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四章 我很痛心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尹小香还振振有词:“明明两位领导通奸嘛。”

    金泽滔连忙说:“这叫私通,不叫通奸?”

    尹小香横了他一眼,说:“金区长,我看你的语文书读得不好,私通就不是通奸了?”

    金泽滔支吾着说不出话来,抬头问谢凌说:“是一样的意思吗?”

    永州方言,通奸和私通都有私下串通的意思,按书面语,私通跟通奸一样的意思。

    谢凌两边都不敢得罪,只好含糊其词说:“都一样,都是私下串通的意思。”

    金泽滔也糊涂了,连忙转移话题说:“五金作坊和陈喜贵的皮鞋厂,立即提请求公安局经侦大队介入,一定要查清专用发票的流向。”

    面红耳赤的郑昌贵闷闷地表示不跟了,金泽滔撒开牌,又是一副顺子,他说:“套用小尹局长一句话,这叫后发制人!”

    粗犷神经的尹小香这时候大概意识到说错了话,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

    庄市长和郑书记还不能跟她计较,不但输了牌,还被尹小香冠以莫须有的通奸罪名,老脸窘得通红。

    尹小香接了任务,扔了牌,起身就要离开,刚站起,又坐落回去,郑昌良没好气地说:“怎么又不走了?”

    尹小香却审慎地看着郑昌良说:“都周末了,公安也要休息,再说,我相信两位领导应该不会跟犯罪分子通奸,不对,是串通一起的,就不急一时。”

    这话说的,让庄市长两位领导一阵气苦,但几次和她相处,知道她说话就这脾气,你凶她也没用。

    庄市长不好发脾气。只好插话说起了公事:“金区长,如果事态严重,还是要早部署,早防范,不能等事情不可收拾了才出手。”

    金泽滔点了点头,说:“我会找时间和杜建学书记汇报。老何局长我自己去说,一般纳税人不能随意审批,增值税发票购领门槛降低,会带来很多隐患,关键还是要在源头上把好关。”

    尹小香满腹牢骚:“我天天跑去跟你告状,还常常挨训。说我搞不团结,不尊重领导,现在出事了,你倒说得头头是道。”

    金泽滔直接将她的话当作耳边风。

    此后,金泽滔发现,只要打牌的时候,不停地找尹小香说话。她不能一心两用,就能有效地遏制她大开大阖的打牌作风。

    渐渐地金泽滔和尹小香这对搭档后来居上,打得两位领导屁滚尿流,落花流水,到晚饭的时候,两位领导前额都没有扎白纸条的空隙,都贴到脸颊上了。

    害得两位领导吃饭的时候还得一手撩白条,一手进餐,郑书记恳求先卸了装再进食。金泽滔断然拒绝。还义正词严地说:“这是庄市长亲自作的规定,怎么能朝令夕改,没有诚信嘛。”

    庄市长大怒,又作了一个新规定,打牌时候不能说与牌无关的话题。

    这也难不倒金泽滔。他就专找和打牌有关的话题,从扑克的历史起源,一直说到世界上有多少种玩牌方法,听得尹小香如痴如醉,最后也打得庄子齐和郑昌良两位领导欲仙欲死。

    两个星期之后,刚过了国庆,民政部应司长亲自带队,率领民政、海洋及军方有关专家,在西州汇聚后,浩浩荡荡奔赴永州,金泽滔陪同永州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到道口迎接。

    应司长准备一次性走完西桥设县实地勘测程序,这对金泽滔来说,是个福音。

    温重岳书记和庄子齐市长正凑着头说话,温重岳铁面难得地流露出一丝笑容。

    金泽滔则低头跟杜建学书记汇报南门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违法案件侦查情况。

    杜建学书记脸色有些难看,说:“没想到金额会如此巨大,性质会这么恶劣,小小一家年产值三十万的五金小作坊,谁允许他自行购领发票的?”

