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九章 寻妻启事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稻草人)和大头yang的月票!求月票推荐票!)

    王主任仿佛没听出他的话外音,唔了一声,满意地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此时,金泽滔才发现车子是朝着承天大街方向走的,难道要邀我进京海参观?

    王主任闭目养神,说:“正好同路,唐人俱乐部离京海不远。”

    金泽滔牵了牵嘴角,笑得很难看:“王主任,这是我搭过最高贵的便车。”

    王主任似笑非笑:“你好象很不乐意,心情不好?”

    我心情要好得起来才怪,自己压根就不想掺和进京城这趟浑水,早在第一次跟范主席见面时,他就有很清醒的认识,高层博弈,你死我活,胜则没他什么事,败则跟着倒霉。

    虽然卢家仁注定是惨淡收场,但谁能保证这中间没有波折,他和何悦两人捆在一起,也经不起这些庞然大物一个喷嚏的冲击。

    大春天的,让他给何悦送寒衣,金泽滔能高兴得起来才怪。

    他抖了抖眉毛,很想大喊停车,就当没搭过让人如坐针毡的便车。

    但当从后视镜看到浩浩荡荡的家人、朋友和下属,他唯有深深地叹息。

    身在此山中,谁都不是旁观者,你或许想明哲保身,但滚滚红尘来,何处无尘埃。

    王主任并无他意,就是要告诉你,不要逃避一些无法逃避的现实,或许,这就是王主任要选在机场跟他见面的原因吧。

    金泽滔坐直了身子,谦恭说:“尚副总理心情不好,我能好到哪里,只可惜小子身微力薄,不能为首长分忧。”

    车子很快就下了机场路,已经转入城市主干道,王主任严肃颔首。道:“位卑未敢忘忧国,年轻人就应胸怀天下,庙堂之高,江湖之远,心里都要装着国家和人民。”

    王主任调子拔得很高,金泽滔不知道他此后他要唱什么高调,一时间不敢开口附和。

    王主任说:“既然是你最先提出的军事港链。那就要有始有终,在你手中起,在你手中始,也在你手中终。”

    关于军港基地的事,王主任也只是一笔提过,金泽滔赴京参会时。王主任还曾陪同他一起到过国家计委,曾现场论证过该项目可行性。

    只可惜,人算不能如天算,南门港区建设此刻因为西桥立县的事已经支离破碎,项目一期工程还因为南门市政府分工不明,一直被范仲流主任压在手里迟迟不批。

    这起事,应该惹得王主任心里相当不痛快。如今,绕了一圈,南门港区建设项目变成了西桥设县申报项目,尚副总理应该也是反对范家插手第二舰队军港基地选址。

    如果说刚才让他给何悦送温暖,是王主任今晚找上自己的第一件事,那么现在让他从老范家取回军港基地的主导权,就是王主任的第二件事。

    金泽滔默默地点头,这件事本来就是他京城之行的主要目的。王主任交代不交代,那也是铁司令的任务。

    王主任说完这两件事,就闭上眼睛打起盹来,直到从车窗看到不远处的街边那五个巨大霓虹灯大字,才知道,他已经快到了唐人俱乐部。

    王主任仿佛长了眼睛似的,说:“刚才我到机场送首长上飞机。全国人大会议即将召开,这是首长为出台经济改革要点所作的工作调研,越海落实中央宏观调控政策十分有力,还听说越海的干部任用新条例实施很成功。”

    金泽滔撇了撇嘴。落实宏观调控政策还跟首长搭上边,干部任用新条例跟尚副总理什么关系。

    金泽滔默默地点头,现在正是治理通货膨胀关键时期,全国一盘棋,在这个时候就十分考验各地的政治智慧,至于新条例,中央酝酿多时的党政干部任用新条例也于日前出台。

    王主任此时特别提到这两件事,无非是在告诉他,跟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是提高到政治高度的每个干部的责任,这或许就是卢家仁被查处的深层次原因。

    金泽滔下车后,王主任还特地下了车,跟金泽滔很正式地握手告别,金泽滔客气了一句:“王主任,这么晚了,不如大家一起吃顿饭吧。”

    王主任摆了摆手,又坐回车里,在所有人的注目中,大红旗很快就没入夜幕中,金泽滔却奇怪,首长都下基层了,你这个办公室主任却还在京城溜达,是不是有点不务正业。

    作为香江客商,华似玉对京城和政治沾边的权力物特别敏感,比如车辆,牌照,华似玉和娄中江两人瞪着只能看到尾灯的大红旗,还在震惊中。

    眼前这座仍旧简约的十层楼宇,门前仍然逼仄,但外观看上去堂皇许多,顶上巨大的霓虹灯让人老远就能看到唐人俱乐部五个发光大字。

    墙体立面不再灰扑扑,而是换了玻璃幕墙,虽然整体仍不突出,但看上去大气了许多。

    跟旁边的京东宾馆自然不能相提并论,也算是在承天街上露了自己的脸,这张脸,将会和承天街上的京东宾馆、京城饭店等驰名中外的建筑物一样,每天笑迎八方来客。

    娄中江的腰弯得更深,小声地询问:“金市长,刚才这辆车是不是尚副总理的座驾?”

