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五章 求见范老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大只佬的月票,求月票推荐票!)

    屈辰绕着酒桌,麻利地给每位需要饮酒的领导斟着白酒或红酒,白酒斟八分,红酒斟五分,边斟酒,边说:“按现在的国际市场价格,折算人民币,大约是二千五百左右,这也仅是理论价格。”

    方书记喝茅台,祝省长喝拉菲,两人都是酒中君子,不嗜酒,但都好这一口,几乎同时端起酒杯,深闻了一下,叹道:“果然是好酒,贵是贵了一点,也是物有所值。”

    屈辰给刘志宏斟上白酒后,挥手让托酒盘的服务员下去,说:“不是我给各位领导拨冷水,在越海市面上,不太能见到正宗的正牌拉菲,各位以后在其他场合要是喝到拉菲,首先应该先甄别一下真伪。”

    早在浜海时候,金泽滔就令酒店满天下收购拉菲等名酒,到现在,屈辰所说的拉菲存世量起码一半存在通元的地下酒库里。

    给所有人都斟过酒,最后只剩陆部长还空着酒杯,不是屈辰故意为难他,实在是陆部长面前就一个啤酒杯,屈辰需要问明白他喝什么酒。

    看着屈辰水晶般清澈的眼睛,想起刚才她指责自己看人的眼光怪脏的,陆部长竟然有些自惭形秽,一向用下巴看人的陆部长紧张得好象不会说话。

    刘志宏急领导之所急,连忙挺身而出:“屈经理,陆部长习惯喝黄酒,会州黄酒。麻烦了。”

    屈辰倒也爽快,收了陆部长桌上的啤酒杯,说:“我现在才发现,你真是个好人。黄酒是所有酒类中除了啤酒外最便宜的,你这样的食客,一定很受欢迎,但我敢说,你这样的人,也是最无味的,我很赞成你喝黄酒,但我很反感你这种态度。”

    屈辰说话频率很快,但丝毫不影响她的行动,等她说完这番话。已经给陆部长调换了一个黄酒杯。此时。房间所有人,都被屈辰女丈夫的泼辣风采言行所吸引。

    小诺一脸敬仰:“姐姐好厉害!”

    向来处惊不变的陆部长,此时。象个犯了错误的孩子一样,低着头,一言不发。

    方建军玩味地看着屈辰,说:“姑娘,你且说说,为什么反感这种态度。”

    屈辰笑说:“有这样一种人,有人递给他中华烟,他偏掏出西州烟,还美其名就习惯这个品牌,我们都清楚。他压根就抽不起中华烟,看起来挺有性格,挺独特,其实这种人最另类,跟社会格格不入,用个性代替共性,其实是自私、怯懦和不自信的表现。”

    说到这里,金泽滔第一次发现陆部长居然也会脸红,这倒是稀奇事。

    屈辰拿着服务员递过来的会州黄酒,说:“还需要打开吗?我给你一个建议,茅台或者拉菲,任选一种,不是因为这两种酒更尊贵,而是这样你看起来不会那么另类,另类不是个性,而是人为地把自己和大家隔离开来,当领导的不是最讲究和光同尘的吗?”

    任何人都看得出来,屈辰这番话没有讥讽,更不是调侃,而是发自内心,方建军率先鼓掌:“姑娘,你这样的人才呆在酒店里太屈才了,有没有兴趣到省委办公厅搞行政接待?”

    屈辰下意识地将眼光投向金老师,金泽滔笑说:“屈辰,当你说陆部长另类时,其实你本身就是个另类,陆部长性格如何,我想在座的领导都比你熟悉,但为什么偏偏由你这个第一次见面的人说出来?”

    金泽滔这一反问,屈辰倒是一愣,连董明华都出言为她辩护:“姑娘这是真性情,敢想敢说,敢作敢当,我很欣赏。”

    金泽滔却摇头说:“以你的性格,通元酒店可能会纵容你,宽待你,放手让你施为,但换个环境,你可能就荆棘满地,寸步难行,所以,和光同尘,不单单官员讲究,作为酒店管理者,更要讲究,切记!”

    屈辰心悦诚服地鞠躬道:“谢谢老师教诲,是屈辰孟浪了。”

    拜谢过金老师,屈辰又转身对方建军鞠躬:“谢谢方书记的抬爱,金老师说得对,以我的性格,也只有通元这样宽容自由的环境能接纳我。”

    说罢,就准备打开黄酒给陆部长斟上,陆部长抬手拦住,平静道:“屈经理,刚才进门的时候,是我太想当然,误会了你和金市长的关系,在此,我郑重向你道歉,另外,请给我斟一杯红酒,你说得没错,我不该太另类。”

    屈辰高兴地说:“金老师,这可不是我不想和光同尘,是陆部长自己要求的。”