    金泽滔只跟他汇报了小五金作坊的发票违法情况,没有跟他提起陈喜贵情况。

    陈喜贵在永州算是个小有名气的能人,几经沉浮,近年来跟会州几家大皮商关系密切,南门轻纺市场又不缺销路,他的皮鞋厂产供销均有保障,虽然发不了大财,但一年挣个三五十万,日子还是相当滋润。

    按说,象他这样经历过风风雨雨的人,做人做事应该都有自己底线,一般不会触犯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高压线,但他带着两本发票失踪这么多天,又不能不让人生疑。

    按陈喜贵的实际情况,只能领用一本专用发票,而且,根据增值税发票管理条例规定,增值税发票不能带离规定地域,这些,陈喜贵不可能不清楚。

    柳立海亲自率队,远赴岭南,到现在连陈喜贵的影子都没找到。

    金泽滔惭愧说:“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很痛心,尹小香副局长多次向我反应情况,都怪我没有引起高度重视,只是责令老何局长加强源头控管,在具体抓落实上没有进一步紧咬不放。”

    杜建学心头恼火,我很痛心?你痛心个屁,尹小香这个女人就象吃了火药似的,三天两头反应情况,书面材料送了一份又一份,哪份报告上你没有签署意见。

    现在真出了问题,你们都成了有先见之明的有功之臣,我这个书记兼市长,反被斥成对反应的情况麻木不仁,用人失察,轻重失宜,举措失当。

    南门降低一般纳税人审批标准,增值税专用发票购领及使用混乱,从现在已经暴露出的问题看,虚开增值税发票现象严重,引起了永州市委领导的高度重视。

    案情已经上报至省税务局,增值税发票使用一年来,从中央到地方都十分关注新税制运行情况,这件案子就十分具有典型性。

    如果杜建学知道,金泽滔盯上可能虚开金额更大,流失税款更多的陈喜贵,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心情。

    应司长一行乘着专程上西州迎接的专车缓缓驶过道口,金泽滔先迎了上去,应司长先和金泽滔握手说:“金区长,今天,我们应邀而来,也是应约而来,菊花蟹肥秋意浓,现在正是季节,没有失信吧?”

    金泽滔哈哈大笑:“应司长真是个雅人,雅人自然也是信人,欢迎应司长莅临我们永州考察指导工作,来,我先给你介绍一下我们永州领导。”

    金泽滔介绍说:“永州市委温重岳温书记,永州市政府庄子齐庄市长,两位都是我的师长,对西桥设县工作寄予厚望,也对应司长所率领的专家组寄予厚望。”

    应司长先是环视了一周,最后才将目光聚于温重岳脸上,温重岳抢身上前,伸手说:“应司长,我代表永州市委市政府,欢迎你和专家组的到来,希望你们在永州工作愉快,当然,生活更加愉快。”

    这两年,永州上下都忙于行政区划调整,永州撤地建市,滨海撤县建市,西桥设县,都集中在一起,按理说,温重岳应该跟直接分管区划的应司长应该比较熟悉,但两人彼此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今天都是初次见面。

    庄子齐看到应司长,就忍不住咧着嘴大笑,庄市长说:“应司长,我们全市上下都盼望着你的到来,永州成功建市,全都仰赖应司长一路关照,如今,西桥设县,还需要应司长助一臂之力。”

    庄子齐边说,边笑得合不拢嘴,而且这种夸张的笑容绝不作假,这是发自内心的真诚笑容。

    庄子齐的热情感染了应司长,他谦虚地说:“庄市长,十分感谢你的热忱接待,永州是个充满生机和活力的城市,西桥我相信也会是块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一方热土。”

    庄市长笑得开心,站在他身后等待应司长接见的郑昌良书记,更是早早就张着嘴无声地欢笑,看到应道强司长的真人,没有理由不乐。

    一行人在道口寒暄片刻,就分别上了各自的专车,向下榻宾馆驶去。

    现在城市道口,道路宽敞整洁,行道树成荫,两侧建筑鳞次栉比,颇具城市气象。

    到了宾馆下了车,应司长就对永州的城市面貌赞不绝口,温重岳书记还未来得及谦虚,杜建学书记就接上了话:“永州撤地建市后,温书记就紧抓机遇,提出建设新永州,打造大永州的工作思路,着力在城市化上下大功夫,现在已经初见成效,说到底,这一切都归功于应司长的支持,才使我们永州有了进一步发展的平台。”

    应司长捋着他的刘海,小心地将垂下的头发往上面挑,说:“撤地建市后,永州上下能抢抓机遇,推进城市化建设,但说到底,城市功能的健全,还是为城市聚居人口服务,竺副部长的聚居理论高屋建瓴,对城市功能规划及环境生态都有很强的指导作用,作为城市的管理者,有空不妨揣摩揣摩。”

    应司长现在正式就任区划司长,是名符其实的全国区划工作领头羊。

    看起来,应司长对领导的尊重已经从肉体上升到精神层面,现在他都开始研究竺部长的学术理论。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