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六章 小香升官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遛遛弯弯的、大头yang的月票支持!)

    尹小香此刻才回过神来,使劲地拧着李明堂的胳膊说:“痛不痛,痛不痛?”

    拧胳膊仿佛是每一个女人的天赋技能,李明堂脸都痛白了,但堂堂刑侦大队副大队长,他不能当众喊痛,更不能淌眼泪啊,只好小声地讨饶:“痛,痛死了,都痛到心里头去了!”

    尹小香兀自不信:“你个小无赖,打东源开始,就没见你实诚过,不行,你来拧一下我。”

    尹小香当副所长的时候,李明堂刚刚进通元酒店当门童,之前,他就是东源街头一小混混。

    在尹小香面前,李明堂从来没有抬起头来过,就连刚才她抢着向金区长汇报本该他汇报的案情,他都不敢吭声。

    李明堂心里悲哀,你拧我咬咬牙就顶过去了,让我拧你,我找死啊。

    金泽滔制止了尹小香的胡闹,说:“不用拧来拧去了,你没有出现幻觉,从现在开始,你就是南门财税局代局长,赶紧回去履行你的职责。”

    尹小香大声尖叫:“我当局长,我当局长了?”

    李明堂连忙退避一边,这个女人,开心或不开心,都会象只愤怒的母鸡,老公不在身边,内分泌失调,性格都变得乖张起来。

    金泽滔嘱咐说:“通知柳局长,尽快将涉案疑犯带回,另外,对陈喜贵的审讯,不能仅仅着眼于税案,要多晓之以理,动之以情,设法从他身上多挖掘漏罪漏案漏犯。为了保命,应该能从他身上取得一些有用的线索。”

    李明堂兴奋得直打摆,陈喜贵的案子柳局长亲自追索,没他什么事。但金泽滔的建议,从侧面给了他一个方向。

    陈喜贵可不是一般人,在南门,他是个名人。和方方面面的关系都能搭上一点,如果能从他身上挖掘到有用线索,就够自己受用的。

    李明堂满怀希望而去,却也将陈喜贵推进水深火热之中。

    李明堂离开了。尹小香还陷入升官当局长的喜悦中不能自拔,抓着金泽滔的手就往自己胳膊凑,说:“你拧拧。我感觉一下真实不真实。”

    金泽滔哭笑不得说:“小香局长。你再痴狂下去,我建议另选贤能了。”

    尹小香赶紧说:“别,金区长,你不知道,我现在跟老何头闹得都快刺刀见红了,局里面现在乱作一团,大家还都指望我主持正义。这个时候,我要不出面收拾山河,没人信服你啊,以后谁还听我的。”

    金泽滔忍不住笑了,到了现在,尹小香还是奔着和老何局长一较长短的心思,她难道就没好好琢磨怎样在这条路走得更远,飞得更高。

    尹小香心思单纯,工作上很少掺杂私心杂念,能走到今天,可以说,都是金泽滔一路推着她动。

    她忘形尖叫,是完全出于最终战胜老何局长的欢呼,但至少,她对仕途的进步,比以前更有认识,也更为迫切,这就是进步,假以时日,谁料得到她能走多远。

    金泽滔没有理会尹小香,他到总台打电话联系组织部长丁万钧,将温重岳书记的意见跟他传达了。

    尹小香无聊地翻看着金泽滔随手扔在总台上的接待方案,还念念有词说:“应道强司长,原来刚才扎着金箍圈,中间地中海的那个人就是司长啊,不怎么样么,长得还挺顽强的,难怪叫应道强。”

    金泽滔差点给呛着,连忙挂了电话,说:“姑奶奶,你就别大声嚷嚷,这要别人听见,都不知道会有什么想法。”

    尹小香不屑道:“金区长,你官越大,胆越小,总书记的名字都可以喊,一个司长的名字这么讲究?”

    金泽滔威胁道:“你喊来听听!”

    尹小香大声嚷道:“应道强,应道强,我还怕他能吃了我?!”

    金泽滔拔脚就走,这地方可是公共场合,没看到后台几个负责接待的服务员都低头吃吃发笑,她要丢脸,我还要这张老脸。

    临走前,他回头说了一句:“你真强!”目光下意识地扫了她两腿一眼。

    尹小香对这种目光敏感得很,夹了夹腿,嘴里还在念叨:“应道强,应道……强,啊,啊,我要杀了你!”

