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七章 亿万富翁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大只佬的第二票,感谢东方不败老韩的第三票!)

    金泽滔一听陆部长单身,拔脚便往陆部长追去,今晚陆部长举止太过怪异,让金泽滔对陆部长之前的道歉动机发生怀疑。

    进了雅间,只见到陆部长一个人安然坐着,旁边还有个服务员侍候着。

    金泽滔吁了口气,一屁股坐在陆部长旁边:“陆部长,屈辰呢?”

    陆部长悠闲地饮着茶,说:“这是人家的地盘,我怎么知道她到哪了,对了,你什么时候出发?”

    金泽滔狐疑地打量了一周,没发现什么可疑的痕迹,才说:“过两天吧,我还要先去东珠一趟,京城之行,陆部长有什么叮嘱的?”

    陆部长坐直了身子,说:“京城之行,重在破冰,只要办好西桥的事情就行,别的事做个看客吧,我知道何悦同志参与到长江科技案,但长江科技案是长江科技案,不要把它同京城案混为一谈。”

    金泽滔一拍腿,何悦查的是经济案,虽然京城卢家仁案是长江科技案引出来的,长江科技案中间还隔着卢家仁公子卢阳公司的税案。

    但只要把握好这个度,何悦还不至于牵扯得太深,自己也是关心则乱。

    陆部长微微一笑,说:“只要范主席点了头,你就不要在京城逗留,尽快制订时间表,邀请相关部门来西桥勘测陆界和海域,西桥立县。意义重大,组织上对你寄于厚望,京城之行,不会是风和日丽。当然也不是你想象的风雨如晦。”

    陆部长说得轻巧,只要范主席点头,关键就是范主席的头不好点,范家虽然逐渐退出军界,但第二舰队向来是范家传统的势力范围,第二船队的军港基地的设立,跳不过范主席。

    陆部长的开解非但没有让金泽滔宽心,反而让他更加沉重,金泽滔说:“陆部长,与其说让我代表越海去范家协调军港基地的事。不如说让我代表越海找范主席谈判。我两手空空而去。不被范主席打出青山园才怪。”

    陆部长莞尔而笑:“你有几斤几两,也不掂量一下自己,敢跟范主席谈判?”

    金泽滔苦着脸:“我这不是找陆部长要谈判的砝码了吗?”

    陆部长勃然作色。骂道:“说你笨,你有时候狡狯如狐,说你聪明,你又蠢笨如牛,让你谈判,你有谈判的资格吗?范主席将你视作谈判的对手了吗?你这是晚辈拜望长辈,顺便提提军港基地的事,至于答不答应,是你关心的事吗?蠢货一个!”

    金泽滔看着激动得唾沫四溅的陆部长,心里却奇怪。我本来就没打算让范主席答应,是你非要说只要范主席点头,然后怎么怎么的。

    我压根就没跟你讨主意,也是你非要跟我谈谈京城之行,至于这么激动么。

    回头一看,却见屈辰正杏眼圆睁,怒瞪着张牙舞爪的陆部长,心里不觉骂道,太不地道了,这是在屈辰面前拿我立威啊。

    仔细看那屈辰,虽然算不上美艳妩媚,但也长得明丽动人,轻嗔薄怒,都是风姿,别有一股与众不同的清新气质。

    看看正骂得津津有味的陆部长,再看看粉面生威的屈辰,金泽滔忽然涌起荒唐的念头,莫非,陆部长这个老光棍竟然动了春心,打上了屈辰的主意。

    倒是桩好姻缘,就是陆部长这头老牛脾气太犟,如果能套上缰绳,是头好牛,只是可惜了屈辰这把嫩草。

    陆部长骂了一会,若无其事地往门口张望说:“那个和庄子看齐的庄局长呢,广电局还真是出圣人的地方,去了一个姓庄的,又接上一个姓孔的。”

    陆部长的毒舌本能又开始发作,金泽滔冷眼看着陆部长一个人唱独角戏,屈辰更不会接他这个话茬,刘志宏这老狐狸一定早看出其中的猫腻,到现在,庄局长他们都没有进屋,一定是被他拦在门外。

    金泽滔试着问了一句:“陆部长,能不能透露一句,庄局长的去向定下来没?”

