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九章 金枝玉叶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金泽滔回头朝着目瞪口呆的刘延平说:“你瞧,心服口服这个词都滥大街了,谁都张口就来,所以,不要轻易对谁说心服口服,这样的事,你能心服口服吗?”

    金泽滔从台阶上下来,先是询问了还在嗯哼喊痛的几个迎宾女孩,其中一人被车子的后视镜刮倒,幸好车子上坡的时候,最后踩了一脚刹车,才没有酿成大祸,人无大碍,但都吓得不轻,

    风落鱼则静静说:“我骂她?你哪只耳朵听到我骂人了,刚才我只听有人下了车就满嘴喷粪,你也说了,天子脚下,什么事都要讲个理字,我倒要看看这个理是不是你们家养的?让我死得心服口服,你这是警告我,还是威胁我?我若要死了,你说我会不会心服口服?”

    风落鱼一字一句,说得十分铿锵,一个弱女子,面对开军牌奔驰的京城纨绔子弟,仍是不卑不亢,不落下风,直说得中分头顿口无言,让围观的人们都忍不住鼓掌欢呼。

    普通民众,对一贯仗势欺人的纨绔子弟向来是敢怒不敢言,如今,有人出头,就仿佛说出了心里话,哪有不拍手称快的。

    鸡窝头却象得了奖似的,咚咚地拍打着车背说:“听到没有,听到没有,老鸡婆说我满嘴喷粪,这不是骂人是什么?”

    “风总只是陈述一个事实,你这张嘴,生错地方了,这哪是嘴,分明就是肛门,满口大便,开口闭口老鸡婆,你出门前不但没有冲马桶。还忘了照镜子,鸡喊捉鸡,你掩耳盗铃了!”金泽滔帮腔说。

    大家看着鸡窝头的乞丐装,以及露出来的大片白肉。都忍不住喝彩附和。

    风落鱼刚才还绷着个脸,此刻却嫣然一笑,中分头两眼看得发直,只觉得春花怒放也不过如此。竟然都忘了护花使者的职责。

    金泽滔说得一本正经,却又毫不留情,人家一个打小娇生惯养的娇娇女,一向横行霸道惯了。只有她骂人家的,何时被人骂得这么歹毒。

    瞬间,她那双涂得漆黑的眼眶就冲出两血黑龙。金泽滔刚才还恼她说话不知好歹。此刻一见惹哭了人家,心里也是歉然,说:“姑娘,大家到通元酒店,都是来品尝美食的,求的是个好心情,不是来置气的。算我刚才失言,对不住了,只是你以后也注意点,这里人来客往的,无证驾驶本就不该,颠倒黑白就更不该了。”

    鸡窝头本质上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嘴里虽然说得不堪,心里未必就这么想的,听了金泽滔的话,抽抽咽咽说:“你刚才骂我肛门,还骂我鸡喊捉鸡。”

    “我只是打个比方,我都道过歉了。”金泽滔摸着鼻子,愈发尴尬,觉得这姑娘不是坏,是憨,“你怎么就专记得别人骂你,都忘了刚才你是怎么骂别人的。”

    鸡窝头一抹脸,黑眼眶把一张脸涂得花猫似的,哼了一声,路过金泽滔身边的时候,却忽然一脚跺在金泽滔的脚背上,金泽滔立刻痛得呲牙咧嘴。

    中分头这才回过神来,上前就冲着金泽滔骂道:“你作死啊,阿美你都敢骂,信不信我让你下半辈半身不遂?”

    金泽滔无言地看着这个中分头,说:“割包,你的小笼包不带了,现在改带泡面了?”

    鸡窝头回头问:“什么小笼包泡面?”

    “他胡说八道,没什么小笼包泡面。”中分头边慌张地说话,边狠狠地朝金泽滔瞪眼,此时,他也认出了金泽滔就是当初让他两回下不了台的那个乡巴佬。

    金泽滔懒得理他,说:“姑娘,你带谁都好过带中分头,刚说你是非不分,你还好坏不分,不知道现在坏蛋都流行梳中分头吗?”

    中分头恼怒了,伸手就去拍金泽滔的巴掌,金泽滔头一歪,这一巴掌正好拍在鸡窝头的鸡窝头上。

    鸡窝头转身一脚撩起,正踢在中分头的胯间,中分头应声倒地,鸡窝头似乎还不解恨,伸脚照着中分头的胯间又是狠踹两脚,中分头的脸瞬间痛成铁锈色,额头直冒虚汗。

    听着扑扑的踢球声音,旁观者没有不冒冷汗的。

    金泽滔刚才被鸡窝头跺了一脚,虽然他是有意为之,但这高跟跺在脚背上,到现在还隐隐作痛,更不要说胯间那么脆弱的雀蛋。

    鸡窝头看都没看中分头,来到风落鱼跟前,十分豪气地说:“这位姐姐,出门的时候,忘了冲马桶,说话带股大便味,你就原谅则个。”

