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章 举手相庆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盟主大头yang的月票支持!)

    越海东源酒店有铁司令的金字招牌,一般人闹事也要掂量几分,但出了越海,风落鱼等人的安全很难保证。

    随着集团业务逐步向境内外开拓,集团高层的个人安全确实应该提上日程,特别现在集团的摊子越铺越大,集团高层身价越来越高,更有可能引来不法歹徒的窥伺,不能不引起重视。

    从某种程度来说,这些人是集团的根基,名符其实的金枝玉叶,容不得有任何的闪失。

    说到安全,他还是对穷不失义,敢打敢拼的东源人放心,回去后,跟李良才商量一下,看能不能从东源后生挑一批转业军人,组成集团保安公司。

    金泽滔看看人也来得差不多了,刚才混乱中,海洋局等另外几个部委领导也已经来了。

    正想转身进门,却看见右边驰道缓缓驶来了一辆奔驰警车,车窗摇下,车里探出一个戴大盖帽的警察,正是凌卫国副部长。

    金泽滔愣了一下,副驾驶室里已经走下穿黑夹克的六室何主任:“不速之客,欢迎不?”

    后座左边走下尚办王主任,右边走下计委范主任。

    金泽滔张望了一下,反问了一句:“你们早就到了,就躲一边看戏?”

    凌卫国哈哈笑说:“你不是挺机灵的嘛,最后皆大欢喜了不是?”

    金泽滔脸都黑了:“要不是我见机早,赶紧给自己找了个台阶下,我现在是不是就要倒霉?”

    凌卫国认真地说:“虽不至于马上倒霉。但你这个西桥立县平添许多麻烦。却是必然的。”

    金泽滔弱弱地问了一句:“我刚才如果一时没控制住。动手打了那个鸡窝头,那结局是不是很糟糕?”

    凌卫国还没说话,身后的王主任说:“进去吧,没有发生的事情不要随便假设。”

    看着王主任等人讳莫如深的表情,金泽滔突然感觉有些后怕,京城这滩浑水太深,若是看不清楚深浅,一脚踩下。头破血流都是小事。

    金泽滔赶紧在前面引路,凌卫国拍着他的肩膀说:“你不是个冲动的人,真冲动了,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犯错不是?”

    金泽滔相信凌卫国说这话是带有诚意的,他只能保证自己不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出事,至于范主任等其他人,他不敢保证,这说明什么?

    鸡窝头的身份几乎是呼之欲出,金泽滔连忙晃了晃脑袋,得让风落鱼紧紧抓住这条鱼。有她作酒店的护身符,想必京城里的牛鬼蛇神不敢轻撄其锋。

    错也有错着。金泽滔不由又开心起来,一行人刚踏进殿门,风落鱼一阵风似地就迎了上来,金泽滔拉着她走到一角:“我这里不要你招呼了,给你个任务,把那个鸡窝头侍候好了,以后在京城,你就可以横着走。”

    风落鱼扑地掩嘴笑了:“金市长,这还是我第一次看你对一个陌生人这么紧张,没问题,就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叛逆小姑娘,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金泽滔郑重说:“不要太刻意,交往过程中还要注意分寸,不该说的话不能说,总之,以诚相待,才能水到渠成。”

    风落鱼横了他一眼,说:“金市长,你今天有些反常,都说了不要太刻意,第一次见面我要这么着紧她,谁都看出我别有用心,你放心吧,女人的事你就别乱出主意,出的尽是馊主意。”

    金泽滔一拍头,扭头就走,落在后面的风落鱼咯咯娇笑,王主任和范主任两位都是第一次来到京城通元,一路上感觉很新鲜,凌卫国不时地指指点点,客串起临时导游,

    何主任背着手,慢悠悠地落在最后,金泽滔跟了上去,低声问:“办出来了?”

    何主任神色不易,边走边说:“已经正式立案调查了。”

    金泽滔心里一动:“你是说?”

    何主任点了点头,什么也没说,一个问得含糊,一个答得含糊,但毫无疑问,卢家仁的案子终于拨开乌云见天日,这个可能改革开放以来级别最高的贪腐案即将水落石出。

    专案组的成员无疑是这个卢家仁案的第一批受益者,只可惜,给了他们敲门砖的金泽滔,注定要两手空空,好在,何悦会因此受益不浅,想想心里就平衡了。

    不过他还是很羡慕地看了眼何主任,案子办结后,估计他也要动一动了,说:“恭喜何主任了。”

    从殿门越往里走,越能感觉到春的气息,酒店无论硬件还是软件,尽显皇家气派,却丝毫没有死水微澜的腐朽没落气息。

    相反,从大堂进去后,无论是过廊楼道,还是窗台楼阁,处处可见春花绽放,春意盎然,各种应景的花卉绿植将古老的建筑点缀得生机勃勃。

    何主任脱下他那件千年不换的黑夹克外套,架在手肘上,里面着一件雪白的衬衣,这一回,他没有再含糊,而是感慨说:“托你的福,如果不是这么顺利找到突破口,办案组现在可能已经解散。”

