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六章 殊途同归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东方不败老韩的月票!)

    金泽滔伸手想去擦泪,又觉得不妥,此时,不知谁递过一块手巾,金泽滔伸手接过,擦去她的泪水,道:“虽然你比我年长,但我一直都将你当长不大的妹妹,经常喝斥你,现在突然发现你长大了,竟让我喜忧参半。”

    风落鱼能走到今天,固然有她在酒店经营方面天赋能力的一面,但成功的背后,付出的是寻常人难以想象的汗水和艰辛。

    等金泽滔意识到,风落鱼身上脱去的,是那一层他一直不以为然的浮夸烟媚之气,竟让他惆怅不已。

    金泽滔怅然若失,风落鱼何尝不是。

    东源的时候,金泽滔动辄责骂,风落鱼每每接到他的电话,都不由得头皮发麻,那种战战兢兢的感觉,已经很久没有了,此时,竟然有些怀念。

    两人还在感怀过去时,何悦不知什么时候,悄悄出现在风落鱼身边,执着她的手说:“风总,若干年前,我们都还在东源的时候,可能谁都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们会相逢在京城,回忆过往,总会失落。”

    风总迅快地擦擦眼圈,笑得有些勉强:“我说不出什么大道理,就刚才金市长说这话时,心里没来由得感觉空落落的不着劲,让何书记见笑了。”

    何悦诚恳说:“落鱼,走到今天,我们失去了一些东西,但我们得到了更多,不是吗?我们感伤过去的时候,是怀念那份美好。不是凭吊那份纯真。其实到今天。大家生活得都很好,这就足够了。”

    风落鱼眼神有些恍惚,晃了晃头,说了一句我去排菜,就匆匆离开。

    金泽滔嘿嘿笑着挥了挥手中那块手巾,刚才他就是接过何悦递来的手巾,给另一个女人擦泪。

    何悦接过手巾,横了他一眼。有些幽怨:“什么时候,有个男人惹我流泪,你也能递块毛巾,我一定十分感动。”

    金泽滔嗤笑:“你哪次流泪的时候,不是我给你擦泪,也没看你感激涕零。”

    何悦跺着脚说:“你知道我说什么,我说的是另一个男人。”

    金泽滔想了想:“你爸好象惹过你一回流泪,是我给你递的毛巾,也不见你感激我,好象还把我的毛巾掼地上了。”

    何悦扑哧笑了:“你就是个赖皮鬼。不许在我面前惹哭别的女人。”

    金泽滔挽住他的肩膀:“我经常惹哭唱唱,这算不算?”

    何悦张牙舞爪地就想扑上去咬他一口。每当何悦词屈时,她总会这样,这是她对抗金泽滔最后的保留手段。

    金泽滔晃着身子躲闪着何悦的扑咬,笑说:“小的时候,我还经常惹哭我妈,这算不算?”

    何悦无处下嘴,也无处下手,只好气咻咻地不动了,恼怒说:“你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坏蛋,就知道欺负我。”

    金泽滔不躲了,两手揽着她的腰说:“如果真要惹人哭,我宁愿惹哭别的女人,因为,我只想让你笑。”

    何悦什么脾气都没有了,身子软乎乎地在金泽滔的怀里拱动着,她是个理性的女人,不会纠缠于小女子的哭哭啼啼,刚才的小脾气,金泽滔已经很久没见识了。

    吵闹了一阵,何悦忽然脸红了:“都忘了跟你说正经事,凌部长让你快点入席。”

    金泽滔涎着脸说:“我觉得没有比这更正经的事了。”

    何悦白了他一眼,金泽滔差点没软了腿。

    凌卫国居中,何主任坐右席,左席却虚位以待,明显是留给金泽滔的,如今,他对办案组来说,作为首长的传话人,身份等同钦差大臣。

    象尹小炉这些从地方纪检系统抽调的厅局领导,此刻都只能坐在下首。

    何悦挨着金泽滔坐下,在座的,都是卢家仁专案组的领导,更是凌卫国和何主任的心腹骨干,

    坐了下来,何主任反而不急了,压抑许久的心情,此刻一旦放松,大家谁都不想提起案子,更多的人东张西望,打量起包厢的装修。

    通元酒店一向秉持的是环境一流,服务一流,食材一流,菜品一流,所以,风落鱼经常自嘲说通元酒店就是个四流酒店,实在不足道。

    房间内部装饰和大殿的皇家风格一脉相承,通底是以金色和黄色为底调,就连吊灯和壁灯的灯罩都是漆金雕花仿古,如果不加细看,壁上的空调你还以为是红木制品。

    啧啧称赞之余,大家不由十分期待即将端上的菜肴,虽然办案点也有专门厨师做饭,但你要连续吃了半年,谁都想换换胃口。

    酒水就免了,这是办案组铁的纪律,今天大家出来,是忙里偷闲,案没办出来,先犯了工作纪律,这是谁都不想犯的低级错误。

    新鲜过后,大家端着茶水就不免又说起案子,何主任朝在座的办案组成员摆了摆手,对金泽滔说:“金市长,说实话,不给个准话,我们坐在这里心里也不踏实,现在,我想该是你传达尚副总理指示的时候了吧。”

