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五十九章 小鱼红烧

文 / 金泽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求月票推荐票!)

    金泽滔木然呆立,看着欢呼雀跃的小帽帽,感觉世界观一下子塌掉了,多么憨厚的孩子,怎么就变成小腹黑呢,直让他心丧欲死。

    罗立茂正从房门里伸出头来,一看见脸黑黑的,眼凶凶的金泽滔,连忙一缩头,低声喝斥着帽帽说:“怎么惹你爸了?”

    小帽帽很无辜说:“没呢,爸爸觉得小鱼儿红烧不好看呢,还是清蒸起来更可爱。”

    金泽滔的脸由黑转白,都快能刮出一层霜来,闷闷地对罗立茂说:“你教育孩子很有问题,从现在看,帽帽越来越有你的猥琐气质,如果再任其发展下去,他就是简化版的罗立茂,”

    小帽帽看两个爸爸大眼瞪小眼,早一溜烟跑进西房找保护伞奶奶。

    罗立茂也烦恼:“我又没刻意去教他什么,很多东西都是天生的,我能有什么办法。”

    金泽滔怒斥道:“胡说八道,我看就是受你的潜移默化,你要是在孩子面前少说点不合时宜的话,孩子哪那么多的胡话,象上次帽帽在医院说的,什么妹妹就可以吃的胡话,也是他天生的?”

    罗立茂垂头丧气不说话了,小帽帽的灵动超过一般孩子,他的教育实在让人头痛。

    金泽滔摇了摇头说:“平时自己多注意点,在孩子面前,尽量少耍你的小聪明,注意从正面引导孩子,对了,今天你怎么有空带着孩子过来?”

    罗立茂搔了搔他不多的几根头发,说:“前几天,王书记找我谈话,我可能要动一下,今天就是找你当面商量一下。”

    金泽滔打量了一下他,说:“提拔?不太可能,换个岗位?市委办,还是教委?”

    罗立茂两只眼珠子瞪成灯泡。猪腰脸十分夸张地一张一收。把五官整得跟变脸似的,好半天才说:“难怪你都快当县长了,我还只是小镇长。”

    金泽滔看了他一眼:“你越来越会算计,小聪明是多了,但大智慧却萎缩了,这很难猜吗?县委书记都亲自找你谈话,不是要把你按在身边,找你谈什么话,至于教委,只是个备选的。你本来就出身教育系统。”

    金泽滔边说边往西房里面张望了一眼,就母亲在忙碌。小帽帽从母亲身后探着小脑袋,金泽滔问:“妈,爸今天过来不?”

    母亲头都没抬:“不来了,他被你爷爷拉着编家训呢,我说,小滔,你也不劝劝。我都听人说,谁的家训也不会跟你爷爷一样,整本整本的编,这到底是家训还是语录呢?”

    金泽滔哦了一声,说:“你别管了,编本语录也不错,等编好后,咱给他背上红皮子,没点念想。人老得快,我先去客厅了。”

    东房是客厅,金泽滔进了东房,才说:“你这脑袋其实挺适合市委办的,没有直接让你挂主任吧?”

    罗立茂摇了摇头说:“副主任,挂督查室主任。”

    金泽滔倒了杯水,咕噜直接喝了大半杯,说:“为什么要将你调离城关镇?”

    罗立茂苦笑说:“当初王书记调我进海仓城关镇,就是因为我是外来人,能平衡县里各方关系,但你看我这张脸,跟老王书记的相似度很高啊。”

    金泽滔也乐了:“成也老王,败也老王,你们就算联合辟谣,也没人信你们俩没点关系,县里应该很怀疑老王书记调你进去的动机吧。”

    罗立茂拍着腿说:“谁说不是呢,县里面都传疯了,说我是老王书记的私生子,我草他奶奶的,老王书记也就比我大上十一岁,有十一岁就当爹的吗?”

    金泽滔一本正经地点头:“也许有也许没有,长你这脸谱的,本身就是奇迹,不奇怪。”

    罗立茂笑骂:“回去我就跟老王书记说去,这两年在城关镇,我呆得并不舒心,城关镇简直就是县委政治格局的翻版,王县长转任书记后,我的工作才逐渐打开局面。”

    金泽滔摇了摇头:“难怪,小帽帽都学会耍心眼了,原来都是你在城关镇历练出来的,出来也好,老工作在这种勾心斗角的环境中,你会变得越来越依赖斗争。”

    罗立茂拍掌说:“我也觉得这样,现在一遇事,就先考虑背后有没有人搞鬼,一做事,就先看看前面有没有人挡道,老王书记将我调出城关镇,还是为了平衡县里的关系。”

    金泽滔分析说:“如果去教育系统,应该能当个一把手,去教委吧,到现在,你还缺小一把手锻炼履历,教育系统,各种干扰,各种斗争应该会少一点,静下心来,干点事,能出成绩。”