    也不知道她是要杀了金泽滔呢,还是应道强,只留下笑成一团的总台服务员。

    尹小香一张俏脸跟涂了胭脂似的,夹着两腿在服务员的暧昧笑声中落荒而逃。

    那边杜建学不解地跟着温重岳上楼,在后面喋喋不休,说什么金泽滔建议停止老何局长职务,让尹小香暂时负责全面,其实就是他一直纵容和算计的结果,现在终于如愿以偿了。

    看着杜建学激动得略微发黑的脸,温重岳知道他的肝不好,情绪不宜波动。

    杜建学和曲向东都是他一直信任,并视之为股肱心腹的朋友兼下属,实不不忍大声喝斥。

    他长吁了口气,平息一下心情,尽量放缓语气说:“建学,泽滔他刚才建议老何局长停职检查,并让尹小香同志负责目前财税工作,实在是为你这个书记兼市长消灾解难,让老何同志再担任局长,建学,事到如今,你将如何向组织解释?”

    杜建学脸色一灰,正待解释,温重岳诚恳说:“建学,你对泽滔的成见源自于我,但自始至终,你可见到或听到我们彼此间有任何的龃龉?没有吧,我们不是市井流氓,一言不合,就必须破口大骂,甚至大打出手。”

    不等杜建学说话,他说:“就比如说这次专用发票危机,如果不是尹小香紧盯不放,金泽滔果断处置,这事能有这么圆满结局?建学,如果他真对你有什么想法,只要置之不理,过个一年半载,再来揭这个盅,届时,你将如何自处?”

    说起事情发端,还是始于他的默许,当时老何局长提议降低一般纳税人门槛,到现在,还一直萦绕在耳,历历在目。

    老何局长理正词切地说,南门经济结构单一,工业经济薄弱,金市长的新经济发展战略根深蒂固,如果要在这上面取得突破,南门硬条件先天不足,但可以从软环境上下功夫。

    优化投资环境,降低一般纳税人审批条件,低标准发放增值税专用发票,以此来招徕吸引企业来南门落户,这才是真正的向服务要效益,向管理要投资的。

    杜建学深以为然,拍板同意了老何局长的建议。

    但从现在来看,这就是一个政策陷阱,凭制度软化吸引来的企业能有什么生命力。

    相反,这样做,既扰乱了正常的经济秩序,还等于给自己的脖子上套上了绳索,不知什么时候,这个绳子一紧,自己也就跟着遭殃。

    杜建学不但不笨,相反还是个心思灵动之辈,温重岳一提醒,他将事情的前因后果梳理了一遍,直惊得他汗涔涔地不敢抬头。

    温重岳语重心长说:“如果你对金泽滔的成见是因为我造成的,那么,我希望你尽快调整状态,同志之间,没有那么多的恩怨,不要总把人往坏处想,我看他对这件事的处理,对你还是很见情义的。”

    杜建学讷讷不敢辩,金泽滔真有那么情义吗?杜建学努力想说服自己,但无论怎样,他都点不下这个头。

    温重岳最后说:“看得出来,尹小香这个女同志心直口快,富有正义感,是个业务型干部,有她给你当家,至少你不用担心后院起火,我看她就挺合适,等这件事情平息后,就正式任命了吧。”

    杜建学只好点头,如果陈喜贵这个案子最后查实为全国第一税案,作为最先发现问题,并积极提供线索的尹小香,一个财税局长的职位都不足以酬其功。

    对杜建学很见情义的金泽滔,此时却被恼羞成怒的尹小香堵在楼梯口给咆哮了好久,一口一声下流,一口一句无耻,让金泽滔都差点无地自容。

    直到尹小香口说干了,金泽滔才说:“小香同志,说话要有根据,你这是污蔑领导知道不?你自己非要逞能,现在闹笑话了,又来怪我。”

    尹小香愤愤不平说:“你们男人都不是好东西,难怪那天我进牌室的时候,你们的表情都那么古怪,原来那时候就在议论这个应什么强。”

    金泽滔忍笑说:“你刚才挺理直气壮的,说什么总书记的名字也是用来喊的,难道应什么强的名字就成禁忌了?”

    尹小香扑地掩嘴笑了:“算了,算你有理,你不流无耻,你上流有耻好吧。”

    金泽滔闷闷说:“我一直拦着你不让你说,是你自己非要喊,好心当驴肝肺!”

    尹小香不高兴了:“你虽然说话不下流,可你刚才那目光很猥琐,哼,谁知道你当时心里想什么龌龊事。”

    金泽滔给窘得老脸通红,刚才目光扫向尹小香的两腿瞬间,他脑子里确实闪过少儿不易的画面。

    尹小香见他面色难堪,忸怩道:“算了,不怪你了。”

    说罢,又恨恨地说:“要怪就怪那个应什么强,什么名字不好取,害得我出糗。”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