    金泽滔心里苦笑,尚副总理能有什么具体指示,难道我跟你们办案组说,王主任不过是让我给何悦送寒衣,换句可以理解的通俗一点的话来说,就是送温暖,加担子。

    再说,如果传达原话,这话理解起来还有些歧义,给何悦送寒衣,本人就是件大号的寒衣,晚上要给何悦盖一晚上呢。

    他端着茶杯,一口一口地饮着水,就是不作声,何主任急了,身子越过凌卫国,低声说:“是不是首长要求单独交待?”

    金泽滔终于放下茶杯,说:“凌部长,何主任,京城的案子具体进展怎样,我不清楚……”

    没等他说下去,凌卫国打断他的话说:“虽然你不是办案组成员,但现在你身份特殊,我想,你也有权了解案情。”

    金泽滔连忙摆手,道:“我不过是个传话人,办案组的纪律同样适用我,了解案情就免了,在传达首长指示前,我就说两句题外话,说的有理,权作参考,说的没理,就当空气。”

    何主任客气地说:“金市长,你说,你说。”

    但显然,何主任对金泽滔所谓的题外话并不感兴趣,金泽滔说:“沈太福长江科技集资案,脉络清晰,不用我来赘述,卢家仁案目前陷入僵局,我也没有什么建议,两案中间,还有一个卢阳,这是将两人串连一起的关键人物,应该是突破的关键。”

    卢阳案最先由凌卫国侦破,案子因为不涉及到公职人员,目前仍由经侦局审理,直到现在,都没有证据表明,卢阳的违法行为和卢家仁有什么直接的关联。

    不过金泽滔的话还是引起了人们的兴趣,金泽滔说:“卢阳是因为偷税入案,我出身财税,就从专业的角度,给各位领导一个参考的方向,为达到少缴税的目的,不外乎以下几种手段,恶意的叫抗税,故意的叫偷税,无意的叫漏税,不偷不逃却不缴的叫欠税。”

    凌卫国听得津津有味,说:“嗯,最近我专门研究了税收征管法,小小税收,想要从中渔利,着实要费些脑筋。”

    金泽滔笑说:“一般的,企业主观上要少缴税,无非以上四种手段,现在还有一种比较时髦的说法,叫避税,跟本案无关,在此不论,凌局长在处理税案时大约都着眼于我上述的四种情况吧?”

    凌卫国眨眨眼:“莫非还有例外情况?”

    金泽滔摇了摇头:“如果是税务机关查税,当然,以上四种情形足够,但作为本案,作为公安机关,查处卢阳公司的偷税案,尚远远不够!”

    凌卫国还拧着眉深思,何主任却腾地站了起来:“金市长,你是说办案组的税收检查手段,在本案还有不到之处,”

    金泽滔点了点头:“不错,税务部门查案,首先排除的是自己,想必凌部长查卢阳的税案,有借重税务机关的地方吧,企业少缴税或不缴税,除了偷税等四种手段,其实还可以借助税务机关的力量,减税,免税或退税,都能达到这个目的。”

    说到这里,众人哗然,大家都是纪检经侦战线上的精英,金泽滔所说,又简单易懂,侦查过程确实遗漏了税务部门这个环节。

    金泽滔站了起来,从何悦方向开始慢慢地走,说:“或许有人心里会生疑,公安纪委毕竟不是财税,检查卢阳的公司偷逃多少税款终归不是目的,它不过是你们的一个手段,挖个洞,挖大挖小有区别吗?问题就是在里。”

    持这种意见的不在少数,就连若有所思的凌卫国都在疑惑,我们不是为京城税务部门挖掘税源,有必要在这方面下力气吗?

    此时,金泽滔已经走到坐在下首的尹小炉副书记位置,他说:“尹副书记,如果我从这个方向走,能不能回到凌部长的身边。”

    尹小炉副书记愣了一下:“当然能到,或者继续绕圈,或者原路返回,总会走到凌部长身边。”

    金泽滔神秘一笑:“如果我有不得已的原因,比如,我不想和何悦照面呢。”

    尹小炉脱口而出:“那就继续绕圈,也很快就能回到凌部长身边。”

    金泽滔重重地一挥手:“既然不能在卢阳身上取得和卢家仁直接关联的证据,为什么就不能多走几步,绕个圈,殊途同归吧,同样都能达到目的。”(未完待续……)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