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八章 立功心切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感谢傻傻狂奔中的月票!)

    应司长沉默良久,对着老马一个深深的鞠躬,说:“我替远离大海的人们,没有见过大海的人们,跟你和你的父母鞠个躬,说一声谢谢,道一声辛苦!”

    老马搓着自己黑漆麻乌的手,看看西装笔挺,一尘不染的应司长,手忙脚乱地想伸手去拦,却又没勇气,只好跟着鞠躬,连声说:“不敢当,不敢当!”

    两人年纪可能相差不是太大,但看上去却差了好几十岁,一个西装革履,一个衣衫褴褛,一个面色红润,一个老态龙钟,一个发少色仍黑,一个发多却星白。

    两人互致鞠躬,俱都久久不愿起身,金泽滔说:“应司长,你还没见完所有干部呢。”

    应司长这才直起身子,握着老马的手说:“对你们的父辈,对你们这一代扎根海岛的壮举,我深感震撼,也深为钦佩,我们生活在内陆,生活在高墙瓦房内,很难想象得出来,你们长年累月承受着大风大浪,咸风苦水,不容易啊,不容易!”

    老马倒也乐观:“应司长,当受苦成习惯时,就不苦了,天气晴朗的时候,看看一望无际的大海,听听海鸟的鸣叫,想想父辈所受的苦难,我们现在的工作和生活条件已经是天翻地覆了。”

    金泽滔大声说:“今天,应司长他们带着中央领导的关心,来给海岛大开发大发展出谋划策来了,在这里,我不怕提前说一句,一旦西桥立县成功,后洋岛就将成为第二舰队军港基地,后洋镇将成会西桥。乃至永州都举足轻重的军民两用港口,我们的好日子就在不远。”

    后洋镇干部职工除了有垦荒二代,还有知青后代,五湖四海。天涯海角都因为父辈的共同理想而聚在后洋。

    在队伍的最队末,金泽滔甚至看到被陆部长勒令处理,最后发配到后洋镇的刘孟山。

    刘孟山看到金泽滔,有些讪讪。说:“金区长好!”

    金泽滔笑眯眯说:“好,好,老刘在这里工作生活还习惯吧?”

    刘孟山连连点头:“习惯,习惯。厉书记挺关照我的。”

    金泽滔似笑非笑地看了他一眼,说:“对领导有意见,可以通过正常途径反应。大吵大闹。无理取闹不但解决不了问题,还造成极坏影响,不要因为调到后洋镇就心生怨气,陆部长将你调到这里,未必就没有保护你的意思。”

    刘孟山这才悚然一惊,他当初就是因为抗旱不力被金泽滔免职,趁着陆部长率工作组进驻永州。专门跑地委告金泽滔的状。

    在南门组织部骂骂咧咧惯了的刘孟山,这回踢到了铁板,被勃然大怒的王如乔报警关了一天,揍得鼻青脸肿。

    后在马忠明的帮助下跟踪到王如乔到国色天香歌厅消费,一个电话举报到省委工作组。

    王如乔差点没有因此丢官,心中对刘孟山的怨恶可想而知。

    刘孟山被发配到后洋镇后,说起省组部陆部长,还经常骂骂咧咧。

    现在想来,他一个被免了职的普通干部,得罪了堂堂市委组织部长,如果不是躲到后洋镇,确实没他什么活路。

    金泽滔诚恳说:“老刘,你也是工作多年的老同志,有着丰富的乡镇工作经验,本来轮不到我来教训你,但你看看这几年你都做了些什么。”

    刘孟山刘孟山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喃喃说不出话来,金泽滔厉声说:“工作上吊儿郎当,待遇上有理没理先争一争,名誉扫地,臭不可闻,可你还沾沾自喜,你说说,这都是为什么呢?”

    刘孟山把头垂得低低的,厉志刚知道金泽滔要敲打刘孟山,早早带着应司长他们参观简陋的办公楼。

    金泽滔拍打着他的肩膀,说:“后洋镇接下来将迎来开发和建设的热潮,刚才我说了,不久之后,这里将会建成东南沿海的大军港,将你安置在后洋镇也是我的主意。”

    刘孟山霍地抬起头来,金泽滔点了点头,说:“你没听错,就是我建议将你调到后洋镇的,我希望,你能协助志刚书记把政府这一块工作担起来,把过去的刘孟山找回来,不要让干部指着你的脊梁骨,开口闭口流氓山,我都替你臊得慌。”