    金泽滔吃了一惊,办案组解散,可以理解为凌卫国等人办事不力,人员重组,也可以理解为此案可以结案,不用再深入追查。

    不管哪种结局,凌卫国和何主任的仕途都走到头了,换句话说,自己的建议从一个侧面挽救了他们的政治前途。

    也难怪,今天金泽滔大宴宾朋,他们四人齐齐现身,算是对自己的嘉奖和补偿,凌卫国和何主任自然代表所有办案人员,范主任代表范主席,王主任则是尚副总理的代言人

    何主任拍着他的肩头,笑说:“不用担心,刚才那个小姑娘管王主任叫舅,无论你怎么闹,只要不是当场不可收拾,没有卫国说的那么可怕。”

    金泽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何主任和王主任两人,除了他们的官方职务,其他的,金泽滔都一无所知,王主任是鸡窝头的舅,那何主任又会是何方神圣?

    凌卫国等四人的到来,让宴会大厅等候的人们顿时沸腾,金泽滔万万没料到,这四人竟然会有这么旺的人气。

    詹部长儒雅极有教养,这样一个学者型官员,看到范仲流都趋之若鹜。

    竺部长一马当先握住了尚办王主任的手,神情谦卑得就象应司长遇见竺部长。

    钱子友局长拉着何主任的手不放,问长问短,仿佛几十年没见面的故友重逢,海洋局的副局长则和凌卫国部长打成一片。

    至于其他的司局长,根本没有插嘴的机会,则都一窝蜂地围着金泽滔转,他们需要重新评估金泽滔的能力和背景。

    这些人才是金泽滔曲意交好的领导,一般事情,这些中层司局领导就可以给你办得妥贴,金泽滔也乐得借此机会巩固深化彼此的关系。

    金泽滔趁机提出,秋后菊黄蟹肥,秋高气爽的时候,西桥二期准备工作基本结束,届时将盛情邀请各位领导到西桥实地考察,工作休息两不误,一定请各位领导赏光。

    领导最尊重,业务最熟悉,为人也最圆滑的应司长率先表态,只要西桥基础工作做扎实了,他将欣然受邀赴西桥勘探界址,尽量缩短西桥立县第二轮申报时间。

    之前应司长可是对这个邀约反应一直不太积极,凌部长等四位重量级领导的联翩而至,使他迅速转了口风。

    在这里,金泽滔不能不感慨,若论个人关系,这一个月,金泽滔所率的工作组在民政部来回折腾,和应司长等人相处得颇为亲密无间,但一提到勘界,应司长就自动闭嘴。

    区划界址勘定,一贯是行政区划变化的重点,也是难点,过了这一关,其他程序性的手续就很少障碍。

    西桥立县涉及到范家这个庞然大物,范主席表态支持西桥立县,材料申报到军方也都一路绿灯。

    但真正涉及到西桥设县的核心环节,应司长仍然十分谨慎,走一步看三步,部委干部的政治敏感性确实不是地方干部能比拟的。

    如今,范仲流代表范家公然露面,范家的态度才最终明朗,没有范家这头拦路虎,应司长欣然应邀赴西桥勘界,也在金泽滔的意料之中。

    金泽滔进京之时,正是查处京城卢家仁案的关键时期,京城万马齐喑,风雨如晦,就连范主席都要用凄风苦雨来形容京城的局势,陆部长更是直接告诫他,京城的事情,做个看客即可,万万不能深涉其中。

    但如今,金泽滔一手破开卢家仁案的坚冰,四人随踵而至,又岂是给他压台那么简单,这场政治豪宴金泽滔虽然没有资格分享,但高调支持他主导的西桥立县,也是他应得的回报。

    想通了这一点,当最后范仲流主任坚持让他入座主位,金泽滔没有坚辞,欣然落座,范主任和王主任左右分列,在这一刻,金泽滔觉得京城的付出是值得的。

    这一晚,飞觥走斝,宾主尽欢,金泽滔使尽浑身解数,妙语连珠,口若悬河,将晚宴的气氛推向一波又一波的**,喝到兴处,更是四处出击,杯到酒尽。

    京城卢家仁案告结,西桥立县有望在最短时间内申报批准,所有这一切,金泽滔和凌卫国等人一样,没有理由不举手加额,以相庆贺。

    今晚的宴会,与其说是金泽滔为自己明日离京饯行,不如说是为自己牵头西桥立县的预先庆功。(未完待续。。)

    ∷更新快∷∷纯文字∷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