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四章 巾帼丈夫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萧蓝雨的月票,求月票推荐票!)

    方建军的肯定,使得庄局长和孔书记对金泽滔的感激更甚,在入席时,庄局长重重地握着金泽滔的胳膊,低声说:“金老弟的盛情,老哥我记在心里,容我后报。”

    金泽滔佯装不满,说:“庄局长,说这话,就太见外了,你既然看得起小弟,小弟也就勉为其难地促成好事,成与不成,就看天意,小弟的能力到此已经极限。”

    庄局长声音压得更低:“成了,成了,不说了,等会儿,一定多敬老弟一杯酒,千万莫要推辞。”

    屈辰殷勤地引导着领导入座,很仔细地为他们每人摆好醋盏和碗碟,唯有轮到陆部长时,她却一脚跨过,仿佛陆部长的椅子上坐的是幽灵。

    就连坚决要求坐在金泽滔身边的小诺都看出端倪,还在金泽滔耳边低语:“泽滔哥哥,这位姐姐就是故意为难陆伯伯。”

    金泽滔摇头晃脑说:“陆部长刚才做了对不起这位姐姐的事情,而且嘴硬不道歉,才遭到报应,小诺,千万要记住,做错了事,就要道歉,而且要马上改正,这样人家才会原谅你。”

    小诺郑重地点了点头:“嗯,泽滔哥哥,我记住了。”

    陆部长嘴巴都气歪了,如果不是席上两位重量级领导坐镇,他早就开动他的毒舌,不喷他个满脸口水绝不收兵,但此刻。他只能黑着脸准备自己动手。

    祝海峰副省长刚才就看出不对,一脸关心地说:“陆部长,一个姑娘家在酒店这样鱼龙混杂的职场谋生不易,如果有什么误会。不妨说看来,这样心存芥蒂,双方都不痛快啊。”

    陆部长眼角神经抽搐得厉害,祝省长,你是不了解实情啊。

    通元酒店能叫鱼龙混杂吗?你难道不知道大门口铁司令那块金字招牌,对西州的牛鬼蛇神有多大的威慑力么。

    借酒闹事也不是没有,但你知道,这酒店是谁罩着的?董明华董大爷,别的酒店闹事,报个警拖拖拉拉等闹事的人都走光了。公安才会出现。通元酒店。五分钟内,出警车辆呼啦啦的声音准会响起,谁敢在通元闹事啊。

    通元酒店现在能做成西州餐饮的龙头老大。除了酒店本身的底蕴,和铁司令把门,董大爷压阵是分不开的。

    误会?难不成你们都认为我跟这姑娘有什么纠葛?陆部长这才明白这其中的误会有多大。

    金泽滔招了招手,屈辰就象小鹿一样奔了过来:“金老师,你有什么要求?”

    金泽滔吩咐说:“上菜吧,别让领导饿肚子,两位领导今天辛苦了一天,都没怎么吃东西,留着肚子等蹭饭,就先上个猪肘子充充饥。”

    谢凌好歹跟金泽滔多次出入过这样的场合。还能保持平静,邱海山除了想媳妇吃饭,似乎没有什么事能引起他的兴趣。

    唯有刘延平却胆战心惊,这个屋子里,坐的都是电视报纸上才能了解到的传说中的大人物,是他从前需要要仰望的人物,从第一个领导进门,他就陷入惝恍迷离中,感觉极不真实。

    跟金市长相处几个月,与其说把金市长当作领导,还不如说亦师亦兄来得更妥帖。

    金市长没什么官架子气,跟他说话,刘延平心态放得很开,但要和屋子里的任何一位领导说话,他都不能保证自己还能不能正常说话。

    方书记的眼神,祝省长的微笑,陆部长的嘴皮,董厅长的怒容,都让他清晰感受到什么叫官威如狱,权望似海。

    如果不是跟着金市长一起进来,刘延平早就仓惶逃离,金泽滔每每和这些领导插科打诨,嘻笑怒骂,都让刘延平脚肚子抽筋。

    就是和身边人交谈,金市长都没有这么随心所欲,两位省领导能接受一个基层副处级干部的宴请,已经是天大的面子,偏偏金市长调侃领导蹭饭,还上猪肘子充饥,就不怕领导恼羞成怒,拂袖而去?

