

    考虑到学习环境改变不利于女儿成长,周博山留下小诺让妻子带到他的便宜大舅子,方建军书记家里居住,这些还是小忠告诉他的,金泽滔也因此知道,这对小情人居然偷偷地一直保持通信。

    小诺一眼看见金泽滔,就象看到亲人一样,转着那双骨碌碌的眼睛,摇着羊角辫,蹦跳着朝金泽滔奔来:“泽滔哥哥,怎么你们家今年没在抱金别院过年呢。”

    金泽滔曾带着她和小忠一起去过唐人俱乐部玩,小忠被宝马男刘延标一伙人欺负时,金泽滔曾经大打出手,玩过一手漂亮的人肉炮弹,让小诺直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回家小诺还津津有味地跟他妈妈讲述过,称小忠家的哥哥可是个武林高手,可惜妈妈说什么都不信,这个世界上哪真有什么武林高手,责怪孩子武打小说看多了。

    小诺不敢跟她的一根筋父亲求证,这就成了她心中解不开的谜,今天好不容易碰到心目中的武林高手,早就把舅舅扔九霄云外去了。

    金泽滔笑说:“你泽滔哥哥家里多了三个小宝宝,不方便远行,就没有赶到西州过年。”

    金泽滔生了三胞胎,这在金泽滔熟悉的人们中,早成了旧闻,比如方建军他们,金泽滔很早就按捺不住报过喜了,就连小诺都知道这回事,小忠把家里多了三个小侄子当作新闻报告过她。

    小诺一脸敬羡,仰着小脸说:“泽滔哥哥,你真厉害,一下子能生三个宝宝。”

    金泽滔洋洋得意说:“那是的,也不看看我是谁,你爸就一下子生不了三个娃娃。”

    小诺连连点头表示严重同意,方建军见自己小外甥女居然跟这家伙讨论起生孩子的问题,脸开始发黑,伸手就去拍打他的头,喝斥道:“胡咧咧什么呢,也不怕教坏孩子!”

    金泽滔猝不及防下,被方建军击中了脑门,生孩子还真不能跟小孩讨论,他只好垂头丧气地朝小诺眨眨眼,小诺吐着舌头咯咯地笑,给满屋的官僚气息平添了一份生气。

    祝海峰他们都忍不住大笑,其中以庄局长笑得最是爽朗,这就是一个人有了主心骨后的底气。

    这一回,庄局长没有跟之前一样,看到领导,恨不得抢在所有人面前把他背进来。

    此刻,他很规矩地排在陆部长后面,等待着方建军接见,他不再低眉顺眼,而是挺胸腆肚,看着方建军书记,很得体地微笑,方书记伸手过来,他也很镇定地伸手说:“方书记,你好!”

    金泽滔看得大为佩服,庄局长看人下菜,看图说话的本事,不是一般人能学会的,他确实是个把做人和做官都做到极致的妙人儿。

    方建军还特地在他面前停留了几秒,说:“不错,你们广电系统的综合改革颇有成效,改革后的频道群众更喜闻乐见,让人眼前一亮,这就是改革的力量,应当巩固成果,继续深化。”

    这是省委省政府一年来,对广电系统的改革第一次最正面,也是最高的评价,让庄局长眼泪都差点没有当场掉下来,站在他后面的孔书记也唏嘘不已。

    这一年来,两人背负的压力已经快压垮他们,广电改革这在全国都是新鲜事物,省委省政府对广电系统的综合改革方案只有一个意见,酌情推进。

    一年来,大家都对庄局长领衔的广电综合改革是听其言,观其行,察其果。

    改革过程是艰难的,但其成果是喜人的,特别是普通百姓,都为越海电视频道的变化叫好。

    这次工作组实施干部任用新条例推荐考察时,就对庄局长领衔的综合改革给予充分肯定,但也仅止于此。

    省组部算是第一个对广电系统的改革给予正面积极的评价,也因此将庄局长视作有发展潜力,可委以重任的干部,列入重点培养对象,并进入这次干部调整范围。

    此刻,方建军的评价可以当作省委对广电系统推进的综合改革的盖棺定论。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