    回头一看,却见金泽滔张着嘴作惊讶状,久久不愿合拢,不但他如此,刘志宏如此,就连方建军、祝海峰两位领导都有些意外。

    陆部长孤傲不群,宁折不弯的性格并不为人所喜,但他圭角岸然,金声玉色的个人操行又为人们所敬佩。

    这样的人,或许你很容易发现他性格上的缺陷,但你很难找到他德行上的亏污,这样的人,不可能向人低头认错,而且是向一个年轻女孩认错,顺便还接受了她的建议,准备在喝酒上和在座的人们和光同尘。

    酒都已斟上,屈辰拍拍手,就见一个健硕大厨端着一个硕大的瓦罐,上了第一道菜,瓦盖打开,一股奇异香气顿时弥漫整个房间,那大厨一言不发,揭开瓦罐就离开。

    屈辰掩嘴一笑:“这就是金老师刚才推荐的猪肘子,各位领导肚饿,正可以趁热吃,耐饥还有营养,是道好菜,诸位领导请。”

    这道菜上在方书记面前,方书记皱着鼻子闻了好一会儿,才自言自语说:“真是好肘子,得吃一大块。”

    旁边自然有屈辰动手,取了肘子中央最肥的一块,夹在方书记面前的小碗里。

    方书记又自己动手,用刀子切出一小块,送进嘴里,细细咀嚼,慢慢品味,叹息:“好肉!”

    小诺撇着嘴不屑道:“舅舅真饿坏了,猪肘子吃得跟熊掌似的。”

    金泽滔解释说:“你舅舅一整天就吃了一碗素面,不饿才怪。”

    祝省长好象饿得更厉害,方书记还斯文地一片一片切着吃,祝省长则直接用叉子叉着炖得象水晶一样的肉块猛啃。

    盆子转到第三位董厅长这里,董厅长看都不看,挥了挥手,说:“我毛病多,医生不建议我吃猪肘子。”

    屈辰推荐说:“董厅长,这个肘子是我们酒店用秘法经过十八道工序炖制,绝对是本店头牌名菜。”

    董明华皱着眉头说:“那我怎么从来没见你们酒店推荐过,头牌名菜早就应该向外推介。”

    屈辰还是很耐心地解释:“只是这个肘子选料考究,不是什么时候都有这等食材,今天董厅长好运气,才凑巧碰到。”

    “你大爷的,这么高贵的猪肘子都敢上桌,等我细细品鉴后,再拿你问罪。”董明华往里探头一看,冲着金泽滔就骂道,转头吩咐屈辰说,“姑娘,我牙口不好,正需要这类软口容易下嘴的肘子填肚,别客气,多割点。”

    陆部长冷冷说:“董厅长,你牙口不好,我还胃口不好,一般的饭菜还真咽不下去,正需要煮得烂熟的肘子调调肠胃。”

    说罢,就将瓦罐转到自己跟前,等分到小诺跟前,猪肘子早就给分得支离破碎,小诺皱着小眉头,看着酒桌上狼吞虎咽的大人们,十分不解:“泽滔哥哥,你说我舅舅一整天只吃了一碗素面,难道今天叔叔伯伯们都集体吃素面了?”

    金泽滔喃喃说:“傻孩子,刚才挺聪明的,怎么一下子变傻了呢。”

    小诺眨了眨眼,掩嘴吃惊说:“泽滔哥哥,你说这个猪肘子是长在狗熊身上的?”

    头道菜正是红焖熊掌,是正宗的东北黑熊,动物园养殖动物正常死亡后,会在政策许可的范围内处理,现在为解决经费问题,动物园也有存在卖买动物尸体行为,主管部门大多睁一眼,闭一眼。

    再过两年,珍稀动物尸体买卖就会被明令禁止,确需利用还要征得上级林业部门审批。

    祝省长一进门就叫嚷着好酒好菜要挑贵的上,今晚这顿饭称得上是丰盛奢华的晚餐,菜足够珍稀,酒足够珍贵,这一顿饭,大家都吃得十分尽兴。

    互相敬酒,没有往日的鲸吸牛饮,也大多点到为止,屈辰就象只快乐的小蜜蜂,穿梭在领导中间,快乐地工作,快乐地服务,她的快乐,也感染着就餐的人们心情莫名地轻松愉快。

    陆部长跟屈辰道歉后,心情仿佛格外地开朗,不但主动跟领导频频敬酒,还主动和庄局长他们喝酒。

    习惯性地,庄局长见领导敬酒,就一干而尽,屈辰就不乐意了,警告说:“庄局长,请你文明饮酒!”

    庄局长看着手里的半两小酒杯,感觉委曲,咋就不文明了呢,就这么一个小酒杯,一不留神就下肚了。

    连方书记都有滋有味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品尝,庄局长尽管委曲,也连忙点头认错,一定文明品酒,屈辰才放过了他。

    总之,大家都趁兴而来,兴尽而返,酒桌上谁都没提工作上的事,酒散后,大家开始各自谈工作。

    庄局长追着方书记简要汇报起广电综合改革,金泽滔则拉着董明华开门见山说:“董厅长,过几天我就要赴京,想面见范老,请你给安排一下。”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