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五章 第一税案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感谢徐州人的月票!求月票推荐票!)

    前面,应司长被永州主要领导前呼后拥着走进宾馆。

    后面,金泽滔则跟专家组组长刘处长热情寒暄,刘处长是个人精,他说:“金区长,我听说以前你还分管着南门的城市建设,永州的城市框架,应该还是当初你牵头制订的吧?”

    金泽滔微笑着没有答腔,谢凌小声地说:“谁说不是呢,现在永州市委提出的大永州工作思路,跟现在的市区建设根本没有关系,还真爱往自己脸上贴金。”

    王力群和谢凌两人进入西桥立县筹备组后,基本上不分管南门区政府的具体工作。

    两人的命运到现在已经和金泽滔息息相关,也和西桥立县息息相关人,他们现在就是全力以赴协助专家组完成实地县界勘测。

    就在这时,却见尹小香和穿警服的李明堂匆匆进来,尹小香神色虽然匆忙,但脸带喜色,应该不是坏事。

    他们先是在纷乱的大堂张望了一下,待看到金泽滔,眼睛一亮,直接向他走来。

    金泽滔告了声罪,走向一侧的茶座,不等尹小香开口,他直接问李明堂:“怎么样?找到陈喜贵了?”

    尹小香没等李明堂说话,就抢着汇报:“找到了,找到他时,陈喜贵正在宾馆和几家岭南本土企业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初步查明,共计虚开36份越海省增值税专用发票,累计销售金额达2.1亿元,增值税额为3500余万元,按票面金额1个至2个点计酬,陈喜贵非法获利达300多万元。”

    金泽滔咽了咽口水,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就他所知。按陈喜贵的涉案金额,这还是新税制改革以来涉案金额最高的一起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也是建国以来最大的一宗税案。

    目前,刑法还没有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总局出台了专用发票管理条例,两高专门对违法使用增值税专用发票适用法律作了司法解释。

    按照两高司法解释,非法为他人代开、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抵扣税额累计在1万元以上的,就可以以投机倒把罪追究刑事责任。

    按陈喜贵的违法事实。这可能又是全国首例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被判死刑案。

    金泽滔看着不远处正围着应司长谈笑风生的温重岳和杜建学,两人也刚好回过头来看向自己。

    尹小香和李明堂这个时间一起进来,让前段时间揭开的南门财税局滥批一般纳税人,滥发增值税专用发票的混乱秩序平添几分乱象。

    温重岳的目光更多的是关注。杜建学则目光寒冷,金泽滔淡淡一笑,让原市委办主任老何担任财税局长。金泽滔从一开始就反对。

    此后。老何局长更是急于插手财税具体业务,频出昏招,最后以政治工作手段代替业务管理,异想天开地成立各类审批委员会,妄图以集体担责为他个人罔顾法纪买单。

    老何局长一直在党委部门供职,政治意识要强于法纪意识,财税业务虽然外行。但他的政治手段层出不穷,横峰侧岭,还是让他很快就掌控了财税收支大权。

    如果不是尹小香这个火药桶在旁边救过补阙,南门财税局难说就蜕变成后世举世闻名的共和国第一税案金华税案。

    从刚才道口和杜建学的对话中,金泽滔可以明显感觉到杜建学不加掩饰的敌意。

    直到现在,杜建学都还是用他大学里学的那一套心理学来分析人,认识人。

    在杜建学看来,造成目前的被动局面,金泽滔应该负有很大责任,杜建学甚至都怀疑,这是金泽滔有意放任老何局长所致。

    如果一开始,金泽滔就坚决制止,不会捅出这么大的漏子。

    他却选择性地遗忘了,当金泽滔和他谈起老何局长的违规操作时,他总是当金泽滔别有用心。

    至于尹小香明目张胆对老何局长的告状,他更是直接当是权欲大于性欲的一个小女人的梦呓。

    老何局长很清楚杜建学的心态,他努力撇开金泽滔,架空尹小香,既是投杜建学所好,也为自己膨胀的权力欲张目。

    在温重岳看向金泽滔的时候,庄子齐忙里偷闲,匆匆地瞥了一眼,金泽滔对他的关心点了点头,他才领着应司长等人先上了楼。

    温重岳静静地站立在大堂中央,面色冷肃,杜建学陪立一旁,笑容满面。

    金泽滔带着尹小香两人走了过去,说:“温书记,南门发票案的侦查,现在又有了新的进程。”

    说着他三言两语就将柳立海奔赴岭南侦查陈喜贵的情况汇报了一遍,温杜两位书记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他们似乎都在消化这个有些突兀的消息。