    罗立茂重重点头:“那就这样定了,海仓县委,现在就是个火药桶,迟早有一天会被引爆,能避开也是好事。”

    两人正在说话,柳立海悄悄进来,他们三人,已经基本上没有什么客套了,互相点头,就顾自说话。

    罗立茂说起另外一件事:“这段时间,京城民政部等有关部委领导,专门为西桥县勘界而来,外面风传,西桥立县不久就能获得通过,泽滔,我很担心,立县这么难办的事都办下来,最后论功行赏的时候,就怕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

    罗立茂知道,金泽滔现在跟温书记关系并非以前那么和谐,西桥县主要领导最后还要永州市委拍板,节外生枝的事情并不意外。

    柳立海插话说:“立茂,你就别杞人忧天了,西桥设县后,第一任书记县长,金区长好歹能占一个,这不是永州能把握的,省里面都盯得很紧,你现在南门来得少,很多信息都已经落伍。”

    罗立茂摆手道:“不管我怎样的消息闭塞,但现在外面很多人已经闻风而动,就要引起警惕,那些人的政治敏锐程度应该不亚于你吧,比如我们海仓的老王书记。”

    柳立海吃了一惊,说:“老王书记都已经是海仓县委书记了,他打西桥什么主意?”

    罗立茂说:“现在都疯传,未来的西桥县将军民共建军事港区,为加强军地协作,县委书记听说还要兼职基地第一政委,这就必须至少是市委常委啊。”

    金泽滔听得头都晕了,说的还真象那么回事,基地司令至少也是地师级,县委书记以一个正处级别显然是不能兼任基地政委。

    无风不起浪啊,第二舰队目前几个基地,情况都没有象西桥这样特殊。

    铁司令也好,尚副总理也好,将第二舰队军港基地设在西桥县辖区内,坚持不让范家插手,其用意是深远的。

    罗立茂的说法,让他心动,或许可以努力争取一下,但一想到自己的资历,就感到格外头痛,年纪轻,很多时候是资本,但有时候,它又会成为拦路虎。

    金泽滔还想入非非时,柳立海简单汇报了税案进展,就目前掌握情况看,因为老何局长的宽进,一般纳税人泛滥,增值税专用发票滥发。

    但又因为有尹小香的严出,很多没有达到条件的一般纳税人企业,又被她偷偷地变更为小规模纳税人。

    尹小香和老何局长的大多数矛盾也集中在这里,案子没有暴露前,局外人都质疑尹小香的动机,认为两人争权夺利才导致目前财税内部管理混乱。

    但从检查情况看,就因为有尹小香的坚持和坚守,南门税案才不致于导致更难以收拾的局面。

    最早发现的那家五金作坊案情清晰,已经移交检察机关,择日提起公诉。

    陈喜贵违法事实清楚,涉案金额巨大,如果不是因为要深挖余罪余案,马上就可以移交。

    金泽滔说:“省公安税务部门,这两天会有领导下来,专门督办此案,短短几年,南门财税局两任局长出事,都不是因为个人问题,而是因为工作上的失误,不能不引起深思。”

    三人说话间,李明堂一阵风般进来,后面还跟了个小尾巴帽帽,帽帽垂头丧气地说:“爸爸,刚才我错了,我跟奶奶说了,小鱼就做红烧鱼。”

    金泽滔愣了一下,摸了摸他的头说:“帽帽知错能改,是个好孩子,爸爸原谅你了。”

    金泽滔不在乎红烧还是清蒸,只要孩子认识到这样做是不对的,那就是最大的收获。

    帽帽欢天喜地奔向门外,直嚷嚷:“奶奶,爸爸说了,小鱼做红烧,大鱼做清蒸!”

    金泽滔直愣愣地瞪着罗立茂,罗立茂头越垂越低,用微不可察的声音说:“来时我还带来一条鲥鱼,足有四五斤重,帽帽应该刚看到。”

    金泽滔举起手直想往他秃头打去,忍了一下,叹息说:“出了年,让孩子离开海仓,海仓成什么地方了,孩子都给熏陶成小油条,滑不溜秋的。”

    等金泽滔发了一通火后,李明堂才摸出两份资料,是陈喜贵的谈话摘录,分别递于金泽滔和柳立海。

    金泽滔飞快地浏览了一遍,说:“这个陈喜贵是不是吃错药了,他立功心切,也不能把自己往死路上赶啊,这交代的材料,除了给他再添点罪,能算是立功吗?”

    柳立海说:“死中求活,病急成投医,连小鱼都给红烧了端上桌来,看看,都是些以前喜贵批发部的旧事,老丈人叶专员,副市长葛敏松都榜上有名,还有……”

    () ( 非常官道 /7/7431/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官道无疆小说阅读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