    刘秘书还在担心中,但显然,庄局长他们可就没那么多担心,都笑吟吟看着方建军副书记。

    方建军还没说话,小诺却不依了,拼命摇着金泽滔的胳膊说:“泽滔哥哥,不许你这么说我舅舅,要不然,我就不理你了。”

    金泽滔张口结舌,只好乖乖地认错:“是我说错了,方书记是主人,要说蹭饭,也是我们蹭饭。”

    方建军坐在主人位,自己和谢凌等人只能坐在最下首,就连小诺也是因为和金泽滔亲近才会挨他旁边坐,主人反而坐在客人位,这就是官场的规矩,谁大谁上座。

    看着金泽滔灰头土脸的样子,就连陆部长都觉得郁闷的心情舒畅多了,屈辰看不得老师受委屈,狠狠地往正笨拙地摆餐布的陆部长剜了一眼。

    金泽滔苦口婆心说:“屈辰啊,陆部长心里苦闷,才会对你有所误会,你都当副总经理了,心胸要开阔,一点小事不能总斤斤计较,再说,陆部长上门,对你来说,那就是客,甭管恶客善客,都要一视同仁,莫要歧视。”

    陆部长正要将餐布压在碗碟下,听到金泽滔的话,手一哆嗦,咣啷一声,餐布上的碗碟东倒西歪,差点被他扯落在地。

    屈辰是个听话的学生,心里尽管十二万分的不情愿,还是跺着脚跑去了,边利落地帮忙收拾碗盏,边抱怨:“怎么那么笨呢,这么大个人连个碗都对付不了,还当领导,就不知道平时是怎么对付人的。”

    陆部长长长吁了口气,悠闲地靠在椅背上,听着屈辰的低声念叨,面无表情,就仿佛屈辰挖苦的是别人。

    坐他旁边的刘志宏脸颊上的肌肉不住地抖动,生怕陆部长一个按捺不住,冲着小姑娘就是一顿猛吼,那误会就更大了。

    屈辰干活既快又好,不一会儿,陆部长面前还乱糟糟的桌面顿时变得干净整洁,离开前,屈辰又教训了一句:“吃饭要小心点,别象个孩子似的,把桌面弄成一团糟。”

    陆部长没有发火,反而很有风度地点了点头,说了一声:“谢谢!”

    屈辰一阵风般离开,边走边说:“谢谢不必,正象金老师说的,来的都是客,对谁,我都这样,就是以后别用那种眼光看人,怪脏的,这个世界不全都是坏人,金老师是好人,我也是好人。”

    金泽滔暗暗朝屈辰竖了竖拇指,这话说的,有水平,尽显职场女白领的风采。

    果然人不可貌相,他将屈辰当孩子,孩子已经不知不觉长大成材,酒店公司既然敢让她负责西州店,应该对她的能力和心性都比较放心。

    屈辰并没有离开包厢,而是和其他服务员准备酒水,金市长在场,酒店负责人一般都会亲自打理。

    酒店提供的就两种酒,白酒和红酒,白酒是简装有年份的茅台,红酒不用说是拉菲红酒,这些都出自当年金泽滔提议修建的酒店自备酒窖。

    经过几年收藏,每年这些窖藏名酒的涨价就是一笔不菲的收入,一般客人,这些藏酒是不提供的。

    屈辰一边开着酒,一边利落地介绍说:“这些茅台酒,都快成文物了,喝了怪可惜的,所以,请各位领导小心品酒而不是大口喝酒,如果要拼酒,我们可以提供其他酒类,这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对中国酒文化的一种尊重,这是态度问题。”

    开酒店的竟然劝说酒客少喝酒,这还是方建军等领导第一次见识,但屈辰的话,却又不能不让人肃然起敬,金泽滔忍不住比着手指说:“屈辰,巾帼女丈夫,老师为你喝彩!”

    屈辰回眸嫣然一笑:“这还是金老师当初在东源跟我们上课时讲的,我当然记在心里。”

    以金泽滔的记忆,也不记得自己曾说过类似的话,东源酒店第一批服务员集训时,自己曾被当时的邵友来硬拉去上过几节课,倒真有这么回事。

    董明华酒不喝了,但这个酒鼻子却没废,屈辰将放在工作台上醒酒的红酒瓶一端进来,他的鼻子就拼命地耸动,长长叹息说:“我也来一杯,这样的好酒不喝,连阎罗王都会谴责我。”

    董明华酒瘾发作,找了个好理由为自己宽心,金泽滔笑了:“喝一杯阎罗王表示赞赏,喝一瓶阎罗王就会跳脚,可不能过量,我可不想被老嫂子指着鼻子骂。”

    金泽滔曾经送过他一箱拉菲酒,董明华也因此恋上了红酒,一般酒场喝的是白酒,对董大爷倒没多大的吸引力,拉菲红酒的独特香味勾起了他久违的酒虫,他也忍不住要破戒。

    屈辰又介绍说:“国内市场,正宗的法国红酒不多,正宗的法国波尔多拉菲酒就更少,拉菲酒庄只有一百多公顷葡萄园,正牌年产量只有二十万瓶左右,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年,预计82年拉菲存世量不足十万瓶,所以,我打开一瓶82拉菲,世界上存世的拉菲酒就少一瓶,剩余的拉菲价格就会随之上升若干个百分点。”

    这一回,就连陆部长都忍不住开口问了:“那现在这瓶酒市价多少?”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