    杜建学第一个反应就是陈喜贵终于被他拿下,而且从陈喜贵的涉案金额看,上断头台是他唯一的下场,想到这里,他竟然有腿软心寒。

    从浜海开始,杜建学就不认为金泽滔是个厚道的善人,相反,他腹黑手辣,对自己的敌人从不手软。

    自省局新税收征管法检查组进驻浜海财税二所伊始,凡是正面与他为敌的,如今看来,除了孔敏辉目前还活蹦乱跳在南门宣传部长任上,就一个许西,原浜海宣传部副部长,现任西桥镇党委书记。

    许西四处求助,希望在西桥正式立县前赶紧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但现在看来,人事解冻前,他只能做金泽滔刀俎下的鱼肉,战战兢兢,股战而栗。

    其他人,要么泯然众人,不知所踪,如陈铁虎、葛敏松之流。

    要么就在深牢大狱里唱铁窗歌,如省局原副局长刘俭,他曾经带队跑浜海第二财税开展执法检查。

    浜海城关二所副所长,他的老同事汪国正,曾经向检查组告过金泽滔的状,原城关镇常务副镇长马忠明,陷害了金泽滔的心腹干将任家农,等等。

    更凄惨的就如吕三娃叔侄之辈,直接形神俱灭。

    关于金泽滔和陈喜贵的恩怨,南门说法很多,有人说在金泽滔妻子何悦和台商杨乐的感情纠纷中,他说了不该说的话,得罪了金泽滔。

    也有的人说,是因为小春花的车祸,更有人说是因为南门财税原党组书记叶宝玲和他的矛盾,祸及陈喜贵,谁叫他是叶家的女婿。

    凡此种种,不一而足,但有一回陈喜贵喝醉酒时,曾经号啕大哭,如果有一天,他若因罪入狱,一定就是被金泽滔祸害,有人劝他,既然如此,何不早点离开南门这个不祥之地。

    陈喜贵摇了摇头,都说他叔陈铁虎心比针细,其实真正小心眼的是貌似厚道的金泽滔,他要什么时候想起你,就算逃到天涯,也会惦记你。

    如今,真正是不幸而言中,都躲到岭南去了,还是被逮个正着,想必他此刻,心中一定是恓惶不可终日。

    刚才他就怀疑目前的被动局面是金泽滔有意纵容,一手造成的,如今看来,陈喜贵都落网了,这个事要说跟他金泽滔没一丁点的关系,打死都不信。

    温重岳没有杜建学想的那么复杂,他沉吟了一会,说:“能发现问题,并追查到底,也为事情争取了主动,这件事,由你牵头,司法部门要提前介入,化被动为主动,变坏事为好事。”

    温重岳考虑更多的是撤地建市后永州政治局面稳定,以及如何减少这起税案对永州的负面影响。

    金泽滔看了杜建学一眼,说:“温书记,我认为,发生这起税案,财税部门在管理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我建议,纪检检察也要提前介入,同时要求区财税局何局长停职接受检查,由尹小香副局长暂时负责全面工作,彻查增值税发票源头控管漏洞。”

    杜建学脸色一变,正要开口,温重岳狠狠地扫了他一眼,主动上前对尹小香说:“你就是小尹局长吧,我代表市委感谢你,如果不是你坚持原则,从严把关,后果可能更加不可预料,希望你尽快负起责任,消弥影响,争取轻装上阵。”

    直到温重岳转身离开,尹小香似乎还沉浸在让她负责南门区财税工作的震惊中,愣愣地没有反应过来。

    离开两步,温重岳忽然回过头来,说:“西桥立县是永州政治生活中的一件大事,同时也是你人生道路上的一个里程碑,我对你,始终抱有很大的期望,相信,你也不会让组织失望,好好干,不要有顾虑!”

    自公安大楼倒塌以来,这还是温重岳对他说过的最私人的话,政治生活中,真真假假,虚虚实实,缠绕不清,最正常不过,是是非非,恩恩怨怨,纠葛一起,谁也说不清楚。

    但此刻,金泽滔却对温重岳释放的善意格外的清晰,他想报以微笑,温重岳已经转身离去。

    或许这是温重岳是对他刚才建议的回报,或许是对他京城之行圆满成功的肯定,或许是对他此刻身无羁绊,没有所谓世家大族纠缠的欣慰。

    不管温重岳心里是怎么样的,金泽滔都感铭于心,他恭敬地对着温重岳的背影微微鞠躬。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