    风落鱼下意识地看了金泽滔一眼,金泽滔点了点头,她立即就笑容满面,说:“刚才这位客人说得对,来通元,求的是美食,品美食,当然得有个好心情,你稍候,我给你安排个房间。”

    鸡窝头立即就眉开眼笑:“姐姐你这话我爱听,不骂不相识,我骂了你,别人骂了我,扯平了,都说金銮殿一房难求,你给我面子,我给你里子,以后,这酒店我罩着,有谁敢来这里捣蛋,让他找我。”

    鸡窝头确实有些憨,刚才还骂得咬牙切齿,一眨眼间,就打成一片,成了好姐妹,风落鱼是个人精,若她要刻意交好你,不一刻,就能让你掏心掏肺。

    说过话后,风落鱼让服务员递上热毛巾,还亲手给鸡窝头擦脸,擦干净了脸,大家才发现,姑娘长得不俗,眉清目秀的,是个美人胎子。

    风落鱼还埋怨说:“长得多标致的姑娘,干干净净不是挺好看的,偏要把自己涂得象只熊猫。”

    鸡窝头吃吃地笑,还伸手去摸风落鱼的脸说:“比一比,你长得俊还是我长得俊?”

    此时,军车后排又钻出一人,军人模样,个头不高,理了个平头,年纪不大,三十出头,他先是眯着双眼,盯着金泽滔看了一会,金泽滔正想说话,他却点了点头,径直朝鸡窝头走去。

    此时,有代客泊车的车童过来开走了车,倒在地上痛得死来活去的中分头,也让酒店的保安牵走了,大殿门前又恢复了正常。

    只有那个高人一头的夏家嫡孙夏智明,却在一旁不断地拍打着脑袋,嘴里念念有词:“咋就记不起了呢,咋就那么眼熟呢?”

    金泽滔瞥了他一眼,心里发笑,这就是宁宇星部长专程赶到西州跟他摊牌的宝贝外甥,书呆子意气发作得似乎比上一次更严重了。

    旁边那个范家的嫡孙多看了金泽滔两眼,他明明认出了金泽滔,也没有出言提醒夏家的书呆子。

    鸡窝头跟着风落鱼刚迈进大殿,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回头对金泽滔说:“你比中分头强,有空,我带你见见大场面。”

    金泽滔张口结舌,神神道道的夏智明伸手抓住他的胳膊,说:“我一定见过你是吧,你给我个提示,我一定能猜得出来。”

    金泽滔拧着眉头,装着苦思冥想的样子,说:“你也觉得我们见过面?”

    夏智明猛点头:“是啊,是啊,难道你也觉得我脸熟?”

    金泽滔苦恼地说:“可以肯定,我们没见过面,但就是觉得面熟,等等,我再想想。”

    范家嫡孙范新宇却冷冷说:“不用想了,想破脑袋也没用,你们属梦中神交,现实中没可能交集,智明,走吧。”

    金泽滔笑笑未语,相比较有些阴沉的范家嫡孙,他还是对天然呆的夏智明抱有好感,尽管他并不想和姓夏的人有任何交集。

    就算没有宁宇星的警告,他也不想老姑一家的平静生活因此起波澜。

    等这些人全都进了大殿,金泽滔才轻轻吁了口气,刚才进去的,除了被鸡窝头踹得死去活来的中分头,没一个是善茬,都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如果不是自己见机快,早早地借机下了台阶,还咬牙白挨了一脚,算是揭过了和鸡窝头的过节,虽然不至于将鸡窝头往死里得罪,但也绝不会比现在结局更好。

    从现在看,这个无厘头有些憨的鸡窝头姑娘,身份不凡,没看到她头一回开车,夏家、范家这些金枝玉叶尽任由她胡来,出了车门,也没看到他们有半点不满。

    夏智明天然呆,除了自己感兴趣的,一般闲事不会管,但姓范的不安什么好心,没有急着出头,反而当起了看客,就等着看自己倒霉。

    真是人不可貌相,自己差点大意了,看这军牌应该是京城卫戎区,有军方背景的能是一般人吗?

    金泽滔回头说:“京城办事,一定要擦亮眼睛,不要随便和人发生摩擦,他们都是金枝玉叶,有个闪失,你不心服口服都不行。”

    金枝玉叶?这分明是个街头随处可的流氓阿飞,谢凌和刘延平直到现在,都还在发懵。

    这都是些什么人,牛鬼蛇神就没有一个象是正常的,虽然不知道这些人都是什么身份,但金市长都退避三舍的人,想必来头不小。

    这段时间,他们也算开了眼界,中央部委领导都见识不少,但眼前这一幕,还是让他们感觉头皮发麻。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