    金泽滔点点头,不以为然说:“是啊,尚副总理到外地考察去了,刚才是尚办的王主任,正好遇见,捎带了我一程。”

    金泽滔说得轻巧,但听在娄中江夫妇耳里,却不啻于滚滚天雷,王主任都走出了车门,他无意为自己保密,金泽滔也乐得借他的名头震震娄中江这对夫妇。

    京城唐人俱乐部,东源拥有一半的股权,金泽滔希望俱乐部的门脸,能一直矗立在天承大街上,随着今后俱乐部知名度的上升,娄中江夫妇可以对合伙人东源集团略无忌惮,但对自己这个牵线搭桥媒人想必有所忌讳吧。

    华似玉毕竟看过金泽滔和尚副总理上过新闻联播,震惊过后,也就释然,挥舞着两手,说:“金市长,现在俱乐部正式开张,正是按照你提的几点要求布局和装饰,希望你能满意。”

    风落鱼一直微笑不语,此刻袅娜着飘了出来,说:“金市长,各位,请随我来,我将一路给各位介绍唐人俱乐部的内部设施。”

    看着风落鱼将腰肢扭得跟水蛇般柔软,金泽滔更欣赏她现在终于清楚怎样做一个恰如其分的女人,那就是在合适的时候出现,说合适的话,做合适的事。

    这才是一个成功女人的成功蜕变,再历练几年,这个文化程度不高的酒馆老板娘,将会是集团的重要战将。

    金泽滔只是瞟了风落鱼一眼,却被旁边的李明珠狠狠地剜了一眼,让金泽滔有些莫名其妙,商雨亭干脆拉着他和风落鱼并排走着,两女孩才高高兴兴地左右挽着金泽滔的手。

    俱乐部的内部装潢一如既往的奢华,设施也是一脉相承的齐全,跟着风落鱼参观了四层,到了五层,就是通元酒店,四个金字招牌落款的还是铁林。

    或许普通人眼里,铁司令令名不彰,但出入俱乐部的非富即贵,铁司令的大名还是能震慑很多人。

    之后两天,金泽滔带着谢凌刘延平两人在民政部、海洋局等部委来回奔跑,何悦现在已经无法联系。

    金泽滔甚至都不清楚,何悦是否还在京城,或许她的调查组早已经远离尘嚣,躲在辽阔国土的不知哪个角落办案。

    董明华说已经跟范家联系过,让他耐心等候,金泽滔没有耐心候在宾馆里等待范家的召唤,今天约好和应司长见面,刚走出宾馆大门,大门口停着一辆奔驰警用车。

    凌卫国部长亲自驾车恭候在这里,金泽滔只好嘱咐了几句,让谢凌刘延平两人先去民政部赴约,自己一步跨上副驾驶室。

    两人直到出了一环,凌卫国才说:“其实今天我并不乐意载着你去青山园,坐了范家一回小马扎,你的脾气开始拗了。”

    凌卫国今天穿着便装,或许是长期习惯戴着警帽,让他的发际压得有些高,似乎十分不惯脑袋空荡荡的,开一会儿车,就摸一下脑袋。

    金泽滔却答所非问:“到了京城,已经第三天了,我至今没找到我妻子,凌部长,能给我发个寻妻启事吗?”

    凌卫国又开始摸脑袋,说:“何悦同志并不合适和你见面,现在正是办案的关键时刻。”

    金泽滔有些恼怒:“何悦首先是我妻子,然后她才是纪检干部,不管办什么案子也不能灭绝人伦吧?”

    凌卫国恼怒地瞪了他一眼:“何悦同志嫁给你前,她已经是纪检干部。”

    金泽滔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可我和她认识的时候,她还不是纪检干部,职责不是负担,工作不是一切,凌部长,你走火入魔了。”

    警车前挡了一辆灰不溜秋的面的,凌卫国大力地按着喇叭,面的司机探头就欲破口大骂,待看到按喇叭的是辆奔驰警车,连忙作了个敬礼的动作,迅速地将车辆靠边行驶,示意让凌卫国先行。(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