    陆部长仿佛没听到他的问话,幽幽说:“永州撤地建市后,越海将少一个庄局长,多了一个庄市长。”

    多了一个庄市长,那是不是少了一个温市长,马速书记铁定要走,那么这个位置是不是可以这样理解,这是专为温重岳而设,或者这就是铁司令为西桥立县准备的代价。

    金泽滔听到这句话后,夺门而出,经过屈辰身边时,低声吩咐了一句:“我走了,好好招待陆部长,如果不开心,随便找个理由打发他走。”

    陆部长最终并没有袖手旁观,还是给了他一枚砝码,让他的京城之行稍稍有了底气。

    屈辰脸上的怒色更甚,金老师都被气走了,就别指望她有好颜色,屈辰随即跺着脚推门离开,留下服务员招呼已经够优待了。

    金泽滔离开前,对着庄局长说:“庄局长,恭喜了。”

    不等他反应过来,金泽滔人已走远,往后面挥了挥手:“陆部长让你们进去呢,他有话要交待。”

    东珠通元期货公司总经理办公室内,期货公司总经理吕信行正陪伴着金泽滔,两人已经关在办公室一个上午。

    金泽滔赶到东珠已经二天,谢凌和刘延平直接从西州飞往京城,他要在东珠停留两天。

    三个宝宝满月的时候,何悦的舅妈和小表弟章之超曾回来随过礼,还在永州逗留了一段时间,金泽滔这次到东珠,顺便也拜访了老舅一家,这是礼尚往来。

    章之超如愿以偿考取了华清大学的计算机研究生,明年就将毕业,老舅一天到晚看不到人影,他刚从一个郊县县长任上,转任江东新区管委会主任不过两个月。

    如果不是他这次特地赶去看望老舅,还不知道老舅的变化,老舅从全市经济发展首席智囊的计委副主任位上,悄然下到郊县担任县长,不过两年,就华丽地转身任国内最具生命力和创造力的新区管委会主任。

    可能老舅自己都没有认识到,未来十年,江东将成了东珠这颗东方宝冠上最璀璨的明珠。

    而江东新区党政领导无一例外会被提拔成为副部领导,这是东珠市党政干部最顺畅的提拔通道,江东新区也逐渐成为东珠干部最炙手可热的去处,这些都是题外话。

    自去年以来,中央银行提高3年期以上储蓄存款利率和恢复存款保值贴补,国库券也同样进行保值贴补,保值贴补率的不确定性为炒作国债期货提供了空间。

    大量机构投资者由股市转入债市,春节前后几个月时间,中国开设国债期货的交易场所陡然增到24家,其中有5家是通源投资。

    在市场上多空双方对峙的焦点始终是围绕对“527”国债品种到期价格的预测。

    527国库券到期的基础价格已经确定为128元,但到期的预测价格还受到保值贴补率和是否加息的影响,市场对此看法不一,多空双方在148元附近大规模建仓。

    吕信行按照金泽滔的交代,通源期货满仓建多仓,截止目前,通源期货已经持有200万口多头,总价值400亿。

    其实金泽滔赶到东珠,他就是想单纯地体验一下这场遭遇战的悲壮气氛。

    按现在东珠交易所规定的保证金比率是2.5%,也就是说,500元的保证金就能买卖2万元的国债,通源证券持有的200万口多头,也不过10亿保证金,这无疑是把操纵者潜在的盈利与风险放大了40倍。

    昨天收盘时,537国债合约价格已经涨到148.50元,金泽滔判断,财政部公告已有预期消息在市场上流传。

    上午,两人坐在办公室里,共同迎来了财政部的公告,公告称,527国债将按148.50元兑付,空头判断彻底错误。

    看到公告,吕信行有些失魂落魄,道:“金市长,坦率地说,如果让我来判断,我没有自信断言不会买空头,因为我也始终认定财政部不会为已发行的国债加息。”

    行内人士大多会作出这样的判断,但他们始终忽略了中国的期货市场刚刚起步,行政干预要比市场调节来得更有力量。

    吕信行是这样认为的,万旗证券也同样这样这样认为,以万旗证券为主力的空方把赌注都押到自己的基本判断上。

    财政部公告就象火油一般,以财政部下属的中经信公司率领多方借利好大肆买入,迅速将合约价格推到151.98元,“527”国债在1分钟内涨了2元。

    按照原先计划,通源证券迅速交割提前离场,这是一个需要巨大勇气和无比冷静的头脑才能作出的决定。

    一分钟,眨眼就过,但就这一分钟,六十秒,造就了无数的亿万富翁,也让无数的亿万富翁一文不名,这就是证券市场的残酷和魅力。

    看着屏幕上节节升高的价格,最后定格在152元,吕信行知道,结算后,至少有六十亿元的巨额利润流入通源证券的账户内,而眼前这个年轻的副市长,他的家族至少拥有六成以上的收益,亿万富翁就是这样产生的。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