    厉志刚到后洋镇后党政一身挑,现在还好,接下来的海岛大建设,以现在的后洋镇领导班子,就有些力薄,希望刘孟山能分担一些工作,也是厉志刚跟金泽滔建议的。

    金泽滔趁今天来海岛的机会,借机敲打一下刘孟山,如果能打磨出来,刘孟山不失为开路架桥的一员先锋猛将。

    他虽然脾气暴躁,但工作力度和工作经验却又是厉志刚最好的助力。

    应司长带着一干专家在后洋岛足足呆了一个礼拜,走遍了方园百里的大小岛屿,军方专家则绕着后洋岛,详细勘测港口建设水文地质情况。

    这些,都和金泽滔无关,他在第三天就赶回南门,柳立海押解着陈喜贵等一干嫌犯已经回来。

    陈喜贵人赃俱获,这次算是栽到家了,没等回到南门,在岭南就把违法事实一五一十地交代清楚了。

    陈喜贵是个精明人,这回事情闹大了,按他的涉案金额,被枪毙三回都够格了。

    回南门的路上,他绞尽脑汁,拼命回忆着周围人有没有什么违法犯罪活动,正好可以检举立功,妄图捡回一条命。

    柳局长一下飞机,直接把嫌犯全扔给刑侦大队,让他们继续狠抓深挖。

    柳立海有陈喜贵这个目前全国最大涉税案傍身,至少一个二等功跑不掉,自己吃肉,也要让手下喝点汤。

    李明堂得了金泽滔的暗示,咬牙切齿早养好了精神,和刑警队一班想立功都想疯了的同事,把陈喜贵当成了宝,天天侍候着让他写回忆录。

    陈喜贵立功的急迫心理一点都不亚于李明堂他们,他很配合地从小时候跑邻居家床上拉屎说起,一直交代到他女朋友小娜爱露线头,敲诈热心男士钱财。

    凡是他能想得起来的无论大小事情,只要跟违法搭点边的,全都一个不拉地竹筒倒豆子,交代个干净。

    李明堂很失望,训斥说:“你这是立功吗?你这是找死知道不?你交代的都是自己的事情,原来你枪毙三回也就够了,现在再多加半回,这么急着想投胎,莫名其妙嘛。”

    陈喜贵连续几昼夜没睡觉,急得嘴唇都起泡了:“李大队,容我再想想,实在是最近睡眠不足,脑袋都成一团浆糊了,再想想,再想想。”

    李明堂看他态度还实诚,为了立功,把自己都卖得一干二净,其心可嘉,答应给他放一晚上的假,理理思路,明天再继续回忆。

    李明堂出了预审室,就直奔金区长家,此时,金泽滔刚从后洋岛回来,京城案自找到突破口以后,何悦现在每个月都能回家一趟,今天也刚好何悦回家。

    金泽滔回到老营村的大合院,刚进门,就从里面纵出一个虎头虎脑的男孩,扑到他怀里就叫嚷了:“爸爸,我好想你!”

    这个儿子自然就是小帽帽,长了一岁,却沉了许多,金泽滔抱起他,东张西望:“罗立茂呢?”

    小帽帽指着西房里正围着母亲亲热喊妈的罗立茂说:“爹爹正要帮奶奶杀鱼呢。”

    金泽滔管罗立茂的老娘叫老娘,罗立茂也不示弱,管他的母亲叫妈,大家都扯平了。

    东源出来的,宁可食无肉,不可锅无鱼,每当金泽滔回家,家里总少不了一道红烧鱼。

    金泽滔惦记着三个小宝宝,到现在,都过一周岁,三个孩子能走会叫了,正是最富童趣的时候,何悦这么勤快每月往京城来回奔波,一半是牵挂孩子。

    小帽帽却拉着金泽滔的手说:“弟弟妹妹都在睡大觉,不跟我玩呢,奶奶说了,不能吵醒他们的。”

    孩子睡觉这是老金家的大事,就算天塌下来,母亲都不许打扰,金泽滔搔了搔头:“奇怪了,仨个孩子很少一起睡觉的,今天怎么都约好了似的,你大何妈呢?”

    小帽帽东张西望了一会,小声说:“爸爸,刚才大何妈回家的时候,偷偷把顶顶弟弟和唱唱妹妹都闹醒了,现在刚刚睡回去,大何妈陪着睡呢。”

    金泽滔忍不住笑了,刮了一下他的鼻子说:“就知道你鬼大,咦,这池子里怎么多了这么多溪鱼,你爹爹带来的?”

    墙边挖了口小池子,养的都是些淡水活鱼,池子里多了许多两指宽的溪鱼,溪鱼肉鲜味美,就是刺多。

    小帽帽把头伸进池里说:“爸爸,你看小鱼多可爱。”

    金泽滔点了点头,溪鱼个头都不大,形状很漂亮。

    “可是奶奶说你喜欢吃红烧鱼,过会儿都要把它们杀掉,好可怜!”小帽帽悲天悯人地说。

    金泽滔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你不也爱吃鱼吗?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爱护小动物了?”

    “能不能等它们再长大一点吗?”小帽帽小声地恳求。

    “溪鱼是长不大的。”金泽滔很耐心地解释,但一看到他扁着嘴的委曲模样,连忙说,“好啦,爸爸不吃红烧鱼了。”

    “真的?”小帽帽突然抬起头,然后跑到西房门口,大声说道,“奶奶,奶奶,爸爸不吃红烧鱼了,我要清蒸!”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